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片刻欢愉[ABO]——蛋蛋蛋黄

时间:2019-05-09 09:19:37  作者:蛋蛋蛋黄

   《片刻欢愉[ABO]》作者:蛋蛋蛋黄

 
  文案:ABO,先婚后爱,年上,前期渣攻预警,深情傻白甜受,1V1,HE。
  避雷:渣攻爱上受之前有情人,心里有白月光,爱上受之后没有和情人发生关系。
  俗套狗血,你爱我我不爱你误会狗血满天飞。
  中间会有虐,最后会HE回来!渣攻变忠犬,会撒足够多的糖!
  秦刻(攻),陆心愉(受)。
  微博ID:蛋蛋蛋黄DDDH,关注有福利。
  陆心愉暗恋了秦刻七年,秦刻甚至不怎么认识他。
  七年后的一次聚餐,秦刻对陆心愉说:你愿不愿和我结婚?
  五年来,秦刻放在心里的人只有白月光许季庭。
  秦刻对兄长说:这辈子我只会喜欢许季庭一个人。
  ……
  真香!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刻,陆心愉 ┃ 配角:许季庭,秦适,周森森,杨渺,乔洋
 
 
第1章 
  市中心的闹市区,有一片闹中取静的幽静场所,从空中俯瞰皆是荫荫绿植覆盖;外围的白色铁门口守着穿着统一制服的帅气保安,进进出出的都是清一色的豪车。
  进入铁门,穿过花园,一座欧式设计的双层大别墅映入眼帘。这座花园洋房颇有历史,建成已百余年,是当时世界设计大师一生中的最后一个作品。几经易主,如今被秦氏收购,目前主要应用于酒店租赁,是A市豪门大户宴请的首选之地。
  一联排的落地窗看过去,是实木精心雕琢的大门,门口的侍应生穿着燕尾服,手上套了白手套,风度翩翩地为每一个赴宴的客人开门。
  今天是秦氏公子的结婚宴,洋房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都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生怕出任何差池。
  洋房内部的装潢壮丽,天花板吊着的巨大水晶吊灯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熠熠光辉,一边的女子弦乐四重奏组合正演绎着悠扬的乐曲,另一旁摆放着长长的一排自助餐台,琳琅满目的珍馐佳肴供人随意挑选。
  衣着光鲜的男女们觥筹交错,言笑晏晏,侍者小心翼翼地穿梭在尊贵的宾客中,在宾客需要一杯香槟,或者放下手中酒杯时及时出现。
  这是一场规格极高的宴请,来宴宾客中不仅有商界大鳄、政界新星,还有时下风头正劲的影帝和歌手。
  然而,作为这场婚礼的主人公之一——陆心愉,却在这场婚礼中如坐针毡。
  他一个人紧张地站在角落,承受着周围来来往往的客人时不时扫在他身上的目光。目光中带着探究、评估、不屑、好奇、敌意……毕竟,秦家这一辈唯一的Alpha——秦氏未来的继承人秦刻的合法Omega的身份,就生生落在角落里这个局促得不行、十分普通的Omega身上。
  漂亮倒是漂亮的,个子不高,瘦瘦的,五官精致小巧,皮肤白得过分,但远远称不上惊艳,更是没有名门望族的气质,听说是个普通人家出来的,怎么可能配得上秦刻?
  在场的其他人各怀鬼胎——未婚Omega们嫉妒地悄悄打量陆心愉,这个抢走A城著名金龟婿的Omega到底有什么独特之处;同龄的Alpha们却是觉得秦刻不过如此,没有娶到心中的白月光,只娶了这样一个普通的Omega。
  陆心愉定了定心神,今天是他这一生以来最重要的日子,他不能这么怯懦。
  以后他就是秦刻夫人了,会陪伴秦刻一辈子,见识各种各样的人,他必须打起精神,这样才能配得上秦刻。
  秦刻在大厅的另外一头和最近风头正旺的一名政客相谈甚欢,秦刻的父亲和另外两个兄弟也在一旁。
  陆心愉被遗忘在这个角落,他在心底默默为自己打气,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拿起窗边的酒杯打算加入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正在谈话的小团体。
  “小心——!”
  陆心愉刚刚踏出一步,迎面撞上了一名端着酒杯的侍应生。虽然陆心愉第一时间躲开了,但白色西装还是被溅上了显眼的污渍。
  “对不起先生……”
  侍应生眼角红红的,长得明艳动人,陆心愉愣了愣,他本就不会怪罪于眼前的人,只是自己什么都没说,对方就这样楚楚可怜,反倒好像是自己欺负他了。
  这边的事故惹得周围的宾客的视线更多地投射过来,陆心愉登地脸红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心愉!这是怎么了?衣服怎么脏了?”
  周森森和杨渺喘着气小跑过来,陆心愉看到他们,僵硬的嘴角终于舒展开来。
  “没事,”他对他最好的两个朋友说道,随后转过去,轻声对侍应生说,“我没事,你先走吧。”
  侍应生被突然出现的两人吓了一跳,怕自己惹上麻烦,点点头便托着托盘匆匆离开了。
  周森森和杨渺今日挑选了衣柜里最贵最好的西装出席,看上去还是和这一屋的宾客格格不入。
  “你们来啦?”
  陆心愉笑道,脸颊一边露出淡淡的小酒窝。
  “是啊,我们本来算好时间还能早到的,没想到却被门口的人拦下来了,非要我们出示邀请函。明明我看那些豪车进门的时候没有人检查邀请函,哼,这是看我们坐公交来的看不起我们吗。”
  周森森还喘着气,左顾右盼看有没有什么饮料,陆心愉见状赶紧把手中的酒杯递给他。
  “没事,我没喝过,你喝吧,等等,我再给渺渺拿一杯。”
  周森森是Beta,喝香槟没问题;杨渺是个Omega,而且陆心愉知道他酒量很差,所以挑选了一杯苏打水递给杨渺。
  “谢谢心愉。”杨渺声音轻轻柔柔的,“后来我在手机里找了很久,终于在群里找到一张当时拍的一张邀请函的照片给那个保安看,才肯放我们进来的。心愉,我们没错过什么吧?”
  “还没开始呢。”陆心愉笑笑。
  其实他知道,今场婚宴除了一会他需要上台交换一下戒指之外,估计都没有自己什么事。
  “这就好。”周森森咕咚咕咚将手中的香槟喝掉,“伯父伯母呢?怎么没有看到他们?”
  陆心愉的脸白了一度,顷刻后才找到正常的语调,“他们没来。亲戚他们都……没来。我爸还是生我气。”
  “他们也是不放心你,怕你受委屈。”
  杨渺捏了捏陆心愉的手心,企图给他一点鼓励。
  “毕竟,他们当时也是吓着了。你单身这么多年,突然有一天晚上回家说一个月之后要结婚……伯父伯母只是担心你被人骗,毕竟是结婚这么大的事。”
  陆心愉点点头。
  “我知道,但是,又不是别人,是秦刻……”
  杨渺冲他笑笑,挠了挠陆心愉的手心。
  “当然知道啦。是你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
  陆心愉的脸又红了,羞涩地低下头。
  周森森看不过去,用鼻子出气问道,“不是叫你结婚前带秦刻回一次家的吗,让他诚恳地上个门,可能你爸妈就接受了呢?要娶你总要有诚意吧?”
  陆心愉的脸色又变差了,结结巴巴回,“学长,他,他最近比较忙……”
  周森森叹了口气,刚打算开口说什么,就被杨渺白了一眼堵住了嘴。
  “好了好了,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别提不开心的事了。只要你们两个过得开心,伯父伯母总会原谅你的。”
  在杨渺的劝说下,陆心愉终于整理好心情。
  “对了,秦刻呢?诶?他正在过来。”
  陆心愉转过头,看见人群中央那个身穿和他身上同款白色西装的男人踱步而来,高大挺拔,英俊不凡,他是秦氏的继承人,是商场上手段凌厉的总裁,是集才华和优秀于一生的学生会主席,从18岁以来七年间陆心愉的梦中情人和白马王子。
  过了今天,他就是秦刻合法的Omega了。
  他何其幸运,可以成为秦刻的Omega。光是站在他的身边,都能让陆心愉的每个细胞幸福到冒泡。
  “心愉?心愉?”
  杨渺摇了摇陆心愉的胳膊,陆心愉才反应过来。太失态了,居然在婚宴上看自己的Alpha看到失神……
  “我们一起拍个照作为结婚留念吧!”
  “嗯?”
  杨渺说拍就拍,拉着陆心愉跑到秦刻身边。
  “秦刻?可以一起拍个照片吗?”
  秦刻皱了皱眉,又瞥到陆心愉红得快要滴血的脸,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拍快点。”秦刻说。
  杨渺点点头,掏出手机让一旁的侍应生为他们四个拍照。拍好之后,秦刻不耐烦想要离开,杨渺又拉住了他。
  “诶——再拍一张!”
  说完把陆心愉推到秦刻身边,从侍应生手中拿过手机,自顾自地说:“茄子”。
  周森森自觉地站出镜头外,镜头里只有秦刻和陆心愉二人。秦刻的脸色很不好,似乎是对杨渺这种自说自话的做法很不满意,陆心愉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当下看到秦刻不虞的脸色,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
  “咔嚓”
  一张照片,记录下来的是秦刻紧皱的眉头和陆心愉不安的神色。
  “诶……怎么好像表情不太好,要不再拍一张吧?夫夫两个人都笑得开心一点啊。”
  杨渺说着又举起手机,然而秦刻说了一句“失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第2章 
  陆心愉疲惫地回到房间,今天晚上与其说是一场婚宴,不如说是秦氏的商业宴请。
  除了两个最好的朋友,他没有收到一声真诚的祝福,只有无孔不入打探的眼光。
  他把全身上下清洗得干干净净,特别是某个隐蔽而从未被进入的地方。
  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陆心愉还是觉得他在做梦,就在一个月前他还以为自己将终生独身,却根本没有想到一个月后的今天,将会是他和秦刻的结婚日。
  一想到秦刻会亲吻自己、进入自己,陆心愉无可抑制地浑身发热,他感到羞耻极了,裹了一条浴巾钻到被子里。
  Kingsize的大床上,陆心愉用松软的被子裹住自己,只露出一个小脑袋,一动不动地盯着房间门口,等待秦刻的回来。
  就在他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滴“的一声,门禁打开,秦刻满身酒气地回来了。
  “学长。”
  陆心愉软软糯糯叫了一声。
  房间只开了一盏吧台灯,黑暗中秦刻的轮廓还是这么迷人,陆心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期盼和羞涩中,并没有注意到秦刻难看的神色。
  秦刻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只露出一个脑袋,头发还微湿着,软软地贴在额头,眼神也湿漉漉地盯着他,小脸蛋红扑扑的。
  如果是平时,秦刻或许会认为这个人儿挺可爱,就像一个月前他觉得的那样。可是今天此刻,他只觉得无比厌烦。
  “你先睡吧。”
  秦刻只吐出这一句话,干净利落地离开了。
  秦刻拿出西装内侧袋的另外一张门卡,刷开了旁边的房门。
  “先生!”
  一个穿着侍者西装的男生扑腾着跑过来,男生俨然正是之前宴会上弄脏陆心愉衣服的人。
  “怎么这么不听话,今天没让你过来。”
  秦刻蹙着眉看乔洋身上的侍者服,刚刚在宴会上乔洋向他递酒时,秦刻吓了一跳,却还是下意识地接过酒杯下的房卡。
  “我想先生了嘛,想死你了。”
  乔洋熟练地缠上秦刻的身体,手指在秦刻的裤裆处旋转挑逗。
  乔洋是秦刻最得宠的小情人,他的那些小心思秦刻知道,却也不说破。至于原因,无非是陆心愉不值得。
  陆心愉不是他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他只把陆心愉当作一个用来堵住父母之言的工具。
  秦刻还存了个小小的心思,想用陆心愉的存在刺激许季庭,以确认许季庭是不是对他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是一个孤注一掷的赌注;赌局在今晚已然揭晓,他输了。
  秦刻坐到沙发上,喝了一口威士忌,冰块已经略微融化,乔洋在他离开会场时便备好了加冰的威士忌,却没想秦刻出了会场先回了陆心愉的房间。
  想到这点,乔洋更卖力地舔弄脸前的巨大性器,他眼睛悄悄往上台,却发现秦刻根本没有看他。
  秦刻在想许季庭。
  许季庭是他多年来唯一爱的Omega,秦刻爱许季庭的一切,许季庭漂亮的脸,凌冽的气质,作为Omega却在商场上杀伐决断的能力,还有许季庭的月季味的信息素。
  最最重要的是,许季庭救过他一命,秦刻的命是许季庭给的,自那以后,秦刻决定这辈子只爱许季庭一个人。
  许是感觉到了乔洋的目光,秦刻低头看这个在他胯间拼命吞吐的小情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按上乔洋的后脑勺,用力地往自己的方向按下。
  “唔……”
  乔洋的嘴被撑到有些变形,露出了些许呻吟。性器被顶到最深,口水无法控制地淌下来。
  秦刻的眼神依旧很冷,他拂过乔洋的后颈,那里的皮肤下埋放着最脆弱的腺体。
  房间里弥漫着浓烈的月季香气,秦刻却知道,这股香气多么廉价,是乔洋根据他的喜好在腺体上喷了月季味的信息素伪装剂。
  秦刻第无数次地把眼前的人想象成许季庭,想象自己的性器在许季庭嘴里进出,许季庭向他露出魅惑又臣服的表情……而不是像今晚,像一贯以来,许季庭对他的讨好和靠近所表露出来的不耐和疏远。
  沉浸在月季香气中,秦刻仿佛又看到那一年那一条昏暗的巷子,还有巷子里满溢的花香味和血腥味。
  秦刻在乔洋的口中泄了出来,还是和往常一样,总是欠缺了一点什么的感觉。
  乔洋跪在地上,生理性地咳嗽。秦刻低头看见乔洋称得上精致漂亮的脸,顿觉厌烦。
  厌烦透了。
  他原本就很烦父母的那些所谓的联姻安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