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朝闻夕爱(近代现代)——温素山

时间:2019-05-09 09:18:31  作者:温素山
石琳:“……”
闻道:“……”
一般人是这样待客的吗?
石琳似乎对卫朝态度有些失望,闻道看了一眼卫朝,对方似乎还没有说话请人进来的意思,他只能先开口:“石小姐,你先进来坐。”说完拉着卫朝让开路让人进来。
不过石琳并未怎么介意,还笑着说:“我放假了,在家里也没事,所以今天我妈让我来送。不过卫哥,你得罪我妈了?她说十点才送来,先饿你一段时间。”
卫朝挑挑眉:“不知道,我这多久过来一趟啊,哪儿能得罪她呀。”
“对了,这位是?”石琳看着闻道问。
“阿闻,我家……嗳?”卫朝还没说完,闻道在他背后掐他一把,自我介绍道:“石小姐你好,我叫闻道,谢谢你送饭过来。”
“……闻先生你好。”石琳看了一眼行为怪异的卫朝,没再说话。
石琳拿着昨天的饭盒走后,闻道看向卫朝,结果这厮乐颠颠去洗漱,压根没看他。
闻道直觉不对,他先把饭盒打开,是一大盒粥和几个包子,另一盒里有豆浆油条。看一眼卫生间,他坐着等卫朝一块吃。
卫朝洗漱完走出来,精神非常好,看着这早餐就乐了:“王阿姨一南方人,现在还学做北方早点了。”
“你是不是不喜欢石琳啊?”闻道决定先说事再吃东西,才能毫无负担。
“我只喜欢你。”卫朝一笑。
闻道扶额:“你正经点儿,我跟你说事儿呢。”
“哦,”卫朝盘腿坐好,“原先王阿姨想让我和她在一起,但是我不喜欢她,王阿姨也没勉强我。但是,咳,”卫朝看闻道一眼,确定他没什么吃醋的迹象后撇撇嘴,“去年她跟我表白了,我没答应,她就说要一直等。”
闻道看他的小表情不能更生动,忍笑道:“还想让我吃醋,就你刚刚那样,我有吃醋的余地吗?”
被戳穿的卫朝也不尴尬,“哦,那意思是我下回对她好点儿?”
“你敢?”闻道一拍桌子。
“不敢不敢,只对你好只对你好。”卫朝很是狗腿。
饭吃完后闻道支使卫朝去洗碗,因为昨天是他洗的,今天轮到卫朝了,很公平。
卫朝苦着一张脸,不会啊,平时在家里就是帮忙抬个盘子什么的。可是闻道一瞪眼,好吧。
“嗳,先放进去,再打开水龙头,然后洗洁精拿出来每个滴几滴。”闻道靠在消毒柜上看着他吩咐道。
结果可想而知,卫大少爷手忙脚乱,终于在洗洁精太滑,卫朝捏的太紧,饭盒从卫朝手中“biu”的一下冲出去后,闻道看不下去了,叹口气:“让开让开,我来吧。”
卫朝自觉让开,手擦干净后从后面抱住他,感觉人生圆满啊。
闻道不说话,任由他抱着,手里动作不停,嘴上却挂着笑容,心里还漫上情意。
只是饭盒太少,几下就洗完了。卫朝有些不舍,还没抱够呢。
他们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过了会,卫朝犯懒,哼哼唧唧蹭着赖到闻道腿上,闻道耳根有些红,但没阻止他。
头枕着闻道的腿,他看向闻道,只能看到他白皙修长的脖颈和下巴。“阿闻……”
“嗯?”闻道有些羞,不敢低头看他。
“我们在一起了。”卫朝轻轻说。
“嗯。”闻道终于低下头望向他,脸上笑着荡出欢喜,手指抚着他额前的发。
“艰难险阻以后我都在你身边。”卫朝用心承诺。
“我也是啊。”闻道诚意回他。
从此你我前路漫漫,风雨雾雪有,苍虹惊雷有,但一腔我对你的深情什么都能敌得过,还要胜却人间千万颜色。
 
 
 
 
 
 
 
第7章 养你
“好的,我们马上带他下来。”挂完电话的人立刻对其余人比手势带着张航下山了。
卫朝此时带着闻道正在王阿姨家坐着。他倒是悠闲,一进去打了招呼,让他们相互认识后就跑到沙发上靠着,和闻道笑着说逗趣的话,即使对方不想搭理他也丝毫不能影响他的兴致。也不管眼睛快瞪出火来的王阿姨,坐着干瞪眼搓着手的石叔,还有低着头不说话的石琳。
最终闻道还是顶不住王阿姨的目光,率先开了口:“王阿姨,您有——”
话刚开口,王阿姨就声音有些大地打断他:“我没有话想跟你说!”又冷哼,“阿姨也是给你叫的?”
昨天中午卫朝发消息说他会回来,她准备像往常一样给他做饭。做到一半,卫朝又打电话说,能不能做羊肉汤,可平时他不会要的,他说不喜欢那股味儿,她问是不是还有别人,卫朝沉默了会说是。她就开始警惕了,卫朝从不让多余人进他房子,难道说终于有哪个姑娘了?结果她刨根问底了半天,卫朝说是个男生,还开玩笑是喜欢的人。她有些不高兴,觉得卫朝太浪,那么重视的房子居然带人来,还是个男人。晚上送饭时心情不好,觉得一定是这个男人勾引的卫朝。但如果是玩儿就算了,可是晚上她躺在床上想起卫朝护着闻道的样子,她算是看着卫朝长大,自然能看到他眼里的深情遮都不知道怎么遮,于是她终于醍醐灌顶却又觉五雷轰顶地意识到这件事的荒唐!
石叔刚想开口劝,不过速度及不过卫朝。
他倏地坐起来,笑容淡下去,看着王阿姨说:“我姨他叫姨不会错。王阿姨,我觉得您对我好,所以我今天才带他来这,是想让大家开心的,不是来寻刺儿的。”
闻道看这情况,对方估计已经知道他们的事了,可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好谈一谈的时机。正准备劝卫朝态度别太冲,王阿姨突然站起来,手指着闻道却看着卫朝厉声说:“开心?早知道是这么个人,我还做什么饭!倒了扔了扔了我也不会给他!”
石叔一把拉着王阿姨的手臂,边拉边对卫朝说:“朝儿啊,你别生气,你姨就是这么个……”
卫朝却不听,他拉着闻道也站起来,笑意全收,只剩严肃道:“您说这是什么人?”他冷笑一声,说,“这是我想捧着的人!没谁有资格讲他,你也不行。”他听不了劝,王阿姨刺耳的话语在耳畔反复,闻道是那么干净又美好的人,他所有的一切都想给他尚嫌不够,一顿饭别人怎么能这样糟践他!
闻道急得拽住他,这样下去不行,“卫朝,别说了。石叔,我们下次——”
还是没能说完,因为王阿姨从石叔手臂里挣脱出来,语气嘲讽又高亢:“是,我没资格!你卫朝多冲的人啊,啊?谁你都不放在眼里。可你说你有喜欢的人,你说你非那个人不娶!你又说你们不可能在一起,还拜托我让我去打扫,你没说那是你想那个人的地方!可我知道,你哪回来的时候不是要死的样子!你不喜欢小琳,可她早上听说你回来死活要给你做饭,她死活要等你!”说完一直坐着没动的石琳突然抬起头来满脸泪地看向她,可她还没说完,“你不喜欢她!却喜欢一个男人!为什么,你要这样毁了你自己!”她吼完气都喘不过来,石琳听完满脸震惊却又是一脸“果真是这样”的痛苦。王阿姨又眼睛紧盯闻道,字字咬牙吐出:“一直都没在一起,你为什么不彻底滚,不离开他!”
闻道心疼得密密麻麻快没有知觉,呼吸都快忘,又遍体生寒。可是卫朝从王阿姨冲出来的时候握住他的手没有松开过,温暖宽大渡来无限坚定与爱意,他居然笑了,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平缓又掷地有声,毫无想象中的颤抖与不安:“我不会离开他。”
卫朝的手这一刻明显地攥紧了他的,然后他侧过头来看卫朝,这人正看着他,一脸笑意,眸中爱意毫不掩饰,脸上却是又懒散又餍足的表情。然后他看见他转过去对着对面的人。
他昨天是在服务区给王阿姨发的短信,让闻道去洗把脸的时候打了电话。可早知道是这样,她会如此抵触,他绝不会让她给他做饭。
“是,我喜欢他,非常喜欢,来时他让我别说,但现在没什么了。我原以为我不能和他在一起,可我知道除了他我不会和谁在一起,现在这样对我而言是天大的福分。您替我打扫房间我很感谢您,当初您说将来一定要把他带来给您看,今儿我带来了。至于毁了我,我绝不苟同,和他在一起我才是上天成全了我。”在一起后人间便有颜色,世事才多滋味。
他毫无停顿地看向石琳然后开口:“石小姐,”是从未用过的称呼,他极少喊她,却从来都连名带姓,此时终于不了,“你不用等我,我从最开始就说过。谢谢你的喜欢,但你的等待实在多余。”
最后他看向石叔,对方慈爱的神情从未变过,就连此刻他脸上的抱歉和强忍的伤感都盖不住,他是感激的。卫朝笑了:“石叔,您好好照顾自己,少抽点烟。您别难过,朝儿永远是你侄子。”
说完了这些,他牵着闻道的手,不再看气得发抖的王阿姨,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
走了好远闻道都还能听到那屋子里王阿姨的骂声,他心里清楚:卫朝为了他跟他们已经回不去了。他有些难过,为为难的卫朝,为不宽容的世俗,却不为也许更困难的今后,因为身边这个人够高大,够温暖,还因为他喜欢他,他们说过要携手一起走,所以未来总是让他期待的。
回到家里,卫朝上车拿了一袋吃食下来,笑着地对闻道说:“你不要怕,我不会饿着你的,别愁着脸了。”
闻道被他逗得笑起来,他拉着卫朝的手进了屋子,然后自己坐到沙发上,把卫朝手里的袋子放在桌子上摊开,他才看向卫朝:“你这带得也太多了吧,我们吃得完吗?”
卫朝笑笑:“养你多少都不嫌多。”
闻道好笑:“养我?”
“嗯,”卫朝边说边从袋子里拿出一盒牛奶去微波炉加热,“以后我养你。”
闻道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动,他走过去抱住他,然后笑着说:“要养也是我养你。”
卫朝心里又甜又酸,他侧过头看着闻道眼睛里的狡黠,然后恶劣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闻道脸一红,立马推开他回到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卫朝热好奶杯子递给闻道:“快喝一口,刚外面太冷了,别感冒了。”
“你怎么不喝?”闻道接过来。
“我不用。”
“谁说不用,我再给你热一杯。”说着就要起身。
“嗳,等会儿。”卫朝无奈,这么大一杯闻道肯定喝不完,他本来准备剩下了自己就喝点,没剩也不碍事,他倒不觉得冷。
闻道等着他说,结果这人自己喝了一大口,又递给他,“行了吧。”语气又有些得意。
小孩子似的,他腹诽。却又接过来喝完剩下的,还暗怪卫朝这奶热得太烫,害自己耳根都红了。
过了会儿,屋里温暖如春,闻道却看到窗外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他来了兴致,走到窗前去看雪。
卫朝走过来,从后面拥住他:“冬天下的雪,春天发的芽,夏天开的花,秋天结的果,四季都想和你看。”
闻道用后脑碰碰他,然后慵懒又满足地说:“我尽量助你梦想成真。”
 卫朝听懂了,紧了紧怀抱,他鬼使神差地开口说出了肖想已久的事情:“我们在雅州买套房子吧。”
闻道惊讶道:“现在?”
“嗯,”既然提出了他也就继续说下去,“就买在路听和文盛中间,我们俩上班都方便。”
闻道知道他的意思,但他有些没反应过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卫朝又有些调笑地说:“要不不行的话,我搬到你家去吧,我不嫌上班麻烦。”
他说买房其实是认真的。他和闻道错过了好多时光,他等了好多年。一朝梦想成了真,万般狂喜,千分珍惜,他实在希望他们能共同有一个家。
闻道不觉得他们进度太快,毕竟论相识青梅竹马,谈相恋数年错过,两小无嫌猜的岁月后,猜疑利用纷至沓来,而今风过雨停,经年的遗漏此刻都想弥补。
“好。”最终他应声。
卫朝确确实实地呆愣,真真切切地惊讶,准备继续磨人的话哽在喉咙最终落了回肚子里去。
“嗯?”闻道听他不说话,转过头看他。
“真的?”可怜他回过神来,样子太傻,好像瞳孔都是颤抖的。
“嗯,买!不是说我养你嘛,买个房子着实不是什么大事。”他手一挥,豪迈道。
“那可不行,得是我买。”卫朝连忙把他手拉回来继续扣在手里。
闻道思索一会儿:“要不我们平摊?”
卫朝:“……”
闻道瞄到他表情,立刻找补:“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家,我想和你一起构建,我们谁都不会缺席。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买房,一个人像原来那样来这里了,以后我们一起。”我怎么再忍心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孤独地想象两人的生活。
“我们的家”极大地取悦了卫朝,毛茸茸的头不断挨挨蹭蹭,嘴里含糊地说好。
闻道躲闪着笑:“别闹了,静电。”
卫朝:“就闹!”
闻道正哭笑不得想推开他,门铃响了,“去开门。”卫朝满心不情愿地挪开,闻道理理被蹭乱的衣服,也跟过去。
是卫朝手下的人带着张航来了,一群人呜呜泱泱跟群跟乌鸦似的挤在门口。
“不是,你们怎么把人家给绑起来了?”卫朝假情假意。
众人:“……”卫哥不愧是娱乐公司的老板,这话多搞笑啊,您之前那语气难道是让我们把他捧着?
“带进来吧。”还是闻道看不过眼了开口。
卫朝这才说:“外面不够冷的?还不进来。”
不过看见闻道后众人面面相觑硬是没动,咱这可是在人家公司搞事情的,居然就这么让人公司老大看着了?我靠,卫哥,你平时嚣张就算了,在别人面前别太张狂了,这么不给别人面子的吗?
卫朝这才想起自己在外人眼里与闻道是怎么个关系,就算是手下人也不了解,他怕闻道不想别人知道,于是用以前轻佻的语气对闻道说:“闻总,这事您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