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朝闻夕爱(近代现代)——温素山

时间:2019-05-09 09:18:31  作者:温素山
然而没有听完卫朝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出去了。
闻道和其他所有人正在排查着所有地方,可能隐藏孤儿院里的所有人的地方。
“阿闻!”卫朝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他,一颗心狠狠落回肚子里,“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
他远没有看起来的沉着,十拿九稳也害怕一丝意外,也怕该死的愁心再聪明一点点,他的阿闻会磕着碰着。
“我没有事。”周围的人自觉贴心地给他们留出空间,闻道转过身看着卫朝,“一点事都没有。”
卫朝定定看着他的眼睛,一瞬间都不敢眨眼,握着他肩膀的手一直显示他多么不安。
闻道抱住他,双手揽住他的脖子,又是这种将全身重量都交给他的姿势,一时有点哽咽。
“别怕,我来了,我来带你回家了。”卫朝紧紧抱住他的腰,恨不能把他时刻带在身上,再也不要分离。
“我想你,”闻道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包围而来的安全感让他终于忍不住,“我只要你,我只要你。”
“我知道,我知道,”卫朝贴着他的脸颊吻他的耳后安抚着,“我来了,我在,我在这里。”
同一时间,宋炎的枪指着愁心,示意对方举起手来。
“那是投降者的姿态,”愁心摇摇头,“我可不会投降。”
“那可由不得你,”宋炎身后的人将黑色斗篷男人拖走,他站得近了些,“别太固执,明知是没有用的。”
“是吗?”愁心眨眨眼,无辜地摊开手让宋炎看,“我觉得不一定呢。”
宋炎和身后的人瞬间睁大瞳孔,那是一个爆.炸装置开关,只要一按,不知哪里将会瞬间成为废墟。
宋炎几乎可以肯定,孤儿院的人一定在那里。
“你们这些罪犯的手段还真是一点新鲜都没有。”宋炎舌尖顶了顶腮帮,心中恼怒却没有表现出来。
“胜在好用不是吗?否则你们怎么能那么顺利。”愁心走到他面前,“让一让,我来为你们指路,见证耀眼而美丽的瞬间。”
“我的父亲,”愁心在前面走着,轻松地跟他们聊着天,“在一次训练中,他打折了我的左手,又在那之后,我又犯了一个错,他为了惩罚我,整个锅里沸腾的水都浇在了我的左臂上,我很生气,因为我用这只手接的糖,它明明该被保护好的,何况我连写字都要用它。”
“所以呢?”宋炎接了他的话。
“所以,”愁心晃了晃手里的黑色开关,笑得春风和煦,话语却如隆冬三尺寒冰,“我的人,他们要么是天生的左撇子,要么,我亲自给他们在左边留下记号,就像今天的所以孩子和大人,我都我让他们绑的都是左手。”
宋炎不动声色,继续问:“我听说65%的自闭症患者是左利手,你算不算?”
“我的心,只为爱的人打开。”愁心摇头疑惑,“这算不算呢?”
“这就恶心了,”宋炎手势让他打住,“少女用词就别了,赶紧说吧,那些人到底在哪里?”
“太过着急,”愁心摇摇头,带着他们进了食堂,“就在这儿了……哦,看来你的人已经找到了嘛?”
是小尤,他转身喊:“宋队!在这儿,这儿有个地下室呢。”
地下室里几十个人,左手均被一根铁链困住,他们缩在角落里不敢说话,昏暗的灯挂在头顶,铁链两段固定在石柱上。
卫朝耳朵里带着和宋炎联系的设备,那是他一个人进去时戴上的。“阿闻,他们找到了,”卫朝牵着他的手,“在食堂地下室。”
“走。”闻道并没有犹豫。
“我劝你们所有人都别动,”这边的愁心摆摆手,“让我过去。”
小尤看了一眼宋炎,见对方没有反对才走过来,让愁心一个人坐在地下入口处。
“你要什么?”宋炎试图安抚他,“你说。”
“我要的东西不是很清楚吗?”愁心一笑,捏了捏手中的东西,“你们明知却故问。”
“有事先慢慢商量,”宋炎双手伸在前面试图让愁心冷静,“先不要碰那玩意儿。”
“啊,我想见一见闻先生。”愁心要求,“你能不能满足我的愿望呢,警官大人?”
闻道和卫朝走进来,在大门处宋炎一干人让开,愁心又鞠了一躬。
“怎么样你才会放了人?”闻道直截了当地问,似乎多说一句话都让他嫌弃。
“你和我走,”愁心说,“我们离开这里。”
“我的人当然永远只能在我这里,”卫朝不像宋炎那么谨慎,他看起来丝毫不在意他手中的东西,并且牵住了闻道的手,“要死要活与我们无关。”
“或者,”愁心突然换了表情,古怪而狰狞,“我暂时不要闻先生走,我要卫朝死,宋队长,你看划不划算?”
“不可能,”闻道冷冰冰凉看着他,外面已经开始有了光亮,天快要亮了,“你想都不要想。”
卫朝的手被他反握得死紧,对方拇指在手背上顺着他哄,原来这种话他连听都不能听。
“闻先生,你不能仗着我的偏心这么欺负人,”愁心说,“我太亏了,这一趟生意我不能亏那么多。”
“听说你信轮回,”闻道声线依然不变,“那我祝你永生永世,自生自灭,没有人解救你,只有你一个人,你一个魔鬼。”
“我会带他们一起下去,”愁心脸上因为闻道的话扭曲,“不要逼我!”
“他们没有你的罪恶,不会的,只有你一个人,”闻道也勾起嘴角,“没有人陪你。”
愁心没有说话,他自顾自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枪:“只有一发子弹,你猜会进谁的身体。”
宋炎一行人戒备地纷纷想要举起枪,愁心却再次柔和地威胁:“我对其他人可没有耐心,你们最好想清楚。”
宋炎咬牙,认命地停止动作。
“这就对了,”愁心像父母赞赏孩子不要调皮似的说,又建议道,“你们送上卫朝我绝对放了地下的七十一个人,试一试?”
没有人回答他,闻道却死死攥住卫朝,不让卫朝上前一步。
“那可惜了,你们总是如此对我,”愁心眼中流下泪水,痛苦而绝望,“你们总是不让我触碰我的光明。”
闻道意识到不对劲,可他没想到愁心的枪指向了宋炎,晃神的一瞬间愁心却将枪头对准了他,他听见愁心说:“他也得不到你!”
旧事重演,卫朝依然没有让他受伤,只是卫朝胸前崩开那么多的血,天已经亮了,曙光那么美丽,闻道却觉得整个人堕入了无尽的黑暗冰渊。
周围全都乱了,闻道茫然、慌乱地压住他的血,可是止不住,那些温热的血透过他的指缝,恐惧无孔不入,一颗心忘记疼,像是彻底死了。
卫朝的眼睛缓缓闭上,手无力地垂在旁边。
宋炎仍然告诉他,愁心要把东西拿给他。
对了,是他!
闻道夺下宋炎手中的枪走向愁心,他脸上蹭了鲜红的血,双目赤红,完全没有了往日不管是私下的温润柔软或是外人面前的风度有礼。
“这交给你,”愁心是笑的,像是高兴卫朝终于躺在那儿,却又是恐惧的,“不要怪我,不要怪我。”
闻道用手指将东西拎起来,他舌尖磨了磨后槽牙,毫不留情又流畅一气地朝愁心开了一枪。
“这是还我卫朝的一枪,”闻道像是并未看到愁心的痛苦,轻巧地朝他的左臂再补了一枪,“这是你说接过糖的手,太恶心,不要死在我手上。”
宋炎他们上来了,愁心再怎么样作恶,现在也不过像条狗一样被拖走,楼下的人也在被救出来。
闻道却不敢回头,后面是万丈霞光,可是他却怕卫朝……如果没有那个人,下半生要怎么过,如果他不在了,闻道闭上眼,一瞬间,竟然抓紧了手里的枪。
……卫朝,要不要我来陪你。
他闭着眼睛想要转身去看看卫朝,想牵着他的手,和他说几句话,想吻一吻他,告诉他,不要丢下他,他们一起追的电视剧还没有看完,都怪他老是捣乱,看到一点老是低头要亲。
他们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他们的房子还没有买,他们还没有戒指,他给他做的西装还没有穿给他看过,他们的家人还在家里等他们,他还没有在家里做过饭等他回家,他们约定要去那么多地方,他还有好多话要跟他讲,还有那么多未来要和他过……
他还未来得及转身,有人从后面抱住他,怀抱熟悉,声音又低又哑,曾让他无数次心动的嗓音此刻让他死去的心又活过来,他眸中的眼泪不受控地往下掉,狂喜让他颤栗不已。
他听见他说:“阿闻,我们回家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