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朝闻夕爱(近代现代)——温素山

时间:2019-05-09 09:18:31  作者:温素山
“闭上眼睛!”闻道声音加大,哭腔明显了。
“好好好,”卫朝忙不迭答应,“我闭了,闭了,阿闻你……”
卫朝话还未说完就傻了,因为闻道突然冲过来抱住了自己。
他倏地睁开眼睛,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心里又惊又怕,按照闻道的性子,不是让他难以承受的事他绝对不会轻易服软,
能让他主动抱住自己的事卫朝是真想不到。
闻道抱紧卫朝,手死死抓着卫朝的毛衣,脸埋进他的颈窝,整个人都在轻轻地颤抖着。不多时,卫朝感觉到阵阵湿热隔着毛衣传来,他一只手竭尽全力抱住闻道,另一只手却轻轻给他顺着气,心里又慌又疼,生疼。
“我在呢,别怕,我在……”卫朝实在不知道他怎么了,只能轻轻地一迭声哄。
过了好久,闻道才平静下来,脸仍埋在那儿,他闷声地喊:“卫朝......”
“嗯,我在。”卫朝抱着他,一只手摸摸他的头,一下一下地顺他的头发,温柔地哄他。
卫朝的怀抱又温暖又安全,胸腔里的心跳那么有力那么快,卫朝下巴抵在他的头顶轻轻地蹭,声音包裹着那么多的心疼,这是他多么期待的被卫朝宠着的感觉。这一切那么能蛊惑人心,能让人卸下往日的伪装。
“我只有你了。”闻道低声呢喃着。
 
 
 
 
 
 
 
 
第5章 君心似我心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他们到了邻省。这是一个小村子,冬日天色暗得早,只有些麻亮了,卫朝开着车灯,只能看到坑洼窄小的石子公路,沿路有很多人家。现在正是做晚饭的时候,瓦片房窗户不大,却能看到屋子里的暖黄色灯光,和窗上炉子伸出的管子里的炊烟,在冷冷的冬日薄雾里显得那么有人情温暖,闻道看着,很羡慕这些人拥有普通的天伦之乐。
卫朝最终却轻车熟路地将车开向村子最边上的一幢小洋楼,停在院子边上的车棚里。车内灯光不够亮,却还是能让他看清闻道红肿的眼睛。
“阿闻......”卫朝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他猜想闻道是不是想起了以前,因为他父母出车祸那天闻道爸爸问过他:“闻闻,爸爸挂电话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卫朝伸出手轻轻摩挲他的眼尾,闻道转过头来,眼里是脆弱,是依赖。卫朝又抚过他的眼皮,卧蚕,最后握住他的手,才开口哄:“我们下车了。”
闻道点点头,穿好衣开门下车,卫朝拔了钥匙也下了车。冷风灌入身体,卫朝绕过去拉起闻道的手,闻道没有反抗,跟着卫朝拿钥匙开了门走进去。
灯一打开,房间的样子呈现出来。这是一个复式房,基本色是白色,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及木质扶手刷的漆是比木头颜色稍深的黄色。楼顶吊灯式样不繁复不夸张,这房子不大,往下看,客厅的沙发占了不少的位置,后面有个开放式的厨房和吃饭的餐桌。落地窗边有放着冬天不败的绿植和一架钢琴,左边柱子后面是卫生间。
闻道还没打量完,卫朝已经给他拿了拖鞋,他换了鞋子,卫朝又拉着他走到沙发边,还没坐下,门铃就响了。卫朝放开闻道去开门,然后一个中年女人提着两盒饭盒跟着他走进来,脸色不是很好。
“噔!”中年女人把保温饭盒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显然是用了些力气的。
三人都不说话,就这么站着,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咳,”卫朝摸摸鼻子,“王阿姨,要不您先坐?”
“不坐!”声音听起来很有气势。
“那,给您倒杯水?”卫朝又问。
“不喝!”说完还剜了旁边的闻道一眼。
卫朝顿时不乐意了,一把拉着还在觉得莫名其妙的闻道往他身后塞,“谢谢王阿姨,您做饭辛苦了,大冬天的,快回去休息吧,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们,拜拜。”
王阿姨看着卫朝的动作似乎更生气了,转身就走。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卫朝才呼口气,他怕王阿姨在闻道面前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委屈了门,被砸得似乎有些大声啊。
“来,坐。”卫朝先坐下,把饭盒打开摆在桌面上。一盒蒸红薯,一盒红辣椒炒腊肉,一盒麻婆豆腐,一盒羊肉汤,两盒米饭。卫朝心想,也就是看着凶,饭还是好好做了,刀子嘴豆腐心倒真是王阿姨。
闻道盘腿坐到地上毯子上,等着他摆好,卫朝看他又乖巧又期待的样子,只觉得什么好的都想拿给他,而实际上,他只能给他一双筷子和一个勺子。
闻道接过来,夹了一筷子豆腐,味道不错,又夹了一筷子腊肉,也很好,有烟熏的香味,口感不咸不老,心中对这位王阿姨印象好了几分。卫朝去厨房拿两个碗回来,也学他坐到地上,把羊肉汤分了递一碗给闻道,发现看他吃东西比自己吃更有滋味。闻道也不点穿他,自己慢慢吃,夜里那么安静,两人盘腿并坐着吃饭也不说话,却谁都不觉得尴尬。
吃完饭后闻道自觉收拾东西去洗碗,卫朝也不拦他,任他去。
厨房里虽然整洁干净,但一看就是没怎么用过的。闻道在柜子里找到洗洁精,放了热水开始冲洗,动作迅速娴熟。
而卫朝把电视机打开放综艺节目,坐到沙发上,转过身去,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闻道忙碌的背影,心里又满足又温暖。
这是他心里一直向往的场景。把闻道带到他为他们设计的家里,客厅里放着电视,闻道在那一刻只把心放在菜米油盐上,而他只把心放在闻道上。
闻道洗完碗擦干净手转过身来,看到卫朝傻呆呆的脑袋,不自觉笑出声来,眼睛弯弯,里面似有星辰大海。卫朝一愣,有些心动,而后轻咳一声掩饰窘迫,对闻道招手:“过来坐会儿。”
“刚刚那个阿姨是小时候认识的吗?”闻道坐下后问。
“十五岁的时候,我暑假来这玩的时候认识的。”卫朝看着电视里的节目说。
“看得出来她对你很好,就算她刚刚态度很凶,但从她眼里看得出来她对你很关心。”
“嗯,那时候替他们做了好多农活呢。”卫朝笑着说。
闻道不问了,他知道卫朝不愿意多说,回答句句是应付。
“我以为你会先问解决公司的事。”卫朝却开始问。
“这么相信我啊?”卫朝侧过头来看着闻道邪笑。
“嗯。”闻道看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语气平淡,似乎是对节目着迷然后敷衍地回答。
卫朝却愣了,他张开嘴又闭上,最终低着头笑了。闻道不说话,耳根却开始红。
卫朝开心够了,才开始说正事:“你们公司的叛徒就在这儿。”卫朝看闻道惊讶地看向他,满意地接着讲,“早上我在家里听王阿姨和我妈打电话,说村子里来了个年轻人,还带着生病的母亲,跑到山上庙里去了。后来在去路听的路上接到助理电话说你们公司出事,我觉得不对,就让手下的人过来看,果然是他。”
这话有漏洞,闻道却假装不知道,只问:“所以现在你的人在守着他?”
“嗯,你别担心,我们明天就去抓这个打坏你们文盛一锅汤的内奸。”卫朝假装很严肃。
“啧啧,我们公司内奸只抓这一个怕是不够,对吧,卫总?”闻道看他一眼。
卫朝假装听不懂,望着天花板,又听闻道说:“在文盛,卫总可以拿到一手资料吧。我们公司出事,内奸的事只有我们内部人知道,卫总怎么能听到一个年轻人带着母亲进了村,就联想到我们公司的事甚至第一时间派人手过来呢?”闻道声音阴阳怪气,原本他不准备拆穿他,可他知道内奸已经抓到心里放松,又看他一本正经瞎编的样子想逗逗他。卫朝越听越心虚,本来他安排眼线这事大家心照不宣,但今天突然被这样摊出来,他只能厚脸皮准备蒙混过关:“嘿嘿,这不是我聪明不凡吗?”
闻道阴测测看着他不说话。
“咳,”卫朝心狠狠一横,“那不是担心你嘛,这么大个公司那么多人,怕你顾不过来,就想着帮帮你。”
闻道一愣,他没想到是这样,他了解卫朝,从小到大,只要自己问他事情他露出这样真实的表情,那他一定不是在说谎。他之前和卫朝暗示过这件事,卫朝插科打诨说是想知道他在公司有没有爱上别人,有没有想他,何况他有集团2%的股份,而真实的权力他一点没向闻道要,所以他安排人在内部虽然闻道不喜欢却也没说什么。他知道,卫朝对他感兴趣,想让他和他在一起。但是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认真的,他是不是对很多人都是那样?卫朝表现得太纨绔,太浪,他看不到他的真心,他输不起。他父母车祸后那么沉重的担子就落在了他的肩上,如果他相信了卫朝,后者玩够了,不要他了呢?他十五岁就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家庭,没有了温暖,十八岁当上董事长,前后那么多年里,别人不会知道有多难。商场上明枪暗箭,他从不向别人喊苦,他咬着牙,他只有父母留下的产业,那是他们拼了命留给他的,他不能拿他们的命给糟蹋了。他在冰原上蹒跚行走,已经够冷了,够难了,不能再掉进冰窟窿了。
可是现在,卫朝说,他只是想帮他。怕他太苦,一个人撑不住。
卫朝看他不说话以为他不相信,又想,以自己在他心中的为人和形象固然不可能是为了帮他,于是又自作聪明地加一句:“帮了你我不是也可以得利吗,喏,就那个文达。”
闻道接话:“你现在就要吗?还是像那些股份一样,我拿着,你什么时候想取再拿走。”
“我......”卫朝终于觉得闻道有些不太对劲,他不敢随意开口,他不知道闻道想要什么样的回答。
“回答我。”闻道执拗地看着他。
“嗯。”卫朝应声。
“嗯?”闻道一时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对,像那些股份一样,你替我先收着。”
其实闻道在卫朝犹豫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因为卫朝他犹豫,那就说明他没有想过自己要文达做什么,那他就不是处心积虑地想要得到文达。如果卫朝不是一开始就很坚定地要文达,那文达可能是他的借口,一个帮助他的借口。是啊,五年了,当初他许诺的2%的股份卫朝却从没要过,甚至没用他的股份威胁过他一丝半点。他快疯了,是吗?会是这样吗?卫朝,是这样吗?闻道心跳如鼓,无法再找其他佐证,只能凭着自己现在满腔快要决堤的激动与爱意去寻对方。
“你喜欢我吗?”闻道颤抖着问,声音那么小心翼翼那么害怕。他赌上了文盛,附上了父母的心血,再给百分自尊,千分懦弱,万分真心。
卫朝可能下一秒就会窒息死亡,闻道问出话后他就不敢再呼吸,怕这一切都是假象,一口气呼出就能给吹散。
“喜欢。”卫朝捏着拳头,红着眼眶,不敢再拖,怕梦太短,经不起等待与折磨。我不忍心梦里你如此害怕,不能容忍梦里我还怯懦,还犹豫,还不能和你互说一句真心话。
闻道看着他,感觉幸福从八年前翻山越岭而来,我们一起玩的玩具,我们一起依恋的胡同,我们一起睡的床,我们一起趴过的窗,见证你的真心的那2%的股份,让我能不顾一切想问你的文达,都在一瞬间全都冲到脑海里翻滚。我们一同经历了那么多,我不想让你离开,不想让你属于别人,不想你今天给我那么多温柔他日也给他人使。
“你这是要打我吗?”闻道望着他,微微地笑。
“嗯?”卫朝突然惊醒,才发现自己侧身对着他,拳头在两边握得十分紧,眼睛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满是血丝,自己这样像是蓄势待发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揍人。他赶紧松开手,有些慌乱,眼睛却不敢眨眼地看着闻道,像是怕他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
闻道笑意加深,之前红肿的眼睛已经好了很多,他倾身过去,静静看着卫朝的眼睛。卫朝像是傻了,一动不敢动,闻道笑得更开心,他好多年没看到这样的卫朝了。没有处变不惊,不能游刃有余,他现在微微低着头一直望着自己,像是想要糖的孩子一样。
闻道说:“双手向两边张开抬平。”
卫朝先是茫然,后来才慢慢把双手抬起来。
只是还没抬平,闻道双手就迫不及待地从他腋下伸过去抱住了他,然后把脸埋在他胸口上,闷声闷气地说:“我也是。”
卫朝反射弧今天晚上太扯后腿了,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明白:我告白了?!闻道貌似已经答应了?!他也喜欢我?!脑袋里欢呼喝彩的烟花炸了一轮又一轮,好像根本停不下来啊。他低头看向闻道,只能看到他头顶的旋。他想起今天闻道的软话,“我只有你了”,还有他问他是不是信任自己,他答“嗯”。心里爱意实在压不住,他吻了吻他的头发,然后声音沙哑地问:“有多喜欢我?”
“一点,”闻道抬起头来,瘪瘪嘴,“一点点,还是看在你喜欢我的面子上我才喜欢你的,毕竟我们那么多年的情谊,我不喜欢你的话你实在太可怜。”
卫朝失笑:“那好吧,我多喜欢你一点,把你剩下的都补足给你,就可以满了。”
闻道嫌弃道:“我说,你们村子通网了吗?那么老的梗还想拿出来骗人。”
“不管,能表达我的心就行。”卫朝紧了紧怀抱,心里眼里全都只有这个人。
闻道嘴角上扬,靠在他怀里,一分一秒都不想分开。
而这边的庙中,张航还在忧心忡忡,妈妈生病日渐严重,而自己却不能带她去医院。一旦暴露他下半生就完了,应康当时给过他承诺,只要给了他那些文件和公司信息,他就会负责全部的医疗费用,以后还会保障他的工作。可是后来医院来催交钱,他去找应康时那人已经不再见他。他手下的人带他来这里让他躲好,说是风波过后再接他出去,在那之后就联系不上了。看着床上的老人咳嗽那么严重,他准备明天再去找应康,让他继续给母亲治病,自己躲着。却不知寺庙外有人在盯着他……
闻道和卫朝分别在楼下楼上洗漱完,送闻道进了卧室,看着闻道上了床,卫朝还不准备走。对方换上了睡衣,刚吹的头发没怎么干,又蓬松又亮,手感一定很好,脸有些红,一双眼睛又亮又好看。卫朝移不动脚步,闻道靠在床头,往被子缩一缩,无辜望着他问:“你还不走啊?”
卫朝想,我那么喜欢你,你又这么好看,还走什么走!但表面上不敢这么凶,“我怕明天早上一觉醒来你不认账了。”
“放心吧,我没你那么浪,认还是认的。”闻道手往外扇,催促他快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