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朝闻夕爱(近代现代)——温素山

时间:2019-05-09 09:18:31  作者:温素山
“三天之后,我等你回信。”说完,闻道开门下车,又是冷得抖。他走进电梯,集团危机应该算是没什么大事了,这一趟走得很值,他应该开心。但实际上他一点都不高兴,他几度以为那人是在乎他的,爱着他的。可是后来的买卖让他认识到,不是的。他刚才的拥抱并不是因为爱,只是那人惯会使的安慰,甚至让他差点溺死在温柔里的哄都是。
那人最终只是个商人。
而卫朝看着闻道的背影消失不见,一直未关的灯照在电梯门上,又反射回来,亮到卫朝想要坦白一切,这么晃眼的情况下,他怎么就隐藏下来了呢?。不,不能,不能坦白。这么风起云涌的时候不能再给那人多一丝摇摆,他需要的是坚定。
但是,你知道吗?阿闻,我好想告诉你,我永远会为你披荆斩棘。
所以,你别怕。
 
 
 
 
 
 
第4章 我只有你了
老福在家里看到经济新闻,知道卫朝肯定又要操心了,他赶紧打了个电话过去。
结果卫朝在那边不慌不忙,还将和闻道的对话说给老福听了。反正老福知道,索性什么交易全都倒给老福听,我倒不是真的为钱为财不择手段锱铢必较,那些算什么,是为了我的爱情,为了我的心上人。
老福听了恨铁不成钢:“你说说你!我说怎么追不到手呢,你这样简直是把他往外推啊?那公司你要来干什么?那钱多了能下崽成小可爱逗你开心吗?”
“如果不这样的话我拿什么理由去帮他?他的位置是好不容易得来的,一旦我捅破窗户纸,如果他接受了我,会怎么样?他身后那些老顽固本来就不赞成他管理集团,到时候文盛还要再掀一场大风波。”卫朝心里很清楚后果。
“呵!那你就每天像个登徒子似的撩拨人家?再说了,你先告诉他,他同意了就悄悄在一起,至少别让他一个人面对那么多困境。不同意你也好,不喜欢你也罢,咱这么多年的感情也该有个结果了。”老福第一次这么认真,语气里满满都是劝诫的意味。
卫朝拿着手机一时不敢说话,他不想告诉老福,他不敢。他确实是怯懦的,那个人知道卫朝对他有兴趣,而卫朝却又让那人以为自己又浪又不正经,帮他只是因为利益与一点兴趣。一旦真正坦白,而那人又不喜欢他,按照那人的性子,不会利用卫朝的感情去帮自己,甚至会躲着他,那他连偶尔假意撩拨的靠近都不能再有。
那个人那么执拗,认定一件事绝不回头。他不敢赌。
老福听他不说话又循循善诱苦口婆心:“你看看,你们俩这么多年了,你逗他多少回,他从来不会真正发火,没准他对你也有感情呢?”
“因为他需要我的帮助,即使我要求了那么多,我却始终是会在他困难的时候帮他的,他也会给我利益。他虽然看起来冷漠,但我们以前的情感他是看重的,他不愿意让我吃亏,我知道。”卫朝说话很慢,似乎是在思量怎么才能表达清楚。顿了顿又自嘲:“虽然在他眼里,我绝不会让自己吃亏,所以我只能要得更多。”
“哎哟喂,我的外甥啊,你要得要你喜欢的呀,要那些个钱,”老福听不下去了,“不管是哪种情感,他始终是对你有情有义的。可是你瞧瞧,你办的这叫什么事儿啊!在他看来你又轻佻又浪,还无情无义。多伤你们感情啊。”
“不,我懂他,我不是说了吗,他不会欠别人的,我不要回报他不会让我帮忙的。”
“啧啧啧,真是个情种啊!你当什么老板啊,直接去抢你们公司头牌吧,你这演技简直可以问鼎影帝啊。”老福又气又心疼,直接开怼。
“好啊,我哪天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角色。”卫朝毫不示弱。
“别选,直接问,最深情最怂的那种!你本色出演。”老夫子看这小子还来劲了,更气,这么牛逼的气势倒是用在其他地方啊,也不知道怎么哪年才能给自己把外甥媳妇带回来。
……
闻道坐在家里阳台上有些晃神,早上和卫朝见面后他立马召集开会,录音放出后,会议立刻就炸了——不只因为应康暴露马脚,文盛有救了,还因为这里面的“卫老弟”,卫朝在文盛简直是禁忌。平日里会有商业往来,但是与他合作却是需要谨慎再谨慎的,众所周知,卫朝十分想要闻道那个位置。原因就如应康所说,自家公司的话,他可以为路听带来十分的便捷,百分的利益。
在圈内人看来,路听虽然是卫朝的,但他野心重,不甘于此。毕竟路听是卫朝父亲和他舅舅一手创办的,因为这俩人都贪玩又没个正形,公司一开始有点正规意思了,等卫朝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让他学着经营,十八岁就让他独立掌管了。甫一上任,卫朝就把原来的雅高改为了现在的路听。卫朝大学学的金融,一股脑全用在经营公司上,在他接手后,路听那可真是顺水又顺风。
所以在外人眼里,卫朝想证明自己就想着干出另一番事业。刚好闻道当上文盛总裁那天,媒体采访卫朝让他说几句祝福语送给文盛新上任的总裁。彼时卫朝十八岁,满脸笑意,说:“真是值得庆贺啊,怎么办,我也好想要。”
于是,卫朝狼子野心想要当文盛总裁的事儿流传开了。当时的卫朝看着头版头条,白眼翻得头晕,谁他妈想要文盛总裁的位子,我想要的是文盛的总裁好吗?
大家现在激动得没有细心留意是谁给的录音,只是心里盘算着这一次可以打个漂亮翻身仗,应康连着卫朝,可以一石二鸟。
他们立刻劝闻道召开记者发布会,而闻道没有答应,仅这么个文件说服力肯定不够。他告诉大家再等三天,三天后他会附上其他证据一起到媒体面前,还文盛一个清白。大家现在毫无其他办法,细细思考也是这么个道理,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现在是中午,他没有去上班。公司里所有的订单和合作项目都停了,他开完会就让公司放假了。
今天天气实在不好,又阴又冷,闻道都快被冻僵了。正当他准备返回屋里的时候,手机响了。屏幕显示一串号码,虽然没有姓名,但闻道知道是谁。
“喂?”闻道接起电话。
“我要去抓老鼠了,你要不要一起。”卫朝声音听起来很轻快。
闻道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是在讲那个透露消息给应康的员工。
“怎么抓,去哪里抓,你已经找到他了?”闻道很平静,一句一顿。
“我知道他在哪里,怎么样,要去吗?”
“好。”闻道答应,最近公司放假,不把这个危机过了,现在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
“好,二十分钟后,我到你家楼下接你。你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快速收拾好行李,最好拉个行李箱,因为我们可能要在那边待一两天。”卫朝语速很快。
“不是,我……”闻道还没说完,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嗯?待两天?
闻道还没反应过来,他再打电话过去时那边已经关机了。 
“……”怪不得刚刚说那么快。
不过他知道卫朝这人在重大事情上不会胡来,所以他放下手机后就赶紧去收拾了。他打开行李箱,放了两套换洗衣物,突然觉得自己居然有些兴奋,感觉像是去要旅行度假一样,其实连去哪儿,具体做什么他都不知道。他又看了看,觉得没什么要带的,带个行李箱是不是有些夸张。
“叮咚”,门铃响了,他想不出这时候还会有谁。果不其然,他从卧室里出来,去客厅开门,门外的卫朝一脸笑容。外面天冷,他坐着电梯上来的,鼻头微微发红。
闻道皱了皱眉,“你不是二十分钟到楼下吗?怎么这么快,还上楼了。”
“想迫不及待地见到你,又怕你自己收拾不好。不让我进去吗?”卫朝歪头笑。
闻道不接他的话,侧身让他进来,又给他拿出拖鞋。卫朝换上鞋走进来,屋里很暖和,他把黑色羽绒大衣脱下来放到沙发上,坐下来问闻道收拾好没有。
“带了两套换的衣服,差不多了,你等下。”闻道回答,又给他接杯热水递给他接着转身去了卧室。卫朝喝了一口就放下,也跟着去了。
屋子里是黑白色调的性冷淡风,简单干净。一张大床,一列衣柜,床前边还有个桌子,地上还铺了毯子。
闻道知道他跟进来了,也不说什么,倒是卫朝开口:“你就带这些?”
“嗯,没什么好带的,而且冬天的衣服大件,也占位置。”
卫朝失笑:“你怎么这么笨啊,这些当然不够了,等着。”
说完他就出去了,闻道不知道他要干嘛也没动就真这么等着。实际上,他有些走神,刚刚卫朝的语气太过宠溺,让他想听话。
过了会,卫朝回来了,给他用收纳袋装好了洗漱用品,还拿了几包纸巾,嘴里说:“我们去的那边没有酒店,所以洗漱的自己带,我忘了买纸巾在你这拿几包不介意吧。”
闻道摇摇头,他在意的不是这个,“我们去哪儿啊,怎么连个酒店都不会有?”
“到了你就知道了。”卫朝不解答疑问,还恶劣地笑,把东西装好就替他提着走了。一直到车上了高速上,闻到都还有些难以置信,他居然就这么和卫朝走了,在什么都不能掌控的情况下。
卫朝显然心情非常好,一直持续到江声打电话来之前都是嘴角上扬的。
“喂?卫哥?喂?在呢吗?听得到吗?”刚一接通电话,江声炮弹似的,别人不答应他就非得听到回音才肯往下说。
卫朝开着车,不能手拿电话,所以手机连着车摁下就听着他快把后面车喇叭声都给盖过了。卫朝可烦这作逼了,一天到晚跟个炮仗似的,关键还是个点不点随时都是炸的。
“听着呢,你就不能直接说下文吗?”卫朝心情好,暂时不想骂他。
“哈哈哈,卫哥,我跟你讲,我这儿要幸福得开花了!”江声声音很是激动。
“嗯,结个果肯定是傻逼味儿的。”卫朝开怼。
“嗳,你能不能对你的员工态度好一点,我怎么说也是你挣钱的工具好不好,你这样我上锈了啊!”
“好的,我态度好一点。请问小工具你有什么事?”卫朝好笑道。
“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天大的好消息!”江声还在废话。
“嗯。”卫朝尽量耐下性子等他后文。
“你猜是什么?”江声还想卖关子,声音又贱又得意。
“猜什么猜,你能不能别废话那么多,人生宝贵是这么让你浪费的吗?没事就给我多背背公司守则,省得每天跟个泥猴儿似的乱窜,一刻都不消停。”卫朝语气开始不善。
但是江声同学绝对必须是不懂得什么叫“察言观色”的,还在那边一个劲儿嘚瑟:“你不猜我就不说。”
“那你别说了,憋着!”卫朝忍不下去了,说完立马挂了电话还开了静音,卫朝可太了解那崽子了,果然电话一个接一个地进来,卫朝理都不理地专心开车。闻道突然问:“你这样挂了他不生气?”
“嗯?”卫朝没反应过来,闻道从上车到现在没说过话,他以为闻道会有很多疑问,结果这人一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第一次开口问的话居然是这样的话题。
“不会,他忙着高兴他说的事呢,哪还记得生气,”到这还没说完,他又加一句,“他就这样,被宠着惯坏了。”卫朝反应过来后有些开心闻道愿意和他聊天,说话都上扬着语气。
但在闻道来看就不是这样了,他听完卫朝说话他就傻了。他上车后一直没说话,知道问不出什么,索性直接等着看卫朝到底要干什么。直到江声打电话来,这人与文盛有着合作,闻道虽然没有亲自与他谈过话,但因为要看宣传片样本,倒是记得这声音,江声刚才一开口他就认出来了。
只是他没想到江声一开口就是如此熟稔又亲密的语气,与传闻中卫朝与员工的关系截然不同。他打电话来是和卫朝分享自己开心的事,敢说卫朝态度不好,甚至还语气得意地卖关子,似乎笃定他会得到纵容,就算被挂了电话也还敢翻来覆去地打电话打扰卫朝。天哪,在传闻中,卫朝对旗下艺人可是出了名的严厉,带他们出去应酬需要表演也绝对称不上态度温和。
他不禁想,他们是什么关系?刚刚卫朝态度虽然不是很好,但言语间透露着熟稔,还频频让步,似乎关系很好。所以他们是称兄道弟的人吗?因为江声很努力有演技当年没辜负卫朝的期望,把《初恋》演得很不错,现在又这么红让卫朝很欣赏,只是怕外界说他有失公允,所以一直没有在外面表现得关系很好?
或者,是那种关系呢?闻道不想再想却又抑制不住,卫朝已经二十三了,还没谈过恋爱,也没见他对家人以外的谁这么有耐心过,何况他问起江声会不会生气的时候,卫朝很了解那人似的说不会,还忍不住替他辩解他就是这样,而且看得出他享受着这个话题,眼神温柔,嘴角上扬,满是藏不住的笑意。被惯坏了?被宠着?被谁惯,受谁宠?那神情,会不会是想着恋人无奈又宠溺无意间做出的的呢?
他刚问问题其实是故意的,他想看看卫朝会说什么,而他给出的反应却让闻道的心一点点沉下去,落进黑不见底的深渊,恐慌到窒息。
闻道确确实实不敢再想,心里酸疼得无力,仅仅是个假设他都能有些绝望。而这边卫朝说完话,久久不听闻道回话,好奇地看过来,却发现闻道正在微微低着头思考着什么,眉头紧紧皱着,好像很……难过?
“怎么了?”卫朝有些慌,还有些奇怪,他不知道刚刚都还一脸平静的人现在为何表情如此难看,这是在闻道脸上很难看到的。
闻道正沉浸在自己的想象的假设里,听到卫朝说话,他猛然抬起头看向他,眼里满满的难受与无措还没来得及收回。
卫朝感觉心里突然抽疼了一下,这时他们刚好到了个服务区,卫朝把车开过去,居然手忙脚乱差点把刹车都踩错。
停好车他立马转过头去看闻道,后者看向窗外,右手拳头握得死紧。卫朝看不到,他只是看着现在的闻道一如既往地淡漠,可是刚刚他那样的表情那么让人心疼。他不禁想,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向在他面前冷漠的闻道,私底下会不会也有这样难过的时候。卫朝心疼得紧,闻道难过从来不会告诉别人,他难以自抑地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动作又轻又温柔。
闻道突然就红了眼眶,仍然侧着头,他解开安全带。“闭上眼睛。”声音又低又哑,似乎还带着一点点哭腔。
卫朝心里轰然而炸,这种情况他上一次遇见还是闻道父母出车祸的时候,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刚才的对话里想到了什么。看他解开安全带又怕他冲下车去。“阿闻?”他轻声开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