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朝闻夕爱(近代现代)——温素山

时间:2019-05-09 09:18:31  作者:温素山
“那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你这张姨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一溜烟儿跑去美国俩仨月不回来,你皮痒了?”徐慧珠没放手,不过手劲儿小了些。
“我这不是公司有事吗,一个艺人拍戏得在那边取景,这人还没怎么出去过,我不得带带?”卫朝瞎编。
徐慧珠倒是开始相信,问:“江声?”
“对啊,”卫朝一看他妈开始相信赶紧趁热打铁,“他又太混,经纪人管不住他,这天高皇帝远的,我怕他没边儿。”
徐慧珠可喜欢江声了,“改天让他来家里吃饭,那孩子长得精神嘴巴又甜,每次来我都能笑几笑几十年少。”又不屑,“就你还皇帝,别人拍个戏你还得跟着,保姆差不多。”
卫朝被噎得不说话,心里狂翻白眼,你是没见着他嘴吐狗牙的样子。又庆幸终于把他老妈糊弄过了去,赶紧推着她下楼了。
张瑜可宝贝卫朝了,一看见这对母子下来,赶紧跑过去查看卫朝有没有哪里受伤。毕竟徐慧珠太凶,有些郁闷,刚刚怎么就大意了,出去倒垃圾没看住呢。
卫朝挽着张瑜的手,又乖乖撒娇:“姨,可想喝你煲的汤了。”
张瑜笑呵呵拉他上桌,舀好汤卫朝接过喝了一大口,煲了好久的汤味道浓厚,却又不腻,只觉胃暖了,心情也大好。
徐慧珠不关心她儿子吃得好不好,事实上他这个儿子吃饭从不让人操心,太能吃了。只问张瑜:“福哥呢,快来吃饭了。吃完饭我约了人出去玩。”
张瑜埋怨她大冷天还到处跑,正准备说老福门就开了。
“这正叫你吃饭呢,快点,朝儿等着呢。”张瑜还在端菜。
卫朝边帮着布置边说:“没事,我不着急,老福你这去哪儿了。”
老福脱掉厚衣走进来,“雅州这不是好多年没下这么大的雪了吗,我出去和几个朋友逛逛。”
“你不注意着些,外面天冷路滑,一不小心摔着怎么办。”徐慧珠有些担心。
老福是徐慧珠的远亲表哥,徐慧珠小时候得他很多照顾与他很亲。
“这不是觉得好多年没有这么好看的景儿了吗。”老福乐呵呵的。
“好嘞,您喜欢看就看,但是安全还是得注意啊老福。”卫朝不忍心又不放心。
“什么老福,我叫福哥你叫老福!”徐慧珠训完卫朝又对老福叹气道:“都怪你们太惯着他!”
“是是是,您说得都对,我舅舅最疼我,”卫朝顺着他妈妈,笑容满满,“您喝汤,喝了我姨煲得这么好的汤,您绝对更美丽,更健康,才更有力气教训我。”
一句话把仨人都夸遍,大家都挺开心,一顿饭吃得欢乐满满。
饭毕,母子俩帮忙收拾完。徐慧珠应约去了,张瑜洗碗,卫朝吃得太撑躺在沙发上犯懒,老福笑眯眯走过来,卫朝头开始疼。
“你还不谈恋爱啊?”老福很忧愁,怎么每次回来都一个人。
“不谈,不想谈。”卫朝不是很想理他。
“啧啧,你不会是那心上人还没追到手吧?”老福又开始呲儿他。
“嗯。”从鼻子里哼一声,卫朝挺好奇这是什么舅舅,怎么老是这样对自己的外甥,一般人不应该心疼吗,怎么到了他这儿,啧。
“我都告诉过你方法,可你偏不用。”老福也很郁闷,这孩子怎么这么轴,要是听自己的说不定现在喜酒都摆了好几轮。
“算了吧,就您,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叫姨舅娘,就是因为不想承认我姨那么好的人居然被你骗了。”卫朝毫不留情反击。
其实不是这个原因,是因为卫朝先遇到的张瑜,后认识的老福,一直叫姨习惯了张瑜也说别改了。
“嗳,别扯远了,快点,说说你们怎么还没在一起。”
“我有自己的打算。”卫朝淡定闭上眼睛,明摆着不想和这人说话。
但老福不让他如意,把他拽起来殷切地说:“要不咱换一个?你这家里也不在乎这些,一直都还没成,那肯定就是你那心上人的原因。”
“舅舅,我只喜欢他。”卫朝十分坚定。
老福又把他放回去,“唉,咱这快过年了,门口别贴春联了,我去给你求些你俩的姻缘符,全贴满。你那脑袋上再写点东西,写‘情圣’二字。”
张瑜碗洗好了,喊老福和她去买菜。家里的请的保姆最近请假了,徐慧珠在做菜方面简直是有缺陷,何况现在卫朝回来了,张瑜也想给他好好做些好吃的。
家里就剩卫朝一个人,他突发奇想跑去地下室仓库,想翻翻小时候的玩具。
地下室开了灯也还是暗,卫朝顺着楼梯走下去。里面摆放着好些东西,除草的,修剪树枝的,大型打扫家里的机器全都在下面。装卫朝玩具的箱子被放在楼梯旁边,干干净净,想来张瑜他们都替他好好照顾着。
打开箱子,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玩具车,车模型,乐高,拼图,类似钢铁侠之类的的最多。卫朝看着这些玩具,想起童年时代,觉得人生真有意思。那时候那么快乐,现在还能回味快乐,又快乐一次,双倍。
老福让自己换一个人喜欢,可是怎么换呢?那个人给自己的快乐居然现在都还在让自己幸福,让心里酸酸甜甜又满足。即使没有在一起,也能让自己感觉到自己就是那个人的,自己被他需要着,又需要着他。这样相依相连,如何斩断与他人再结连理。
外面天寒地冻,地下室里心里揣着真心的人却觉得暖烘烘,热乎乎。
 
 
 
 
 
 
 
 
第3章 为你披荆斩棘
卫朝在家里住了快一个星期才走,三人在门口送他,徐慧珠说赶紧回去好好经营公司,别让她晚上八点档无聊。老福和张瑜舍不得他,卫朝故意逗他们笑,说自己再这样下去要胖死了,在公司就不能做表率了。又再三保证,自己下个月一定会回来看他们,这才上车走了。
今天他自己开的车,平时放在车库里没动。
上路还没多久,秘书王风打电话来说文盛出事了,“之前您不是让我有什么情况及时跟您说吗?”卫朝心里一惊,让王风慢慢说。
原来应康娱乐在自己拍一部电视剧,全部服装由文盛提供。而在今天突然爆出文盛服装有物质致癌。圈里人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应康声名狼藉,真本事不大,闹绯闻搞宣传操纵媒体却是一把好手。更何况文盛和应康交手时一再谨慎,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
这事爆出后如果处理不好,观众粉丝心里疼的只是“受到致癌物质伤害”的偶像,不能理智看待事情,对文盛一生黑都是轻的。就算事后澄清也总会有影响,谁知道你不是公关做得好,或是有钱买得鬼推磨。商业圈娱乐圈加在一起水深到无法想象。
换个角度,对于应康来说,严重只是圈内声名更臭,一些公司可能不会与他们再有合作。但更多的是金钱下不讲道义的人,若能侵蚀文盛,大家都愿意添一把力,再分一杯羹。这就像狼群与虎谋皮,最终大家能不能最终都吃到肉尚且不论,至少鹿群在眼前,单靠几只狼肯定不能杀死它们。到时候在媒体面前道貌岸然地说几句关爱生命,远离致癌物质的鬼话,再让此次事件相关艺人出来卖个惨,又是稳赢。
卫朝知道,应康不只有这么一手,后招还有。果不其然,电话响了。
“喂?”卫朝语气平淡,听不出什么意味。但这时不够激烈的反应都表明这人对这件事关心不够,也是应康需要好好拉拢的。毕竟这么大一块肥肉,不心动的都是大佬。
“卫老弟啊,我应康啊!”
卫朝听着这句蹙了蹙眉,还是语气平淡:“应康娱乐今天可是主角啊,这出戏导得好啊。”
言下之意就是,我知道是你搞的鬼,别拐弯抹角,有屁快放。
“哈哈哈,卫老弟够坦率,我欣赏!”应康倒是不隐瞒,“老弟啊,你看,这娱乐圈就咱们两家公司太大,每年这上上下下包装费得多少啊?要不咱们打个商量,事成了我们自家产自家用,再也不为这些个钱发愁了。”
这是想吞了文盛啊,卫朝想。
前些年文盛易主,动荡不安。一直在挺着,这两年好了些,前几天凭着五十年庆典趁着热度拉拢了好些人,眼看要好起来,这下又加一锤子。
卫朝回话:“应总你这胃口和胆量一样大呀,瞧瞧,应康娱乐就用自己的名字,这文盛想吃就用自己的手段。”
“卫老弟见笑了,我这三十好几了,胆量不能比你们这些小年轻,只是早些年多了些历练的机会罢了。”
合作吗?在外界看来不答应合作不是男人啊?于是这卫朝就开口做了那老虎了,事成之后我们可得五五分成啊。
“英雄出少年啊,卫总果然爽快,行!冲着这份爽快,大哥怎么也得罩着你啊!”
老子需要你罩?卫朝十分不屑。与应康谈好细节今后细谈便挂断了电话直奔文盛而去。
……
办公室里,闻道双眉紧蹙,刚刚开完记者招待会,说是会给出证据证明自身清白。可是这会儿心里却没底,刚刚的坚定只是来于对自己的问心无愧。之前送去应康的服装是他亲自检测过的,报告交给秘书,让他放置妥当以免应康出黑手。没想到料到一半却没想到公司有应康的内鬼,报告被毁,电脑被黑,现在还在恢复中,但估计也没什么用了。内鬼倒是知道是谁,负责质量检测的一个小员工,家里母亲重病,后来被医药费快压垮的他显然找到了救命的粗麻绳,这些都是公司的同事偶然间看到他和应康的人有接触又结合他的情况推断出来的,没用,毕竟证据,没有。不过这人已经跑路了,母子俩不见踪影。中国那么大,随便跑到哪个深山老林挺个个把月,仅靠他出来指证,到时候被找着了黄花菜都凉了,文盛也完了。
办公桌对面沙发上几个人简直想疯。闻道知道,文盛是他们年轻时就跟着走的,走到现在文盛剩的,全都是忠心耿耿的老将。要灌多少心血进去他们一点都不含糊,可现下这些心血都要撒了。
他忽然想,是不是自己当初就不该抢这个位置。自从上任以来,子公司关了两个。他心里也难过,为什么别人都做得好,自己却总是用尽全力还是如此挫败。
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内容只有短短“停车场”三个字。闻道第一次不理智用在了现在,他冲出门去,刚脱下的大衣都没穿,也没有管身后人的惊诧。走到电梯门口,按了下楼的按钮,看着数字显示一层层上来,闻道突然心跳如鼓。他隐约记得有个说法,在电梯里憋住一口气,等到到你所要的楼层,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你见着的那个人就是你命定的另一半。现在他在电梯外面,紧盯着数字的不断增大,屏住呼吸不敢动作。该来的不会失约,门开了,而这一瞬间,他却松了一口气,甚至有些雀跃,对啊,门开了,就是为了迎接我让我去见到那个他的。
电梯一路到地下停车场,门一开,有辆车灯明晃晃照过来。一瞬间闻道想,我的意中人不会驾着七彩祥云接我,却会打开灯为我铺路迎我走向他。
卫朝在黑暗里心疼得要命,今天这么大的事情,那人不知会有多难过多自责。发了短信,他打开车灯,他希望那人不管在任何时候想起他,都是亮堂的,温暖的。可是当他看着他走出来,身形单薄,眉宇间尽是疲态,就穿着那么薄的一件衬衫,门一打开,他明显地颤抖着。卫朝心里突然就好像被捅了一刀,汩汩冒着血,又疼又涩喘不过气。
他冲出车门用毯子裹住闻道,再抑制不住揽他入怀,他看不到他眼里满是脆弱与依赖,他也看不到他眼里满是血丝,丝丝缕缕满是怜爱与心疼的证明。
手臂越收越紧,闻道几乎不能呼吸,双臂被勒得疼。但他甘之如饴,这样让他不再觉得孤立无援,不再轻飘飘失重找不到方向又踏不到实地。这是少有的拥抱,是他心上人的拥抱,这么温暖又踏实。
过了好久,卫朝轻轻说了一句“我在这里呢。”声音是在哄他,语气像一阵微风温柔地拂过心里,一瞬间将所有郁结在那里的灰尘带走,闻道差一点就将情感和盘托出,而这时,卫朝放开了他。
情感已经收好,卫朝带他上车,闻道刚坐好,他就拿出手机将应康与自己的对话录音放出来。
闻道猛然抬头,卫朝轻笑:“不是他不谨慎,只是在他眼里我从不是正义之人,断然没有想到我会不与他分这杯羹,毕竟在他眼里,我与你可是势同水火,一心想要你那位置。”
闻道抿着唇不说话,他在拖延,他害怕一出口得到的答案太能刺痛他,刚刚的美好他想再延长会儿,就一会儿。他此时像是沙漠里的求生者,揣着的是水是毒尚不可知,但还没到渴死的地步,他不愿意打开。他就还能以为那是他生命的救赎。
卫朝不知道,他以为闻道怕觉得欠他的,他又凑过去再加把火,声音轻佻:“但他千算万算,却没想到你我是这种关系。”
闻道果然闪开,“我和你哪种关系?卫朝卫王商场上从不吃亏,我知道,条件是什么,你开!”
“愿意合作的关系呀。”卫朝笑笑,又开口,“我答应你,录音给你,我还会替你找到那个叛徒,甚至还附送能给应康致命一击的证据,怎么样?”
闻道闻言心里有些诧异,这人到底手段有多强,但知道文盛有救了,心里重担轻了些,又知道这人给出这么多诱人的条件,自己付出的代价肯定少不了。但他没想到这人居然想要文盛旗下的一个子公司文达。
之前帮助闻道夺取现在这个董事长的位置,卫朝已经在闻道的承诺下拥有了集团2%的股份。集团里的领导一概不知,这是从闻道手中的股份分出去的,虽然名义上在他手里,但他们俩人心知肚明,不是的。
“你别得寸进尺,应康受损圈内受益最大的可是你!”闻道咬牙切齿道。
“你不能这么想,你得换位思考,如果我不给你,你们集团现在显然是毫无办法的。你说是本来是一个集团轰然倒塌,现在却可以只失去一个小公司,多划算的买卖。”卫朝看似认真解释道。
“好,要文达是吗,好!可以,把东西给我!”闻道把毯子扔到后座,怒目看向卫朝。
卫朝却不慌不忙:“录音马上就可以发到你手机上,你可以拿回去先安抚那些老人家。至于其余两个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内一定给你。”
“好。”闻道恨自己的无力,出口的永远只能是妥协式的话语。他强打精神,又问:“文达的事情你什么时候有空?”
卫朝看他累到不行不忍再加压力,“文达我暂时不准备动,不过要是路听有什么事随时帮个忙吧。”文达是主攻化妆品的,似乎对路听倒是大有用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