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朝闻夕爱(近代现代)——温素山

时间:2019-05-09 09:18:31  作者:温素山

 《朝闻夕爱》作者:温素山

 
文案
 
与你携手并肩 为你披荆斩棘 要和你同心到老
 
卫朝X闻道
Ps:我没有说自己这是悬疑推理,所以不要误会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道卫朝 ┃ 配角:卫阳江声 ┃ 其它:初恋
 
第1章 我不好
冬夜里风有些大,雪花纷纷扬扬,窗台上堆了一些,屋里暖色灯光隔着玻璃照上去,冰雪也变得黄绒绒,使得平日里白得冷冽的雪也在细细看过去时显得有些晶莹可爱。卫朝坐在屋子里,手搭在桌子上,定定望着窗出了神,雪也能被温暖吗?好半夜,他才钻进被窝,在温暖的感觉中轻轻喟叹一声。
胡同里风越来越大,但卫朝不知道,他在做着梦,全都是好梦,他舍不得醒。
……
卫朝,路听娱乐公司老板,江湖人称卫王。今年二十有三,身高一米八七,长得英俊倜傥,一派风流潇洒,甚至还有点少年人的意气风发。但行事果断狠辣,据说手下有个很红男艺人为了一个角色做了应康娱乐公司的内线,从此观众眼中再无此人出现,甚至听说被吓得举家迁到外国。而他公司其他艺人更是出了名的不敢不敬业,不敢走任何歪路,圈内多家公司想挖走人就靠的是一句“你们在路听专业能力提上来了,但绝对没有天性的释放。”这对艺人来说很致命。但这绝对是放屁,纯粹就是为了勾起他们以为的艺人被自家公司压榨的不满。
路听艺人出了名的资源好,近年跨界多,但成绩都不俗,名声也很不错——他们都不敢在卫朝手下造次。但在外面受了委屈卫朝第一个带头冲上去替他们讨回公道。因此他家各位偶像艺人的偶像也是卫朝,对他又爱又怕。
今天是圣诞节,卫朝正带江声奔赴文盛集团晚宴。江声,路听头牌,最近火得不行,二十二岁刚刚电影学院毕业,大二那年签的路听。那时候公司自己投资了拍了一部剧,有个小配角找不到合适的人演,其实在别人看来也不是多重要,但卫朝觉着不行。一堆人讨论未果,散了会正准备去吃饭,走到大门口就看到江声刚打篮球回来,一头利落碎发,坎肩运动背心汗津津却又朝气蓬勃。卫朝当即拍板让他演。还蛮不讲理,不管用什么方法,要有质量有演技地演好那个角色。不管过程多么艰难,反正成功了。当初的《初恋》一出来,从主角到配角无一不火。特别是江声简直了,那就是一炮直接送到月球去的那种速度红起来。至于今天为什么要带他,因为他是文盛的产品代言人,那广告上的他阳光帅气,天真热烈,一口白牙明晃晃看得卫朝直翻白眼,这臭小子狐狸尾巴藏得真好。
而现在这人和卫朝坐在后座,使劲儿抱怨:“太累了我,早上把我通告行程弄满,说什么晚上可以休息,结果呢?被骗感情现在已经不是少女专利了,天真少年下属也被坑得挺惨。”
卫朝还非得撒盐:“不那么说早上你能去吗?还有今天晚上晚宴我请你少吃点儿,你最近那肉可跟是你分外不见外,如影随形好得很。”
江声奋起:“瞧瞧你!典型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管我那么细,要不你来当我经纪人算了,咱俩互相折磨相看两相厌?”
经纪人在前面听得战战兢兢,怕死了,有话咱不能好好说?非得提高我失业的风险吗?
但是幸好,卫朝一脸懒得废话的表情。江声以为自己赢了一局,也暂时消停了。
到了目的地,风来山庄,文盛集团旗下地方。门口迎宾小姐笑脸盈盈,江声一下了车顿时卸下了牙尖嘴利,换上温润的笑容,卫朝也得体地笑着,一派上司友下属恭的景象。
助理递上邀请函,还未进门,文盛集团副总经理唐明已经大步走过来,脸上带着笑容,手伸出来和卫朝握了又朝江声伸去,说出的问候得体又不显生疏,显然大家都是十分熟悉这种场合的人。
江声悄悄和卫朝吐槽:“你看这唐明,一看就是纵横欢场的人,对女人的眼神老道又勾人,还能保证不过分轻薄。”
卫朝瞥他一眼,阴森森地问:“你知道很多犯罪里受害人怎么死的吗?”
江声莫名其妙话题怎么跑到犯罪了,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只能发出一个音节:“啊?”
“因为话太多。”卫朝晃着酒杯说。
江声:“……”明明就是我知道得太多,这种没谈恋爱又酷爱工作的男人呐,真是喜怒无常情绪压抑,啧啧。
晚宴正式开始,今天的各位来宾无一等闲之辈,都端着架子不舍得放。使场内气氛稍显无聊,对卫朝来说是,对江声来讲更是。
而对卫朝而言,场内不喜欢的不只是这些人,还有有些事,虽然早就预料到的事。
场内布置得很好,今天是文盛成立五十年的日子。因为是圣诞节,所以布置的主题也与其有些牵扯。卫朝看着餐桌上的纸质小鹿上撒了银色的粉,十分可爱,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雪,也想那时候想的那个人。
他想,可是就只有想,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他甚至见不到那个人一面。大庭广众之下,有他在的地方,那个人就不会出现,一直都是这样。
卫朝突然有些难过,他承认,喝了酒,在处处有那人影子,却处处实在见不到那人的地方,他是有些软弱的,手中的酒杯都不想再拿。他侧首对江声说,他去外面透透气,别跟着瞎跑。江声看他有些不在状态,没问什么,点点头说知道了。卫朝拍拍他的肩,说待会儿联系。
外面风冷,慢慢吹醒着他心里的强硬。走了好半天,发现山庄内景色不错,即使是冬天也不觉萧瑟。只是人造痕迹太明显,卫朝不喜欢。他看见一处游泳池,他走过去坐在池边躺椅上,双肘撑在膝盖上,十指交握抵住额头。周围过于安静,夜色深深。过了好久,难过奇迹般地少了许多,仿佛他这样做给了自己好多力量,而他又能继续给那个人更多支持。刚刚的懦弱又不存在了,他松开双手站起来,理理衣服准备回去。这时他觉得有道目光炙热,心跳顿时如鼓。他害怕失去这个机会,几乎是瞬间抬头,而上天可怜他的急切,叫他确确实实瞧见了一双眼。
那是梦里反复出现的眼。那双眼里先是恍然无措,后又才不躲不闪——显然是没想到卫朝会突然抬起头。
卫朝此时心动难抑,又隐隐发痛。长久相顾无言,冬夜冻的不只是水,还有他的四肢百骸,他的思考能力,唯独心跳依然澎湃。他看着眼前人是心上人,想起这个人在异国他乡的时候写过一封信给他,开头是最客套的“你好吗?”彼时的卫朝后来回信说“当然好啊”,但是他现在想说真话。
不,我不好。真的,一点都不好。
因为我看见,你还是不快乐。
未见你时,不知原来显山露水的情感原来只是江河山川的隐忍不发。我有多远,有多累,有多苦的守护,刻进骨的思念,入心腹的情感,往日只觉得值得,而今,我看到你站在那里看着我,我的心我的情全都给你,才觉得此生不负了。
我与你的爱意从未能出口,但我不后悔。
似乎这个黑夜有着最美的光景,秘密无法宣之于口,眼睛却能享受得肆无忌惮。对面人的轮廓是柔和的,仿佛要融入清冷的月光。如同每一次的日出月升,卫朝那么自然地,想到了那些最美的时光,最厚的记忆,与眼前的身影层层叠叠缠绕,裹住卫朝。
而这时,心里居然有隐秘而不合时宜的幸福,点点滴滴,让人心神微漾。
 
 
 
 
 
 
第2章 还不谈恋爱
白日里的庆典盛大张扬,夜晚的宴会低调奢华。总之,庆祝文盛五十周年的活动是做得十分成功。
回来的路上卫朝一言不发,心事重重。江声难得缄默,经纪人和助理互看一眼对方,都觉得十分奇怪,突然走高冷路线不说话这是在干啥呢?
卫朝手肘支在车窗上,手指在太阳穴反复地按压。他想着今天晚上的那个人,站在一楼阳台上,距他不远不近。穿着白色休闲羽绒服,黑色运动裤,头发蓬松自然,没有惊心打理。在夜色中,一双桃花眼里熠熠生辉。但是神情淡漠,卫朝抬起头来,那人在短暂的惊慌和长久的对视后,没有停留地转身进了房间。
“您家到了,卫哥。”江声助理也就是司机开口。
卫朝点点头示意知道了,下了车又转身对经纪人说:“把这臭小子送回家,亲自盯着他进门,别又出去找什么宵夜。”
江声难得没抬杠,假装自己没听到。经纪人应允一声,车开走了。
卫朝转身走进大门。这是在雅州市的西南边,卫朝家的别墅。他一般不住在这边,得空才过来。平日里忙得很,他一般都在市中心的房子里住。
大门进去有一小段石子路,路上两旁有灯,卫朝低着头,踩着灯光照得发亮的石子走。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路走到尽头,抬步走上台阶,三阶走完,卫朝推开门,老福和老伴张瑜头发银白,都带着眼镜,在卫朝此刻的左手边落地窗户下的沙发上讨论着手里的书,吵吵嚷嚷不知在讨论什么。听到声响,两人抬起头,看见卫朝,卫朝笑着说“张姨,老福,我回来了。”两人赶忙放下书走过来,脚步还都挺轻快。边走边念叨“哎哟,朝儿啊,怎么这时候才回来。”卫朝脱了鞋,又在鞋柜里拿出拖鞋穿上,两老人一人拉着卫朝的一只手带他去沙发上坐下。
“我看看我看看,这都多久没回来了,瘦了!”把卫朝拉着看几遍,张姨埋怨的话语满是溺爱。
“哎哟,先别念叨了,朝儿啊饭吃了吗,我和你姨去给你弄点儿吃的吧?大晚上的得多辛苦啊。”
“对对对,我跟你讲啊,朝儿,我最近学着煲了好多汤,绝对又补又好喝。”
卫朝看着这俩人停不下来的话,心里又是温暖又是好笑。他拉着两人的手,笑着说:“我这刚吃完就跑过来了,还不想吃,明天吧,我要吃老福做的饭,姨煲的汤,怎么样?”
“那好,那赶紧洗个澡去睡了,就算吃饱了那也累坏了。”
卫朝答应一声,又看看他二人:“嗳,不对啊,这都快十二点了,你们俩还熬夜呢?我不回来你们得什么时候睡啊?”
“咳,”老福心虚虚咳一声,“这不是学习知识呢嘛,书本太吸引人,活到老学到老。”张姨更是使劲把手从卫朝手里抽出来,逃也似的跑回房间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各自飞,老福你自求多福吧。
卫朝紧盯着老福,后者实在受不了目光煎熬,直得举双手投降:“好好好,最后一次!错了错了,不看了不看了,现在就睡!马上!”
卫朝还能不知道那一套?“我要在家里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老福你不准吃辣椒,不准吃肉,不准超过十点睡觉。你看看,那三高现在多吓人,还敢熬夜!还带着姨一起。”
“……”老福心想,你可能不知道是你姨拉着我看的。
老两口去睡了,卫朝无奈又想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担心自己身体。他想起被放下的书本,弯腰拿起来,书本上大字《小哥哥,我爱你的那些年》闪得眼疼。
卫朝:“……”学习知识?这俩人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
把书带着准备藏好让他们找不到,卫朝安心上楼,在自己房间里的浴室洗了个澡,躺回床上,这才想起把自家老妈给忘了。“……”也不知道明天早上得有多吃醋,几个月不见的儿子回来了我居然不知道!居然没人叫我!卫朝想到他老妈的反应不觉失笑。明天再哄吧,他想。手机放在一边,安心闭上眼睛,没多久就觉出疲倦来,沉沉睡去。
……
第二日早上八点,徐慧珠准时洗漱好下楼,妆都化好了,看不出年龄,整个人精致又优雅,眉眼如画细细柔柔,看起来温温柔柔和卫朝完全不一样,当然也只是看起来温柔。卫朝眉目英挺,同样长一张唇薄却不似母亲微微翘起。因为还没吃早餐,徐慧珠还没涂抹口红,其实她可瞎臭美了。
楼下正在做早餐的张瑜看到徐慧珠下来连忙让她过去尝她煲的汤。昨天晚上答应了卫朝要给他喝汤她今天五点就起床开始了,想着卫朝肯定要中午才能起来,她现在也不慌忙。现在已经在火上放两三个小时,味道已经开始出来了。
张瑜拿出碗舀一勺递给徐慧珠,徐慧珠尝了尝,开口说:“不错诶,这是新学的那汤吧,姐要不你教教我?”
“算了吧,”张瑜白她一眼,“我之前教了你多少种了,不是我说,你这做饭天赋是一点没有,对这些炊具的破坏力倒是与生俱来。”
“嗳,”徐慧珠不干了,“人家都说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呢。”
张瑜不想听她废话,赶紧把她撵出了厨房。
过了会,她又回来扒拉着厨房门,伸出头问:“姐,我那本书呢?”
张瑜头都不抬,“昨天晚上你上楼了,我和老福看了会,卫朝回来了我们就放在那沙发上呢。”
“没见啊,嗳不是,你俩怎么能看那种书呢,是你们那年龄看的……嗳!等等!谁回来了?!”
张瑜还没说话又听她叫唤:“这小兔崽子,回来了也不喊我一声,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妈吗?还爱不爱我了真是!”
说着就要冲上楼去提起不孝子打三下,张瑜赶紧拉住她,“哎哟,他昨晚半夜才回来,累着呢,就不能让他休息会儿?”
徐慧珠这才止住,好吧,等醒了再教训你个臭小子!
卫朝一夜里好梦噩梦全都做尽,醒来时有些头痛。拿过手机一看,已经中午了,暗叹一句厉害,做梦都能睡那么久。
他翻身起床,走到窗边把厚重的窗帘拉开。冬季窗上雾气重,看不到外面,就像他眼睛被蒙住一层,心里有些慌忙,又有些憋闷。今天天气肯定好不了了,他想。
“砰砰砰”的声响突然响起,紧接着徐慧珠的声音炸开:“臭小子,睡够了没?赶紧麻利滚起来!”
卫朝心情突然不郁闷了,吓得赶忙跑过去打开门,笑得狗腿:“妈,您早啊!”
徐慧珠眼疾手快揪住他耳朵,“你个兔崽子,回来了不告诉你妈,不孝顺你妈,我不在了你就是个孤儿!没有母亲的温暖呵护!”
卫朝高大,只得弯下腰,心里叫苦不迭,这温暖忒吓人。面上还不能表现出来还得“孝顺”:“您这咒我就行了,还带您自个儿这么年轻貌美的我就不乐意听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