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嗯,打脸真香!(GL百合)——慕子染

时间:2019-05-09 09:14:20  作者:慕子染

   《嗯,打脸真香!》作者:慕子染

  文案:第一次遇见苏浅的时候,林瑶还只是一个小花旦,和经纪人去参加了一场商业酒会,把苏浅错认成了制片人,还被人给撩了一道。
  后来林瑶为了扳回这一局,把苏浅灌醉,忽悠去民政局领了个证,结果第二天人就跑了。
  两年后,苏浅从国外回来,林瑶发誓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拿下她,但她一见到苏浅就怂了,却没想到,这次苏浅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同居那日。
  苏浅:我们俩同居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搬出去了。
  同居半年后。
  林瑶:你什么时候搬出去住?
  苏浅:这就是我家,你让我搬去哪?
  嗯,打脸真香!
  阅读指南:1、甜文,1V1,HE。2、背景设定同性恋可婚。3、文案废,看内容吧。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瑶,苏浅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觉醒来,林瑶发现自己正躺在酒店的一间客房的床上,四处散落的全都是她昨天穿着的衣服,被凌乱的扔了一地,就连她的身上,也是一丝/不/挂。
  怎么回事?酒后乱/性?
  不对!
  她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她去参加了一场商业酒会,在酒会上,她遇见了两年没见的苏浅。
  对!苏浅。
  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记了两年,被她放在心尖上的女人,那个只让她看上一眼,就觉得魂牵梦绕的女人,她法律上的合法妻子苏浅,她们俩是真真正正的去民政局领过结婚证,盖过章的关系。可她居然在回国之后,连知会自己一声都没有,明明前一天还发过消息给她,但她为什么就不肯告诉自己?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令她讨厌吗?
  林瑶自嘲的笑笑,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起来。
  她的动作很慢,慢到每系一颗纽扣都像是在对待一个工艺品一般,好似生怕自己动作快了,或者是用力了,那颗纽扣就会从衣服上掉下来一样。
  她微眯着眼睛,紧抿着双唇,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手上的动作微顿,手指略微有些僵硬,随后猛的瞪大了眼睛。
  ……
  画面里,苏浅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连衣裙,肩上随意的披着一条杏色的披肩,她坐在酒店的床上,仰着头,扬起她那张精致而又漂亮的脸蛋,勾着唇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头上微卷的长发全都披散在脑后,耳朵上挂着一对长长的流苏耳环,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她的脖子线条很美,仰着头的时候,只要林瑶微微垂眸,就能看见她脖颈上优美的曲线,和那白皙而又光滑的肌肤。林瑶忍不住咽了咽自己的口水,看着这样诱/人的场景,她忍不住想要伸出自己的一只手,朝着那线条上抚摸上去。
  可是还没等她动手呢,就看见坐在面前的苏浅,轻轻的解开了她身上的披肩,用两根细长的手指夹着,随意的扔在了地上,身子微微后仰,两条笔直而又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朝着一旁倾斜着,一只手向后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则是曲起食指,对着她轻轻勾了勾。
  这是赤/裸/裸的勾引!
  *
  即使只是想象了这样的一个画面,就惹得林瑶脸颊发烫,心跳加速,她伸手拍拍自己的脸颊,觉得自己没救了,不仅被苏浅这个小妖精把魂给勾了去,就连节操都没了。
  因为画面里接下来的场景,就是她失魂落魄的朝着苏浅走过去,亮着一双眼睛,跨坐在她腿上的场景。
  苏浅垂着眼眸看着她,突然勾唇一笑,坐直身子,仰头用双眼紧紧的盯着林瑶的眼睛,而她的眼睛就好似一汪幽潭,深不见底,可偏偏又吸引着林瑶的目光追随着她,在她的眼里无尽的沉沦。
  林瑶感觉自己的脑海里有一根弦断了,好似有什么东西崩掉了一般,“嘭”的一声脆响,下一秒,苏浅就低下头,慢慢的朝着她的身子靠过去。
  ……
  林瑶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摸衬衣领上的扣子,那颗扣子早就已经掉了,刚才她在系纽扣的时候,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件事情,现在回想起来——
  光着脚丫跑进浴室里,对着镜子,猛的扯开衣领,果然发现脖子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印记。
  那是草莓印,有点偏深紫色,留下这个印记的人,当时应该十分的用力。
  林瑶不知道她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因为她昨天喝多了酒,完全喝断片了,关于后面的事情,她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所以她昨天晚上是和苏浅睡了?
  想到这里,她又是一阵脸红心跳,嘴角也忍不住的往上扬,可等这阵激动的心情过去之后,她又仔细的想了想,为什么自己的身上连一点感觉都没有?不是说女人的第一次,都会……痛吗?
  难道昨天苏浅根本就没碰她?
  想想她对自己那副避之不及的模样,还真有可能不会碰她。
  可是如果没碰,那为什么她的衣服却是散落了一地?
  想不通这些事情,林瑶觉得头好像更疼了,她再次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又光着脚从浴室走出来,找到酒店的一双拖鞋穿上,正准备回浴室洗漱,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瑶随意的瞥了一眼,发现是经纪人程菁打来的电话,她的眉眼跳了跳,顺手接起电话。
  “林瑶,你去哪了?”程菁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出来,带着她一贯清心寡欲的风格。
  “我昨天去见了个老朋友,忘了告诉你。”林瑶扯了个谎。
  程菁沉默了一阵,才悠悠的问道:“又是你口中的那位爷爷?”
  “对!”林瑶连忙点头。
  “那我派保姆车过去接你。”程菁再次说道。
  “不用!”林瑶像是受惊了一般,但事实上,她是不想这么大张旗鼓的让保姆车去苏家接她。“菁姐,我想请几天假。”
  挂断电话,林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虽然程菁并不是很想批她这个假,但林瑶好说歹说,她最终还是同意了,想着与其让林瑶心不在焉的回去工作,还不如放她几天假,让她去散散心,然后安安心心的回来工作。
  程菁的确是这样和她说的,但是林瑶却不这么想,她想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的和苏浅磨磨,争取能让她留在国内,不要再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对于苏浅的性格,她根本就拿捏不准,但这一点也不妨碍
  他拎起自己的裤脚,见小蛇将自己的整条身子都缠在他的小腿上,只露出一只头,像是示威一样的看着他,时不时的吐下嘴里的信子,看样子还有些凶。
  白芜哭笑不得,想伸手把小蛇给拧下来,丢出去,但是看了看,又有些不舍,而且看小蛇也没有要咬他的样子。
  他闭上眼睛,在心里给自己催眠,算了,救蛇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虽然这条小蛇看起来有些怪,还有些凶,但它既然找上自己,那说明还是和自己有缘的,就把它带回去吧。
  放下裤脚,白芜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往回家的路上走。
  可走了没多久,他却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一点一点的开始暖和了起来,原本之前还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身子,突然就不冷了。
  白芜停下脚步,感受了一下,发现这股热源好像是从小腿上的小蛇身上传来的,他又拎起裤脚看了看。
  原本盘旋在他腿上的小蛇正在睡觉,见他又把裤脚给拎了起来,立即警惕的抬头,像是一脸不悦的样子盯着他。
  白芜愣了愣,慢慢的放下裤脚,一颗心却像如雷般的怦怦跳了起来。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感受到了被人用死亡般的眼神给凝视着的感觉。
  白芜想不通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只觉得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回到出租屋的楼下,正好碰见了从外面买菜回来的张大爷,张大爷见到他十分的热情,开口就问:“小白啊,今儿个又放假了?”
  白芜被张大爷问的脸一红,急忙应和。“是,最近公司业务不忙,就给我们放了几天的假,让我们回来休息休息。”
  “这感情好啊,隔三差五的还能休息休息,哪像我们家那小子,一年到头都没有休息的时候。”张大爷走到白芜身边,和他一起上楼。“上次我还给他打电话,问他过年回不回来,结果你猜那小子怎么说?他说要等到年后!”
  张大爷洋装一脸气愤的样子。
  他家有个孙子,比白芜大两岁,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毕业之后找了一家外企工作,年薪上百万,足以让周围许多的邻居眼红。
  白芜听完张大爷的话,心里一阵泛酸,却还得强撑着一张笑脸,去接他的话茬。
  张大爷还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开始和白芜炫耀起他的孙子,白芜听的心不在焉,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到了张大爷家门口,白芜才听见他和自己道别。
  “哟!到了!小白啊,有时间来我们家吃饭,等我家那小子回来,我一定要让他见见你!你们都是年轻人,肯定也有话题聊,哪像我这个糟老头子,说话也不大中听。”许是见到白芜脸色不好,张大爷急忙调转了话锋。
  白芜敷衍的应和,张大爷高高兴兴的进了家门,身后的大门被关上,白芜继续往楼上走。
  他所住的出租屋是以前老小区的房子,房租便宜,水电费也不贵,还不用交物管理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房子里有许多的设施都已经老化了,白芜几乎隔一段时间,就要买工具回来给家里维修。好在多年自力更生养成的习惯,让他已经能够自己动手解决大部分的问题,这也间接的给他省下了不少的钱。
  白芜住在七楼,701室,家里的大门是一扇铁门,每次开门的时候,它都会发出“咯吱咯吱”刺耳的响声,说是这样能防盗,租房的时候房东这么和他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打开门,一阵清新的香味冲散了楼道里有些腐朽的味道,白芜的心里一阵舒爽,还是家里的味道闻着舒服。
  他在客厅的抽屉里翻找了一通,从里面找出空调的遥控器,在手指放在开关键上的一瞬间,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按了下去。
  客厅里的温度逐渐上升,白芜等了一会,才把身上的棉袄给脱了下来。
  直到这时,他才敢苏浅,而且既然苏浅还肯回来,还愿意理她,就说明她还是有可以努力的机会的。
  想清楚这一点,她又急急忙忙的跑回浴室洗漱去了。
  从酒店里面出来,是上午的十一点,林瑶乔装打扮的一番,在酒店的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苏家。
  苏家所住的宅子是以前老大院的宅子,宅子外面有一个大铁门,里面有个院子,和一套三层楼的小洋房,一般这样的宅子只有六七十年代以前的有钱人才能住得起,像后面的人所居住的一些房子,除了所有产权的居民楼之外,就只剩下了小区和公寓楼,或者是别墅区,已经很少能看见这样的宅子了。
  苏家的宅子是在东市区,离市区有点远,位置也有点偏僻,但是周围的环境很好,景色优美,也很僻静,左右的邻居家几乎都隔着一条长长院子,也不用担心会被邻居打扰。
  林瑶从出租车上下来,走到大院的门口,伸手按了按墙上的门铃,又把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
  门铃响了几声,就被人从里面给打开了,一个面容朴素的妇人从里面探出了一张脸来,在看见林瑶之后,她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
  “瑶瑶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林瑶应声,笑的一脸从容,跟着妇人走了进去。
  “昨天老爷子还在念叨着你什么时候过来,今天你人就过来了,老爷子知道了定要高兴坏了。”
  “爷爷最近身体还好吗?”
  “好的很,昨天还跑出去和人一起划拳了呢。”
  林瑶笑笑,又问:“唐姨,苏浅在家吗?”
  唐姨是苏家请的保姆阿姨,一直居住在苏家,照顾他们一家老小的饮食起居,到现在都已经照顾了有二十多年了,平时除了照顾一下苏老爷子之外,就是给家里的其他人做做饭,洗洗衣服。
  “在家,她前天就回来啦,你们俩还没碰过面吗?”唐姨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这苏家,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她和苏浅的关系,所以每次林瑶来苏家的时候,苏家的人都对她很是热情,特别是苏浅的爷爷苏延庭,喜欢她的程度是一点也不亚于喜欢自己的孙女苏浅。
  “见过了,我们昨天就见过了。”说到这里,林瑶的脸色微微泛红。
  等进到屋里,她和唐姨打了一声招呼,就准备上楼去找苏浅,但是她人才刚走到楼梯口,就见楼上走下来一个妩媚多姿的女人。
  女人浓妆艳抹,身材火辣,穿着一身修身的浅色旗袍,肩上随意的披了一条白色的披肩,露出两边的香肩和锁骨,还有脖子上戴着的玫瑰金的锁骨项链。
  林瑶目光下移,看见了女人那双被旗袍包裹着若隐若现的美腿,她呼吸一滞,立刻把目光移开,看向女人的脸。女人留着一头短发,原本三十多岁的年纪,因为平时保养的好,所以看起来就跟二十多岁的年纪差不多。
  她在看见林瑶之后,微微挑了挑眉,露出一脸妩媚的笑容。“瑶瑶来了?来找浅浅的?”
  “是,小姑要出门啊?”
  女人是苏浅的姑姑苏婧依,在苏家排行老三,也是苏浅爸爸的亲妹妹。
  原本她早就已经嫁人,搬出去住了,可因为几年前,丈夫婚内出轨,两人闹离婚打官司,最后法院判决下来,由苏婧依的前夫赔偿给她一百万,两人才把这婚给离了。
  从那以后,苏婧依就搬回了苏家住着,并且从没提过要另嫁他人的事情。
  林瑶以前来苏家的时候,经常会遇见苏婧依,她觉得苏浅的这个姑姑人很好,性格也好,对她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还经常会和她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偶尔还会给她爆料一些苏浅小时候的糗事,总是把林瑶给逗的哈哈大笑。
  “都说了别叫我小姑,要叫我姐姐,都把我给叫老咯!”苏婧依从楼上下来,在林瑶面前站定,微微弯腰,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轻挑起林瑶的下巴。“小美人,又说错话了,该罚。”
  她微微眯起眼睛,眼里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