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小温侯(古代架空)——喵晚晚

时间:2019-05-07 11:19:02  作者:喵晚晚

   《小温侯》作者:喵晚晚

 
  文案:唐书恒想不通,只是随便下个墓而已,怎么就魂穿了呢?!
  一个人还不够,还带上个德国留学生Karen一起
  穿越大岐王朝后的唐书恒摇身一变,从一个纯种单身狗,变成了“拖家带口”的小温侯
  每天不得不面对着侯府女人的明争暗斗。
  还有这个高冷的六皇子,看似性冷淡,实则……是个不折不扣的基佬!
  小温侯:QAQ侯府好可怕,我还是研究文物吧
  叶天朔:来呀,来研究我,我身上都是文物!
  小温侯:……
  阅读指南:
  1.架空朝代,作者放飞自我
  2.CP 沉稳内敛皇子攻×痴迷文物拖家带口世子受 3.不定期更,但是不会坑
  4.HE,轻松不虐
  5.欢迎大家收藏,么么哒!阅读愉快~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璟,叶天朔 ┃ 配角:常泽,温沉羲,叶天烬,宋珏 ┃ 其它:考古
 
 
第1章 渑县古墓(1)
  二月十二号,A大图书馆一楼借阅室。
  偌大的图书馆内稀稀拉拉坐着三两个留校同学,值班阿姨正撑着下巴打着盹,除了碳素笔划过纸张发出细微的“沙沙”声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唐书恒顶着蓬乱如鸟窝的头发,鼻梁上架着一副高达八百度的眼镜,穿着一件纯黑针织毛衣,衣领有些歪了。他却丝毫没感觉出来,只是全神贯注于书桌上一本约莫有两本新华字典厚的书。
  那是一本中德双语书《世界考古探索与发现》,唐书恒是A大考古专业研究生,也是考古学唐鹏教授独子。
  正处于寒假,除了考研党之外,其他学生几乎都回家了。唐书恒却因为家就住学校里,所以无事之时就来图书馆泡一泡。
  A大的考古专业,在全国名列前茅,每年都有全国各地的学生申请来此留学。而他们考古专业,去年便有一个来自德国的小伙子Karen特地慕名而来。
  他刚到的那天,正好在暑假中,学校国际交流处的老师临时有事,而除了唐书恒之外的所有考古专业学生都不在学校里。因此,这个光荣的任务便交给了唐大才子。
  为此,唐大才子连续补了很久的德语和英语口语,尤其考古相关词汇,又长又生僻,他着实费了一番苦功夫。
  可谁知,去接Karen的那天,唐书恒酝酿了半天,却被对方一句话上来打了个措手不及。
  Karen:“你好,我叫Karen,今年二十三岁。”
  唐书恒的一句“Guten tag”生生卡在了嗓子眼里。
  他打量着这个身高约莫一米八五,白白净净,长相极阳光帅气的小伙子。然后默默地同Karen用中文开启了交流,内心却暗自问候了校领导全家八百遍。
  “搞什么啊!国际处的老师也不搞清楚,人家会说中文也不早说,害得我白受德语英语的摧残这么久!”
  不过,这么一聊,唐书恒倒是同这个阳光帅气的德国小伙,关系越来越好。
  两人不光时常交流考古专业知识,互借书籍资料,不上课或实习的时候还会约个图书馆啥的。假期Karen不回家,唐书恒还会邀请人家去自个的狗窝中住。
  不过今天Karen跟小伙伴出去玩耍了,唐书恒一向不喜欢这种无意义的活动。相比之下,他宁愿来泡图书馆。
  于是,他一边心里暗自吐槽着德语单词之复杂,一边却也感叹着到底是资本主义国家,考古技术就是先进。
  猝不及防桌子上一阵振动,紧接着一首低沉的古琴曲响了起来,将唐书恒强制性从考古探索发现中拉了出来,也打破了整个图书馆一楼借阅室的寂静。
  不远处坐着的一对小情侣也被吓了一跳,纷纷回过头来望向声源处。唐书恒也有点尴尬,忙站起身向着出口的方向跑去,连外套都忘了拿。
  刚一出门就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冻的全身一个激灵,连打了两个喷嚏。
  手机上来电显示着两个字——老爸。
  唐书恒按了接听键,拿起手机问候道:“爸,怎么了?渑县调查的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的自家老爹声音难得有些发急:“书恒,你现在马上收拾东西,来渑县,快!哦对了,别忘了叫上Karen——”
  唐书恒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啥?去渑县?现在?还要叫上Karen?这不太好吧……”
  唐鹏似是那边还有很多事,不准备多加解释:“别的你也别多问了,赶紧叫上Karen一块过来,我敢肯定,你们见到了这座陵墓,一定会很激动的。”
  “什么?爸,你说清楚怎么回事?”唐书恒一肚子疑问,对方却根本不给他提问的机会,直接就挂上了电话,留下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唐书恒站在原地。
  唐书恒又呆立了好一会儿,接连打了三四个喷嚏,这才反应过来,忙推开大门走进图书馆,回阅览室取回了自己的外套和书包,一边穿外套一边拨通了Karen的电话。
  电话那头响了好久的铃,Karen才接,杂音很重,估计是在饭店、商场之类的公共场合。
  唐书恒给他解释了半天,Karen一听渑县有大墓,整个人精神一振,连带着电话那头的声音都有些激动。
  唐书恒正在酝酿接下来的语言,却突然响起了一阵“嘟嘟”声。
  “……”好家伙,平常倔的跟个什么似的,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八百头牛一块拽他都拽不动,一听说可以去实地考古,就跑得比谁都快。
  头顶乌压压的一片云,使人看了心情颇有些沉重。寒风呼啸而过,明明是正午,看着跟傍晚似的。
  唐书恒肚子“咕”了一声,这才想起从早晨到现在自己已经一上午没吃饭了,便抬脚向食堂的方向迈去,准备随便买点什么带回家。吃过之后Karen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再收拾收拾东西,查查地图。说真的,渑县这个地方他还真没去过。
  A大的考古专业,虽说在全国属于顶尖,但本科阶段所学仍然还是理论为主。
  田野考古也有,但次数很少,大多数时候还是跟着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们一起去的。但他们这些学生也就是在一旁干干活,清理一下出土文物,或者帮忙拍个照,做个记录。
  唐书恒走进空空荡荡的食堂,买了一个肉夹馍和一碗汤,打包好了之后便走出了食堂,向着家属楼的方向走去。
  A大校园大且空旷,唐书恒因为习惯步行,家属楼又位于整个校园的东北角。因此,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他才走进自个的家门。
  简单的四室一厅,东西不多,因此显得并不乱。
  他跟老爸各住一屋,Karen住客房,另一个房间是书房。客厅内摆着一个积了一层灰尘的旧式电视机,房内的家具皆有些年头了。电视上方摆着一个大相框,边缘有些磨损,相片中并肩站着三个人,背景是一个花园。
  相片里的小男孩约莫四五岁的样子,圆脸肥嘟嘟的,咧着嘴,两手各拿着一个铲子,嘴里还叼着个棒棒糖。
  小男孩左边站着一个腼腆的年轻男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身西装,左手提着一个公文包,只是领子有些歪。
  右边站着一个笑容甜美的年轻妇人,手搭在小男孩肩膀上,同样戴着一副眼睛,只是脸色有些病态苍白。
  唐书恒看到这张相片,神色微微黯了黯,却很快恢复如初,坐到桌子边,随便把午饭解决了一下,便去了洗手池。
  突然,大门“咔嚓”一声响,一个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帅小伙就进了屋来。
  只见他先是环视了客厅一圈,浅灰色的眼睛眨巴了几下,随后把外套、帽子、围巾等都脱了下来,搭在一旁的衣架上,正是Karen。
  他听到厨房传来滴滴答答的水声,便朝着厨房方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书恒?”
  水声一下子就停了,隔门被打开,唐书恒的瘦长脑袋探了出来。
  Karen刚刚坐定,笑着冲他招了招手,操着一口仍有些蹩脚的中文说道:“你爸爸刚才,跟你打电话,说有个地方,有墓?”
  唐书恒一刻也不闲着,跑到卧室拖出来了一个大双肩包,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在渑县,离这里还挺远的,我爸让我带着你。咱们今下午就出发,你也快去收拾东西吧。”
  “面线?这是,好吃的?”Karen瞪大了一双浅灰色瞳仁,张大了嘴巴,似是世界观再一次被刷新了。
  “……”唐书恒无言以对,不过也早已习惯了,Karen虽然会说中文,但说的并不好,很多生僻词也都不认识。
  “渑县……是一个地方,我爸他们考古研究所的人都在那里,他喊我和你过去应该也就是帮个忙。”唐书恒解释道,将最后一件衣服塞进了双肩包,拉上了拉链,掂了掂,觉得重量刚刚好。
  “哦,不是吃的!我还以为是面条,那我们怎么去?”Karen的屁股终于舍得离开又软又舒服的沙发,站起来足足比唐书恒高了一个头还多。
  “……”唐书恒强忍着揍这家伙一顿的冲动,依然维持着他温柔善良中国人的形象,道:“先火车,然后转大巴,最后看看有没有三轮车愿意载我们。”
  “大巴?”Karen又遇到了他不能理解的名词,再次皱紧了眉头。
  唐书恒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又松开,心道:“Karen这家伙,要不是为了维持中国人友好待客的形象,老子早就一巴掌挥上去了!一天天废话这么多,靠!”
  然而,唐书恒面上依然是那副温润书生般的模样,摇摇头道:“没什么,快收拾东西吧,老爸那边还在等着我们呢。”
  “好!”Karen神情又激动了起来,宛如打了鸡血一样面上通红,对着唐书恒绽放出了一个能迷倒无数少男少女却惟独对他免疫的一个笑容,屁颠屁颠地跑进自己的小窝收拾东西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就想到了这个剧情,然后刚写出来就迫不及待地发了!
  德国留学生Karen是临时加的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大家会喜欢这篇文,大体还是轻松搞笑向的~
 
 
第2章 渑县古墓(2)
  半小时后,唐书恒带着提着大包小包、穿的一身花里胡哨的Karen来到了校门口的公交站牌下。
  “我说,Karen啊,咱们这是去帮忙,不是旅游啊!你还带相机和电脑干嘛?这些东西研究所的人都有,再说,要是真的需要咱们带着的话,我爸肯定会跟我说的……”唐书恒默默将过路人异样的目光忽略掉,实在很想装作不认识这个家伙。
  Karen却也不在意,只是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浅灰色的大眼睛不住冲唐书恒放电。
  后者内心忍住想揍他一顿的想法,面上依旧是那副斯文的样子,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来摆弄了一番。
  “车,来了。”约莫几分钟后,Karen睁着一双千里眼,远远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绿皮车,出声提醒道。
  “……”唐书恒透过厚厚的镜片,努力向Karen指的方向看去,却也只能看到一角若隐若现的绿色,心内默默羡慕了一下Karen的视力之好。
  车来了,唐书恒为了维持乐于助人“中国好青年”的形象,想帮Karen这个傻小子一把。
  奈何人家根本不领情,手一挥拒绝了唐书恒的好意。宛如大力士一样,轻轻松松地提着大包小包就上了车。
  到站之后,车门一开,他直接就往下蹦,带着他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稳稳着地。
  唐书恒惊得眼珠子都要蹦出眼眶了,这家伙,难不成还是练过的?看着挺文弱的样子啊……
  唐书恒正在发愣中,Karen竟然丝毫不等他,身形敏捷地像个猴子一样在人群中穿梭,见缝就挤过去。
  唐书恒开始勉强还能跟上,到后来就要一路小跑了,却又不好意思直接来一段大嗓门,只好加快脚下步伐。
  两人一路横冲直撞过了安检,来到了候车室,屁股还没坐热,就要发车了。又是一阵忙活,中途还倒了一次车,火车换大巴。
  到达渑县之后,唐书恒本想带着Karen打的过去,谁知司机在听说那个稀奇古怪的地名之后,愣是不敢载他们,加钱都不愿意去!
  唐书恒无法,最后两人还是死皮赖脸蹭上了一辆顺路的三轮车,才在次日傍晚,到达了渑县小里庄考古研究基地,与省考古研究所和A大考古专业的专家们会合。
  当时,一身汗臭跋涉千里而来的唐书恒,心里的感觉跟红军会师一样一样的。目光转向一边正与所长兴高采烈聊着此墓相关情况的Karen,唐书恒又暗自郁闷了下。
  同样都是跋涉千里来的,这待遇怎么差别这么大?
  “书恒,快过来——”自家老爹可算出现了,却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气的机会,刚来就不让他闲着,“一会要开个小会,完事之后可能会下墓,你带好Karen。”
  多日不见,感觉自家亲爹好像瘦了些,原先圆圆的脸庞削尖了许多,也黑了。
  褪去在学校常年穿的一身洗得发白的西装和系的歪歪扭扭的领带,穿着一身不起眼的工作服,带着沾着一些土的白手套的他,看着就像个辛苦耕地的老农民。
  唐书恒的一句“爸”卡在了嗓子里,看着老爸在留下这句话之后,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又去了别处忙活,不停进进出出,突然心头涌上了一股心塞。
  唐书恒自六岁起,母亲便因癌病去世了,只剩他与老爸相依为命。
  老爸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所热爱的考古事业。受唐鹏教授的影响,唐书恒自幼也对文物、考古极感兴趣,不光遗传了唐鹏教授的高度近视眼,骨子里的认真刻苦钻研劲儿,也遗传到了。
  只是由于自幼受到家人来自生活上的关爱较少,加上与人沟通少,唐书恒人际交往上的能力极差,也不太懂如何照顾别人。跟Karen的相处,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Karen那边与领导的临时“会晤”也结束了,他这才想起来被自己丢到一边的老伙伴。
  四下探头寻找了一番,正好看到陷入沉思状态的唐书恒。
  Karen抓了抓头发,正打算偷偷上前,给这个老伙伴一个出其不意的“惊吓”,脚下却猝不及防被绊了一下,登时一个不稳,直接向前扑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