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生如逆旅(GL百合)——酒暖春深

时间:2019-05-06 17:39:38  作者:酒暖春深

   《生如逆旅》作者:酒暖春深

 
  文案: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奋战在一线的消防员与医生。
  这个世界若有光,一定来自你眼底。
  「学霸组合」
  武力值Max的元气年下消防教官x人狠话不多大龄单身急救医生
  「学渣组合」
  戏多龟毛菜鸟规培医生x青梅竹马后电竞小女友
  以及娘娘腔的男护士……
  明艳动人的妇产科医生……
  各种奇葩五花八门的病人……
  当然也有与时间赛跑跟死神擦肩而过的惊险刺激以及感人肺腑的温情故事。
  阅读提示:治病救人+谈情说爱。he。
  慢热,群像,无狗血,无劈腿,无插足,只有生老病死与天灾人祸。
  还有梦想与现实的抉择。
  但无论如何,希望读到这本书的你,处于怎样糟糕的境地,都不要放弃生的希望。
  医疗部分来源于度娘与查找资料,作者非科班出身,欢迎捉虫指正但谢绝矫枉过正吹毛求疵。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青时,顾衍之,于归 ┃ 配角:方知有,秦暄 ┃ 其它:成长,蜕变,梦想,友谊
 
 
第1章 楔子
  三年前。
  客厅老旧的彩电滋滋作响,主持人原本铿锵有力的声音夹杂在电波里听上去也有些语焉不详。
  不过,好在还有字幕。
  “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翔阳百货的火灾现场,可以看到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数十辆消防车在严阵以待,第一批消防员已经进入了火场内部,现在让我们来采访一下现场指挥的……”
  镜头给到了一位年轻的消防战士脸上。
  电视机面前的人“啪嗒”一下打开了易拉罐,啤酒顺着不太明显的喉结滚落下去,落到沙发上之前被主人不太在意地用手背抹掉,又在沙发上蹭了两下。
  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落满了灰尘,主人又点了一支烟靠在沙发背上抽着,沾满泥土的作战靴架在了茶几上,旁边还放着昨晚吃剩的泡面。
  辛辣的气体交换进肺里的时候,主人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那是很好看的一双眼,在房间昏暗的灯光下也有琉璃般的纯净,只是现在,稍稍添了些阴郁。
  电视机里主持人的播报还在继续:“据本报获悉,现场遇难人数已上升至五十四人,目前伤亡者的人数还在不断上升……”
  “刚刚接到一个沉痛的消息,遇难者名单里,有一位我们优秀的消防战士,现在锦州报为您发回现场报道……”
  女记者一边跑一边举着话筒:“医生,医生,这位消防战士真的没救了吗?医生?”
  被问到的人只是低着头跪在轮床上片刻不歇地做着心肺复苏,因为被打断治疗甚至有些不耐烦,抬眸那一眼莫名地有些煞气。
  “麻烦让一让”
  “滋——”刺耳的电波声后老电视机陷入黑屏,终于寿终正寝。
  房间主人的手机却亮了起来,一个熟悉的名字,她按下了接听。
 
 
第2章 于归
  “砰——”第三次撞上地铁车门的时候于归忍无可忍,狭小的空间里好不容易转过身想要咒骂两句的时候发现对方是个左青龙右白虎的彪形大汉,于是又把脏话默默咽了回去。
  早高峰的地铁犹如潮湿闷热的罐头,人贴人挤在一起发酵,即使开着空调肌肤上也有薄薄一层黏腻感,第四次在地铁车门上留下唇印的时候,于归直接被挤下了车,再想冲上去的时候屏蔽门在眼前叫嚣着关闭。
  于归捶胸顿足,看了一眼手机,离规定的报道时间只剩下十分钟不到了,今天可是她规培的第一天,千万不能迟到!!!
  父母再三叮嘱:这是他们好不容易才为她争取来的名额,一定要多加珍惜,好好在大医院镀一层金,回家光宗耀祖。
  于归看了一眼车站的导航图,离仁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还有一站地的距离,将背包猛地甩上肩头,奔跑吧少女!!!
  “嘀嘀——”汽车鸣笛声此起彼伏,数百辆汽车在红绿灯前汇成一条长龙,早高峰的地面路况同样不容乐观,陆青时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二十五,平时这个点早就在科室值班了。
  昨夜隔壁不知搬来什么人,叮里当啷收拾大半晚上,好不容易凌晨消停了,没过几分钟楼道里又响起狗叫,白白浪费了一个难得的休息日,陆青时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打了一个呵欠,准备变档。
  红绿灯慢慢变绿,队伍却丝毫不见挪动,有人不耐烦地一直按喇叭,陆青时摇下了车窗。
  “怎么回事?走不走啊?!老子上班都要迟到了!”对面的大哥抽着烟探出去半个身子,立马“卧槽”了一声缩回来。
  “砰——”一声闷响,人群里响起惊呼,早高峰的马路上似炸开了锅,远远地也有警笛响了起来。
  职业养成的敏锐让陆青时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解开安全带下车,眺望了一眼甩上车门,拨开看热闹的人群狂奔而去。
  沥青马路上有因为剧烈刹车而留下的白痕,绕了几个圈之后路虎撞断了人行道上的景观树这才停了下来。
  交警拉起了警戒线在维持秩序,陆青时亮出证件:“我是医生,让我过去”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拿起了手机在拍照,交警为难地看了她一眼:“已……已经有医生在了”
  陆青时一边掏出手机给科室打电话让安排急救车来,一边侧着头去看交警口中的那位医生。
  青色风衣高跟鞋搭配丝袜短裙。
  她匆匆瞥了一眼还是下意识地去看病人。
  牙关紧闭。
  意识丧失。
  口吐白沫。
  全身抽搐。
  一连串专业名词在脑海中飞速掠过,几乎是转瞬之间她就确诊了:癫痫。
  “医生,医生,您快点救救他啊!”病人抽搐个不停,于归扶着他的脑袋,腥臭的白沫喷到了她的手心里,现场几个协警几乎都要按不住了。
  于归咬着唇,是……癫痫吧?
  不太确定……
  万一是别的什么脑部疾病引发的抽搐呢……
  她拿捏不准,这不是医学院里冷冰冰的人偶或者大体老师,她不敢贸然下手。
  “医生,医生!快按着他的人中啊!你看这抽的越来越厉害了!”
  围观群众不断起哄,甚至有人怕患者咬断舌头要求于归把手指伸进他嘴里去的。
  于归抬起手。
  “让开!”突然被人大力搡到了一边,于归穿着高跟鞋险些摔了个倒栽葱,顿时火冒三丈。
  “喂——”话说到一半被这从天而降的女人专业又快速的手法震惊了。
  先是摘了这中年男人戴着的眼镜,又解了他紧扣的衬衣领子,迅速脱下自己的外套垫在了他的脖子下面。
  “无关人员都让一让”随手携带的电笔照了照他的瞳孔。
  陆青时冷静地跟救护车上的同事做着沟通:“患者,男,五十岁上下,癫痫发作,不排除有其他并发症的可能”
  她扫一眼现场:“三个轻伤,都是被路虎剐蹭到的行人,需要去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
  三分钟后倒地的路虎司机停止了抽搐,陆青时将人侧卧着,发现他还是未醒,趴在他耳边轻拍着他的肩膀,小声呼唤着:“先生,先生……”
  没有反应,瞳孔对光反射弱。
  陆青时心里咯噔了一下:“那边的那个,来帮忙”
  于归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喔?啊?我……我吗?”
  “陆姐,我们来了”救护车风驰电掣而来,郝仁杰拉开车门抱着急救包跳了下来。
  “开放静脉通路,补液”陆青时熟练地下达着指令,跟他一起将病人抬上了担架。
  郝仁杰又去扶另外几个轻伤的患者也都上了车,看一眼旁边呆立着的于归:“这位小姐……”
  “她不是,赶紧走”陆青时眼也未抬,对尚未苏醒的病人做着心肺复苏。
  郝仁杰点了下头跳上车关门,救护车绝尘而去。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五分钟都不到,无论是陆青时救助病人时专业又认真的态度,还是后来的那位护士补液找血管的速度,都很让刚出医学院的她由衷地感到了一种羡慕,也有深深的落差。
  她留意到那位男护士的胸牌:仁济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
  护士,郝仁杰。
  一种莫名的憧憬与激动油然而生,这就是自己即将工作的地方吗?
  胸腔里隐隐有一团火在燃烧,于归暗自握紧了拳头给自己加油打气,不过片刻又差点跳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迟到了!!!
  救护车能等等我把我也带上吗?!!!
  事故很快平息,拥挤的车流在交警的指挥下疏散开来,一辆涂了迷彩的重装机车狂喷尾气在闹市疾驰而过,最终停在了锦州市消防支队的大门口。
  作战靴踩在了柏油地面上,机车主人摘下头盔就这么拿在手里,揉了揉有些凌乱的栗色齐肩短发,大踏步往前走去。
  果不其然被岗亭拦住:“证件!”
  女人用牙齿咬住手套好不容易摘了下来,在军绿色外套兜里掏了半天。
  哨兵的神色紧张起来,生怕她掏出什么武器一样。
  女人笑了,露出很白的牙齿:“喏,证件”
  女人的名字他没怎么看清楚,只是看见职务的时候,肃然起敬,两脚并拢稍息,抬手敬了一个军礼。
  “教官好!”
  “于——”年过半百的医务处长抬了抬老花镜,盯着她的简历瞅了半天又抬头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她,脸上突然露出笑意,站起来握住她的手用力攥了两下。
  “于归同志,啊不,小于同志,欢迎来到仁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工作”
  ……
  于归莫名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医务处长一边按下电梯按钮,一边做着介绍:“急诊科呢是全院工作的重中之重,不仅包涵了院前急救还是急危重病人入院后的第一战场,所以急诊科选拔的人才都是万里挑一的,当然,呵呵,年轻人来这里历练历练也是最能学到东西的”
  于归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急诊是出了名的脏累乱差工资低,不分白天黑夜有病人就得上,是急危重病人的第一战场没错,也是医患矛盾的第一线,有的选谁愿意来这里啊。
  话虽如此,还是冲着处长点头哈腰:“是,您说的没错,学生此次来也是怀着一颗谦虚向上的心向急诊科的前辈们好好学习的”
  一进入医院大厅,人潮汹涌,跟菜市场一样。
  “挂号那边排队去!那边!”
  “抽血,抽血体检化验往那边走哈,电梯上三楼直走左拐”
  “您哪里不舒服啊?没哪里不舒服,不是您没不舒服上医院干嘛来了?看望病人?这是分诊台!住院部一直往后走!”
  有票贩子挤上来:“姑娘,姑娘看病吗?这都中午了,您是排不上号了,二百块钱妇产科李主任的专家号,怎么样?便宜卖您了”
  ……
  于归咬牙切齿:“我谢谢您嘞!”
  穿过分诊台进入诊疗区倒是安静了许多,纯白色的走廊,瓷砖反射出冰冷的光芒,贴有医院标志的安全通道,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于归瑟缩了一下脖子。
  老处长在前面带路:“这是急诊内科,急诊心内科,急诊神经内科……”
  “这边是急诊外科诊室,急诊抢救室,急诊留观室以及急救中心,EICU在楼上,有时间可以自己去逛逛”
  “……”
  谁要去逛那种地方,于归暗自腹诽。
  “嗷嗷嗷!医生医生!不不不!护士妹妹轻点轻点!嗷……奶奶个腿儿啊!嗷……我这是肉啊!”
  一彪形大汉清创的时候痛哭流涕,就差抱着护士妹妹的大腿了。
  穿过鬼哭狼嚎的急诊处置室就到了医生办公室,老处长推开大门:“这位是今天刚到急诊科规培学习的于归,于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一片死寂。
  老处长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咳了两声,转了一圈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一个人在,上前敲了敲他的办公桌。
  “老徐,老徐”
  被唤作老徐的人头也未抬,继续敲打着电子病历:“看病请先去挂号啊,这里不接待病人的”
  “老徐,是我!刘处长!”老处长痛心疾首。
  徐乾坤惊地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每次被医务处找上准没什么好事:“哪个患者家属又来投诉了?医闹又来了?上次检查不合格的病历我们正在改,正在改……”
  于归险些笑出声来,盯着老处长铮亮的后脑勺死命憋笑。
  “都不是,你们急诊科来新人了,我给你介绍一下,锦州医科大毕业的于归,于同学,啊不,现在该叫于医生了,于医生,这位是急诊科主任徐乾坤,快叫徐老师”
  “徐老师好!”于归从善如流,弯腰鞠躬。
  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回应,悄悄抬头看一眼,徐乾坤背过身子拉着老处长在窃窃私语。
  “不是,老刘你这什么意思?整一花枝招展的女学生来急诊科干嘛?当花瓶啊?我上次跟你要过的普外的那个赵医生你怎么……”
  “得得得打住啊老徐,是你们急诊科自己打的报告说缺人手,人,我反正是给你们弄来了,搁哪儿干嘛使,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