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洗冤辑之归来辞(古代架空)——姗杉来迟

时间:2019-04-29 10:51:14  作者:姗杉来迟

   《洗冤辑之归来辞》  作者:姗杉来迟

 
  文案:傅当归受到皇上密旨,来京城调查与楚王爷有关的命案……
 
 
第一章 新官上任
  “咚咚咚……”
  夜半三更,打更的老人困倦的打着哈欠,却被这突然响起的鸣冤鼓,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要伸冤!我有冤啊!”
  女子凄厉的哭喊划破夜空,如鬼魅般刺耳的穿过千家万户。
  不多时,昏暗的城中,家家户户便掌起了灯,纷纷聚到衙门口,好奇的打量着地上啜泣的女子。
  “吱呀。”
  厚重的朱门被衙役打开,官服七扭八歪的扣着,有些不耐烦道:“明日再来!老爷已经休息了!”
  红衣女子闻言,哭喊着用手扒住门栏道:“明日就来不及了!楚王爷目无王法!我弟冤死!求青天大老爷还我弟一个公道!”
  围观百姓纷纷了然,楚王爷残暴冷酷,喜好男宠,玩死几个贫苦人家的孩子,算不上什么大事,况且这个月都第三起了,也没见哪个官老爷管。
  “快滚快滚!”衙役一听是来状告楚王爷的,赶忙扒开这女子的手,便将她推了出去。开什么玩笑,楚河只手遮天,位高权重,他可不想和这位爷扯上一点关系。
  女子被推的滚下台阶,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血迹流了一脸,发髻散落开来,目光中满是怨恨。
  朱红色的大门砰的一声紧闭,百姓们兴致缺缺的回了家,没人在意地上落魄的女子,人命贱如蓬草,最不值钱了。
  然而第二日一早,皇宫的大门上,赫然被人用血写下楚王爷的罪状,昨夜的女子竟是一头撞死在了宫门上。
  皇帝震怒决心彻查此事,京兆尹被罢免,上面不知从哪里又整来个官儿,正在赶赴上任。
  百姓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听说新调来的官老爷学富五车,听说刚正不阿,听说背景深厚,听说武功了得。
  有谁不希望来个父母官,能让百姓有个依仗呢。
  新来的官老爷到皇城当天,百姓们争先恐后的挤在街道两旁,目光热切的看向城门。
  破旧的马车吱吱呀呀的驶进了进来,老马病恹恹的踏着蹄子,肚子瘪瘪的,好似一阵风就能吹倒。
  赶车的书童倒是富态,虎头虎脑的颇有几分可爱,咧嘴一笑,满是傻气。
  众人面面相窥,咽了咽口水。
  车帘子突然被掀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出来,白指若葱,好看的很。
  “虎子,到了吗?”悦耳的男音带着几分儒雅,面庞清秀的男子穿着洗的发白的长衫,被书童扶下了马车。
  “到了!少爷!你看有这么多百姓夹道欢迎您呢!”虎子兴奋的指着周围的百姓道。
  书生见状倒吸一口凉气,受宠若惊道:“承蒙百姓们厚爱,在下自当竭尽所能!”
  百姓们翻了个白眼,皇宫脚下鱼龙混杂,而这位官爷怎么看都是一副无权无势的落魄模样。
  “这就是新来的京兆尹?皇兄器重之人?”茶楼上的男人冷嗤一声,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在他的眸底沉下一片暗影。
  身旁的侍卫大气都不敢喘,恭恭敬敬的低着头道:“寒门子弟,以为自己飞黄腾达了,不怕死的敢接这个差事。”
  玄紫色华服的男人不置可否,轻轻抿了一口杯中上好的龙井,慢慢道,“静观其变。”
  ……
  虎子将马车停到了衙门前,百姓们跟在后面仔细打量,好奇这个京兆尹怎么可以穷成这样。
  傅当归径直走进了衙门,官服一披,拿起惊堂木重重拍在了大堂案上,中气十足的喊了句“升堂”!
  衙役傻眼了,接风的宴席在酒楼都摆好了,这官爷儿居然直接升堂?升堂审什么啊!
  虎子从马车里抱出厚厚一沓卷宗,吃力的放在了师爷桌上。眼神炯炯的看向傅当归道:“少爷!都在这里了!”
  傅当归点了点头,清秀的眉眼透着一股的不怒自威,“传被告楚河上堂!”
  “嘶,”百姓们倒吸一口冷气,这京兆尹不知死活不成!进了京城不见乡绅,不见重官,直接审案已经很匪夷所思了。
  现在还让人直接传唤王爷!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衙役无奈,只得咬着牙找到了正在喝茶的楚河。
  “楚……楚王爷,京兆尹有请。”
  侍卫冷冷一笑,“王爷已经吃过饭了,他想请王爷?等有空着吧!”
  衙役赔着笑,颤颤巍巍道:“是……传唤上堂。”
  “砰”杯盏碎了一地,热腾腾的茶水还冒着雾气。
  侍卫冷锋出鞘架在衙役的脖子上,面色冰冷显然动了杀意。
  “王爷饶命!”衙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用力的磕着头,“奴才再也不敢了!”
  楚河阴沉着脸冷笑一声,墨瞳森然的打量了眼衙役,而后拂袖向门外走去。
  百姓们哈气连天的守在衙门口,一炷香都过去了,衙役还没回来,会不会已经被剁碎喂狗了?
  傅当归好脾气的翻阅着公文,白净的脸上丝毫不见一丝焦急。
  “楚王爷到!闲杂人等速速回避!”衙役满头的汗,衣服都被打透,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楚河领了过来。
  百姓纷纷让出一条路来,好奇的打量着这位楚王爷。
  一身紫色华服,面容冷峻贵气,凤眼好似千尺寒潭,明明是讨人喜欢的好皮囊,气势却让人望而却步,将人拒于千里之外。
  楚河看着堂上的京兆尹微微皱眉,他所见的官员,喝酒应酬皆是大腹便便,而面前这人虽是瘦弱,单一双眼睛就宛如琉璃般通透,令人过目不忘。
  “堂下何人!”傅当归询问道。
  “是你唤本王来的,却问本王是何人?”楚王爷坐在了侍卫搬来的椅子上,轻蔑的与其对视。
  “砰!”惊堂木重重的砸在地上!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傅当归冷着脸道:
  “藐视公堂!楚河跪下!”
  当柳师爷冲进前堂时,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他的脑袋嗡的一声,眼前只有两个字,‘完了’!
  “你再说一次!”楚王爷眸中泛寒,看着面前秀气的男人,一字一句道。
  傅当归刚张开了嘴,柳师爷直接扑了上去,几乎将自己的手塞进了他的嘴里,打着哈哈道:“京兆尹新来的!水土不服昏了头!”
  楚河已是起了杀心,坐在下面冷着脸,怒火几乎要将整个衙门掀翻。
 
 
第二章 义庄诈尸!
  “你是何人,惊扰公堂!”傅当归将他扒拉开,皱着眉看向面前一脸痞像的年轻男人。
  “在下柳誉年,是这的师爷兼仵作,”柳师爷无奈道,“皇上罢免了上一任京兆尹,又没罢免我们,我自然要在这里混口饭吃。”
  “那你为何现在才来?”虎子噘着嘴道。
  周围百姓抢着答道:“他刚从醉春楼出来,估计在温柔乡里睡过了呗!”
  柳师爷的脸瞬间红了,呵斥道:“闭嘴!公堂之上不准大声喧哗!”
  众人噤了声,柳师爷将惊堂木捡了起来,放回大堂桌上,转身对傅当归悄声道:“你审王爷本身就不合规矩,赶紧走走形式,快将王爷放了。”
  傅当归眉峰一挑,抬头看向面色冷峻的楚河,问道:“你喜欢男人?”
  这下子不仅师爷,百姓的脸都绿了,哪有大庭广众之下,问这种问题的!
  “我喜欢美人。”楚河也不恼了,原来新来的京兆尹是个傻子。
  傅当归扁了扁嘴,“你和三名死者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楚河漫不经心道,“若非说有,只不过打赏过他们银子罢了。”
  “为什么打赏银子?”傅当归看着手中的尸检,三名死者皆是浑身青紫,死前应当受过极端的凌虐。
  “呵,”楚河嗤笑一声,“把本王伺候的舒服了,自然有赏。”
  傅当归没有继续问怎么伺候舒服了,都是男人,用脚后跟也能猜出来楚王爷说的这个伺候是如何伺候。
  “三名死者,都是与你接触后失踪的,”傅当归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楚河道,“你可知晓他们几时离开的王府。”
  “楚王府有宵禁,除非他们自己翻墙而出,不然出不去楚王府。”楚河声音冰冷,极其不耐。
  傅当归抿嘴不语,三名死者皆是夜半三更死在街上,楚河一句话就将自己推了个干干净净。
  “傅大人!不好了!”守门的衙役拨开人群,连滚带爬的跑进来道,“尸体坏了!”
  “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坏了?”柳誉年一把扶住惊慌失措的衙役,现在正值深秋,白肉不腐,尸体怎么会坏。
  “就是不完整了!”衙役受了惊吓,比划半天说不出点有用的东西。
  楚河冷眼微斜,静坐堂前看着这一出荒唐的案子,傅当归从踏入京城那一步起,就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了。
  傅当归将惊堂木一拍“退堂”,转身跟着衙役去了义庄。
  白日里的义庄倒没有那么阴森,只是冷清的紧。
  傅当归刚往前走了两步,便被衙役拦了下来,摆着手死活不让几人再向前去。
  柳誉年一板脸,推开衙役大步迈了进去,他一个仵作,还有什么恶心的东西没见过。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又冲了出来,脸色苍白的扶着门框,“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傅当归皱着眉,刚到门口处就闻着了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气味之重令人头晕脑胀。
  只见屋内的尸体不知因何原因倒在地上,上面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口,内脏被掏空,肠子一节一节的扔在地上,断脚离着尸体十米远,还有一只胳膊不翼而飞。
  傅当归虽是没吐,脸色却也好不到哪去,被分尸的死者叫洛恒,是最早的一名受害人,死时全身赤裸,布满了青紫色的痕迹,后庭满是污秽之物,似是被人轮奸致死。
  现下竟是在朝廷的义庄里被分了尸!是将他傅当归当做了摆设吗!
  衙役强忍着恶心,扯过白布盖在尸体之上,拿过铁钩子将断肠一点点的拾起堆成了一个小堆儿。
  “什么时候的事?”傅当归寒声道。
  “大约半炷香的功夫,我就去了趟茅厕,回来时就这样了。”衙役低着头道。
  傅当归拽过柳誉年,指着尸体道:“怎么回事?”
  柳师爷一边干呕,一边掀开白布匆匆看了一眼道:“狗的牙印,估摸着是一只野狗饿极了。”
  傅当归紧皱着眉,命人将义庄的门槛又抬了几尺,防止再有野狗窜入。
  哪知第二日五更,天刚蒙蒙亮,义庄便又出了事情。
  守门的衙役被人发现死在了门口,面目狰狞脸色铁青,口中满是腥臭的黄色液体。
  柳誉年一张脸几乎黑成了锅底,简单的检查后对傅当归道:“吓死的,苦胆几乎从口中吐了出来,黄色的是胆汁。”
  虎子难以置信道,“不是说守义庄的人胆子最大了吗?怎么会吓死!”
  众人面面相窥,这衙役守了义庄六年,这是见到了什么,能将他吓成了这样。
  傅当归看着衙役的身形道:“他没穿鞋,应当是睡觉时听到了异动出来查看。或许异动声音很大,所以他很着急。”
  “整个身子扑倒在地上,面向门口处,还没跑出门,就将自己吓死了。”
  “那就是说,他看见了停尸房的东西,就被吓死了。”柳誉年看了眼微敞的停尸门,皱眉道,“是什么能将人吓死。”
  “看看就知道了。”傅当归抬头向停尸间迈去。
  虎子赶忙挡在少爷面前,抢先将门推开,屋内的恶臭几乎将人掀翻。
  傅当归一眼就看到,屋内的尸体少了一具,地上布满了细小的血点,密密麻麻,不知是何所为。
  “少爷!”虎子一声惊呼,惊恐的指着地上的血脚印道,“这是谁的脚印?”
  一双血红色的脚印赫然面向门口处。
  柳誉年咽了咽口水道:“可能是守门衙役的脚印吧。”
  “不是,”傅当归寒着脸,守门衙役穿了袜子,不会留下血脚印,整个义庄,只有尸体是光脚的。
  “那就是说……”柳誉年打了个哆嗦,看着空荡荡床位道,“是这个尸体自己走了?!”
  夜半三更,守门人听到了声音,过来查看,就发现尸体站了起来,正直勾勾的盯着他,惊慌失措的守门人还没跑出去,便吓破了胆。
  此案尸体一连两具出事,任谁也知道这件案子的棘手性,凶手胆大包天敢来衙门里偷尸,打了所有衙役的脸。
  众人摩拳擦掌,发誓一定要抓住凶手!
 
 
第三章 惨案重现
  傅当归交代柳誉年,查清地上的血点是由什么造成的,而后吩咐虎子将最后一具尸体藏在楚王府上,直奔楚王府。
  王府的侍卫二话不说拦住了两人,阴着脸道:“门口候着!”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
  日头高照,虎子被晒的头晕脑胀,傅当归站的笔直,脸上却没有丝毫不耐烦。
  娇俏的丫鬟低着头,对门口的二人礼貌道:“楚王有请。”
  管家早就布好了茶点,傅当归刚坐下,那丫鬟便乖巧的将茶端到他的面前。
  “大人,请用茶。”小丫鬟抬头看了他一眼,目露春色道。
  傅当归霎时间红了脸,结结巴巴端过了茶,垂着眼看着地上,一下就看到了这丫鬟脚上的绣鞋。
  娇小秀气的绣鞋上绣满了漫天飞舞的蝴蝶,蝶眼上用丝线配了两颗珍珠,珠子虽然不圆,但却有极好的皮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