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乔木可休思/暗恋(古代架空)——Fifteen

时间:2019-04-29 10:46:39  作者:Fifteen

   《乔木可休思》作者:Fifteen

 
  文案:(原名暗恋)一名暗卫被捉住了暗恋主子的把柄,并要挟着为所欲为的故事。(就是甜)说明:1v1。CP:莫离X乔羽商。
 
 
楔子
  他做梦了。
  还是个噩梦。
  乔羽商隐约感觉得到这不是现实,于是很淡定。尽管他双眼被蒙,手也被捆住,吊在上面。
  耳后传来一个恶劣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喜欢吗,乔?”
  喜欢什么?被捆着?
  你自己怎么不来试试?
  乔羽商不说话,表情淡漠。即使在梦中,他也不想遂了这个人的意。
  那人似乎习惯了乔羽商的不给面子,又继续一个人念叨:“这个不喜欢也没关系,下次我们换点别的花招,总有能讨你欢心的。”
  不必吧,欢心这种东西,对着你,怎么也都是没有的。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怎么整日想的是那美好的少年,梦里出现的却是这个让人倒胃口的小子?
  好像真的知道他在想什么,那音色极好却满是恶毒的声音嘲道:“怎么,又想王爷了?”
  平时的话,乔羽商一定一个字不给他,可他想想是梦里,便又有了些勇气。
  “是又如何?”
  “不如何,”那人冷笑一声,“你若想他,我就叫他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乔羽商吓得立刻醒了。
 
 
第01章 
  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一身冷汗起了床。随手捡了件衣服来穿,洗洗漱漱,看时候尚早,出门吃了碗馄饨。
  卖馄饨的大娘看见他又开始唠唠叨叨,说:“阿乔啊,你又这么蓬头垢面的出来,好姑娘都吓跑咯。”
  他懒懒的笑笑,大娘就叹气:“明明长得不差,都三十好几了家里连个女人都没有怎么成啊。”
  他还是笑,囫囵着把馄饨下了肚,抹抹嘴付了钱就走。
  大娘又跟着新来的客人唠叨:“老铁啊,又喝酒了吧?回去看嫂子怎么收拾你哟……”
  乔羽商在家里坐了会儿,看了几页书,给窗台上不知名的盆栽浇了浇水。即将亥时的时候,窗外飞进来一张小纸条,画着诡异的符号。他知道那是代表着哪。
  他已换好全黑的夜行衣,将门拴好,吹了灯从窗户闪了出去。
  一路在屋脊上轻巧的小跑,风一般掠过才抽芽的柳枝,偶尔落在四季常青的大树上。
  晃过飘香楼的时候看见莺莺含羞带怯的出来接客,头上的金步摇闪的让人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嘿,这丫头前两天才跟他哭穷借了他半个月的银子,不会就是为了这支俗不可耐的簪子吧。
  月瑶客栈的店小二在门口贼眉鼠眼的望了望,傻笑了会儿,关了门。这臭小子,又早退。算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最近也没什么活儿。
  倒是医馆的徐大夫特别尽职,悠悠的坐在店里,对着一盏小黄灯看书。至于是什么书嘛,这个暂不讨论。
  春寒尚料峭,乔羽商闻着那冬梅的余香,悄然翻入祺王府的院墙,落在了东苑的屋顶上,一动不动了。
  夜更深了,再看院里,房顶上树枝上,早找不找乔羽商的人影,竟是融入了夜色之中。
  祺王爷和黎公子在院子里畅饮过后,看夜深了,黎公子只好起身告辞,临走了说:“王爷肯帮这个忙,易然感激不尽。”
  祺王爷的脸上仍有少年的稚嫩,尽管动作成熟老练,笑起来仍不免是那么纯美动人,他摆摆手,红唇微抿:“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举手之劳?要救那个傻乎乎的黎青天,怕是又要掏了王府的金库去填那些个贪官的裤兜吧。那黎昌也好意思就送壶酒过来,不就是看着祺王爷年少好欺么。
  让人送了客,祺王爷嘉恒,这个年仅十四便继承了老王爷位子的孩子,两年一晃而过,依旧是那般单纯的笑着,不谙世故,遗世独立,不染淤泥。
  嘉恒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呵欠,招人将水抬到房里来泡澡。
  所以乔羽商特别喜欢值夜班。
  他定在房檐上,正好可以从窗户缝看见嘉恒的房间。屏风隐约挡了他的视线,就像欲说还休的遮面琵琶,挠的人心里痒痒的。
  嘉恒脱了衣,纤细白`皙的手臂偶尔伸到他的视线里,简直比莺莺的簪子还晃眼。那紧致细腻的肌肤仿佛会随着蒸腾的热气融化一般,化成涓涓细流淌进人的心坎里,不动声色。
  王府的花猫跳上了屋顶,蹭了蹭乔羽商,软软叫了声。见那雕塑一般的人不理它,也不在意,自在的窝在他的旁边,姿势优雅仿若公主。
  嘉恒洗好了出来,双颊是动人的红晕,眼里润润的染着雾气,舒服的伸了伸懒腰,修长美好的线条毕现。
  不是盈盈不堪一握,却让人觉得脆弱的少年,他的一个笑容,足够让你拼尽了性命去守护。
  并非因为他倾国倾城,说起相貌,许多个王爷都要胜过嘉恒,只是那种美好,确无一人能比。
  风向微微有异。
  乔羽商立刻眼尖的看到了刚停在树枝上的裴京。
  裴京也看见了他,尴尬的笑了笑,用口型说:你还是那么早。
  身为暗卫,即使远距离也能辨认唇语,是最基本的技巧。
  乔羽商也无声的回他:你又迟到。
  裴京撇撇嘴:我睡过了,白天我娘捉我去相亲了。
  乔羽商幸灾乐祸的笑,换来裴京一个白眼。
  好在他孤家寡人,没有老人家催他。暗卫不大适合娶妻,更何况他压根不想娶。
  至于迟到的裴京……算了,最近都很太平,况且有他在,能出什么事。
  不是他自负,可他的名声也不是白来的,即使已经那么多年了,但他的本事可有增没减。并且,他决不允许有人伤害嘉恒。
  上半夜相安无事。
  月上树梢时,裴京有些瞌睡,被乔羽商一片树叶弹醒了。
  真有些冷,但他们早习惯了对温度麻木,即使长久的保持一个姿势在寒风中,也能通过运功活络经脉,同时保持身体的温度。说起来这一套行功的方法,还是乔羽商来的时候教他们的,以前的那一套真有些折腾人,复杂不说,还得喝药,虽说是补药,可真是苦死人不偿命。
  乔羽商仍未动过,眼珠子仿佛被人拴住了似的一眼也未曾离开过那一扇窗,以及那窗里的人。
  听人说这小子当年也是个狠角色,看来也不是道听途说啊。裴京想着。
  近黎明时有云遮了月,一下子黑的让人窒息。
  风里有淡淡地香味,混着梅花香几乎叫人识不出来,可毕竟瞒不过裴京这样常年做暗卫的人,他刚要动,一片树叶又封住了他的动作。
  他看向乔羽商,那人轻轻摇了下头,示意不要打草惊蛇,这个药无大碍。对他们这样的人,一般的迷药都跟面粉似的,就算整包吃下去都不见得有用。
  就在裴京看见一个黑影闪进了嘉恒卧房隔壁的书房时,乔羽商竟然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位置,早贴在了那回廊顶上。
  天,那人什么时候过去的,他连个影子都没看清。虽然共事两年,他还是不禁为他的轻功叫好。
  有乔羽商盯着“客人”,他自然放心,专心守着他家主子。
  黑影出来了,乔羽商没有追,只是在地上洒了什么东西,沾在了那人脚上。人一走,他就扫净了那东西。
  裴京忍不住好奇的飞了过去,无声问:谁?
  乔羽商回道:贼,没找到想找的东西。
  裴京俯身摸了摸地上那粉末,没见过,但应该是追踪用的,却没色没味,大概是乔羽商最近才配出来的。他不禁眨着眼期待的看着乔羽商。
  乔羽商瞥了眼裴京,说:回头跟你说,回去守着。
  裴京识趣的不招他,悄声隐回了树杈里。
  乔羽商闪身进了嘉恒的房里,挥手洒了那迷药的解药,不然王爷明早起不来可就不好了,记得皇上招他进宫来着。
  要走的时候,依旧忍不住看了眼床上熟睡的人。淡淡的眉让人觉得心头蓦然软了,眼睫安静的将影子映下来,连一丝颤动也无,睡的那么好,叫人怎样都不忍心打扰。他的唇有些干燥,微微张着,像在……索求着什么。
  乔羽商觉得自己是热的。
  回头瞥见裴京又心不在焉的打瞌睡,纵然不满,却又庆幸着,伸手取了桌边的茶,沾了水的食指轻轻附了上去。
  好像不是自愿的,而是,被吸引着不由自主的附了上去,湿润他的唇。
  软热的触感,几乎将他烧的尸骨无存。多危险,一次触碰,就能毁了自己。可为了这个人,毁了自己又何妨。
  眨眼功夫,他已经飞身回到了屋顶上,眼里丝毫不见方才的情动。
  裴京回过神来,只道乔羽商蹲在那儿好一会儿了。
  天亮了,这一夜,依然和平如斯。
  清早嘉恒快醒的时候,裴京先退下了,乔羽商吩咐了人去查那小贼,边挨在卧房屋顶上守着,等着来交班的人。
  每一次这个时候,总是只有自己守在嘉恒身边。
  那种错觉,仿佛是,自己是他唯一的守护者一般。那么认真而悉心的守护着自己毕生珍爱的宝贝,默默地,孤寂地,却又是独占的拥有这一份心情。
  多好,就像那个美好的少年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宝贝一般,让人幸福到战栗。
  嘉恒醒了。
  有些不对劲的红着面颊,双眸半睡半醒的湿润着,轻微的喘息。
  好像是刚从梦中惊醒,嘉恒茫然的四顾,然后脸颊更红了一分。
  嘉恒是不知道暗卫的存在的。他只知道有侍卫守在他身边保护他的安全,却并不知道他爹早在他很小的时候便为他组织了一个暗卫队,时时刻刻守着他。
  也因此,乔羽商有了这样一个美好而香艳的早上。
  嘉恒的手,在被下缓缓的向身下移动着。
  乔羽商屏住了呼吸。
  少年含羞的表情,懵懂而困惑的难耐,乔羽商很清楚嘉恒是在什么状况之下。
  年轻男孩子的正常生理反应。
  只是不知道,他梦里是哪个女子让他动了情,叫乔羽商嫉妒得发狂,全身都忍不住跟着心尖在疼。
  多想他梦里只有自己。可是,嘉恒甚至不认识自己。
  嘉恒的手在被中缓缓动作着,乔羽商只看得到一点轮廓,可那人的表情,他却是看得真真切切的。他小小的舌尖舔舐着干燥的红唇,双目微眯,呼吸着欲望的气息,越来越急促的,让乔羽商的呼吸也跟着乱了。
  多想过去跟他抢夺那一寸的空气,彼此温热的交换着气息,即使无法触碰,也足够让自己痴狂。
  这是一个稍微越轨的早晨,因为乔羽商,已经无法专心履行职责了。
  幸好很快嘉恒便起床了,交班的人也很快便来了。
  乔羽商大大松了口气,又去处理了好些事情,才疲倦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倒在了床上。
  嘉恒的表情,真的很美……
  那么青涩、纯洁,却又性感迷人。让人忍不住生出狠狠玷污的变态心思,又夹杂着温存的柔软,真想……一辈子将那表情据为己有……
  乔羽商早按捺不住似的,手缓缓伸进了裤子里。
  嘉恒触碰自己的时候,有没有害怕弄脏他那修长美好的手指呢?白玉一般干净,却沾着肮脏的液体……从那初次情动的欲念上滴出的,异常甜美的……
  乔羽商有些忍不住了,吞了吞口水,手上的动作加快起来。
  如若触碰他的是自己的手指,一定会好好的,描绘着,并记住他的形状,温度,触感。可以的话,还想要亲吻他那沾着快感的泪水的眼角。
  乔羽商深深吸了一口气,眯起眼想着那少年情动的模样,手下越来越激动起来。
  直到一双不属于他的手绕过来,包住了他的手。
  身后传来轻笑:“乔,等不及我了吗?竟然自己做起来了……”
 
 
第02章 
  熟悉的声音,让乔羽商蓦地僵住了。
  自己的轻功已经极厉害,洞察力敏锐力更是百里挑一,要不也不会有当年的“鬼剑”之名,但在这个人面前,自己却从来无法设防。
  乔羽商想将手抽出来,对方自然不让,握紧了,依旧沿着他原来的动作上下动着。
  “乔,做到一半就收对身体不好的。还是你希望,我亲手帮你做……”那人的手已经开始绕过乔羽商的手,似不经意的触摸那一块灼热的禁地。
  “大人今日不是要保护王爷吗……”乔羽商自知无法反抗,只能任他动作,将心里的抗拒压下去。
  戴着面具的男人总是流露着笑意,乔羽商即使看不到也总能感受到其中的嘲讽。
  “不是说了这时候要叫我的名字吗?乔真是不长记性。”那人收回手,抽出一根黑色的布条牢牢遮住了乔羽商的眼睛,随后便摘了面具,在他身后恶意的舔咬着乔羽商极为敏感的耳廓,换来一阵阵细微的颤抖。
  明明是个三十多了的老男人了,却总是,会有这么惹人怜爱的表情,明明充斥着欲望,却还要那样隐忍,欲盖弥彰的做作,比自己的面具还想让人撕裂。
  乔羽商无可奈何,轻叹着唤了一声:“莫离……”
  让人热血沸腾的沙哑嗓音,听得人心里一阵电流,撩拨着彼此。
  “乖……”像是要奖励他的听话,唤作莫离的男人将他翻过来压在了床上,深深地吻了下去。
  乔羽商看不见的时候,感官便越发敏感起来,只感觉灼热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肆无忌惮的翻搅,舔吻出了无法咽下的唾液,彼此交换着……这个男人,连吻都是如此羞辱。
  “今天想怎么做,让乔来选择好不好?”莫离轻轻笑着,动作温存的解着乔羽商的衣襟,“想正面,让我好好地吻着你不爱说话的小嘴?还是背面,好方便我挤弄那根不听话的小畜生?”
  他喜欢用下流的话侮辱他,看见他涨红的脸,含情一般的羞涩。
  乔羽商有些不愿:“我昨晚轮值守夜,很累了。”
  “胡说。”莫离轻轻揉捏着乔羽商胯下那物件,“小家伙很精神,不是吗?难道不是因为乔想要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