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据说谈恋爱有助于逃生(穿越重生)——清月皎皎

时间:2019-04-15 09:00:27  作者:清月皎皎
  他定了定神,抓过手环,调出海螺的主控程序:“海螺,你是不是中病毒了?”
  每天三省吾身,定时定点的查杀病毒的海螺觉得自己受到了主人的误解和侮辱,它想也不想的否认道:“我不是,我没有!我可是您一手创造出来的高级智能!我怎么可能跟那些三天两头就头疼脑热病毒满天飞的低级智能一样?!”
  唐瑜直接无视了它的话,强制性的给它查杀了一次病毒,但什么都没发现,海螺的内部程序里真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正当他狐疑的收回手,打算关闭手环时,唐瑜忽然在海螺网上的阅读记录里面找到了一本书:《与火辣娇妻在床上缠绵的三十天》。
  唐瑜的声音登时就拔高了:“海螺你——”
  又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闲来无事的时候偷看霸总小言的海螺唯恐自己的小秘密被发现,想也没想的便声嘶力竭的甩锅给沈奕舟:“是沈先生!!!是他看的!是他说心情不好,只有看了这些心情才会好一些的!!!”
  唐瑜:“......”
  唐瑜硬生生的转了个弯:“嗯......既然是他喜欢看的,那这本书应该还不错......”
  在卧室里刚刚打完电话的沈奕舟听见动静,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唐瑜正拿着水杯,无所适从的站在客厅里,身边一团绿光闪烁个不停,他的脚步一顿,有点没太看明白唐瑜到底在干什么。
  唐瑜抬眼看见他,手一抖,杯子差点掉了下去,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耳根子也粉得发烫,说实话,沈奕舟这两天似乎好像是想和他亲近......但是他顾忌着他的身体,所以一直都没跟他做到底过。
  但是今天海螺说他......骂他出卖美色,又很委屈,然后躲在房间里看这种书......
  唐瑜刚刚翻了两页,发现这本书居然还是本耽美,开头的内容就极其的刺激,实在是很对得起这文的文名,各种车各种play......
  唐瑜的喉结滚动了两下,偷偷的看了沈奕舟一眼,忍不住琢磨——沈奕舟他......他是不是憋得太厉害了点啊?
 
 
第126章 
  彼时沈奕舟并不知道海螺背着他在唐瑜面前到底都编排了一些什么, 他毫无察觉的走到了唐瑜的面前, 自然而然的道:“宝贝儿,饭做好了,过来吃?”
  唐瑜还记得他吃药的事情:“你的药......”
  “吃了。”沈奕舟拉着他往餐桌上走, “快来尝尝我的手艺到底怎么样。”
  这几天的饭菜都是沈奕舟在做, 味道还不错, 唐瑜很喜欢吃,也就没有点外卖了。
  两人吃完饭后, 唐瑜自觉的去洗碗,沈奕舟顺势躲到了阳台那边给自家母后打电话。
  沈奕舟当初开始做三色的时候, 就跟沈母说过, 自己是去搞考古了, 没个三五年出不了成果, 因为涉及国家机密,所以也不让带外联设备,让她和沈父两个人不要挂念他。
  沈母和沈父两个人是个心大的,两人本来就是搞科研的,对沈奕舟一直都是放养教育, 听他这么说,问都没多问一句就放他去为国家做贡献去了。
  沈奕舟出柜的时候,两人也异常的平静, 沈母说遇上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 男女性别其实并不重要, 让他好好把握, 人生苦短,自己活的开心就行了。
  三年后沈奕舟主动联系沈母,请她出山,为了自己和唐瑜的事情。
  说起来,沈奕舟和唐瑜的老家其实是在同一个地方,沈母和唐母年轻的时候还是闺中密友,两人结婚后发现两家刚好是邻居,都是同一个机关大院里的,交情一直都不错。
  沈母年轻的时候很有少女心,头胎一直以为自己会生个水灵灵的姑娘,可没想到生下来后发现是个带把的,很不甘心,于是每次一趁沈父不注意,就偷偷的给沈奕舟穿裙子,沈父回家前又悄悄的给换回来,把沈奕舟当奇迹暖暖玩。
  那时候沈奕舟和唐瑜最为要好,沈奕舟长得好看,换上裙子后漂亮得像是个洋娃娃,唐瑜便一直当着护花使者,坚定的觉得自己长大后一定会娶沈奕舟为妻,可惜两个孩子长到五岁了,唐瑜都还没弄清楚沈奕舟到底叫什么,对于小孩子而言,奕字太难写了,唐瑜就一直叫他依依,他觉得他的依依妹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
  沈奕舟五岁后,因为工作缘故,沈家要搬迁了,这么一走,就是多年的杳无音讯。
  沈母却一直都还记得机关大院和唐母。
  沈奕舟打电话搬救兵的时候,沈母的语气淡淡的:“我就知道你看上了唐家那小子。”
  沈奕舟:“我喜欢他很久了。”
  沈母顿了一下:“行吧,我帮你一回,求婚戒指准备好了吗?”
  沈奕舟的心下一松:“那当然了。”
  沈母嗯了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时隔两个小时后,沈奕舟在阳台上给沈母打去第二个电话,电话刚被接通,沈母就开口道:“搞定了。”
  一颗忐忑了许久的心终于落回实地,沈奕舟恨不能顺着手环爬过去把沈女士抱着亲一口:“那太好了!我现在立刻去订机票!”
  “订机票?”沈母似乎笑了一下,“订机票准备去哪儿?”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
  沈奕舟在心底琢磨着等会儿怎么跟唐瑜开口说这件事,想也没想的回道:“当然是回唐瑜家了,唐母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件事,我得多在她面前刷刷好感。”
  “先别着急,”沈母的语气不紧不慢的,好似天塌下来了她的语调都不会发生半点变化,“他妈还跟我说了,唐瑜高中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段网恋,为了那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他背着他爸妈躲被窝里玩了三个月的手机,那可是人家的初恋,后来他爸妈没收了他的手机,跟那人聊了会儿天,居然发现那人是个男孩。”
  沈母停了一会儿:“听说那男孩成绩好,长得也帅,爸妈也是高干,和唐瑜的感情很是不错,两人还约好了一起考同一个城市的大学,还要一起看星星。”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沈母似乎自己都觉得酸,冷嗤了一声后,她又继续道:“据说这人甚至都影响了唐瑜的高考志愿。他爸想让他学医,可他为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硬是学了计算机,他爸气得差点把他赶出门去。不知道后来他们大学到底联系了没有,唐母说那男孩就是个祸水,勾得唐瑜七荤八素的,还昏了头,跟唐母唐父正儿八经的说,他喜欢这个女孩,他的余生都要和她一起度过,他们要从风花雪月聊到人生哲学,她就是他心目中的缪斯女神。他连他到底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呢,就被骗得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
  沈奕舟没说话。
  “唐母跟我感慨了半天,说她早知道唐瑜喜欢男人,她就得该提前防范,她这些天一直都在想这件事,想把当年把他带歪的男孩找出来,狠狠地打一顿。”沈母似乎也觉得唏嘘,“我跟你说这些是让你心里有个底,千万别踩雷,触及唐母心里的埂,我可是跟她宽慰了半天,还给她普及了关于同性恋的一些正面知识,她也说以后再花时间学,既然你是我的儿子,那她就把儿子放心交给你,你可千万别辜负人家。”
  沈奕舟:“我不会辜负的......”
  “他高中那个也算是初恋,初恋都是白月光,朱砂痣。”沈母琢磨着,手在桌面上一点一点的,“虽然说那个男孩的确不像话,但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不然也不至于把人勾得三魂七魄都没了,如今你都准备跟唐瑜结婚了,保不齐那人会跳出来横插一脚,我觉得你还是得防范一下。”
  沈奕舟沉默了一下,慢吞吞的道:“这件事情吧,它是不会发生的。”
  “嗯?”沈母挑了挑眉,“你都准备好了招数?”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沈奕舟索性把话全都摊开了:“实话跟您说吧,那个人就是我。”
  沈母:“......?”
  足足过了三分钟,沈母才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时之间,她甚至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就当年跟他网恋的人,”沈奕舟清了清嗓子,理不直气也不壮的道,“其实就是我。”
  电话那头陷入了一片死寂,半晌,传来失手碰碎东西的声音。
  “妈!您别生气!”沈奕舟怕一下子把人给气出病来,飞速的补救道,“那时候我们都快成年了,我们真的是纯洁的,就只聊了风花雪月和人生哲学,我们什么都没做!您要相信我的人格!”
  沈母揉了揉眉心:“......你可真行啊。”
  沈奕舟干笑了两声:“妈,您消消气。刚刚情窦初开的年纪,有一段朦胧美好的爱情,这不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我们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而且唐瑜这人吧他,他脑子不好使,尤其是记性不好。我高中的时候买机票飞回去跟他见了一面,还手写给了他三封情书,就算是这样,他都能把我给忘记了。大学毕业后他们公司和我工作室有商业合作,他跟我擦肩而过几次,我们还在同一个饭局上面喝过酒,他也愣是没把我想起来。追人追到这份上,我也实在是不容易啊。”
  回顾了一下自己这么些年的辛酸情史,沈奕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们公司和你们工作室?”沈母微笑着抓住了重点,语气很是和蔼,“一个搞IT行业的,跟你们考古的小团队有商务合作?这难不成是跨行业的联盟?”
  猝不及防掉了马的沈奕舟:“......”
  “还想买机票到别人妈面前刷好感度呢,”沈母冷笑一声,“你在你自个儿亲妈面前的好感度已经是负数了,这几年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想好了再过来回我的话,要是再敢把我当猴耍,我立刻把你高中时候的那点破事抖到你丈母娘跟前!”
  说完后,沈母便狠狠的摔上了电话。
  沈奕舟:“.........”
  人生为什么这么艰难。
  沈奕舟收好了手环,在阳台上抽了根烟,然后便回了屋内。
  唐瑜已经洗完碗了,此时正在浴室里面洗澡,沈奕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口袋里拿出钻戒,他打开戒指盒,看着里面的对戒,轻轻的用手指摩挲着。
  总而言之,今天先求婚,套上钻戒盖个章,然后明天飞去唐母那儿见面认错,把唐母哄开心了,再来考虑如何把面冷心软的沈女士给糊弄过去。
  这个安排很有条理,沈奕舟觉得很完美。
  趁着唐瑜还在洗澡,沈奕舟便简单的将屋里布置了一下,点上了香熏和蜡烛,桌子上摆了一捧鲜红的玫瑰花,然后关了大灯,只留了一盏落地灯开着。
  星星点点的烛火照亮的地方实在有限,连光晕都是模糊不清的,暗香浮动,隐秘勾人,大红色的玫瑰为整个场景增添了一丝浪漫旖旎的气息。
  沈奕舟欣赏了一会儿,正在想是不是还缺点东西,但就在这时,浴室里的水声停了。
  唐瑜要出来了。
  沈奕舟只觉得喉头发紧,手心也在出汗,心跳一下比一下快。
  自己准备的誓词是什么?哦,对,唐先生,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
  后面是什么来着?
  唐瑜怎么还没出来?
  好像还回忆了一下两人从相识相恋的过程......他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想出来的,语句优美,对仗工整,唯一的缺点就是念起来好像不太顺口。
  唐瑜现在应该在穿衣服了吧?可是他怎么什么动静都没听见?
  卧槽......他真的想不起来了!他的稿子呢!为了防止自己记不住,沈奕舟特地写了小纸条的!
  沈奕舟伸手去摸纸条,但是裤袋里什么都没有,他霎时急得汗都要出来了,正想着赶紧去书房里找一找的时候,浴室里却传来了唐瑜的声音:“沈奕舟?”
  沈奕舟往书房迈的步子一顿:“嗯?”
  “我.....”浴室里水雾蔓延,唐瑜第一次做这种不知羞的事情,整个人从头红到了脚,他的声音小如蚊呐,“我的衣服忘记带了,你能......能不能帮我拿一下啊?”
  虽然现在是秋天,但是夜里的温度还是偏低的,沈奕舟怕他冻着,立刻便将小纸条的事情给丢到一边了,他应了一声,快步走进了卧室里面,唐瑜的衣服就在床上放着,叠得很是整齐,沈奕舟伸手把它拿起来,正准备给唐瑜送去的时候,衣服里面却掉出来一样东西,他弯腰捡起来一看......那是一瓶润滑剂。
  沈奕舟安静了三秒钟。
  这几天唐瑜一直都没让他碰过,说是他身体还没好......没想到他是想玩这个?原来都在这儿等着他?
  一股邪火腾的一下烧了起来,搅得他连玫瑰花和蜡烛求婚全都忘了,沈奕舟很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却失败了。
  ——这一回是唐瑜勾的他,那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了。
  沈奕舟清了清嗓子:“海螺,今天晚上不准你......”
  海螺的声音响了起来:“您好,系统正在休眠中......您好,系统正在休眠中。”
  沈奕舟把衣服放到了一边,走进了浴室里面,唐瑜浑身不着寸缕,修长挺拔的身体在白雾中像是刚出水的美人鱼一般。
  唐瑜见他走进来,赶紧拿浴巾挡着自己,低着头:“你......你怎么没拿衣服啊......”
  沈奕舟把门一关,对他笑了一下:“等会儿给你穿。”
  他走到唐瑜的跟前,从他的手里拿过浴巾,随手放到一边,然后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把他放到了洗漱台上,吻住了他的唇。
  ......
  这一整夜唐瑜被折腾得厉害,情到浓处,沈奕舟似乎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但是他除了求饶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旋即手上便被套上了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唐瑜低头去看,沈奕舟反手扣住了他的手,与他十指相缠着。
  两人的手上,相同的位置,都戴着一枚一样的钻戒,素圈上用水晶镶了一颗小小的星星。
  月光洒下,钻戒上的光芒格外闪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