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据说谈恋爱有助于逃生(穿越重生)——清月皎皎

时间:2019-04-15 09:00:27  作者:清月皎皎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沈奕舟嘴角的笑容有点发冷,他与容夫人对视了几秒钟,容夫人冷静的回望着他,整个人就像是一面无懈可击的盾。
  “好,”沈奕舟收起了照片,“既然你这么不感兴趣的话,那我也就不讨人嫌了。不过建议你最好还是去看看容先生,他在楼下练琴,正在为自己的最后一次钢琴演奏会做准备,你女儿怕是会打扰到他。”
  容夫人的某根神经似乎又受到了触动,她看了一眼沈奕舟,那眼神冷冷的,然后什么也没说,直接走了出去。
  唐瑜把整个衣帽间全都转遍了,什么都没找到,不禁有些焦急。
  这个衣帽间有一个小小的浴室,还有一个靠阳台的休息间,其余的地方,全部都是大衣柜和衣架,靠墙有一个梳妆台。
  地方不大,要藏那么大一个活人还是有些困难的。
  唐瑜又喊道:“林苗苗?”
  没人回应他。
  沈奕舟走到他旁边,也向四周看着:“没找到吗?”
  唐瑜的眉头紧皱着,他第二次转头去翻衣柜,:“没有,我都找遍了,难不成我们搞错了?”
  或许林苗苗根本不在这里,而是在其他的地方。
  沈奕舟没回答他这个问题,他闭了闭眼睛,用力的按了一下眉心,然后走进了休息室,休息室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只有几平米大的空间,放了一张椅子一个小桌子。
  他想也没想的弯腰,把地毯掀了起来,然而地毯下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唐瑜看见他的动作,奇怪道:“地毯下怎么可能藏人?”
  “在这个游戏里,没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在上个游戏里,我队友就是在地毯下找到的。”沈奕舟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将地毯扔了回去,然后转身去了浴室。
  浴室那就更加好搜索了,连地毯都没有,只有一面大大的镜子,一个洗手台,然后是花洒。
  唐瑜没有进浴室,就在外面看着,在电光火石之间,他的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快地一闪而过,然后一道虚影投射在犹带着雾气的镜面上,某个亮点转瞬即逝,就像是一尾游鱼。
  他径直走到镜子前,伸手拂了一下,镜子似乎隐秘的颤了颤。
  沈奕舟当机立断:“这镜子有问题。”
  唐瑜从休息室里拎了一把椅子出来,沈奕舟让开后,他用力的砸了上去。
  随着一声清脆的破裂声,整面镜子在两人面前哗啦裂开,然而在镜子后面却不是实心的墙面——那是一个黑漆漆的小房间,而此刻地上正躺了一个人,浑身被绳子绑了个结结实实,嘴也被人用布捂住了。
  那个人正是林苗苗!
  她在地上不断的扭动着,试图发出声音来,但是都失败了,乍然间看见他们打破了镜面,情绪十分激动。
  唐瑜立刻蹲下身去给她解绑,把布从她的嘴里拿出来。
  林苗苗立刻哭嚎出声,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你们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我就要死在里面了........太吓人了呜呜呜。”
  她试图想要站起身来,但是身体一直颤抖个不停,四肢软绵绵的,没有着力点。
  唐瑜低声安慰着她,正准备把她抱起来的时候,一直在旁边站着的沈奕舟忽然蹲下身:“她有点重,我来抱吧。”
  唐瑜愣了一下。
  林苗苗连哭都忘了:“.......???”
  你他妈是怎么通过目测就知道我有点重了啊?
  唐瑜还没反应过来,只下意识的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上来,而沈奕舟已经轻轻松松的跟抱大型娃娃似的抱着林苗苗走了出去。
  一直走到了林苗苗的房间里面,沈奕舟把她放在了床上,唐瑜进来后关了门,然后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看着她喝了一口后,才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容夫人把你关起来的?”
  林苗苗瑟缩着点了点头,脸色苍白如纸:“就是她!我跟你们说,她根本就不是人!”
  沈奕舟在唐瑜身边站着,十分淡定:“哦,这个嘛,我们刚刚知道了。”
  林苗苗睁大了眼睛:“你们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她可是九死一生才发现的,他们居然这么容易就知道了?
  沈奕舟:“因为我们长得帅,别墅里的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很喜欢我们,就大方的告诉我们了。”
  林苗苗眼睛睁得更大了:“卧槽??”
  还能有这种操作?
  唐瑜:“.......”
  沈奕舟摸了一下下巴,微微一笑:“是的,长得帅的人的确可以为所欲为。”
  唐瑜:“............”
  林苗苗不服气的看了看沈奕舟,又看了看唐瑜,然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因为这两个人的长相也着实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唐瑜脸皮没那么厚,轻轻咳嗽了一声:“你不要听他瞎说,事情不是这样的,但过程不重要,你接着说,还发生什么了?”
  林苗苗瘪了瘪嘴,神色慢慢的变得凝重起来:“我一直跟踪她到现在才被发现,我发现这个人真的很不对劲。早上的时候,她给她女儿梳头发,她女儿一直哭,但是她无动于衷,手法特别粗暴,还时不时的扯下女孩的一大把头发,最后头发丝都带血了她都视若无睹,女孩如果哭,容夫人就笑眯眯的用针扎她的膝盖,手肘,肩窝等位置。最后直到她不哭了,才把梳子扔给她,让她自己去玩,我觉得.......”
  林苗苗也是个女生,早上看见那一幕的时候差点没吓疯,同时也十分同情小女孩,她皱起眉头,斟酌着自己的用词:“我觉得她根本不在乎她女儿的死活,她女儿想要玩洋娃娃,容夫人也不给,就一直笑着看着她,让她自己抽自己耳光,抓自己的头发,直到她瞧着满意了,才允许她玩........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第9章 
  原来她说的不是人是这个意思?
  不是他们想的,是鬼的意思?
  唐瑜深深的蹙起了眉头:“那个女孩为什么那么喜欢玩娃娃?”
  这的确是一件很让人费解的事情,在两次让他们陪着她玩娃娃的过程中,她都会发生一些和娃娃一样的变化,比如说和服,还有头发,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吗?
  林苗苗摇了摇头,似乎已经虚脱了:“我......我不知道,我今天跟踪容夫人就看见了这么多,后来她洗澡的时候发现了我,就直接把我关起来了。”
  沈奕舟忽然开口道:“我们必须告诉你一件事,这个容夫人大概率不是人,以后你遇见她了,尽量离她远一点,在游戏中,确定了是鬼的身份的NPC是可以杀人的。”
  林苗苗错愕的睁大了眼睛,泛白的手指差点把纸杯都捏得变了形:“......这个游戏里,NPC还能杀人?!鬼乡的开发者是疯了吗?他这样就不怕别人起诉他?”
  现在虽然已经二十三世纪了,各项科技都很发达了,但是同样对生命的敬重也在增加,一个只是供人们茶余饭后刺激肾上腺素的游戏而已,它玩这么大?就不怕凉吗?
  沈奕舟无动于衷的看着她,神情有点冷:“谁知道呢。”
  唐瑜看着沈奕舟的表情,只觉得沈奕舟的身上似乎藏了很多秘密。
  “或许不关开发者的事情,”唐瑜打破了略微有些奇怪的气氛,他看着林苗苗,“如果你实在害怕的话,可以选择中途登出游戏,我记得这个游戏好像玩家有随时中途叫停的权利吧?”
  唐瑜既然接了这个修复bug的活,对这个游戏以及其运作团队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他接触过的这个游戏的策划者以及运行商都是很善良很温柔的人。
  所以他不相信他们会做出一个不把玩家安全放在第一位的游戏。
  林苗苗咬了咬嘴唇:“那你们怎么办?”
  说实话,她现在已经后悔进入这个游戏了,她没想过自己会经历这么多匪思所思的可怕事件。
  她明明只是一时好奇才进来的........
  是她错了,有些事情,根本就不应该开始。
  唐瑜也是第一次进入这个游戏,他不知道队友中途退出会对这个游戏造成什么影响,于是他看向了沈奕舟。
  沈奕舟的眼眸垂着:“想退就退吧,就算你退出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倒是你发现的线索,解开和触发的剧情全都会算在我们的头上,所以不用担心什么。”
  林苗苗看上去有些心动,她蜷缩着,抱紧了自己的双膝:“那,那我再想想吧。”
  唐瑜明白这个时候需要给她一个人独处的时间,便和沈奕舟退出来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只有沈奕舟和唐瑜下楼了,他们没看见林苗苗的身影,容云和容夫人都在,他们的神态和往常一样,容夫人依旧体贴的照顾着自己的丈夫,女孩也没有出现,但是他们好像忘记了有这么一号人似的。
  吃完饭后,大家都回了房间,偌大的别墅,静得可怕。
  唐瑜回了自己的房间,洗漱完了之后,坐在床上抽了一根烟,过了一会儿后,他站起身来,走到隔壁敲了敲沈奕舟的房门。
  沈奕舟给他开了门,唐瑜:“方便说说话吗?”
  沈奕舟笑了一下:“当然。”
  他让开,唐瑜走了进去。
  沈奕舟靠在门边,姿态懒洋洋的:“想问什么就问吧,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了。”
  唐瑜抬眸看向他:“你为什么不登出?”
  沈奕舟连眼睛都没眨一下:“那你又是为什么不登出?”
  他为什么不登出.......因为这是他的工作啊。
  再说了,鬼有什么可怕的,这些不过是虚假的剧情罢了,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这个理由肯定不能对一个才认识了不到两天的陌生人说,于是唐瑜含糊其辞道:“我有我的理由。”
  沈奕舟点了点头,也没追问,语气淡淡的:“我跟你一样。”
  唐瑜安静的看了他一会儿,灯光勾勒出沈奕舟修长的侧影,他脸上一贯带着的微笑仿佛消失了,脸色沉静下来的时候便会显得有点冷,给人一种很不好接近的感觉。
  忽然,唐瑜笃定的道:“这根本不是你第二次玩这个游戏。”
  他太老练了,对各种规则以及突发状况的应对措施,处理得都驾轻就熟,这不像是一个玩了两次游戏的人就能达到的状态。
  沈奕舟从善如流的承认了:“这的确不是,我不止玩了两次,总共算起来的话,我研究这个游戏已经快半年了,玩了几百次了吧。”
  当时三人第一次在客厅见面,他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才假装自己也是个新手的。
  唐瑜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这么久?”
  鬼乡从开发到上市,开服,也才不过一年半的时间。
  沈奕舟换了个站姿,靠着身后的墙壁,长腿微微弯曲,这个姿势让他显得很放松:“我不是单纯为了娱乐才玩的,不过现在不是跟你说这些的时候,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正好你现在过来找我,我也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唐瑜盯着他:“什么?”
  沈奕舟不答反问:“你对这个游戏了解多少?”
  唐瑜思索了一下,如实回答:“并不多,我并不喜欢玩游戏。”
  “和我想的一样。”沈奕舟的脸上闪过一抹短暂的微笑,但旋即他便话锋一转,“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进来这个游戏的,但是最好玩完这一把就抽手吧,离这个游戏远一点,它真的会杀人。”
  唐瑜的脸上空白了一瞬,像是完全没搞懂他在说什么一样,呆滞的问:“......什么?”
  “我亲眼见过,”沈奕舟伸手按了一下眉心,“你知道这个游戏的规则么?”
  唐瑜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但是,这讲不通......我进来的时候系统说过游戏是设有保护机制的,如果真的遭遇了危险,系统会强制性的将玩家抽离游戏.......”
  沈奕舟走到他的面前,打断了他:“那是官方说法,在这个游戏里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官方说法,否则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唐瑜似乎忘记了说话,不知道自己该给出什么样的反应,只觉得浑身都被冷水包围了,冰凉刺骨。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奕舟在他面前蹲下身,然后拿出了三张纸,写了几个字,然后将三张纸摊开在唐瑜的面前:“根据我这半年来的摸索和理解,这个游戏里所有的活物,都分为三种角色,根据剧情,NPC的角色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鬼牌,一类是人牌,持鬼牌身份的NPC可以杀人,他们在游戏开始的第一天不杀人,这是给玩家的福利,之后可以一天杀一个,持人牌的NPC只是为了剧情需要所存在,不能杀人。”
  唐瑜张了张嘴,听见自己的声音无力的响起:“......那我们是什么?”
  沈奕舟翻开第三张白纸,沉默的盯了它一会儿,在唐瑜几乎要凝固的视线中,缓缓的道:“我们是鱼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鱼牌,要么等着被杀,要么抓紧时间解锁剧情,只有这两条路走。”
  唐瑜没有说话,大脑一片混乱,感觉自己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
  “这是......这是犯法的,鬼乡它.......”唐瑜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沈奕舟没说话,只是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唐瑜浑浑噩噩的,努力地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感到恐惧从四肢百骸蔓延上来,宛如剧毒的毒药,最后侵袭了他的心脏。
  半晌,只听见沈奕舟的声音沙哑的响起——
  “今天是第二天。”
  鬼牌NPC只有在第一天不杀人。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她们就可以大开杀戒了。
 
 
第10章 
  深夜,一切都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
  唐瑜攥紧身下的床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