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据说谈恋爱有助于逃生(穿越重生)——清月皎皎

时间:2019-04-15 09:00:27  作者:清月皎皎
  “这就叫弄疼她了?”沈奕舟奇道,“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唐瑜拉起他的手臂就准备跑,但沈奕舟的下一个动作差点没让他直接把眼珠子瞪出来。
  只见沈奕舟干脆利落的将洋娃娃的头一拧,把它的头和身体拧得分了家,然后一脸无辜道:“哎呀呀......我这毛手毛脚的,真是太不小心了。”
  唐瑜真是要给他跪了,头皮一麻,差点直接炸成一朵烟花:“!!!”
  完了,他们要凉!
 
 
第7章 
  下一秒,只见小女孩的脸色蓦然一变,刷的一下抬起头看向他们,散落在肩头的头发霎时变得雪白,与此同时,她身上的裙子也开始变了颜色,变成了与娃娃身上一模一样的和服。
  她缓缓的对他们扯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做了坏事,可是要接受惩罚哦。”
  唐瑜和沈奕舟两人转头就跑!
  他们原本是在走廊里站着的,女孩站在走廊的那一头,把路全部都封死了,他们只能向另外一个方向跑。
  混乱中,唐瑜感觉有点不对劲,一楼的布局和二楼很像,但又和二楼不太一样,最起码走廊没有这么长,但是他们在跑动的过程中他却发现这条走廊仿佛长得没有尽头,无论怎么跑,尽头都离他们很远,但他们又确实是在往前行进着的。
  唐瑜跑了一会儿,累得气喘吁吁,膝盖发软,他忍不住往后望了一眼,可这么一眼,差点没直接把他的心脏病吓出来!
  只见红衣白发的女孩长发散开,脖子间有一条断裂的,扭曲的伤痕,毅然和沈奕舟手里被拧断的娃娃一样,正在不断的往外渗血,她的眼珠变成了一片沉沉的黑色,就像是被吞噬了所有光亮的黑洞一样。
  不过眨眼间,她便来到了两人的背后,她的白发宛如一根根尖锐的白刺,纷飞着向两人刺来!
  唐瑜一惊,冷汗出了一身,连手指都在颤抖,脑子里闪过了刚进入游戏的时候系统跟他说的话——在游戏中受伤等于现实受伤,在游戏中死亡等于现实死亡。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沈奕舟却忽然伸手拉住了他,脚下一顿,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打开了旁边的门,然后带着唐瑜冲了进去,反手重重的将门甩上。
  唐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伸手扶着墙壁:“你.......你为什么那么想不开?”
  在他明明提醒过不要把小女孩的娃娃弄疼的情况下,还那么干脆利落的把人家的脖子拧断了,这种事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沈奕舟没有像唐瑜那样大喘气,他看了唐瑜一眼:“我有一个猜测,所以做了点验证。”
  唐瑜皱了皱眉:“验证?什么?”
  沈奕舟还没来得及回答,门外的小女孩便开始疯狂的拍门,那哐哐哐的声音让人听了简直头皮发麻,门板不断的震颤着,恐怕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而与此同时,她的白发从门缝间缓慢的伸了进来,就像是触手一样,不断的摸索着,像是一条条游走在地上灵活的小蛇。
  两人不约而同的离门远了一些,唐瑜打量着这个房间,只见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四四方方的墙壁,窗户在靠近天花板的地方,光线黯淡,就像是一间为囚犯准备的囚房一样。
  现在该怎么办?
  唐瑜皱起了眉头,在震天响的拍门声中思考着对策。
  沈奕舟开口道:“喂,唐瑜。”
  在濒临死亡的刺激下,唐瑜的脑子转得飞快,应了一声:“嗯?”
  沈奕舟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在掌心里转着,微微一笑:“你胆子大不大?”
  唐瑜顿了一下,看了看他:“还好,怎么?”
  沈奕舟含笑靠近他,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什么。
  唐瑜:“......这会不会有点不太好?”
  沈奕舟倒是很冷静:“那就我们死,你选一个?”
  唐瑜咬了咬呀:“好吧。”
  这时,女孩的白色发丝席卷了整个门板,然后用力的将其包裹住,使得门板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蚕茧一样,然后在巨力的作用下,门板轰然倒下。
  穿着红色和服的女孩站在门外,神色狰狞:“你们跑不掉了——”
  说着,她便踏进了房间,视线不过是在两人的身上扫了几秒钟,便毫不犹豫的看向了唐瑜,然后向他走了过来!
  唐瑜站在原地没动,眼睁睁的看着女孩越走越近,冷汗很快打湿了他的鬓角,他说:“你......你先等一下。”
  让人意外的是,女孩真的停了下来,只不过停在了离他很近的距离,微微仰头看着他,声音很轻:“妈妈走了,家里除了爸爸之外就没有别的人,没有人陪我玩,我好寂寞呀,哥哥,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跑呢?”
  唐瑜勉强维持着镇定,眼角的余光看见沈奕舟已经走到了女孩的背后,他心下稍定,不慌不乱的道:“我,我记得我昨天下午陪你玩娃娃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一件事。”
  她答应他,要是帮娃娃缠好头发,就告诉他她说妈妈走了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女孩歪头想了一下:“对,哥哥现在还想知道吗?”
  唐瑜硬着头皮道:“你说过了的,好孩子不可以撒谎,我觉得,好孩子也应该遵守承诺,是不是?”
  女孩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咯吱一声笑了出来:“可是我从来没说过我想当好孩子啊。”
  唐瑜:“......”
  不,你说过。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不诚实的吗。
  女孩靠近了一步,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哥哥想知道吗?”
  唐瑜看见沈奕舟已经悄无声息的弯下腰了,他收回视线,肌肉紧绷,半晌,点了点头。
  女孩对他招了招手:“你靠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沈奕舟明显已经快成功了,这个时候肯定不能让女孩分心,注意到她身后的动作,于是唐瑜想也没想的俯身凑向她。
  女孩的吐息贴近了他的耳边,冰冷得没有丝毫温度,只听见她一字一顿,吐词清晰道:“我那和新妈妈长得一样的旧妈妈,早就死了。”
  就在她话音刚落的瞬间,她忽然发出了不似人类的惨叫声!
  沈奕舟拿出打火机,直接把她的头发点燃了,那火焰烧得极快,噼里啪啦便将她的头发烧成了一个光球,空气中散发着烤焦的气息。
  唐瑜正想起身远离她,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女孩在剧痛中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对他咧开了一口森森白牙,那白牙竟是尖尖的,就像是小锥子一样,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贴近了他的胳膊!
  唐瑜想要用力的将手抽回来,但是女孩的力气却很大,如同铁钳一般!
  沈奕舟两三步跨到了他的身边,毫不犹豫的一脚将几乎快被火苗湮没的女孩踢开,然后强势的将唐瑜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这一系列的动作他做得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流畅而自然。
  唐瑜惊魂未定,低低的道:“我们快走。”
  浑身是火的女孩在地上打着滚,嘴里发出痛苦的嚎叫声,不断的有血水从她的身上流下来,在灼热的温度下,发出吱吱声。
  沈奕舟点了一下头,一边疾步奔向门口,一边手速极快的向女孩那边扔了一个小东西,下一瞬,空气中发出爆破声,噌的一声,火势变大。
  走出门后,沈奕舟反手将门甩上,将女孩的惨叫声尽数留在了门内。
  他们又回到了走廊里,依旧站在刚才的地方。
  唐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定下神来:“我记得系统说过,不可伤人。”
  沈奕舟似乎是觉得有些好笑,脸上闪过难以言喻的表情:“......你觉得,那个女孩是人?”
  唐瑜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伤了NPC会有什么下场吗?”
  沈奕舟:“没有,至少我之前玩过的游戏副本里没有,你不杀鬼,就被鬼杀了。”
  唐瑜有点惊讶,眼睛微微睁大:“这么危险?系统不是说过有保护机制吗?”
  “关于这一点,我其实......”沈奕舟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他摇了摇头,“算了,没什么,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唐瑜满头雾水,跟着他一起离开了走廊,两人来到了大厅里面。
  四处静悄悄的,没有丝毫活气,死气沉沉一片。
  沈奕舟从口袋里拿出了半张照片,在空中扬了扬:“这是刚才在娃娃的身体里面找到的。”
  唐瑜接过来一看,沈奕舟又把原来的半张照片递给他,两张半张照片严丝合缝的贴合到了一起。
  照片上是两个少年,另外一个少年抱着容云,和他们先前猜想的一样,在另外半张照片上的右手里,他拿着奖杯。
  他在俯身亲吻着容云,嘴角带着微笑,眼神里胶着满满的爱意。
  唐瑜喃喃道:“所以说,当年得奖的真的是这个少年,他们是情侣,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们感情破裂了吗,所以容云才娶妻生子了?”
  这只是一个猜测。
  沈奕舟眯了一下眼睛,不置可否道:“或许吧。”
  唐瑜想到了刚才女孩说的话,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沈奕舟:“对了,刚才女孩告诉我说她旧妈妈死了,新妈妈和旧妈妈长得一样,那现在的这个容夫人会不会是鬼?莫非是容云招惹上了什么仇家,所以那只鬼才假扮容夫人的模样接近容云,想要陷害他。”
  沈奕舟一只手支着下颔,眼睫微垂,半晌,他才说:“我觉得不太像。”
  唐瑜:“为什么?”
  沈奕舟抬眸看向他,眼神深邃:“因为这个容夫人很爱容云。”
 
 
第8章 
  唐瑜一愣:“你怎么知道?”
  沈奕舟看了他一眼,回答得理所当然:“我也喜欢过人啊,当然能看得出来。”
  唐瑜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很好的get到了他这句话的重点,把手攥紧成拳抵在唇边,低着头,继续苦思冥想:“那既然这个容夫人这么爱容云,女孩的旧妈妈死了,她就化成容夫人的模样继续陪在容云身边.......所以她只是单纯的想和他在一起而已?”
  这是什么人鬼情深的戏码?
  唐瑜莫名有一种自己是进了聊斋剧情的错觉。
  沈奕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复杂,又带着点无奈,最终,他摇了摇头:“算了,我果然不能指望你能想明白什么,这个感情问题对于你来说超纲了。”
  唐瑜:“......难道我分析得不对吗。”
  “对对对,”沈奕舟揉了揉他的头发,唇边凝着一抹微笑,“你说什么都对。”
  这时,忽然从二楼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那声音他们很熟悉,是林苗苗的,然后,那声音继续凄厉的喊道:“救命啊——”
  两人对视一眼,纷纷色变,然后一起跑向了二楼,刚一到楼上,唐瑜便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夹杂在原本就十分浓厚的腥味中,十分让人作呕。
  与此同时,那条光线昏暗而气氛压抑的走廊似乎变得更加阴沉了一些,明明窗户是开着的,可是光线却尽数被阻隔在外面,一丝一毫都透不进来。
  唐瑜忍不住捂住了口鼻,大声的喊道:“林苗苗!”
  走廊里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回音。
  两人快速的顺着长廊往前走,最终在衣帽间门口看见了门开了一条缝,很明显有人进去过。
  唐瑜与沈奕舟对视了一眼,沈奕舟点了点头,唐瑜于是屏住呼吸,伸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他,屋子里静悄悄的。
  唐瑜再次敲了敲。
  这一次过了一会儿后,有人过来开了门,是容夫人。
  她似乎是刚刚沐浴过,头发都是湿的,披散在肩头,还在不间断的往下淌着水,只简单的穿了一件长裙。
  她看了看他们,态度淡淡的:“你们有什么事吗?”
  沈奕舟上前一步:“我们听见了同伴的求救声,就是从这间屋子里传出来的,方便让我们进去看一下吗?”
  他这话虽然的问句,但却不容抗拒的抵着门走了进去,顺便还把容夫人挤到了一边。
  唐瑜沉默了一下,然后也立刻跟着走了进去。
  容夫人皱起眉头:“我这里没有你们的同伴!请立刻出去,要不然的话我就叫管家了!”
  沈奕舟给唐瑜使了一个眼色,唐瑜会意,二话不说开始在衣帽间里面翻找。
  容夫人生平第一次见如此无理之人,气得身体都在颤抖:“你们,你们真是太放肆了.......”
  沈奕舟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夫人,昨晚容先生受到了那么大的惊吓,您放心让他一个人待着?刚才我好像看见您女儿跑出去,拿着娃娃去找他了。”
  这话一出,容夫人的脸色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垂在身侧的手一紧,就像是无形中受到了某种威胁一样,连嘴唇都不自觉的绷紧了,神态透出微微的警惕来:“你什么意思?”
  “我们刚刚从容先生那里过来,他告诉了我们一些很有用的信息。”沈奕舟放在口袋里的手轻轻的动了一下,这个动作很是轻微,但容夫人却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紧紧的看着他的那只手。
  沈奕舟一点一点慢慢的拿出了口袋里的半张照片,那是在钢琴旁边捡到的半张照片。
  他捏着那照片,在容夫人眼前一晃,嘴角边凝着一丝浅笑:“你想知道他说什么了吗?关于他十八岁那年的钢琴比赛。”
  容夫人冷冷的看着那张照片,双手环胸,不知为何,神态却乍然间放松了下来——尽管那只体现在了非常细微的地方。
  她几乎是堪称优雅的摇了摇头:“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不知道这张照片你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我丈夫是个非常优秀的钢琴家,他从八岁开始练琴,参加过的比赛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几百场了,那一场比赛又有什么特殊的?”
  不对。
  她这个态度不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