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据说谈恋爱有助于逃生(穿越重生)——清月皎皎

时间:2019-04-15 09:00:27  作者:清月皎皎
  容云在她的安抚下奇迹般的平静下来,没有继续发狂,又开始断断续续的哭泣。
  唐瑜见状,对林苗苗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人退出了门。
  唐瑜对林苗苗道:“他在撒谎,在梦里追杀他的人他肯定知道,还有那首曲子。”
  林苗苗却若有所思道:“唐瑜,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唐瑜边往楼下走边道:“那你先暂时不要说,等会儿我们找到了沈奕舟再一起讨论。”
  林苗苗说了一个好字。
  两人来到了楼下,在客厅的角落,靠近窗户的旁边放了一架钢琴,而此时沈奕舟正站在琴旁边,低头研究着手上的东西。
  唐瑜走到他的身边,问道:“你发现了什么吗?”
  沈奕舟抬眸看见他,对他扬了扬手里的照片,微微一笑:“我想我应该是找到了关键线索。”
  唐瑜接过照片一看,只见那是一张老照片,没有过塑,连边缘都泛了黄,它被人撕了一半走,只剩下了一半,而这半张上面有个人,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容貌清隽,正是年轻时候的容云,照片的背景是一架钢琴旁。
  而最有意思的是容云的动作,他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然后仰着头,虽然照片只剩下了一半,但仍然可以清晰的看出他是在和另外一个人拥吻,而和他拥吻的那个人犹留下了半边身体在照片上。
  更重要的是,那个和容云拥吻的人,是个少年。
  林苗苗只看了一眼,便哇了一声,眼睛都瞪圆了:“这这这......容云这是骗婚吧?!”
  唐瑜只是听说过同性恋,还是头一次看见活的,有些无所适从:“嗯,这个......容夫人挺可怜的。”
  沈奕舟对他们抓重点的能力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收回照片,没好气的道:“把你们脑子里的水控一下!重点在于容云是个同性恋吗?”
  唐瑜也是一时被林苗苗带得跑偏了,回过神来后,咳嗽了一声:“不好意思。这照片是在钢琴旁边发现的?”
  沈奕舟点了一下头:“白天看是没有的,这照片是和半夜钢琴曲一起出现的,所以我觉得照片上的另外一个男主角肯定和这钢琴曲脱不了关系。还有就是,这钢琴曲我白天刚听过,是容云的曲风发生变化后的作品之一。”
  刚才唐瑜还在说容云肯定在撒谎,可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了证实。
  这曲子是他自己弹出来的,他难道会不知道?
  唐瑜于是把刚才在房间里的问话全都说了一遍,沈奕舟闻言,沉吟半晌,牵起唇角道:“这个容夫人,倒是有点意思。”
  一听到他们在说容夫人,林苗苗顿时很积极的道:“我跟你们讲,我也发现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刚才容夫人去安抚容云的时候,我看见她的手腕上有两条红线!”
  “哦?”唐瑜倒是没注意这个,一看见他们夫妻俩抱在一起他就移开了视线,“那你看见了她手上的红线是长什么样的吗?”
  “那不是普通的红线,”林苗苗认真的向他们比划着,“我看见那线很整齐,不是戴着红绳的那种线,而像是长在她的手上的,看上去就像是断肢一样。”
  唐瑜的脸色微微变了:“这和死去的医生的状况是一样的,难不成她也受到了诅咒?”
  这也完全解释得通,容夫人身为容家的女主人,本来这事不是她引起的,但是她却要默默的忍受着这怪异的一切,如果因为遭受了诅咒而对丈夫产生怨恨,也不是说没可能,虽然她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的是温柔大方的一面,可背地里相处时,难免对容云颇有微词,这样她白天和晚上不同的两种态度也无可厚非。
  沈奕舟却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没答话。
  唐瑜看向他:“你是怎么想的?”
  沈奕舟打了个哈欠:“我什么都没想,明天再说吧,好困啊,我们去睡觉吧。”
  现在也确实很晚了,既然沈奕舟困了,那讨论自然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于是他们只好回到了二楼睡觉。
  林苗苗看见他们两人进了同一间房的时候,哇了一声:“你们居然发展得这么快的吗?”
  唐瑜:“......?”
  什么意思?
  见他一脸茫然,林苗苗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而沈奕舟但笑不语,眼神却别有深意。
  林苗苗秒懂,开门关门一气呵成,给他们留了空间。
  唐瑜懵懂的进了房间,然后躺在沙发上,沈奕舟关了灯,也窸窸窣窣的爬上了床。
  过了一会儿后,唐瑜慢慢的从沙发上坐起:“沈奕舟......”
  他觉得他好像明白林苗苗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就是跟刚才他们看见的那张照片是一个意思。
  沈奕舟忍着笑,佯装平静:“嗯?”
  唐瑜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复又躺了回去,声音略崩溃:“没什么,就是想跟你说声晚安。”
  沈奕舟在黑暗中弯了一下唇角:“嗯,晚安。”
 
 
第6章 
  第二天,用过早餐之后,容云就去琴房练琴了,而容夫人去了楼上。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由同为女生的林苗苗负责去跟踪容夫人,看看她有什么不对劲,然后唐瑜和沈奕舟去找容云,试探的问一下他对那张照片的印象。
  分工完毕之后,唐瑜和沈奕舟一起来到了琴房外面,琴房在一楼,靠近花园的房间,环境很是清幽。
  有断断续续的琴音从里面传出来,不成曲子,几乎是弹一段停一段,时不时的还夹杂着一些尖锐,情绪色彩很浓的音符。
  沈奕舟伸手敲了敲门,房间里的琴音霎时一顿,然后传来了容云的声音:“请进。”
  两人走了进去,这是一个非常空旷的房间,地上铺了木地板,打过蜡了,在明亮阳光的照射下,光滑如镜,几乎能照出人影,在大大的落地窗面前,是一台钢琴,容云坐在琴凳上,面色不虞。
  相较于昨天的焦躁不安和害怕恐惧,今天他已经平静下来了,安安静静的坐着,看不出来有什么明显的情绪起伏。
  沈奕舟在琴房里慢慢的转着,四处打量。
  唐瑜走到了容云面前,先跟他打了个招呼:“您好。”
  容云:“早上好。”
  唐瑜开门见山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到了容云的面前:“我们昨天晚上在钢琴的旁边找到了这张照片,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吧?”
  容云的手本来放在钢琴上,此刻却缓缓地拿了下来,放在了膝盖上,他的视线落在那张旧照片上面,眼神轻颤,从侧面看上去,他的脸颊雪白,简直像是被冰冻过了似的。
  他就这么定定的看了那照片半晌,时间在沉寂中一点点流逝,空气中似乎有某根弦无端绷紧了,气氛紧张到极致。
  眼看着他一副不打算开口的样子,唐瑜正在犹豫要不要在别的事情上面找找线索的时候,容云却忽然开口了,嗓音嘶哑:“是。”
  唐瑜愣了一下,迅速接着问了下去,把昨天想好的问题问了出来:“这张照片的背景是一架钢琴,看上去像是在什么舞台上面,您还记得是什么时候拍摄的吗?”
  容云恍惚了一瞬,轻轻的回答:“我十八岁那年,在一场钢琴比赛上拍的。”
  不知为何,他的神情竟透出一点怀念的色彩。
  没想到问答进行得这么顺利,唐瑜抓紧时机,又问道:“这场比赛你赢了?”
  容云的视线终于从照片上移开,看向了他,面色有些古怪,但旋即,他便极其缓慢地摇了摇头:“没有,我是第四名。”
  唐瑜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第一名是谁?”
  容云却忽然沉默了下去,没说话。
  唐瑜:“您是忘记了还是不想说?”
  容云偏开头去,伸手抚摸着眼前的钢琴,俨然一副拒绝交谈的姿态。
  唐瑜其实也是随口问问,看能不能套出更多的有用信息来,但是没想到还真的让他问出来了。
  他正打算说点什么,沈奕舟却走了过来,从他的手里抽走了照片,看向容云,直截了当的问道:“和你抱在一起的少年是谁?”
  容云还是保持着沉默,牙关紧紧的咬着,一言不发。
  沈奕舟:“这个人是不是第一名?”
  那少年的面容在照片上只留了一半,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模样,但能够一眼辨认出来的是他穿着和容云一样的西装,而又是在舞台上,两人皆是一副开心的表情,很显然,他们中间肯定有人夺冠。
  但容云只拿了第四而已。
  不排除那少年并没有参赛,他只是单纯地为自己的恋人得奖而高兴而已,所以才冲上舞台,给了容云一个拥抱的这种可能性。
  但是透过照片上的细微表情来看,容云的姿态略微有些被动,他微微仰着头,脸上虽然带着笑,却是整个被少年抱入了怀里。
  这个亲吻,不太像是为了他而庆祝的,反倒更像是为了那个少年而庆祝的。
  ——这是这张照片给人的直觉。
  面对沈奕舟的咄咄逼人,容云就像是压根没听见似的,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在黑白琴键上面游走。
  唐瑜轻轻吸了一口气:“我们该怎么办?”
  沈奕舟的语气却很平静:“问不出什么来了,得找别的线索。”
  唐瑜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开琴房,可就在这时,容云却忽然叫住了他们。
  沈奕舟回头,容云直直的看向他手里的老照片:“那张照片......能留给我吗?”
  唐瑜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沈奕舟,没想到沈奕舟却冷静的拒绝了:“不能。”
  容云失魂落魄的哦了一声,然后像是提线木偶一般,继续转过了头,然后按着琴键。
  唐瑜对沈奕舟的认识顿时又刷新了一个层面。
  要是换了任何一个普通人过来,面对灵异事件主人公的要求,肯定就哆哆嗦嗦的给了,可沈奕舟不仅拒绝了,还拒绝得相当霸气侧漏,俨然一副这照片捡到了就是我的,既然是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的即视感。
  两人走出了琴房,沈奕舟若有所思道:“这照片能提供的信息暂时只有这些了,我们得换条路走.......”
  他这话还没说完,忽然撞到了什么,险些把他绊得一个踉跄。
  唐瑜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把,低声问道:“没事吧?”
  沈奕舟摇了摇头,然后低头往下一看。
  只见女孩穿着一身白裙,披头散发的抱着娃娃,抬头看着他。
  唐瑜昨天就已经领教过这女孩的厉害,顿时微妙的牙疼起来,抓紧沈奕舟的手臂就想拉着他走,但是女孩却身形一闪,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把手里的和服娃娃举了起来:“哥哥,陪我玩洋娃娃吧。”
  她的目标是唐瑜。
  唐瑜的下颔绷紧,眼里透着警惕,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攥紧,刚想出口拒绝,可沈奕舟却忽然一笑,把唐瑜拉到了自己身后,紧接着便矮身看着女孩:“玩洋娃娃?好啊,我最喜欢玩洋娃娃了。”
  说着,便伸手拿过了洋娃娃,笑吟吟的问:“怎么玩?不如你定个规则?”
  唐瑜劈手就想去躲那个洋娃娃,咬牙低斥道:“你疯了吗?昨天就是......”
  他话还没说完,沈奕舟便竖起食指,抵在唇边,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轻轻巧巧的眨了一下眼睛,眼波流转,顾盼生姿:“乖乖站好,看哥哥怎么给你找回场子。”
  唐瑜沉默了一下:“.......”
  为什么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女孩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大大的桃木梳,还有一根细细的黑色橡皮筋,递给了他:“帮我的娃娃梳一下头发吧,头发总是梳不好,妈妈会骂我的。”
  沈奕舟接了过来,在洋娃娃的头发上比划了一下:“头发梳不好?你一直都是自己梳头发吗?”
  站在旁边的唐瑜一直注意观察着沈奕舟梳头发的手势,原本想提醒他不要把娃娃弄疼了的时候,下一秒,却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只见沈奕舟十指翻飞,像是在编花绳一样,十分熟练的帮娃娃绑着麻花辫。
  唐瑜再度沉默:“..........”
  同为直男,为什么你就这么优秀。
  女孩也紧紧的盯着沈奕舟的动作,可能是见他没出什么岔子,便回道:“新妈妈来了之后,就是我自己梳的,妈妈说好孩子都是自己梳头发的,梳不好就会被惩罚。”
  听了这话后,唐瑜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昨天女孩对他说的话——自从我的妈妈走后,我就一直没梳好过头发。
  现在她却说......新妈妈?
  难不成现在的容夫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容夫人?或者说容云离过婚,现在的容夫人是他的第二任妻子?
  他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
  沈奕舟低头编头发,漂亮的麻花在他手里渐渐成型,他继续问:“也就是说,新妈妈对你很不好?”
  女孩点了点头。
  沈奕舟笑了一下:“那你的旧妈妈是什么时候走的?她去哪儿了?”
  女孩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歪了歪头,她的头发乱糟糟的,随着她这个动作,尽数散落到肩头,她伸手玩着软软的头发,忽然笑了起来:“我不知道呀。我没有旧妈妈,我只有一个妈妈,我很爱她,好孩子是不可以说谎的,说谎会受到惩罚。”
  沈奕舟的动作一顿,可就在这时,他手里的洋娃娃忽然脑袋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抬起头来。
  唐瑜心惊胆颤的在旁边看着,发现那洋娃娃的眼里开始蓄积红色的液体,他立刻拉住了沈奕舟:“你轻一点,不要弄疼她了!”
  “哎呀,”沈奕舟低头,与洋娃娃对视了一眼,面色微微一变,“你的娃娃开始流血了。”
  就在这一瞬,女孩的面色狰狞的一变,翻脸比翻书还快,她愤怒极了,尖叫道:“你弄疼她了,你弄疼她了——你为什么要弄疼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