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据说谈恋爱有助于逃生(穿越重生)——清月皎皎

时间:2019-04-15 09:00:27  作者:清月皎皎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直接走了出去。
  唐瑜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没过多长时间,沈奕舟就打开门走了进来。
  唐瑜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还好吧?”
  沈奕舟看上去毫发无损,脸上尽是轻松淡定,他说:“挺好的,事情都解决了。”
  “解决了?”唐瑜无比的震惊,他之前想过的最好的情况就是沈奕舟进去看见了那个女鬼,然后就回来了,没想到他居然还能直接把这件事解决了,只觉得两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怎么解决的啊?”
  沈奕舟:“我跟你房间里面鬼哭狼嚎的小女孩讲了一下道理,跟她说午休时间打扰别人睡觉是很没礼貌的行为,她觉得我说得挺对的,就乖乖的从墙上爬下来了。”
  唐瑜:“......”
  你不是人造革,你是真的皮。
 
 
第4章 
  见他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沈奕舟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走到唐瑜身边,伸手揉了他的头发:“开玩笑的。”
  唐瑜抿了一下嘴唇,也不自在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问:“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你没有认真听容云说的话吗?”沈奕舟叹了一口气,“在这种游戏里不听关键NPC说话怎么能行?哎,还好你遇见的是我,要换了别人可怎么办啊。”
  唐瑜沉默了一下。
  为什么觉得他的语气怪怪的......
  还没等唐瑜品出更多的不对劲,沈奕舟就一本正经的跟他解释道:“他说他家发生的怪事有三件,第一是他的手,第二是他女儿对她母亲表现出了反感和抗拒,还记得吧?”
  唐瑜认真的听他说话,点了点头,然后顺着他的话深想了一下,有些恍然:“啊,所以你是用容夫人来吓她了?”
  沈奕舟懒洋洋的又打了个哈欠:“我就是实验了一下而已,没想到那女孩还真的怕她妈。”
  “有可能不是她妈。”唐瑜想起来刚才在门口女孩跟他说的话,虽然她后面没说明她这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唐瑜就是觉得她说的是真话。
  他跟沈奕舟把刚才在门口发生的事情讲了一下。
  沈奕舟听完后,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会儿:“所以说,容夫人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唐瑜:“所以我们要追查一下吗?”
  “不是现在。”沈奕舟点了点墙上的时钟,“在晚饭前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吧,这件事明天再说。”
  唐瑜说了一个好字,然后便回了房间,但是没过几分钟,他又原路返回了,神情带着点犹豫和忐忑,他硬着头皮向沈奕舟道:“那个,我的房间里面全都是血......我能在你这里先休息会儿吗?”
  沈奕舟笑了笑,十分大方:“好啊,沙发让给你。”
  ***
  吃晚饭的时候,一家三口都在,小女孩抱着娃娃,脸上干干净净的,仿佛下午的事情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唐瑜注意到,她手上娃娃的头发又重新散开了。
  而容云还是老样子,就算是下午午休过,神态也依旧疲惫,精神状况看上去糟糕极了。
  而林苗苗经过了半天的适应,也终于没那么害怕了,吃饭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晚饭后,管家来收碗筷,容夫人看着他们,慢慢的道:“晚上六点之后,请各位不要出门,务必待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我先生神经衰弱,听不得人声,也见不得光。”
  难怪二楼的光线如此昏沉。
  三人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唐瑜去自己的房间里看了一下,血还在,他尝试着拿水将它洗干净,但是却失败了,血怎么都洗不干净,反而在水的作用下,原本凝固的血又重新化开,缓缓地在地上流动着,像是有生命一样。
  唐瑜没办法,只好再次敲开了沈奕舟的房门。
  这里的天气很奇怪,明明不是冬天,可刚过六点,天色就昏暗下来了,原本昏沉的走廊此刻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宛如被关在一个没有光线的黑箱子里,气氛十分压抑沉闷。
  两人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唐瑜躺在柔软的沙发里,怎么都睡不着。
  沈奕舟倒是在床上四平八稳的睡得好好的,见他一直翻来覆去,便提议道:“你要是睡不着的话,那咱们来聊聊天?”
  长夜漫漫,有个人能陪着他一起说话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唐瑜唔了一声:“好。”
  沈奕舟看着头顶上的纱幔,黑眸很亮,一点睡意都没有:“你在现实中是做什么的?”
  唐瑜回答道:“程序员,打代码编程序的。”
  “程序员啊,”沈奕舟在黑暗中看了他一眼,“你们程序员挺难找到女朋友的吧?”
  这件事就很戳心了,对于大多数程序员来说,找女朋友是不可能找女朋友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女朋友的,毕竟对于男生来说,除了要应付来自女生叩击灵魂的发问:我和你妈同时掉河里,你选择救谁之外,还要应付能体现求生欲的问题——我和游戏,你觉得谁比较重要?
  这两个问题是千古难题,无数人曾前仆后继的折倒在上面。
  平时喜欢玩游戏也就算了,要是有个以给游戏编程为生的男朋友,每天抱着电脑生活,那女孩肯定会不依不饶,不止不休的。
  唐瑜一直都没交过女朋友,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量,他叹了一口气:“是啊。”
  沈奕舟的唇角短暂的弯了一下:“挺好。”
  唐瑜怀疑自己似乎听错了什么,偏头看向他:“你说什么?”
  沈奕舟很是无辜:“嗯?我说话了吗?没有吧。”
  唐瑜狐疑的看了他一会儿,但是在黑暗中,周围全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他也就没去深究这个问题了:“好吧,那你是干什么的?”
  沈奕舟:“说起来有点复杂,你就直接理解为修电脑的吧。”
  不知为何,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并不愿多提及一样。
  唐瑜听出了这层意义,半天没说话,又躺了一会儿,只觉得脑子里昏昏沉沉的,睡意上涌,正当他即将进入睡眠状态的时候,沈奕舟却忽然喊了他的名字:“唐瑜。”
  唐瑜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嗯?”
  “别睡得太死,今晚会有事情发生。”
  沈奕舟说这话的时候,唐瑜已经没什么意识了,连应都没应一声。
  然后,在半夜里,果然就出事了。
  当午夜的钟声响起的那一刻,放在客厅里的钢琴忽然开始自己弹奏起来,宛如魔音绕梁,久久不绝,声音奇大无比,每一个音符响起,都像是在空气中乍然投下了一颗深水□□,成百倍成千倍的在别墅中回响。
  唐瑜猛然间从睡梦中惊醒,还没完全恢复清醒,沈奕舟便啪的一下把灯打开了,柔和的光线铺洒了一地,反射在人的视网膜上,透出柔和的光圈。
  唐瑜揉了揉眼睛,从沙发上坐起来,被子从他的身上滑落,沈奕舟下床来到他的身边:“你醒了吗?”
  唐瑜看向他,沈奕舟的脸离他很近,他的五官挺拔,轮廓深邃,光线将他的身体线条一再柔化,给人一种很好亲近的感觉,他蹲在沙发边,微微俯身看着他,眼眸漆黑透亮,就像是黑曜石一样。
  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唐瑜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周身的一切都在飞速的倒退,消失,时光回溯而上,在洪流的尽头,一道颀长的身影翩然伫立,然后慢慢回过神来,与唐瑜对视上——那赫然是沈奕舟的脸。
  耳边就像是灌满了水一样,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又遥远。
  唐瑜有些恍惚:“沈奕舟?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沈奕舟愣了一下,还没说话,唐瑜便又回过神来,他再次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刚才的错觉全都消失不见了。
  他从沙发上翻身下来,对着沈奕舟笑了笑:“不好意思,刚才我做了个梦,还请你别介意。我听见钢琴曲了,我们是不是要下去看看?”
  沈奕舟迅速的收拾好眼底的情绪,嗯了一声:“这就是容云说的第三件怪事了。”
  两人走出门去,刚好看见林苗苗缩在对面房门的后面,一副想探头又不敢探头的模样,看见他们来了,她顿时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你们终于出来了!这个钢琴曲真是太吓人了!”
  唐瑜随口安慰了她一句,他们开始顺着长廊往外走,在经过一个房门的时候,里面的光透过没有关紧的门斜斜的射出来,打在地上。
  与此同时,他们还听见了哭号声从房间里传出来,那声音很好辨认,是容云的,唐瑜与沈奕舟对视了一眼,他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容夫人给他们开了门,不知为何,她的面容在深夜里看上去很是苍白,就连嘴唇都没有丝毫的血色,她看了他们一眼,淡淡的道:“不是说过了晚上六点之后不要出门吗?”
  然而紧接着,容云便在她的身后哽咽着道:“是不是我请的客人?快让他们进来!”
  容夫人在家里显然是很顺从容云的,他这话一说完,容夫人就算是再不情愿,也慢慢的让开了位置,让他们进去。
  唐瑜正准备进去看看情况,沈奕舟却在身后拉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和林苗苗先进去看看情况,我下楼去看看钢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奕舟的能力很强,唐瑜也没阻止他,点了点头:“好,那你小心。”
  沈奕舟对他笑了一下,便快步下楼了。
  唐瑜和林苗苗走进容云夫妻的卧室,刚一走进去,唐瑜便闻到了一股让人十分不舒服的味道,他也终于找到了二楼那股挥之不去的潮湿和腥味到底是来自于哪儿——源头就在他们的卧室。
  这味道实在是太大了,唐瑜走进门的时候,觉得自己根本不像是走进一个房间里,而更像是走进了一个深埋于泥土之下的坟墓。
 
 
第5章 
  唐瑜简直没见过比这更加诡异的房间了。
  整个房间的光线阴沉到了极点,就连窗帘都紧紧的拉着,房间里面的灯明明全都开了,但还是很暗,这种感觉就比进入了专门洗照片用的暗房还要更暗。
  而在房间的正中央,放了一张大床,容云穿着睡衣,一脸崩溃,不断的从嘴里发出破碎的哭号。
  他是钢琴家,看上去不过才三十左右,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还很年轻,因为常年与钢琴打交道,浑身散发着温和儒雅的气息,长相也是非常俊秀的。
  然而,就是这么个人,此刻瑟瑟发抖的团在被子里,脸上沾满了眼泪,形象全无。
  林苗苗默不作声的跟在唐瑜的身后,唐瑜顿了一会儿,走到了床边,尽量将自己的声音变得轻柔一点:“容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容云蓦然伸出手来,抓住了唐瑜的手腕,眼里满是细碎的恐惧,就像是裂开的镜面一样:“我又做梦了!我做了很恐怖的噩梦.......有人追杀我,有人想要追杀我,他想要我的命,我醒来之后手就又开始疼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太难受了......”
  他的状态也的确不太行了,几乎要昏厥过去。
  巨大的钢琴曲宛如潮水一般包裹着众人,清晰得仿佛像是就在咫尺间响起,一下又一下,华丽的音符编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网,没有人能逃脱。
  容云捂住了自己的头:“这个声音,每次到半夜都会响起,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泪水不断的从他的眼中涌出,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唐瑜想了一下:“那您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
  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空气蓦然停滞了一瞬,就连容云的脸上也有片刻的空白,他甚至都忘了哭,也忘了去抓住唐瑜的手,就这么呆了一会儿。
  容夫人双手环胸,站在床边,冷冷的看着他。
  半晌,容云的脸色难看的一变,低低的道:“我......我不知道。”
  容夫人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她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轻嗤一声。
  他在撒谎。
  如果压根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的话,不需要想这么长时间。
  而且容云脸上的情绪变化是如此明显,基本上可以笃定他是知道点什么的,关于这首响起的钢琴曲。
  但是比起这个,唐瑜更加在意的是容夫人的反应。
  她的反应很不同寻常,白天她一直温柔体贴的照顾着容云,可是晚上她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直站在床边袖手旁观,表情也很冷漠。
  “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算了,”唐瑜没有继续逼问他,而是话锋一转,问了另外一个问题,“既然这钢琴曲每天半夜都会响起,那您没想过把钢琴砸了,或者暂时把它搬出去吗?”
  “我试过的,”容云苦笑了一声,“但是根本没用,就算没有钢琴,每天半夜里还是会响起这个声音,况且过几天就是我最后的演奏会了,我还要抓紧时间练习。”
  “最后的演奏会?”唐瑜敏锐的抓到了某个关键词,“为什么?您当钢琴家不是当得好好的么?”
  “我......我决定退休了,”容云的声音很轻,他的情绪现在已经完全的平复了下来,“而且以后我再也不会碰钢琴。”
  唐瑜问:“这个决定是和最近发生的一些怪事有关吗?”
  容云点了点头。
  忽然开始疼的手,还有状态奇怪的女儿,半夜的钢琴曲......
  目前已知的线索如同一条连贯的长线在唐瑜的脑中盘踞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冷不防的问道:“您梦见有人在追杀你,那个人是谁?是你的身边人吗?”
  容云的脸色再度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简直是肉眼可见的,耳边聒噪的钢琴曲忽然一停,房间里霎时安静下来,容云却发了狂,他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崩溃的喊道:“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然后他的双手在空中胡乱舞动,抓到什么就摔什么,唐瑜赶紧后退,而与之相反的是,容夫人立刻上前去,抓住了他的手,动作轻柔的将他抱入了自己的怀里,温柔道:“没事了,没事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