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据说谈恋爱有助于逃生(穿越重生)——清月皎皎

时间:2019-04-15 09:00:27  作者:清月皎皎
  “嗨,这个嘛,”医生的脸上忽然浮现起一丝古怪的微笑,他摇了摇头,“我觉得很奇怪,我帮他检查的时候他的手明明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但是容先生坚称自己的手疼得厉害,我帮他做了很多治疗,但是收效甚微。”
  也是,连什么原因都没查出来,又怎么会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呢?
  唐瑜:“那关于他的手为什么会疼您自己有没有猜测?”
  医生继续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拿钱治病的,关于这么古怪的事情,我怎么敢有猜测?况且,这整个容家都离奇得很,我劝你们还是早点离开为妙。”
  唐瑜不动声色的继续套话:“哦?怎么说?怎么离奇了?”
  医生神神秘秘的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又转眼看了看四周,最后悄悄地把头凑上前来,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和消毒水打惯了交道的缘故,他的脸离近了看,透出一股冰冷僵硬的质地,他低声道:“我是看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才好心劝告你们一句,这容家的事情,不是普通人能沾身的,之前帮容云查过这件事的人都......死了。”
  在说死这个字的时候,空气蓦然降温,一股凉凉的气息扑面而来,就像是死人面对面的朝着他们吹了一口气一样。
  林苗苗害怕得在凳子上一颤,差点没直接跌下去。
  唐瑜却丝毫没受影响,只是把头稍稍往后移了一下,淡淡的道:“是吗?”
  医生肯定道:“是。就连我,都是这个月里他换的第三任医生了,之前的两位全都非死即疯,而且死的时候,手都断了,简直跟受到了什么诅咒一样。”
  唐瑜看了他一会儿,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好吧,谢谢你跟我们说这么多,我没有其他要问的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医生微笑着向他们挥了挥手。
  林苗苗跟着站起来,走在唐瑜身后,两人快走到门口了,林苗苗忽然伸手扯了一下唐瑜的衣服,轻轻的道:“这个医生好奇怪呀,我们不多问点东西再走吗?”
  唐瑜嗯?了一声,手都搭在了门把手上了,顿时停了一会儿,然后扭头看她,只见林苗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拉着他衣服的手微微摇晃着:“留在这儿吧?”
  这一瞬间,说不出是哪里来的直觉攫取了唐瑜的心神,他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背后浮现出了一层冷汗。
  他僵硬的扯出一丝微笑:“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说完后,他便用力的拉开了门,夺门而出。
  刚一走出门,一直站在门旁边的林苗苗便惊讶的叫了一声,表情扭曲得像是见了鬼一样,手指颤抖,指着唐瑜。
  沈奕舟刚好从放映厅里面走出来,看见她这副模样,挑了一下眉:“怎么了?”
  唐瑜也皱了皱眉:“……林苗苗?”
  她怎么会在这儿?她不是在他身后吗?
  唐瑜条件式反射般的看向身后,可是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身后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门,刚才他出来的门仿佛不过是他的错觉罢了。
  还是说……是他的眼睛有问题?
  唐瑜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维持着镇定:“你们看见这里有一扇写着家庭医生的门了吗?”
  “门?”沈奕舟皱起眉头,往他们身后看了一眼,然后又扫向他们身后的其他房间,最后才转回来,疑惑道,“哪来的写着医生的门?”
  那就不是他的眼睛有问题了。
  唐瑜低低的骂了一声卧槽。
  他转而看向林苗苗:“林苗苗,你是刚才跟我一起进去的,你是不是看见了门?”
  “什么?”林苗苗一脸茫然,她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啊,我一直待在这里,看见你从墙壁里穿了出来,所以被吓了一跳,我还想问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听见她的回答,唐瑜完全说不出话来。
  那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才是谁陪他进去的?那个医生又是怎么回事?还有走到门口的时候“林苗苗”拉住他衣袖的动作,她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神出鬼没的管家端着一盘点心经过这里,看见了他们,友好的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唐瑜叫住他:“管家先生,我想问你点事,能麻烦您等一下吗?”
  管家停下了脚步,看向他:“什么事?”
  唐瑜指了指身后的墙壁:“请问你们这里有一个为家庭医生准备的房间吗?”
  “有啊,你怎么会知道?”管家颇为讶异的看着他,但是他的下一句话,却直接将唐瑜打入了地狱,“但是那名家庭医生早就死了,自尽身亡,后来又来了一名,也死了,容夫人嫌晦气,就直接把屋子封了,做成了墙壁。”
  家庭医生......自尽身亡。
  唐瑜的脑子里霎时浮现出方才在医生那里听见的话——就连我,都是这个月里他换的第三任医生了,之前的两位全都非死即疯......
  恐怕,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第三任医生,他就是死的那两任之一。
  而且跟他一起进去的,也不是真正的林苗苗。
  唐瑜的脸色霎时雪白一片。
  见他没有其它问题要问,管家便端着盘子离开了。
  沈奕舟见他脸色不对劲,忙上前来,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瑜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讲了一遍。
  林苗苗听完后,眼睛睁得圆圆的,不可思议道:“这,这也太……”
  后面的话她没说,自动消了音。
  从他们三人进入别墅的门开始,哪一件事不恐怖?
 
 
第3章 
  唐瑜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后,看向沈奕舟:“就算那个医生有问题,但是他起码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关键的信息,所以我觉得并不是一无所获的。”
  林苗苗没太听懂,傻傻的看着他们交流:“啊?什么?关键的信息是指死了两位医生吗?”
  “差不多,”唐瑜点了点头,“只是要想得再深入一点点,死了两个医生,都是因为医治他的手,就像是受到了诅咒似的,我觉得这件事情并不单纯,可能真的有鬼吧。”
  林苗苗的脸色一变,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在真正遇见灵异事件的时候,身为一个女生,她还是会本能的感到害怕。
  半晌,她发颤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会这样,这个副本难度这么高,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我明明只是……只是想要锻炼一下胆量而已,没想过把命搭上去啊……”
  沈奕舟倒是很平静,一脸的超脱淡定:“静观其变吧,你要这么想,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
  唐瑜:“……”
  他拍了拍林苗苗的肩膀,声音温和的道:“别听他瞎说,我们肯定能平安出去的。”
  然后略有些无奈的看向沈奕舟:“你能不能别这么吓别人?对了,刚才你说发现了什么东西?”
  沈奕舟指了指身后的放映厅:“那是一个小型的家庭影院,里面放满了全部的容云演奏会的现场录像,我挑了几部看了一下,虽然他每年都在变成熟,但大体的风格没变。然而就在一个月之前,他的曲风开始发生了非常剧烈的变化。”
  唐瑜皱起眉:“嗯?发生了什么变化?”
  沈奕舟轻声道:“从先开始的温和沉静,忽然转变为了华丽高昂,而且指法,某些习惯性的小动作,也变了,简直像是两个人演奏的一样。”
  唐瑜猜测道:“会不会是因为他的手受伤的缘故?”
  “不太像,手受伤了怎么会改变风格呢?风格是内在的,是经过多年的演奏经验慢慢积累起来的,这个不会因为受伤而发生变化。”沈奕舟叹了口气,“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往灵异上找方向吧,指不定是因为他得罪过什么人,受到了诅咒,或者是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林苗苗睁大了眼睛:“那我们也不是专门解决这个的风水师啊,要他真的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们该怎么帮他?”
  沈奕舟笑眯眯的看着她:“嗯?怎么帮他?要不然你去跟他建议一下?让他把手砍了吧,肯定能保命。”
  林苗苗真的信了,认真的思考着这个建议的可能性:“是吗?”
  唐瑜真是服了,无奈的道:“.......你能不能不要逗她了?”
  沈奕舟哈哈一笑,走过来顺手揉了一把唐瑜的头发,然后径直走了。
  唐瑜:“......?”
  一楼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可找的了,所以他们两人商议了一下,决定在晚饭前待在房间里休息一会儿。
  林苗苗走得快,先进了房间,唐瑜正准备拉开门也进房间的时候,忽然身后的衣服被拉了一下。
  唐瑜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正仰头看着他,眼珠子像是无机质的一样,镶嵌在大大的眼眶里,在昏暗的光线下,透出诡异的气息。
  她的手里依旧拿着红色和服的洋娃娃,面无表情的叫道:“哥哥。”
  唐瑜沉默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房门,然后又看向她:“......你好。”
  女孩的声音就像是设定好的机械音一样,没有丝毫感情:“哥哥陪我玩玩洋娃娃吧,家里已经很久没来客人了,没有人陪我玩洋娃娃,我很不高兴。”
  唐瑜:“......”
  陪你玩洋娃娃,我也会不高兴。
  但是女孩却一直拉着他的衣服,不肯松手。
  唐瑜权衡了一下,最终自暴自弃的安慰自己:反正她只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罢了,就算再恐怖,又能恐怖到哪儿去呢?即使她手里的洋娃娃是活的,即使日本有很多小鬼的传说,但是,但是.......好吧,并没有被安慰到。
  唐瑜蹲下身来,与女孩的视线平齐:“你想我陪你怎么玩?”
  “给娃娃梳梳头发吧,我总是梳不好。”女孩把洋娃娃递给他,“自从我的妈妈走了之后,我就一直都没梳好过头发。”
  女孩的头上编了两个麻花辫,但是歪歪扭扭,很不整齐。
  唐瑜应了一声,接过女孩递过来的小皮筋,不甚熟练的给娃娃缠着头发,但是缠到一半,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她:“妈妈走了......你难道不是容云的女儿?”
  女孩一直盯着他看,闻言,嘴角慢慢拉大,牵扯出一丝扭曲的弧度:“我是啊。”
  唐瑜的表情霎时凝固了:“那你......那你为什么说你妈妈走了?容夫人明明还在啊。”
  “我说过了吗?”女孩冷漠的看着他,“我没有,我是个只会说真话的好孩子,说谎的坏孩子是会受到惩罚的。”
  唐瑜被她绕得有些晕:“所以你是说了真话还是假话?”
  “哥哥想知道吗?”女孩又笑起来,她轻轻的道,“帮我给娃娃缠好头发,我就告诉你。”
  唐瑜低下头,看向手里的红衣娃娃,娃娃的头发是雪白的,他笨拙的帮她缠着头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小小的橡皮筋缠上去,然后递给了她。
  女孩接过娃娃,与她面对面的看了一会儿,嘴角的笑容蓦然沉了下来,她的目光锐利的看向唐瑜,宛如尖刀一样:“你为什么要弄疼她?”
  唐瑜有点莫名其妙:“什么?我怎么弄疼她了?”
  女孩把洋娃娃的正面对向唐瑜,只见娃娃的红眼睛里,正在源源不断的往下淌泪,那泪水也是鲜红的,就像是血一样。
  唐瑜没见过这种操作,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正张嘴想说点什么,一抬眸,他却再次受到了惊吓。
  只见小女孩的眼睛也和娃娃一样,正在往下流红色的眼泪,那液体粘腻无比,很快将她整张脸都布满了,与此同时,她还在不断的尖叫:“你为什么要弄疼她?为什么要弄疼她,为什么要弄疼她——”
  唐瑜当机立断,后退一步,把门用力地关上了。
  女孩开始砸门,她每砸一下,门就会用力的震颤一下。
  唐瑜紧紧的盯着门,视线往四周扫了一下,看看有什么可以当成工具的东西,然后他去床边拿了一盏台灯,可是当他拿着东西再度靠近门的时候,那震天响的敲门声却乍然间停了下来,房间里一片死寂,安静得就像是沉入了一汪死水里。
  门上面有猫眼,唐瑜正打算慢慢的靠近,往外面看一下的时候,忽然看见门板正往下一滴一滴的流下红色的液体,见到这个,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甫的抬头往上一看。
  只见小女孩满脸鲜血,手里抱着红色的洋娃娃,蹲在天花板上,用脸上唯一干净的一双漆黑眼眸死死的盯着他,再度发问:“为什么要弄疼她,为什么要弄疼她?!”
  那神态,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狰狞的。
  唐瑜一哆嗦,手一松,手里的台灯摔了下去,差点砸到自己的脚,他想也不想的伸手拉开了门,然后往外跑了出去。
  身后凄厉的追问近得仿佛在耳畔响起,唐瑜的一颗心几乎要从胸口里跳出来。
  他还没想好要往哪里跑,旁边的门忽然被拉开了,沈奕舟出现在了门口,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不紧不慢的问道:“唐瑜?你在干嘛呢?”
  唐瑜平复了一下呼吸,冷静道:“我的房间里有鬼。”
  “有鬼?”沈奕舟狐疑的走出来,然后拉住了唐瑜,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遍,“那你没事吧?”
  唐瑜摇了摇头,面色发白。
  沈奕舟带他来到自己的房里,然后对他指了指外面:“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瑜伸手拉住了他,皱起眉:“还是不要了吧,很危险。”
  沈奕舟朝他一笑:“危险?危险应该怕我才对。”
  唐瑜没说话,估计是第一次听见这么猖狂的回答。
  沈奕舟安抚的拍了怕他的手:“不要紧,我很快回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