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不不不是巴结(近代现代)——月半丁

时间:2019-04-15 08:58:24  作者:月半丁
  这题明明就是入门级别!!黎庭竟然完全写错了!!!
  向阳难以置信,刚要张口质问,黎庭竟然用最快的速度剥好了又一个橘子,沉着冷静,在他开口的时候,一瓣丰润橘子被塞入口中。
  食物入嘴,没有吐出去的道理。
  向阳加急嚼了两下,刚要咽下,黎庭的投喂攻势就再度向他袭来。吃了快一整个橘子,向阳才愤愤道:“讨好,也没用!你要重,重新做!”
  最后一瓣看来是喂不进去了。他气得嘴巴都微微嘟起来,两唇合得极紧。黎庭自己把橘子咬进嘴里,没有办法,只能再次不情愿地拿起笔。
  其实对黎庭来说学这些东西并不难。他只需要多听几点讲解,多看几道过程,就能够准确摸出答题的模式。
  但是动脑让他厌烦。
  而且人总有犯贱的心。他就表现着这幅堕落不上进的废物公子哥模样,他妈他爸看着反而开心。没人管,他当然不学。
  久违地被人催促着学习看题目写东西,黎庭颇不适应,偏偏向阳在边上一副“我期待很久你一定可以的”的眼神,催促他快些琢磨思考。
  算了,后来也是自己提出来的,自作自受。
  黎庭撑着下巴,脸上毫无波动,重做一遍,终于写出了让向阳满意的正确答案。
  补习时间两小时出头。黎庭脸色没怎么变,只不过眉角一下一下地跳。
  跳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只不过这在脸的另一侧,向**本没有发现。
  黎庭的耐心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向阳还一无所觉。小结巴得意于自己当老师的适合性,飘了,连黎庭做不出来题目都敢捂着嘴偷笑,再假惺惺地鼓励:“你一定,可以!”
  “以”字后头还诡异地上扬,显然是笑意憋不住。
  黎庭脸色沉了,阴恻恻看过去,握笔的手用力许多,只需要再施加一点儿,就能把笔折断。
  什么破题目,他忍得够久了,不想写了。
  向阳毫无自觉自己踩在火线边缘,纯洁地眨着眼睛,还用下巴往试题的方向示意。两个人对视着,黎庭一动不动,好一会儿,向阳才似乎意识到不对,收敛唇角,不敢再笑。
  他的视线心虚地往黎庭的手飘,在黎庭折断手中笔的前一刻,忽然有一个人的肚子响亮地咕噜了一声。
  向阳马上大声认领:“我饿了!”
  沉默片刻。黎庭道:“肚子叫的是我。”
  向阳尴尬地用手指挠挠鼻子,小声说:“我这,不是怕,怕你害臊……”
  黎庭手中的笔逃过一劫,他看着向阳的肚子陷入静音模式。向阳脸上一红,忙不迭爬起来,连声说:“我也饿,真的饿。”他又朝黎庭厨房方向看,主动讨好补救,“有没有,菜啊?我给你,做晚饭!”??
 
 
第15章 
  家政每两天会重新购置一次食材,因此冰箱里存粮丰富。向阳一开冰箱门,顿时被塞得满满的食材震惊了,两眼放光,一样接一样往外拿。
  “你要,吃什么!”他抬高声音问。黎庭只说了随便,他就真的随便拿。
  虽然平时可选的食材较少,但他对着食谱幻想的次数一点儿也不少。难得有了机会,他处理起食材来干净利落。
  他淘米煮上饭,把冷冻的虾和猪肉放到水里解冻,又开了别的柜子,把调味料和食盆都摆出来,找出葱姜蒜,洗好砧板,兴致勃勃地开工。他穿的短袖白T,为表斗志,还习惯性地要撸撸袖子,结果撸到一手空气,也不害羞,重新把手放下来,饶有架势地咳了两声。
  黎庭撑着下巴看。他熟练地将辅料切成或条状或小粒,丢到小碗里,又洗了一盆空心菜,手指灵巧地把根茎与菜叶择成一节一节。虾解冻较快,他扭头看了看黎庭,稍作沉思,又把灰色的虾就此先剥壳,省去后面动手的麻烦。
  像个自信心爆棚的大厨。
  其实这已经比黎庭惯常的晚饭时间迟了一小时。但向阳要做饭,黎庭也没拦他,就让他在自家厨房里大展身手,顺便给做饭的阿姨发了个短信,今晚不用来。
  做饭的阿姨是个中年少女心,给买的碗筷带印花,围裙也粉粉嫩嫩。向阳虽然是男生,但小小一只,穿女式围裙竟然正好,腰间还用系带打了个蝴蝶结,宽大T恤被粗暴束紧,拢在皮肤上。
  那个腰的尺寸太细了。黎庭看了看自己的手,两只手手指对接,围出一个圈。
  这个圈并不大,但他怀疑这样就能够箍住向阳的腰。
  向阳还挺有自觉的,菜好一道就先端出一道,好让黎庭先吃。但饭根本还没煮好,所以基本等到他把菜都炒好,这才正式开始吃饭。
  两荤一素一汤,对向阳来说已经是很高的晚餐规格了。
  他站在饭桌前,对自己的成果迷之感动,几乎要先拜拜再吃。
  向阳知道同学经常周末一块儿出去玩,吃东西前基本都要先拍照发朋友圈。但他没有手机,也没有微信,所以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也对这行为不甚在意。
  但——
  他摆盘这么好看!闻起来还这么香!!以后估计很难有这种机会了,他想拍照留念!!
  结果黎庭已经被饿狠了,一个字都没有多说,端碗就吃。向阳凑在他旁边,绕着他转来转去,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喉,误以为向阳是来讨夸奖的,于是平平淡淡说了句:“很好吃。”
  是真的挺好吃的,小宠物优点再+1。
  向阳和他面对面,原本想找他要手机,被他一夸,顿时就忘了,咧嘴不好意思地笑:“还,还好啦。”又飘飘然地坐回椅子上去,满心都是“他夸我了他夸我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好心情加成,连饭吃起来都香了。
  向阳其实很喜欢做饭,但吃的人向来只有他自己和爸爸,爸爸不骂他就不错了。
  黎庭是头一个夸他手艺好的人。
  不贪婪的人过得会幸福一些,向阳埋头品尝自己的成果,不时想到黎庭的夸奖,又自顾自满足地傻笑。
  黎庭真好。
  那三个字他一定要记下来,永世不忘!
  向阳连碗筷也自觉洗了,因为心情不错,边唱还边哼歌。洗完后他再度斗志奋发地准备接着补习,被黎庭拒绝,也不在意,而是宽容地说:“那就,等明天!”
  “……嗯。”黎庭说,“再说吧。”
  原定计划是敷衍一天,用实际态度让向阳领会到补习的困难,好让他自动放弃。但直到这个时候,黎庭才想起来,他原本想的好像一个都没成功。
  何止没成功,根本没执行。
  向阳就来了几个小时,房子的感觉却已经不一样了。
  空调温度被调成了25度,而不是以往的22度。他在等黎庭做题的时候,会无聊地扯沙发上的靠枕玩,原本摆得规规整整的抱枕就此乱了位置。桌面本来只有几个杯子,现在却铺满了本子和纸笔,手边还有向阳提示他、特意给他的小技巧,写在便签纸上。
  黎庭被他叽叽喳喳吵了一下午,内心却出乎意料地没有烦躁。他直直地凝视着向阳,看得对方颇有点儿迷惑,问“怎么了”,他不回答,小结巴就又闭了嘴,歪头看他,靠近一步,再换个歪头方向,观察他另一侧脸的表情。
  “干嘛呀,”他嘀咕,“突然,不说话,好吓人。”
  黎庭道:“没有。”
  “那我,先,回去啦!”向阳总算等到他开口,又蹲下去,开始收拾自己的本子,“我要写,作业,明天再来!你也可,可以,看看自己的,作业,如果有问题,明天,问我!”
  让黎庭写作业是不可能的事,他就没有点头回应。
  夜幕已然降临,黎庭送他出门,被外头的热意扑了满面。向阳又开始嘟囔,说什么空调房呆久了好舍不得,也没说完,就对黎庭说了再见。
  充满各种声响的房子顿时彻底安静。
  明明只是少了一个人,但黎庭却不知为何,觉得缺了很多东西。
  他不合时宜地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个故事,最方便快捷填满房间的方法是买一个蜡烛,光会瞬间占据每一个角落。
  黎庭鬼使神差地又开了两个灯,室内立刻亮得刺眼。他眯起眼睛,觉得不适,又再次关上了。
 
 
第16章 
  向阳周末多了一项活干。大部分人如果日程排这么满一定会抱怨外加丧失积极性,但向阳不同,向阳反而越发有精神。
  仿佛每多一个目标就多一份动力,动力槽没有上限。
  黎庭第二天也将就着让他补习了,两个人磨合好,进度比先前快了许多。晚上向阳为了“嘉奖”他的努力,又一次下厨给他做晚饭。
  边做还边在厨房里大声炫耀:“我昨晚,看了,食谱!今天的一,一定,更好吃!”
  他手艺再好也比不过黎庭聘的专业厨师,但黎庭没说。向阳吃饭的时候位置都和他拉近了,自己吃,也不忘要主动给他夹,催促他多多品尝。黎庭再表扬了一次:“有进步。”又得到向阳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我们俩,都,有进步,”向阳咬着筷子乐呵呵地说,“这不就是,传说的,模范友情。”
  小学老师常说,真正的朋友是互相帮助对方、彼此都有改进的。
  这套理论虽然看起来幼稚,但向阳觉得很有道理,并多年来将其奉为心中最高的朋友形式。
  黎庭把他当宠物养,但也没开口。他也有正常情商,知道这种想法说出来会招人打,于是放着向阳傻乐。
  补习虽然有进度,然而黎庭落下的太多了,仅凭周末补习,哪怕向阳是世界第一模范教师,也不可能靠这点时间就让他掌握完全。
  时间是宝贵的,一刻也不能浪费的。
  黎庭在学校也都是睡觉,醒着也无所事事,那这些时间拿来学习,不是才更有价值吗?
  黎庭是单人座,在全班最后一排。班上是人数是奇数,也找不到人愿意和他坐一块,他便做单独个例,自己一个人还清净。
  向阳同桌也是典型不爱学习的学生,期中考将近,连抱佛脚的心思都没有,甚至比以前还要浪。向阳低头抬头,都能听见他在和前后左右甚至是各半个班级的人讲话,哪怕想漠视也无法成功。
  打扰学习,罪大恶极。
  自己还怎么劝都无用,更可恶了。
  向阳在周一晚上自习时,找班主任老牛说了一声,周二上课,黎庭一进教室,就发现自己座位旁边多了一张桌子,矮巴巴的男生坐着,用一个很稚气的姿势捧着书,进行早读。
  见他进门,还紧张兮兮地冲他招手。
  口型能看得出来他嘴里说的是:“快来别被老师发现!”
  原来他光比口型的话就不会结巴。
  黎庭想了个毫无关联的事,大摇大摆走过去,坐了放下书包,直接就打算趴在桌上睡觉。
  身边的人用力揪了他一下!
  他一下子抬头瞪人。
  向阳没怎么接受过他眼神冲击,他眉目锐利,瞪人太凶了,吓得向阳椅子往后颠了颠。马上的,向阳又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怂,重新坐好,小声提醒他:“早读!”
  黎庭道:“你结巴读什么读?”
  向阳也瞪眼:“你又,不结巴,为啥不读!”他抖抖手里的课本,“语文书,七十二页!”
  先前他们的位置,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只在下课的时候有交流。现在向阳搬过来了,矛盾马上发生,两人眼神对峙,在空中擦出火花。
  黎庭就从没早读过。他起得太早心情会很差,早读课能不旷课就算很好,能在早读时间趴着睡觉已经是赏脸。他妈之前跟老师打过招呼,老师都不管他,只有向阳不识趣,竟然大言不惭要他早读。
  凭借身高与气势压制,以及瞪人的熟练度,向阳先败下阵来眨了眼睛。但他不服输,直接把头埋下去。黎庭课桌里就那么几本课本,他把语文书抽出来,帮黎庭翻好了,底气很足地说:“不读,看也行!这几首诗,要背的,会考。”
  黎庭把书合上,不耐烦地重新趴下去。向阳立刻急了,凑近了说:“不要睡!都快,考试了!多拿几,几分,也好啊!”
  “不用了。”黎庭说。
  “哪里,不用!”向阳道,“我说了,我会,帮你的!也包括要,要监督你……”
  黎庭实在很困,反正至少在这一刻不想忍受他的骚扰,头颅微抬,两眼眯着对他说:“因为是朋友?”
  向阳肯定地点头:“嗯!”
  “那友情结束了。”黎庭无情宣布,“别吵我。”
  向阳对着他重新埋下去的脑袋,茫然了。
  就昨天他还给黎庭塞了新的笔记,前天黎庭还在夸他做饭好吃,怎么光早读不让睡个觉,友情就这么轻易地破灭了呢!
 
 
第17章 
  黎庭过了一个清静的早读,补了觉,等他再把头抬起来的时候,脖子突然发出清脆的“咔”声。
  课桌对他的身高来说太低了,哪怕用手臂垫着,要趴也相当困难。黎庭用手按住后颈关节,脸色一时有点儿僵。
  好像扭到脖子了。
 
 
第一节 课是英语,正上到一半,老师在台上奋笔疾书,用巨大的音量向他们解释某个语法。至于是什么语法,黎庭当然不知道。
  他眼皮半垂,手指用力,揉按骨节凹陷,然而那种别扭的疼痛感没有半丝减弱。
  没法伸直,也不方便扭头。
  黎庭是趴着睡的,换姿势的时候,脸对着向阳这儿,抬起来时朝向自然也没变。
  向阳长得太矮,坐在最后排,要抄笔记需要把头仰得高高的,才能让视线穿过前排的阻碍。黎庭半个身子仍然用左臂撑在桌上,从这个角度看,基本向阳偏一偏脸,俩人就是面对面。
  但向阳没看他,只是一个劲地抄笔记,嘴唇抿成一个倔强的弧度。
  两个人都没吭声,慢慢地,黎庭就看见他脸色逐渐涨红,原本脸上的专注也保持不住了,头抬起与低下看笔记本的频率增加,握笔的手也动得越来越快。
  最后他愠怒地瞪了黎庭一眼:“不是,绝交了吗!看我,干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