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不不不是巴结(近代现代)——月半丁

时间:2019-04-15 08:58:24  作者:月半丁
  两只覆在脸颊上的手掌心热烫,皮肤上带着茧子,并不光滑,但柔软无比。
  他说得仿佛自己已经预见了黎庭的凄惨未来一样,脸色越变越糟糕,自己把自己吓得大惊失色。
  黎庭动都不动,也不明白他在担心个什么劲。
  明明只是普通交际——就算只是普通朋友,有必要在意成这样吗?
  向阳一锤定音:“我,给你补习!就,先从,数学开始!”
  黎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人认真无比的表情,沉默了片刻。
  他没法再糊弄向阳,只好道:“在学校不想。”
  “学校不就,就是,学习!在学校,还不想,那……”向阳仿佛觉得他不可理喻,“那,什么时候,才想?”
  黎庭道:“周末。”
  他们周六目前还不用补课,因此周末时间向阳在打工。他掐指一算,陷入纠结,在内心的漩涡中转来转去,最后觉得还是自己的朋友的未来更加重要,咬咬牙,道:“那周末,我来学校,找你!”
  黎庭:“我说了不想在学校。”
  向阳直接决定:“那去我家!”
  黎庭:“你家太破。”
  “怎么能,直接,这么说,说别人家,破……”向阳训斥他,“没有礼貌!那要,去哪?”他思考片刻,眼前的选项似乎只剩一个了。
  他道:“就,你家吧!”
 
 
第12章 
  向阳说一不二,说敲定就敲定,半点拒绝的机会也没留给黎庭。
  他计算好了时间。周六周日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他要打工,打工结束后老板会送他一点东西给他当晚饭,接着就可以直接去黎庭家帮他补习。
  “你直接,告诉我,你家,地址。我过去,找你!”向阳还友善地问,“要帮你,带晚饭吗?”
  黎庭:“不用。”
  “哦。”向阳又催,“那你家,怎么走?”
  黎庭不情不愿地跟他说了小区名字,沉思片刻,又想不起来自家楼层门牌号,于是道:“到时候我接你。”
  向阳自己的衣服加起来没几件,平时都穿校服,到了周六日就全是T恤。
  他一路步行,从打工的店到黎庭住的小区走了十五分钟。外面日头正烈,阳光火辣热情,向阳也没把遮阳伞,走到小区门口魂已经被晒干了一半。
  黎庭下来时,向阳背着书包,正蹲在小区保安亭边上,可怜巴巴缩在那点儿阴影里,不被太阳晒到。黎庭走近了,还能听见他说小话:“热死了,还,还不来,好慢。”
  黎庭:“我没求你来。”
  向阳吓得蹦起来,左看右看,最后才无辜地转过身。
  “我也没,没说你,坏话。”向阳撅着嘴,“干嘛,这么说……”
  黎庭没再说话,扭头就走。向阳被他凶了,心里有点儿忐忑,小跑着跟上去。
  这个小区房价颇高,景观自然也做得很好,向阳蹲保安亭看的时候就想等会进去了一定要好好参观,结果就和黎庭说了两句话,他已经想不起来参观的事了。
  生气了?不会这么小气吧……
  向阳盯着他的后脑勺干瞪眼,然后看着他头顶的景色从楼房变成绿色的树叶,最后变成超市的招牌。
  黎庭在超市外头的冰箱抓了两根雪糕,结账,扔一个到向阳怀里。
  “原来,没生气!”向阳马上喜笑颜开,“没生气,就说,没生气!不开口,吓死我了!”
  他这情绪一起一落比蹦极还快,舔着雪糕,也不跟黎庭屁股后头了,就站在黎庭身边跟他并排走。心里放松了,他也就记挂起自己原定的参观了,脑袋开始四处晃。黎庭一低头,就能看见他的头发随着走路颠伏一翘一翘,时而仰起脸了,还能看见他吃雪糕的模样。
  给他买的是奶油味的,融化的冰淇淋卷在舌尖上,被带入口中。不小心沾在嘴唇上了,舌尖还会及时重新伸出来,贪婪地将它舔回,再接着去吃下一口。
  还是很像小动物吃零食,又原始又可爱。
  怎么会那么红?黎庭盯着他的舌头,漫无边际地想。
  一直到了他家,向阳吃完了,还自来熟给自己掏出纸巾擦嘴。黎庭没得看了,下意识把自己的手往下一放。
  吃了一半的雪糕摆在了向阳面前。
  向阳眨眨眼睛,不开窍地惊讶道:“你吃得,好慢!”
  “不吃了。”黎庭道,“帮我丢了。”
  向阳瞪他:“这么,浪费!”
  他向来珍惜粮食,自己吃饭也是能吃光就绝不剩下一粒米。他抓着黎庭的手往上举,补习还没开始,先很有架子地给黎庭上人生第一课:“买了,就要吃完!绝对不可,可以,浪费!”
  黎庭力气比他大,蛮横把手往下一压,言简意赅找借口:“我胃不好。”
  这个理由冠冕堂皇,向阳不由得“啊”了一声:“那,为啥买?”
  黎庭选择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你不吃我就扔了。”
  黎庭吃得很干净,不像他东一口西一口的,吃掉的部分看起来就像被平整切掉一般。只不过在太阳底下还是晒久了,周身正慢慢融化,向阳纠结地对着上头的眼睛图案大眼瞪小眼,最后在快要滴落时,毅然决然一张嘴,舔了一口,又接过来自己吃。
  对着他的模样,黎庭忍不住又想。
  果然还是很红。看起来像草莓冰淇淋一样。
 
 
第13章 
  黎庭在家里开了很大的空调,从房间到客厅,仿佛电费不要钱。向阳一进门就感受到一阵凉爽,舒服至极,咬着雪糕就想往里蹦。黎庭把他拎回来:“换鞋。”
  木质地板干净得能发光,好像一踩就会脏。向阳立刻向后跳,踩着自己的鞋子脱下来。
  先前没仔细看,毕竟要低头看地面对黎庭来说相当麻烦,现在他才发现,大夏天的,向阳喊着热,穿的鞋子却不是凉鞋,而是一双布鞋,看上去旧得要死,似乎洗过了很多次,原本的红色都泛白了。鞋子脱下来,摆在黎庭的鞋子旁边,看上去简直像女生的鞋子。
  向阳脱鞋袜也很有技巧,腰都不弯就把袜子也脱了,团着踩进鞋子里放着。他一双白净的脚上有被鞋袜勒到的红痕,一时有点儿皱巴巴的,脚趾头上也微红。
  他踩着黎庭家的拖鞋,道:“对,对不起,刚才没,注意!”他把最后一小块雪糕咬进嘴里,又说,“叔叔阿姨,在家吗?”
  黎庭:“谁?”
  这还能有谁?向阳道:“你爸,你妈。”
  黎庭“哦”了一声,提起他的书包往里走,很随意地丢在沙发上:“这是我的房子,我一个人住。”
  过了好一会儿,向阳都没有动静。他疑惑地回头,才看见小结巴目瞪口呆地盯着他。
  “对,对不起!”他又道歉一次,“原来你,考不好,也,也不会,饿死!”
  黎庭:“……”他点头,“对。”
  不等向阳再说话,他又道:“那就不用补习了吧。”
  没想到自己的补习大业还没开始,就失去了开始的理由,向阳立在玄关,垮下了脸。
  昨天晚上他准备了一晚上呢,又挑题目又写提纲的,还琢磨过怎样断句才能够更顺畅给黎庭补课,想得晚上十二点多才睡着。
  但他好像又做了傻事,没意义的事。
  可能是他的表情失落得太过明显,黎庭直接命令:“进来。”
  向阳是进去了,但情绪显然降了下来。他情不自禁地打量黎庭的家,看上去光客厅就有一百平,家具都是崭新的,沙发质感和自己家那个老破沙发一看就差了许多。房子朝南,没有拉对阳台的窗帘,下午的阳光毫无顾忌地穿过玻璃冲进室内,照得每处都亮堂堂的。
  他回忆起来的路上看到的卖房广告,一平米六万块。
  向阳个小穷酸货,顿时就连走路都很小心。
  黎庭看他蹑手蹑脚的模样,问:“你干什么?”
  向阳只觉得自己踩一脚就是六万,再踩一脚又是六万,万一给踩重了踩脏了,那他会觉得相当对不起黎庭。但这哪里能说出口,显得太蠢太笨太没见识了,还稍微有点儿伤自尊心。
  黎庭就皱着眉,看他慢吞吞地走到了沙发旁边,抱起书包,问:“那要不,我就,先回去了?”
  这来了有两分钟吗就回去?
  黎庭眉头锁得更紧了,二话不说,把他书包又一次提起来,向阳跳起来也碰不到,眼睁睁看着自己书包被丢到沙发另一边。
  “不补习可以做别的事。”黎庭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烦不烦。”
  向阳丧气地说:“烦。”
  追根究底,他想给黎庭补习,是因为想对黎庭有帮助。现在发现对方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怎能不挫败。
  向阳大部分时候想得很开,但一时有点儿钻了牛角尖,钻不出去了。
  他很少会这么消极,回答得这么干脆,反而让黎庭怔住。高个子男生看了他一会儿,他垂着头,看不到脸,只能看到小小的发旋。黎庭突然出手掐住他下巴,逼他抬起来:“你哭了?”
  向阳迷茫地抬头:“没有啊。”
  挫败是有,但也不至于因为这个伤心到哭吧,又不是什么多愁善感小姑娘!
  黎庭:“那你笑一下。”
  向阳叹气:“笑不出来。”
  黎庭手掌太大,本意是捏下巴,真上了手,直接就捏住了他的半张脸,两颊的肉都被压得变形,看起来软乎乎的,因为被太阳晒久了,还有着一种鲜活的热度。用手接触着,黎庭忍不住又分神。向阳艰难地说:“我,不补习,的话,来了也没,没用。除了这个, 我就没什,什么事,能做了。呆在你家,你会很,无聊的……”
  黎庭到现在终于才看出他纠结的是什么东西,道:“不无聊。”
  向阳发问:“你在家,都,做什么啊?”
  “打游戏和睡觉。”
  “我不会,打游戏,”因为脸被捏着,向阳说话的时候嘴唇就会不自觉翘起,显得委委屈屈,“睡觉,我会吵到你……”
  黎庭莫名其妙在心里接了句“不会”,转瞬又回过神来。
  他相当讨厌别人打扰他,就连请的家政也只会在他去学校的时候进门。之前向阳自己决定要来的时候,他就不悦了很久,现在向阳要走,难道不是刚好吗?
  黎庭放开了手,看着自己的掌心,方才的触感似乎还留在皮肤上,看了足足一分钟。
  向阳凑在下头端详他半天,他才说:“那你走吧。”
  “哦。”向阳干巴巴地回答。
  重新抱起书包背好,向阳重新去玄关换鞋,拖鞋踩在木质地板上啪啪的,格外响亮。他蹲下来穿鞋,又悄悄地瞥黎庭。
  这一眼正好撞上黎庭的视线,里头有点儿不舍和郁闷的意思。黎庭抿了抿嘴唇,忽然又说:“算了,留下来补习吧。”
 
 
第14章 
  向阳作为黎庭眼中的小宠物来说是合格的,活泼向上有朝气,不记仇,偶尔有点儿小小的别扭和不开心,只需要哄一哄,马上又能喜笑颜开。
  乖巧宠物总能得到宽容,因此哪怕有些时候向阳做的事情都是他讨厌的,他也能够提升忍耐度。
  向阳因为自己能够重新派上用场而高兴,马上就得意忘形了,蹦蹦跳跳跑回来把笔记本和练习册全部一股脑拿出来,又催黎庭拿他自己的。如向阳所料,黎庭的书本全部都是空白,新得像是刚买回来一样。高一的习题册他也没有,问记不记得放在哪里,根本没有得到回音。
  好在自己准备完全。向阳乐道:“那只,看我的,也行!做题目,我就,手抄给你!”
  数学从高一的第一单元开始复习。向阳的习题册比原本厚度还厚了一倍,夹满各种标签笔记。他翻开课本集合的部分,定义他不方便念出来,也没必要,就指着让黎庭看。
  黎庭装模作样对着发呆,等到向阳问看好没有,再随便点个头。
  向阳也不怀疑他,毕竟这些内容简单极了,只要智商正常,很难看不懂。他又拿了自己前一天晚上抄好的题目,现做一遍,边写边三字一顿地解释,帮助黎庭理解。
  他讲课时,腔调一板一眼,已经过了变声期的嗓子完全没有要往成年的方向蜕变的意思,是脆生生的少年音,两者搭配形成了一种相当奇妙的耳听体验。
  黎庭根本没在意他讲的内容是什么,纯粹听着他的声音,一时竟然也没有不耐烦。
  如果不是结巴,能连贯说话,那估计他讲课听起来是一种享受,很适合助眠。
  不过是结巴也不错,话被他打断成三句一顿,有种笨拙而努力的感觉。
  黎庭神游天外,向阳自己的讲解结束了,把笔往他手里一塞:“好了,自己做,试试看!”
  再回过神来,黎庭对着向阳给的题目沉默。
  他根本什么都没听,连解体格式都不记得。好在向阳之前写的笔记痕迹还在一旁,他不动声色看了一眼,提笔慢吞吞地写,又从桌子另一端把水果盘拉过来,丢一个橘子到向阳手里。
  “给我剥。”简单一句命令,向阳就乐颠颠地服从。
  黎庭随便一通乱写,基本上把前面的更换数值复写一遍,等到抄完了,向阳把剥好的橘子送他嘴边,笑着说:“奖励!”
  拿他的东西给他奖励,向阳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
  但黎庭张口吃了。
  向阳又剥了一瓣,黎庭吃,他投喂。他总觉得黎庭低眉顺眼吃他的东西时表情很随和,像一只凶猛的大型动物对他收起獠牙利爪,懒懒散散的,接受他的服务。这让他有了难以言喻的成就感,擦擦沾着汁液的手,又把黎庭刚刚写的东西拿过来检查。
  不过几秒钟,向阳脸上的笑容瞬间崩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