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不不不是巴结(近代现代)——月半丁

时间:2019-04-15 08:58:24  作者:月半丁
  “嗨。”他道。
  黎庭不理人。
  七中的校服是广大中国校服热爱的绿色,很土,夏天校服尤其的土。不过学校抓校服不怎么严,学生也就要么偷改要么干脆不穿,像黎庭直接穿自己的T恤,图案看着相当拉风。
  向阳是穿校服的,只不过因为热,解开了两颗扣子。但那人连扣子都认认真真地系着,右手腕上戴一个老土的腕表,面上一副眼镜,反光衬得眼镜后头的双眼笑意纯良。
  如果不是认得他,向阳十成十会觉得他是个乖乖好同学。
  向阳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这边搭话,狐疑地看着他,但不敢轻举妄动。
  付思博最有名的不是打架有多狠,也不是换女友有多勤快,而是他作为一个校霸,成绩竟然能排在年段前列,相当受老师喜爱,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不打架谁都觉得他是三好学生。对,这个校服和他的眼镜也是他的伪装!
  向阳还在思考他的目的,付思博托着下巴,对黎庭道:“我坐你对面这么久了,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太不给面子了吧。”
  付思博身边还坐着一个漂亮的女生,正低头写作业,满脸的不问世事。
  向阳心说难道他是找麻烦的,因为不给面子而找麻烦,又开始思考怎么化解危机,黎庭便说:“你不是有事?”
  付思博:“我明明还在等饭吃闲得发慌,怎么看都不像有事的样子吧?”
  他旁边的女生附和:“嗯,他是很闲。”
  黎庭冷静地改了理由:“我有事。”
  诶?他们认识?
  向阳惊奇地睁大眼睛,看看付思博,又看看黎庭。黎庭还是一张淡定的死人脸,说完我有事之后,仿佛为了论证自己理由的真实性,又夹了一块肉。向阳满腹疑问还没出口,又被堵住了嘴,只得满眼疑问地开始吃东西。
  付思博又笑了起来:“啊,这小东西我记得。”
  向阳心想:什么小东西!我们明明同年龄!
  黎庭道:“吃完了,走了。”
  向阳还没吞下去呢,加快速度,他直接抽了张纸。一块巨大的阴影覆盖下来,向阳的下巴被他捏住,两个人的脸凑得相当近。
  这种感觉有点儿奇特,向阳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黎庭拿着柔软面巾纸,钳制他下巴的手没用多少力,就让他动弹不得,手上动作潦草,粗暴地给他擦干净了嘴。
  随后提起他的书包,向外走去。
  向阳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要追上他。
  路过付思博身边时,对方看向他,弯着眼睛说:“原来他真的能交到新的朋友啊。”
  向阳心中警铃大作,脚步停了一瞬,再抬头,黎庭已经出门了,他只好小跑着跟上。他结结巴巴地问:“你,认识他?”
  黎庭:“嗯。”
  “有仇?”
  “没有。”
  向阳:“朋友?”
  黎庭皱了皱眉:“不是,就初中同学,很烦人。”
  向阳“哦”了一声,从他手里接过自己的书包,老老实实背上了,走着走着,忽然偷笑一声。
  黎庭:“笑什么。”
  向阳捂住嘴,连连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笑。黎庭看着他一看就是说谎憋笑的表情,眯着眼睛,俯身逼近他,也不说话,就用眼神逼问。
  向阳是个没用的人,很快就没有骨气地招了。
  他才不喜欢付思博,虽然两个人无冤无仇,付思博也没找过他麻烦。但年段分数排名,付思博总是压他那么几分,考场座位也在他前头。有时候他一抬头,就能看到有人趁着监考老师不注意往付思博那儿扔纸条。
  作弊可以,但是不能作弊得比自己分数高!
  偏偏自己在其他方面就没有一项能比得过对方。
  不过现在发现自己还是黎庭唯一的朋友,而那么自来熟笑里藏刀的付思博仅仅是个初中同学,还被嫌弃很烦,他便感到无来由且幼稚的高兴。
  黎庭:“你觉得你是我朋友?”
  向阳毫不犹豫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不,不然呢?”过了两秒,他思维转弯,又警惕起来,“难道你,觉,觉得,不是……”
  看着他一下子变得震惊警觉又带着些许难以置信的控诉眼神,黎庭直接打断他的话:“是。”
  这才对嘛!向阳又重新开心起来,向黎庭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好傻。
  黎庭心想,不过反正承认也没有坏处,就这样吧。??
 
 
第10章 
  期中考将近,向阳表现出了过往从未有过的斗志。
  具体表现为他们连中午吃饭的时间都又缩减了十分钟。向阳紧赶慢赶狼吞虎咽,在他刚吞咽完的间隙,往他嘴里投喂东西,他都不会犹豫,直接眨着眼睛咀嚼起来。有时候黎庭看着都怀疑他那么小的嘴怎么能一下子塞那么多东西。
  脸颊都鼓起来,跟仓鼠没两样。
  黎庭很少跟人交往这么长一段时间。说话麻烦,交流麻烦,做事麻烦。什么都让他提不起兴致。
  他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毫无目标,对一切都感觉到厌烦。
  和向阳一起吃午饭倒算是维持得最久的,一个月。
  这是交朋友?
  黎庭给向阳喂东西已经相当熟练,基本上筷子一抬就能对准地方,看都不用看,有空分心想东西。
  比起当朋友,他更多觉得自己像在养宠物。
  养一只精力旺盛活蹦乱跳的仓鼠,爱吃东西,还爱说话,说话还结巴。
  那天之后,他们吃饭的时候又撞见过几次付思博。那家伙总是带着第一次见面时坐在边上的那个女生,似乎在辅导作业,有时闲着没事,就撑下巴对他们笑。
  付思博轻而易举两句话,就能让原本一心吃东西的向阳转移注意力。
  黎庭记得向阳这人其实挺怂的,被开玩笑不会生气,被打了也不会反抗。但面对付思博,他好像有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底气,敢顶嘴敢反抗,语气还相当不客气。
  只不过那股不客气总被结巴冲散,显得像笨拙小孩的反抗。
  付思博逗他说太矮,吃太急也长不高,他就哼说:“你,你有,黎庭那,那么高吗?他都没,说我,你没资格!”再说他天天跟人屁股后面跑,他竟然也能摆出得意的表情:“有些人,想跟,还,还没得跟!”
  说完还自信满满地看向黎庭,满眼都是“我反击得聪不聪明厉不厉害”。
  真的像小笨宠物讨要夸奖。
  向阳已经吃完了自己的份,坐在他对面,看他走神,耐不住地催他:“吃快点嘛!”
  他人长得小小的,手里捧个迷你笔记本,从黎庭角度看下去,正好是女生自拍最喜欢的角度,眼睛大下巴尖,睫毛黑得厉害,纤毫毕现,一下下地扇动着。
  嘴巴一开一合,说几个词就打个结,努努嘴,纠正了重新说。
  黎庭其实也没怎么听他在说什么,只是又夹起一块鱼肉,用最简便的方法堵住他的嘴。
  付思博陪着小姑娘逛完精品店,晃晃悠悠走进来,就又看见黎庭喂他的场面。
  这一幕无论看多少次都颇有意思。
  向阳习惯坐背对店门的位置,仍然没看见他。他慢条斯理走过去,打量黎庭,对方一如既往地无视他。
  黎庭和他确实是初中同学,同一个班,他坐倒数第二排,黎庭倒数第一,就在他后头。
  付思博向来以收服身边所有人为乐趣,唯独和黎庭搭不上话。
  人可能有些时候就容易贱性发作,越是说不上话越是想撩动他。加上这家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付思博单方面和人打交道,结果一直到初中结束都没能成功。
  没想到过了一年,他们重新成了同校,而黎庭身边多了个人。
  不仅如影随形,还亲密无间。
  付思博不得不说有点儿纳闷。
  嫉妒没有,就是想不通,比起那看来看去没哪儿出众的小结巴,他哪里逊色了,于是见一面就要逗向阳一次,
  他点过菜,就撑着下巴,弯着眼睛看对面。
  江采道:“又在打坏主意?”
  “什么坏主意,只是友好的打招呼。”付思博笑道,“交交朋友。”
  江采是班上学习委员,每次他不想应付别的女生了,就拜托江采给自己当当挡箭牌。
  她也不多管,问完就低头看自己刚才还没解完的题目。
  付思博抬起头来,友好打招呼:“嘿,小结巴。”
  向阳一听他声音就竖起耳朵,横眉竖目瞪回来:“你,不尊重,人!”
  付思博哈哈大笑:“别那么拘谨嘛,不就是个可爱的称呼。”
  向阳气呼呼扭回头,对着黎庭,满脸表情都是“都怪你吃得太慢我才会碰见这个讨人厌的家伙”。黎庭仍然不紧不慢,放下筷子,碗里还剩一层。
  “不用理他。”黎庭道,“走了。”
  向阳可算等到这一刻,迫不及待站起身,还对付思博做个鬼脸:“我要,回去,复习了!”
  动作基本跟蹦起来没两样。
  付思博憋着笑,长长地“哦——”了一声:“好用功啊,就是这么赶,不知道黎庭吃饱了没有。”他笑眯眯地说,“他愿意迁就人委屈自己,真少见。”
  向阳一听,心里有点儿不服气。
  他和黎庭当朋友两厢情愿,而且呆在一起确实挺开心的,为什么会有委屈的说法?
  “让我猜猜,你跟着他,有不少好处对吧?”付思博竖起一根手指,“放在以前你有胆子顶撞我吗?他给你撑腰,给了你不少底气吧。”
  向阳一时没法反驳,噎住。
  “他给你撑腰,当了你的底牌,是不是没人敢再欺负你了?嗯……我前一年也没在这些餐馆里见过你,都是他请你的?”付思博坏里坏气,一摊手道,“你看,都是你占便宜,然后现在他还因为你吃不饱。他有什么好处吗?不是受委屈是什么?”
  向阳道:“你瞎说!”
  付思博:“哪里瞎说?”
  向阳一时也想不出什么依据来支撑自己,憋红了脸,“唔”了两声,因为仔细一想确实都是黎庭在对他好。
  黎庭听着这小学生一样的对话不耐烦极了,想直接走人,便道:“你不是要回去复习?”
  向阳一听,终于找到理由了,一扯他的袖子,大声对付思博宣布:“我会,帮他,考好期中考!不是我,占便宜!”
  黎庭:“……?”
  向阳中气十足:“我回去,就,给你,补习!”??
 
 
第11章 
  向阳言出必行,行动力超群,拉着黎庭飞快落跑后,回到教室直接把自己平时上课的笔记全部抽出来。
  他用的笔记本全是学校发的,一科两本,绿横线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字,内容浓度绝高。他把自己的本子排满了整个桌面,扯着黎庭的袖子,拉他过来:“你要,从,哪科,开始!”
  “……”黎庭以为他就是在付思博面前找找面子而已。
  “我觉得,数学,补习起来,比较快。”向阳自己也在认真地坐着思考,“物理,也是……”
  黎庭把自己的袖子抽回来,木着脸往回走。
  向阳急道:“你走走走什么!”
  黎庭:“睡觉。”
  “你明明,吃饭前,才说,睡饱了!”向阳絮絮叨叨,“先决定,从什么,开始,补习!我连复习,都,都先,放着了,你至少,先先选一个!”
  他也不选,只是僵硬地说:“不用。”
  向阳道:“不可以,我都,承诺过了!”
  你的承诺关我什么事?
  黎庭久违地有点儿头疼。
  上高中以来他念书的次数屈指可数,转到新学校后更是连书都没翻开过几回,座位的作用是让他趴着睡觉。
  补习?补什么习?考试?考什么试??
  不等他开口,向阳又问:“你之前,考,几分?”
  黎庭闭上了嘴。
  被他无视,向阳就在他身边跳来跳去,不停地说着:“回答我!快理我!”
  教室里其他同学向他们看过来,看向阳哪怕跳起来都比不上黎庭高,纷纷捂着嘴巴笑。向阳自己嘀咕“笑什么笑”,又锲而不舍地继续缠着黎庭。
  这个世界向来是不会辜负他的努力的,就像他以前用功读书就能考高分,努力省钱,到现在已经快攒齐上大学的学费。只要对黎庭够执着,黎庭一定会放下自尊心接受他的补习!
  ……算了。
  黎庭心想,告诉他,他自然就会知难而退。
  高个子男生低下头来,视线直直对上向阳。向阳的表情充满了宽容,写满了“无论考多少分我都会帮你的”,目光奕奕,饱含鼓励。
  黎庭道:“二十三分。”
  “?”向阳困惑地问,“哪科,二十三分?”
  “主科三科加起来,别的不记得。”黎庭道,“行了,我去睡觉了。”
  向阳怀疑了整整五分钟,自己嘴巴不好用,应该不至于连耳朵都不行吧。
  三科?二十分?
  用脚写都不至于这个分数吧!
  黎庭刚刚酝酿出睡意,向阳冲至他身边,摇他的阵势就跟正在地震催他逃跑一样。
  “起来!不准睡!”向阳焦急地说,“你怎么,睡得着!!”
  好吧考出这个成绩在他心中可能比地震还要严重。
  “你这样未,未来,怎么办!”向阳跟见了什么极端恐怖的东西一样,“别说大学!这样,连,技校都,不能上的!工,工作怎么找?养不活,自己的!”
  这是黎庭认识他以来见过他力气最大的一次,竟然硬是把黎庭从桌子上拔了起来。向阳又用两手捧住他的脸,把自己的脸凑得极近,语气严重地说:“找不到,工作,就,赚不到钱!你看你,现在,要吃这么多,以后没钱,饿死了,怎么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