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不不不是巴结(近代现代)——月半丁

时间:2019-04-15 08:58:24  作者:月半丁
  还有那句“我信你”。
  路维人生的第二次吻仍然是强吻,毫无技巧毫无章法,甚至还不小心咬了付思博一口。
  但付思博没有推他。
  是吓傻了吗?如果不是呢?
  路维离开他的嘴唇,重新站平,慢慢战战兢兢睁开眼睛。
  “你还没告诉我!”他语气凶狠,“你想听什么回答?”
  付思博没说话。路维又说:“我想天天这么咬你,这个回答成不成?”
  嘴上越是逞强心里越是慌张,路维都快撑不住了,才看到付思博有了行动。他抬起手来擦了擦嘴唇,没有看路维,口中吐出两个字:“成吧。”
  偶尔让路维逞凶成功一次也不是不行。
 
 
第90章 
  期末考试到来之前,黎庭后知后觉地发现,向阳好像变胖了一点。向阳正坐在他腿间,专心致志地解他带回来的数学压轴题,他两手抬起来精准夹住向阳两颊,揉面团一样揉了揉。
  有肉,软软的。
  “干,舍么!”向阳被他偷袭,艰难地发问。
  黎庭道:“你和以前比是不是变胖了?”
  他放手,向阳转回头来看他,表情有点儿讶异:“有吗!”
  向阳立刻跳起来,和他面对面,把T恤下摆撩起来看自己的腰,白白一截小细腰,没感觉宽了,又弯下去摸自己的腿。黎庭把他扯回来,按腿上坐着,道:“我只是说长了几斤肉那种。是好事。”
  仔细一看,向阳就是脸蛋圆了一点,还有坐腿间的时候,自己想把下巴搁他脑袋上得抬抬下巴了……
  向阳一喜:“我,是不是,长身体了!”
  黎庭家里有尺子和体重秤,只不过之前没怎么用。俩人翻箱倒柜找出来,一测,向阳比和初见时相比长了五公分,体重也变重了一些。这下可没把他乐坏,他高兴地在黎庭面前跳一跳,然后往前一蹦,两手吊脖子两腿缠胯骨,挂在黎庭身上,兴奋地叫:“我,长高了!”
  虽然也没多高,但能长就是好事!为了庆祝,他吧唧一口亲在黎庭脸上,黎庭护着他屁股不让他掉下去,又往上托一托,咬着他的嘴唇含糊问:“怎么突然长高了。伙食好?”
  向阳乐颠颠地算:“和你,认识后,就一直,吃得很好。”黎庭坐到床上去,他又接着说,“最近,付思博,和路维,也经常,请客。”
  这俩人在他那次撮合后就真的搞在一块了,看起来吧和以前的相处模式差别不大,照样天天吵嘴,而且甚至还吵得更多了。
  实际上私底下这两人找向阳找得一个比一个勤。
  付思博会带着百年难得一见(现在动不动见)的红脸找他吐槽路维,诸如路维越来越小学生了,怎么什么东西都要抢,你们同性恋都喜欢牵手亲嘴的吗,那家伙今天又不理我了我能不能揍他。
  路维则会二话不说把他往馆子里推,财大气粗点一堆菜,然后粗声粗气红着脸说:“交换情报!”
  情报包括付思博喜欢和讨厌的各种东西,以及今天又找你说了我什么坏话,那家伙总不可能真的讨厌我亲他吧,我都还没嫌他土呢!最开始几次向阳还保有义气,坚决不出卖付思博秘密,结果几次之后,他终于慢慢地悟了,这俩人就是乐在其中,拿他当传声筒。
  托这的福,他基本两三天就能吃一顿好的,三不五时有奶茶喝,不收还不行,那俩人除了告白那次的被迫坦诚以外,要他们直来直往根本就是要他们的命。
  也不怪乎向阳的脸持续圆润。
  向阳还忍不住抒发感想:“看小学生,谈恋爱,好麻烦!”
  黎庭的手摸着他的脑袋,压着他的头发,问:“羡慕了?”
  他们现在一周才能见上两天,平时最多只能打电话,还要被迫看其他的情侣如胶似漆。但向阳摇了摇头,捂着嘴巴笑:“没有。”
  黎庭道:“为什么?”
  向阳坐他腿上扭扭屁股,亲昵地说:“因为,我们感情,比他们,好多了。”很响亮地在黎庭脸上亲一口后,他又美滋滋道,“他们,才不敢,这样呢!”
  最开始异校恋他颇为不习惯,有时候扭头总幻视,觉得自己身旁坐着的人仍然是黎庭。他和同学聚在一块儿的时候也总没有话痨的机会,只有黎庭会听他慢吞吞一顿一顿地讲话,别人根本没那么多耐心。上课的时候他挂念黎庭上课是不是又在睡觉,写作业时他耐不住心痒就想发短信问黎庭需不需要辅导,睡觉也想,刚才打的电话根本不够长,他还想多听听那个声音。
  有那么一次,他在上课期间突然想黎庭想到不行,于是满怀罪恶感借口上厕所跑出去,蹲在小隔间里偷偷给黎庭打电话。
  他是很少这么冲动的,但就在那个时候,他的心痒无论如何都没法抑制。他躲在卫生间,听着电话里等待接通的嘟嘟声,听着那声音和自己的心跳声重叠。他呼吸急促,一面期待害臊,另一面又骂自己发什么神经啊,黎庭也在上课怎么会接电话。
  但黎庭还是接了,恰好赶在四十秒的等待时间结束之前。
  他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带着一股让人安心沉静的力量,轻轻喊了一声:“向阳?”
  向阳一瞬间就像是沉迷了,说不出话,抓着领口的衣服大口喘气起来。黎庭问他怎么了,他也没回答,好一会儿之后才委委屈屈地说:“想你了。”
  他不断地在电话里说我想你了,我好想你。经过练习,他单说三字词四字词时已经不怎么结巴,他每说一个,黎庭就回答他:“我也是。”
  我想你了。我也是。
  不停重复的简单短语就能表达他们的一切。他们一直说到了下课,铃声同时敲响了,向阳心情平复下来,才不好意思地闭上嘴。
  黎庭没再问他发生什么事,他是不是被欺负了受委屈了,仿佛光是从他的话里就能听出,他不过是单纯的想念。
  黎庭只是轻轻地跟他说了一声:“周五见。”
  向阳没哭,但有了一种破涕为笑的感觉,傻乎乎地“嗯”。
  黎庭走回教室去,他也回教室,下课后跑出来的同学带着喧哗声擦过他们的身边,有笑有闹,两边的声音也合在了一块。黎庭的嗓音被衬托得低了,但仍然平静,与他说着自己接电话之前正偷偷在物理课上做数学题,准备周五的小考。向阳心情已经重新好起来了,突然扬高声音,对他大喊一声:“考试加油!”
  然后他挂掉电话,抱着自己的手机笑个不停。
  他们分隔在两个学校,但他们心意相通,为着同样的事情而努力。
  向阳渐渐地就习惯了,每次一想到黎庭就能露出傻笑,以往那若有若无的怅然彻底消失了,不再出现。他们每次重逢都会花上一整个周五来酝酿,带着最好的心情见面,拥抱亲吻滚床单以及一块儿写作业辅导学习都是有意义的事,亲热地珍惜着共度的每一分每一秒。
  有着这样的感情又何必去羡慕别人呢。
  天气已经重新热起来了,高温随着夏季的逼近踏回了这个世界。他们相拥时身体发热,目光也热切,胸口隔着衣服贴在一块时,同样是激动地鼓跳着。
  向阳突然对他说:“好热啊,我想,脱衣服。”
  说着自己想脱衣服,那双手袭击的方向却是他。黎庭的T恤被撩起来,脱掉了,裤子的松紧带也被撑开。向阳的手滑进下方,眨着眼睛暗示地看他。黎庭接受他的主动,帮他把衣服也褪去,两个人光裸地抱在一块,做更加不知羞耻的事。
  在这期间,向阳又想起刚才的话题,喘着气再攀比一句:“他们俩,也不能,做这个……”
  后面的话被黎庭堵在嘴里,这小笨蛋竟然敢在这时候提起别的人扫兴。
  夏天还没有来,但他们已感觉来了,身体纠缠皮肤相贴时感受到的温度比任何一刻都要灼热。他们快要融化在一块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用说话就能感受对方的一切反应。
  向阳最后仍然伏在他身上,抱着他的脖子,感到无比满足。
  他没头没脑地想起他和黎庭的第一个交集。不是黎庭被他捡回家,而是黎庭帮他赶走混混的那次。那天太热了,是夏日温度的最高峰,哪怕是傍晚都没有降温。他被堵在阳光能直照的楼梯平台上揍,每一个拳头落下来,都让他疼得难受。
  黎庭什么都没做,就让围着他的人都吓跑。他听着那些人的脚步声远去,听着黎庭慢悠悠抬动脚步声。
  经过自己面前时,黎庭的阴影有几秒钟覆盖住他了。
  就那几秒钟的时间,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拳头不会再打到他身上,阳光也照不到他,他是安全的是被庇护的。
  黎庭走后他才抬头看黎庭的背影,他略带怔愣,晃神。无来由地,他觉得那个身影在夕阳余晖中显得孤独但高大。
  他偷偷地想,好想和黎庭做朋友啊。他来保护我,我去陪他,希望他不会嫌我太吵。
  向阳忽然亲亲他的耳朵,说:“梦想成真!”
  他们互相看不到对方,只能听见黎庭耐心地用语气词问他:“嗯?”
  向阳蹭着他,没有解释,只是又问他:“你有什么,愿望吗?”
  黎庭的手抚着他的后颈,那么大的手掌,温柔而沉静地从他后颈下滑到脊椎,像是在摸他的生命线。黎庭回答他:“和你去同一个城市上大学。”
  向阳一瞬间感到无比的开心,他说:“我也是!”
  “和你一起租一个房子,住在一起。”
  “我也想!”
  “和你去同一个地方打工,一起买菜逛超市。”黎庭接着说,“你教我做菜,我也做给你吃。”
  他们抱在一起说了很多很多,窗外的天都暗了下来,彼此的脸在暮色中显得柔和而满怀期盼。向阳一本正经道:“一定,都能实现。”
  黎庭对他说:“我们一直在一起。”
  向阳停了一会儿,大概半分钟,最后承诺一样地说:“一直在一起。”
  他没有结巴。他在说表白语时从不结巴,“喜欢你”“爱你”和“一直在一起”都是这样。
  作者有话说:挑了个整数章完结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