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不不不是巴结(近代现代)——月半丁

时间:2019-04-15 08:58:24  作者:月半丁
  他能够做到没有大人的监督,早上五点半起床,控制自己每天花的钱不超过十块,路过饭店闻到香味,非常有自制力地只吞一口口水。
  所以忍到第三节 下课他还是战战兢兢地去喊黎庭。
  他站在黎庭身后,用手指戳了一下对方的脖子,一下没有反应就再戳一下,小小声地说:“不,不,不能这,这样。”
  黎庭坐直的时候,基本和他一样高,沉着脸扭头来看他。向阳看着他脸上枕毛巾枕出来的湿迹,竟然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
  接着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笑!太破坏气氛了!
  他马上收敛表情,劝道:“毛巾,不要压,压着眼睛!会更,更难受。还有,药,要涂。”
  黎庭不理他。
  同学路过的时候小声嘲笑:“你巴结他干什么,他这么*不是也被人揍了?”
  黎庭脸上的伤都很新鲜,还怪明显的,右眼圈青青紫紫,额前刘海遮不住额上的痂。同学说话的声音很小,只给向阳听见,向阳呆了呆,辩解道:“不不不,不是,巴,巴结!”他手脚比划,“我,我就,就……”
  同学学他:“我我我,我知,知道你你你不不是,你就是想交交交朋友!”
  课间遇到这种滑稽事,周围的人都大笑起来,笑得夸张的还捂住了肚子,“哈哈哈”的声音顿时包围了他。
  向阳最羡慕能正常说话的人,也最讨厌故意学自己说话的人,偏偏这个年纪的学生都擅长拿其他人的缺陷开玩笑。他气得面红耳赤,而模仿的那个同学似乎十分满意自己的表演,还要继续,刚一开口,一个物体遽然飞速袭来,险险擦着他的鼻子飞过!他吓得却步,那东西砸在墙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分裂开再度落到地上。
  黎庭盯着那个同学,神情冰冷。
  “有好戏看了。”几个座位外的男生窃窃私语。
  黎庭在他们班上是另一种存在,不是好学生,但又不和其他人结派,自成一个世界。就他的身高体型,没人想和他作对,便也从来没人看过他打架。
  被他视线粘住的那个同学大觉不妙,吞了吞口水,急忙思考起了该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气氛僵硬,一触即发。
  在这一瞬间,有个不识相的大叫了一声:“啊!”
  众人往声源看去。
  向阳跑到了墙边,满脸心疼地蹲下来,郁闷地盯着被黎庭砸过来的东西,甚至都不结巴了:“我的药!”
  药瓶不堪重击,碎开,内里药液淌在地上,渐渐发出刺鼻的味道。
  黎庭:“……”
  向阳省吃俭用,这瓶药水他才用了一点点呢,好心带过来借给黎庭,结果竟然就这么宣告死亡了。他瘪着嘴捡起一块碎片,更加伤心了,不舍地把它丢进垃圾桶里。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是什么?你的东西被砸了,由于快要上课了,其他人都不可靠,你还得自己负责收拾。
  向阳把大块碎片全扔了,又用公用抹布把酸苦药液擦干净,耷拉着肩膀站起来,要去厕所把抹布洗了。
  趁此机会,那个同学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抚着胸口松了一口气。黎庭则沉默地盯着他看。
  他埋怨地瞪了黎庭一眼。
  黎庭难得地开口:“放学后留下来。”
  这句话一般都是出现在不好的场合下,比如挑衅,比如算账。向阳警惕地瞪圆了眼睛,黎庭看出他表情的意思,过了一会儿,又挤出来一句:“我赔你。”
  陪,陪我做什么?
  向阳更加慌张了。
  但黎庭没再说话,拿着他的毛巾站起来,往外头走去。
  向阳手上提着抹布,谨慎地和他保持着三米的距离,结果两个人的目的地是一样的。黎庭把毛巾重新洗了,轻轻地按在右眼上,从他身边走过,向阳这才眨眨眼睛。
  ……好像不是危险的事?
 
 
第5章 
  高二的午休时间颇长,夏日阳光正烈,温度惊人,一出教室,立刻被外头的空气蒸得呼吸困难。
  七中条件不错,教室有空调。午休时间向阳就不爱往外跑,能多享受一会儿是一会儿。但今天黎庭下达命令了,他只能够慢腾腾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念念不舍地往空调看,然后把自己的书包往背上一背。
  黎庭问:“带包干吗?”
  向阳回答:“习惯。”
  大夏天的,又是正午,背个书包在身上能热死人。不过黎庭没管那么多,只是又问他:“吃什么。”
  向阳拉开书包拉链,露出里头的保温桶和馒头。
  他早上已经给自己煮好汤了,中午配馒头,既能吃饱又不至于没味道!
  但黎庭完全不是问他这个,见了鬼一样,默然地盯着他的书包。向阳重新拉起来,解释道:“我已经,准,准备好了!陪,陪你也,可以,就是要,要,快点……”
  黎庭长臂一伸,揪住他的书包,跟帮小孩脱衣服一样提起,向阳被带得两手举高脱出书包背带,有点儿不明所以。黎庭把包重新放到他的座位上,从喉咙里挤了一句:“走。”
  “要去,去哪?你拿拿拿我书,书包,干什么!”
  向阳抱怨了一句,要重新背起来,黎庭扯住他的后领,不由分说往门外走。
  “你,你干……”
  黎庭冷酷地说:“闭嘴。”
  向阳无辜睁大眼睛。
  “……”黎庭沉心静气道,“我请你吃饭,然后赔你那瓶药。”
  十五分钟后向阳坐在饭店里,乐得颠颠晃:“不早,早,早说!”
  早说是要请自己吃饭不就没这一出了吗!
  黎庭发觉自己脑回路似乎和他不在一个世界里,也不多开口争辩。他和向阳坐在饭店最里头的位置,正对着空调。他把菜单往向阳那儿一甩,不过半分钟,向阳已经点好了,重新把菜单给他。
  一看,就点了个白饭和洋葱炒牛肉。
  再抬眼一看,他还一副自己赚了的模样,乐呵呵地扭头看厨房,已经在展望自己今天中午好口福了。他的一双眼睛长得很大,圆溜溜的,整个人像一只到了丰沛草地上的小鹿,望食放光,恨不得就地打滚上两圈。
  感觉像个傻子。感觉就是个傻子。
  黎庭想着,拿着笔,菜单上勾了五道菜和两个汤。
  等到上菜的时候,服务员把菜一道道往桌上摆,向阳渐渐瞪大眼睛。
  “你吃,吃,这么多??”他惊讶地发问。
  黎庭:“……对。”
  向阳的眼神一瞬间转为佩服,看着他如看一个自走饭桶。
  果然很厉害,连吃饭都比别人多。
  黎庭觉得他那个眼神让人颇想拍一巴掌在脑袋上,闷不吭声,抬筷吃饭。他已经有很久没和人坐在一张饭桌上,心中有点儿不自在。
  向阳就不一样了,他兴高采烈,估计是馋狠了,一下子消灭小半碗饭,
  他觉得黎庭像恐怖的老虎,黎庭先前觉得他像鹿,然后眼睁睁看着他把洋葱夹到碗里,接着送到口中,竟然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开始觉得他像不知道什么东西,总之是个杂食动物
  不过他就只吃那么一道菜,相当有原则。
  黎庭放下尊驾,亲自抓着他的手,把他的碗放下来,往里头丢了几块肉几块鱼,填满了被他吃掉的空缺。
  向阳咬着筷子,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重新捧起碗大快朵颐。
  吃相很香的人,在一定程度上能调动其他人的情绪,黎庭看着他专心致志吃饭,塞到连腮帮子都鼓起来,一边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有结论了,像仓鼠,一边连自己的食欲都变好了不少。
  结局两个人其实吃的分量差不多。
  向阳毫无自觉,满足地拍拍鼓起来的肚子,小小地打了一声嗝。
  他爸向乾在工厂上班,上完班后就去喝酒,有时候大半夜回家,有时候干脆夜不归宿。向阳基本只有在他不喝酒、难得准时回家、且心情不错的时候才能下厨煮点好东西,否则平时连动动贵的食材都不敢,怕被骂太懂得享受,又被扣掉生活费。
  七中食堂要赚学生钱,价格不便宜,于是他连食堂都很少去。
  他满怀感恩地看着黎庭,发自内心地说:“谢,谢谢你!”
  黎庭一言不发,带着他去药店重新买了药,一路上向阳滔滔不绝结结巴巴地说着自己好久没有吃得这么开心,描述这道菜好吃,那道菜也好吃,都不知道这种天气他哪来的精力。
  快到教室了,黎庭才又开口说:“明天你陪我。”
  “哪,哪个pei?”向阳这次很有先见之明地问。
  黎庭:“陪我吃饭。”
  向阳眨眨眼睛,回答道:“我,没钱。”
  “我有。”
  向阳:“今天是,是,因为,你砸了,我的,药。”他一本正经解释,“所以我,接受,赔,赔偿。但是,以后,不不能,再……”
  话音未落,黎庭皱起眉头,弯下腰来。他的手忽然朝向阳的上衣口袋袭去,向阳慌慌忙忙去抓他,他却已经从里面摸出了一支笔和小笔记本。两人力气不均等,抢没几下,那两个东西已经被黎庭蛮横夺走。
  向阳平时会带个小笔记本在外头,闲着没事就学习。他着急地跳起来,想抢自己的东西回来,但黎庭举高了,他怎么也够不到。
  黎庭简单粗暴,手指一用力,把他的笔折断,这才重新放下手来。
  向阳捧着自己完好无损的笔记本和断成两截的笔,傻眼了。
  黎庭言简意赅:“明天也赔你。”??
 
 
第6章 
  一顿饭和一支笔的价格,算得上什么赔呢?
  向阳跟在他后头,不能理解,不屈不挠地想要和他争辩。但黎庭已经不理他了,回了教室趴下来就睡,向阳不知所措,只能够大着胆子坐在他旁边。
  教室里还有午休的同学,向阳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够离他近一点:“你你,你要做,什么?故意,赔,我也不不,不好意思,收……”
  他基本是趴在黎庭耳边碎碎念,下巴枕着自己的手。
  但不论他怎么说,黎庭都不开口。向阳又问:“这就,睡了?”
  黎庭:“嗯。”
  “没睡!”向阳不满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黎庭手臂一撑桌子,不耐烦地坐起来:“你很讨厌我?”
  向阳诚实地摇头:“讨厌,就,不会,坐坐坐在这!”
  黎庭起了身,他就从平视变为了仰视。黎庭道:“不喜欢和我一起出去?”
  向阳又摇头。
  “那就结了。”黎庭道,“别烦我。”
  向阳看他无法沟通,纳闷极了,干瞪眼,一分钟之后,才又认认真真想,黎庭是不是觉得没人一起吃饭很寂寞?
  虽然向阳人缘一般,时不时还会被欺负闹着玩,但和黎庭相比,似乎已经算不错了。黎庭总是独来独往,在班上连个同桌都没有,一天下来可以半句话都不说,孤僻至极。
  黎庭不给他解释,向阳只能自己思来想去,想通了,也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可靠:黎庭外表看起来冷酷,但仍然是需要朋友的。只不过人比较别扭,不好意思说。
  他向来是个热心的人。尤其他还在心里崇拜着黎庭呢,现在发觉到,黎庭这种冷硬的大个子竟然也会有这种反差的一面,一下子恍然大悟,又觉得意外的可爱。
  很快就完成了自我攻略。
  于是他又道:“我可以,陪你。”
  黎庭漫不经心再“嗯”了一声。
  向阳每天的固定日程如下:五点半起床,给向乾准备早饭,给自己弄点儿中午的配菜,吃完后六点二十出发去学校早读。路上他会经过张阿姨的店,阿姨和他熟了好几年,买三个馒头或包子会多附送他一个,他也就这样吃了好几年。
  这天晚上回家的时候他偷偷多煮了点稀饭,第二天把多的装在保温桶里带走,路过张阿姨的店时改为买了咸菜,当然馒头也还是要的。
  早上的课上完后,黎庭还趴在后头,没有睡醒。
  他自觉地背好书包,不用等黎庭赶,自己跑过去催他:“起床啦!”
  每次黎庭把身子从桌面上抬起来的时候都很壮观,要向阳形容,就是眼睁睁地看着从小山包变成大山。黎庭揉了揉眉心,又皱着眉去揉眼睛,向阳马上抓他的手:“眼睛,不要,揉!”
  眼睛上的伤已经过了24小时,该改为热敷了,昨晚晚自习时向阳提醒过他,但很显然黎庭懒得照办。帅气的脸上,唯独眼睛那儿青紫一块,向阳看得不太高兴,撇着嘴教训他:“叫你不,不注意,好难看。”
  黎庭坐着不动。
  “走啦!”向阳道,“我中午还,还要,写两个,作业!要早点,回来!”
  黎庭站起来,僵立了两秒又摇摇晃晃重新坐下,道:“站不起来。”
  向阳:“啊?”
  “低血糖。”黎庭面色不怎么好,但语气平静,“没力气。”
  向阳想起来他晕倒在自己家门口就是这个原因,板起脸:“那为,为什么,早上,不多吃点?”
  黎庭道:“第三节 体育课。”
  他从来没记过班级课程表,早上吃的也就是一直以来的量。虽然黎庭算不上好学生,平时迟到什么的无比常见,但来学校了,有什么课他还是会配合着上一下。
  向阳道:“走,走不动吗?”
  黎庭没给他回答,他只能够叹一口气,没有办法,把自己书包放下来:“那你,先吃一点,馒头?”
  “不想吃干的。”
  向阳只好把保温桶拿出来,稀饭煮得稀,还有一点点余温,掺了榨菜包的汤汁,带着些许酸甜味道。
  自己一个人没什么,让同学吃这些东西挺不好意思的,当初头一回在教室里吃午餐,他还被同桌狠狠地嘲笑过。向阳挠了挠头,说:“不介意,的话,你试试?就就是,不太,好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