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山海渔场(玄幻灵异)——啊可爱的兔牙啊

时间:2019-04-13 09:33:38  作者:啊可爱的兔牙啊
  “阿清,阿花竟然给你摸了诶!”大福道。
  “嘿嘿!兴许是气消了~”阿清把手拿开,好让阿花专心吃东西。
  阿花抬起头,对着表哥“喵”了一声。
  “我还没有给止水配手机……”表哥道。止水?哈哈……还没看过不可一世的止水星君翻船呢~
  阿清和大福,“……” 这村长也太扣了吧!
  表哥很好奇啊,他俩什么时候好上了?“你怎么对止水那么感兴趣?”
  阿清脸微微一红,“那天我和大福出去打疫苗的时候,遇到两个变态,是止水哥哥帮了我们。我还没有来得及谢他。”
  “表哥,阿清一路都说那小哥哥好帅……诶,阿清,你捂我的嘴干嘛?表哥,救我!”大福大嘴巴,把阿清的事都抖了出来,被阿清往死里按,然后求救……
  “你还说我!你上学期是不是给我们记者协会的会长小姐姐替过情书?被拒绝了吧!她什么都告诉我了!我都没拆穿你!”阿清气了。
  阿清和大福,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阿花头也不抬头,啊呜啊呜吃东西~
  “回头我在网上给止水定个手机就是了。”表哥笑道。止水,你也有今天~
  阿花:说神马?本仙君听不懂~
  吃完饭,洗了碗。表哥清了几个布袋子出来,开着他的小电瓶,载着阿清,大福,还有阿花,去园子。
  “这边是种的蔬菜,那边是种的水果。”表哥介绍着。
  后边那块地可真大啊!绿油油的,看不到边的大。但是人却很少很少。
  “表哥,村民平时都不用来地里干活吗?”阿清问。
  表哥笑了笑,“你看看现在几点?天热,早上干完活儿,都回去歇着了。”
  也是~
  远方歇着辆拖拉机。这是阿清来渔场后看到唯一一辆烧油的机械。家家户户都是小电瓶,或者干脆就是自行车。这是个把节能环保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村子。
  “那是谢叔的拖拉机,松土播种的时候用用。”表哥把电瓶车开进果园,“我们先去摘点水果。”
  “这是芒果树,那边是椰子树,还有边种的车厘子。”表哥给他们指着,“那边是橙子树,你们昨天吃的橙子,就是那儿摘的。”
  “表哥!你怎么不早说!”阿清道。
  “咋了?”表哥停好车。
  “早知道种车厘子,我还吃午饭干嘛呀!”阿清T_T
  大福倒是很冷静,“表哥,椰子和车厘子,可以在一个地方长的哈!”明明一个长南方,一个长北方……
  “吹口仙气,就长了。”表哥给他俩一人发一个袋子,“随便摘,不过吃多少,摘多少。免得浪费。”
  吹口仙气?大福挠挠头,很困惑。阿清表哥说话向来天上地下,随口一说,也没个谱。
  长车厘子的树上,挂着一树红通通的果子。阿清和大福边吃边摘,果子水分那个足啊!超级甜!放超市,得三百块一斤呐!
  芒果树上结着五彩缤纷的芒果,漂亮极了。芒果也是极甜,一点都不涩口。摘完芒果,手上都留着清香。
  抱着一袋车厘子和一袋芒果,再去摘椰子。
  表哥爬到树上去摘椰子,而且身手很敏捷。
  “我表哥是个灵活的胖子。”阿清和大福抬着头目送着表哥。
  “emm”大福点头表示非常认同。
  “接好了!”表哥抛下一个椰子。
  被大福接住。
  “再来一个哈!”表哥道。
  远处的拖拉机开动了,发出“轰隆轰隆”的响声。
  刚才那边一个人也没有啊!怎么说开就开起来了呢?
  阿清扭头去看拖拉机,我天,拖拉机上一只大闸蟹!还在用钳子夹着拖拉机的操纵杆!我眼花了吗?比那鱼缸里躺着的巨大皮皮虾还神奇……
  “阿清,接椰子了!”表哥大声喊着。
  阿清完全没注意表哥的话,揉揉眼睛,准备再看看。
  椰子直直打下来。
  一个身影跃过,扑倒阿清。
  是止水哥哥!那颗大椰子“磅叽”一下砸到旁边。
  “你没事吧……”止水关切的问。
  被心动的男生压,原来是这种感觉QAQ “没……事……”
  “哪阵风把您吹来了~”表哥看到止水略有些惊讶,从树上麻溜的下来。
  止水把阿清拉起来,“东南风……” 又帮了你表弟一次,怎么谢我~
  “晚上一起吃饭吧!”表哥嘿嘿的笑着。
  止水愉快的答道,“好呀~”
  再等阿清回头看去,拖拉机上坐着个男人。
  表哥顺着阿清的方向看去,“那是谢叔,我给你说过的。”
  “我刚才明明看到一只大闸蟹!”阿清道。
  大福手里的椰子掉了,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阿清也看到了,就有些可怕了,“我好像也看到了。钳子上还有黑乎乎的毛……”
  “大闸蟹怎么开拖拉机~这么有意思啊~你们昨天没休息好吧!今晚早点睡。”表哥看看天,快十五了……亲们,要顶住啊!不要吓到小盆友!
  是的吧……不然太玄幻了……
  回家后,表哥把水果放进冰箱冰起来。
  吃过晚饭,阿清,大福,表哥,止水,四人坐在沙发上,一人抱着一个大椰子,一边看电视一边吸椰子汁。
  冰过的椰子汁特别好喝,旁边还有个大帅哥陪着~ 止水的话很少,但是人很温和。通常都是,“嗯,好”这样。
  电视里放着新闻,大河两旁的排污管道正在排放五颜六色未经处理的污水。
  “黑心厂家,就这样排污,真要不得!”表哥有些义愤填膺。就是因为人类对自然无节制的破坏,害得我们的龙宫完全无法居住!
  止水也是锁紧眉头。人类……
  “工业废水处理确实是个问题。处理技术不够,加上处理成本偏高,很多厂家都放弃这一块了。”大福对工业这块很是关注。他已经联系了做废水处理方面的导师,还参加了大学生创新项目,如果平时成绩一直保持年级前十,可以直接保研到这个导师。
  阿清也很唏嘘,在人人都科普了环保的年代。说那些大老板不知道保护环境的重要性,没有人相信,可有的人就是会为了眼前短暂利益去破坏环境。
  镜头切换到一个举着话筒在解说的漂亮女生,屏幕下面写着:实习记者,王馨然。
  “我们会长上电视了!”阿清好激动。
  大福被她拒绝过,略显尴尬,但是却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
  阿清掏出手机,给会长发短信:馨姐,你上电视了!
  馨然:阿清,后面还有活动?你要不要参加?
  阿清看了看他身边的止水,回复:谢谢会长!我晚些回来参加。
  还想再了解他多一些~他的生日,他的星座,他的爱好~ 
  “我去巡夜。”止水喝完椰汁,伸了个懒腰,把剩下的椰子壳扔进垃圾桶。
  阿清一直等到晚上12点,止水都没有回。怕是在那小木屋休息了吧。真是个尽责的保安呐!
  回到自己睡觉的屋,大福已经开始打呼噜,阿花蹲在阿清的枕边眯着眼睛。
  “你原谅我了~”阿清轻轻的撸着阿花的毛毛,柔软而顺滑~
  阿花:啊~这些年,我错过了什么?!居然这么舒服~!往上一点!对,用力,挠!emmm~
  
 
  第七章
 
  这天梦里,不但出现了会喷水的大皮皮虾,还有那只用两大钳子开拖拉机的大螃蟹。而且它俩配合的很默契,一个在耕地,一个在给地浇水,地里的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哗哗的长庄稼……阿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大福还在打呼噜。阿花已经醒了,睁着两只幽幽的棕色的眼睛看着他。阿清推开门,它也跟着踱步出门。
  看着远方那片神秘的鱼塘,诡异的金光还在。阿清静下来,昨天大闸蟹的幻觉,真的只是幻觉吗?怎么和大福看到的一模一样?隔壁家的皮皮虾,怎么可以长那么大?但是如果用常理解释,怎么解释大闸蟹开拖拉机,然后再大变活人?
  还有表哥也说没看到,到底是真话还是隐瞒了什么?
  一阵诱人的香味飘来。海带汤啊!激都胃肠君连连抗议,发出空响。
  空腹血糖低,难怪逻辑si~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好香啊!”大福也打着呵欠起来。
  表哥起的很早,熬了排骨海带汤。这次怕面憨坨了,便等他俩下楼再煮面。把面挑进汤里面一拌,那个美味。
  “表哥,渔场有集市?”阿清吸着面条。好劲道,浸着肉汤,美味极了~
  “没有啊。”表哥剔着排骨上的肉,又是伺候他猫主子阿花的。
  “没有集市,这猪肉在哪里买的啊?”大福问。
  “在网上买的。”表哥道。
  “网上的肉都买啊!”阿清和大福还是认为肉吃新鲜的比较好。
  “可不,生活用品,柴米油盐都是网上买的。”表哥忽然想起什么,“我还在网上买了只大羊腿,明儿炖火锅吃吧!”
  “夏天吹空调,喝啤酒,吃火锅,最爽了~”阿清已经开始美了,“诶,表哥,啤酒有吗?”
  “有啊!有肉怎么能没酒?”表哥打开冰柜给阿清和大福看,里面冰了不少啤酒。
  “表哥,你就不怕网上买的肉不新鲜吗?”大福几大口,面已经下肚,开始慢慢喝汤。好喝~还真不像冰过了的肉熬的汤。
  “现在人家快递做的好好,大泡沫盒一包,冰袋一塞,三天抵达,送来的羊肉好的很呐!平时的猪肉是定的生鲜,保证是当日的猪肉!”表哥道。
  这时候,止水从外面进来,“有我的吗?”
  美好的一天,从看到想看到的人开始~
  表哥停下手里的活儿,给他盛汤,“面已经分了,再给你煮一锅。”
  “嗯。”止水接过汤坐在阿清身边。
  坐在阿清对面的大福轻轻踩了一下阿清的脚,对他暧昧的笑笑。小样,你开心了吧!
  阿清故作镇定,盼着见止水,现在他真的来了,又不知道和他说什么。他太安静了,并不是高冷,而是一种由内到外的安静,完全找不到走近他的切入点。但是他又有个很可爱的身份,村里的保安小哥~
  表哥忙活完,突然发现,“我的碗呢?”
  他们三个净顾着自己吃去了,表哥的碗筷都没摆……
  “表哥,我来……”大福良心发现,“表哥,大汤碗没了,只能用小碗了。”如果用小碗,就拿两个碗,一个碗喝汤,一个碗装面条。
  “诶,家里不是有四个大汤碗吗?砸了一个?”表哥问。
  阿清拍拍脑袋,“想起来了,前天给夏晴送了汤,没拿回来。我这就去!”
  “诶!”表哥没喊住阿清,便跟了出去。哪晓得阿清那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
  夏晴家的院子一直都没锁,但是进院子后就听到屋里热闹着。
  “爷爷,爷爷,后来呢?大圣被压五指山了,总归要还定海神针了吧!”是夏晴的声音,正好找她要碗。
  “爷爷,快说嘛!”还有一个小女孩声音。
  “那大圣啊……”一个有些颤抖的男声响起。
  阿清一进门就呆掉了,夏晴和另外一个小女孩端着小板凳,坐在鱼缸前。那皮皮虾,大虾头浮出水面,虾嘴边吐着泡泡,在说话!!!光那大虾头就有半人高,还是青中带乌的颜色,凸出的虾眼是红的,血红一般。
  阿清一下给摔地上坐着,然后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只听到身后夏晴冷冷的声音,“阿清哥哥他再也不会吃虾虾了。”
  表哥一直跟在阿清身后,只是跑得没阿清快。
  “表哥,皮皮虾它说话了!在说话!”阿清拽着表哥的衣服。
  对于阿清那吓掉魂的样子,表哥的反应倒是很淡定,“你确定不是他家的电视机的声音?”
  “怎么会?我亲眼看到皮皮虾说话的!”还有那嘴边咕嘟咕嘟的白泡泡……阿清自觉得确定无疑。
  大福和止水在隔壁都听到了阿清的惨叫,赶紧跑过来,“这是怎么了?”
  “皮皮虾,他说话了!”阿清差点被吓尿。
  “我说是电视吧!阿清不信。止水你来说说。”表哥很平静的道。
  止水望了望屋里,“那姑娘,叫茉莉,住在边上的白房子,她和夏晴玩得很好,总是一起。”
  止水的声音总有一种让人平静的魔力,如他的名字一般,连流水都被静止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够停下的呢?亦如现在的恐惧吧。
  “那只虾……”可是止水还是没有对虾给出合理的解释。
  大福,“我还没看过大皮皮虾呢!”
  “走!我们去看看!跟你们说没什么的!”表哥拉上大福。
  克服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直视他。阿清知道这个道理,但现在就是腿脚不利索。
  只觉得手肘被人轻轻一提,“走吧!”
  是止水!
  竟然和他有了“肌肤之亲”!
  对他的心动,驱散了恐惧。
  四人一起进屋,夏晴和茉莉的确围着鱼缸坐着,鱼缸里也确实躺着一只巨大的皮皮虾。但是阿清先进来时并没有注意到墙上挂着的电视机,里面在放一个不知道什么版本的《西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