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山海渔场(玄幻灵异)——啊可爱的兔牙啊

时间:2019-04-13 09:33:38  作者:啊可爱的兔牙啊
  “那怎么能是她爹呢?”表哥把菜往台面上摆,大福也来帮忙。
  “我说着玩呢!”阿清笑笑。
  “是她爷爷。”表哥很淡定的说。
  阿清对大福道,“我表哥就是爱说笑话。”
  “咱楼下住的阿姨不是也把养的波斯猫喊闺女么?养宠物容易养出感情呐!”大福记忆尤深。
  表哥:“……” 真话像假话,假话那么不想说,那就吃东西吧~
  他掰着包菜叶子,那包菜嫩得可以掐出水,又切了几个番茄,摆在一起,涂点花生酱做成沙拉,比那西餐厅的不知道好吃多少倍。“这几天我们就吃点别的,照顾照顾大福。”
  阿清要哭了,指指自己的嘴,我还没吃够啊!
  表哥“嘿嘿”的笑着,“明儿带你们去看看菜地和果园,好吃的多着呢!”
  
 
  第五章
 
  表哥为了照顾在忌口期的大福,晚餐整了几个小菜一碗汤。口蘑小白菜,黄瓜炒火腿肠,包菜番茄沙拉,还有一个丝瓜肉片汤。
  白菜非常有质感,菜梗和菜叶都比城里买到的要厚,并且多汁。生包菜又脆又甜,吃起来像吃水果一般。番茄也是,完全熟透,又绵又甜。
  自诩肉食动物的阿清和大福吃得津津有味。自家种的菜就是好,城里完全吃不到这样的。
  表哥把火腿肠和汤里的肉片挑到一个小碗给阿花。
  阿花那只傲娇的猫咪还在生气,吃饭都转过身不理阿清。就连晚上睡觉也不去阿清那个房间了,跟着表哥在二楼转角处跑了。
  阿清和大福这俩货,吃饱喝足,开着空调玩手游玩到快12点,也没觉得房里差了什么。困到不行,关了灯,两人立马床头床尾比赛打呼噜起来。
  阿清迷糊中又回到送大福打疫苗的那天,那个穿橘黄色T恤骑摩托的小哥哥。
  “小哥哥,可以留个你的电话吗?”阿清在他的摩托车后面追着,却怎么也跑不快。
  小哥哥扔下来一张名片,啊啊啊,就要看清名字和电话的时候,突然天上闪过一阵耀眼的白光,伴随着噼里啪啦一阵巨响,跳过来一只巨大的皮皮虾,喷出如海啸般的水流,“让你们吃虾虾!”
  “啊!”阿清吓醒了,啾的一下坐起来,背心全部被汗湿了。
  “好热呀!”大福也醒了。
  “是啊,怎么这么热,空调停了吗?”阿清去开灯,发现灯也开不了。
  真的停电了。
  二人出屋,走到阳台上,才发现楼下聚了好些村民。
  阿清和大福下了搂,表哥也在。
  原来阿清梦里的那阵白光和巨响是真的,有人故意把高压电网弄短路了,整个村都跳了闸。村民这就聚集到村长家门口,也就是阿清表哥的家门口。
  表哥推着他的电三轮,“我出去看看。”
  “表哥,我们也去吧,家里没电也热,外面还有点风。”阿清道。
  表哥想了想,还是把他们带去了。
  “表哥,是什么人半夜做坏事啊?”大福问。
  “偷鱼的么?”阿清问。
  “不知道啊!”一路的风很大,吹得在前面开车的表哥的声音有点飘。
  “表哥,要不要报.警?”大福问。
  “先看看去,没准是哪家熊孩子捣蛋呢。”表哥很沉着,见过大风大浪那般冷静,用简单的话,安抚了阿清和大福。
  可是,回过头想想。哪家的熊孩子虎到去玩高压电?阿清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带了手机,如果真的遇到坏人,肯定得报.警啊!
  乡间的夜晚,天空特别干净,月亮像个亮亮弯钩挂着天际,繁星点点。奇怪的是,东边那个不让去的鱼塘,白天闪着灵动的金光,以为是阳光的反射,怎么晚上也闪着光,而且月亮离那边八竿子打不着,也不能怪月亮惹的祸。
  阿清很是好奇,那边鱼塘究竟养的什么?某种带自发荧光的鱼么?这种好奇已经远远的超出了食谱。难不成外边处心积虑要进来的是为了这种会发光的珍贵海产?
  车开到渔场门口,看见一人,似乎在用大剪刀在剪电网。
  “表哥”阿清拉拉表哥的衣服。
  “没事儿,自己人。”表哥下了车,上前问那人,“损坏得怎么样?”
  “就是这个,把电网短路了。”那人扔出条铁链。
  表哥捡起铁链,掂了掂,又还给那人。
  “剪断的网我已经修好了,通上的……”那人回头看了看阿清和大福,“通上的高压电刚刚接好,回去可以开电闸了。”
  借着月光,阿清看清了,那个修电网的竟然是那天遇到的穿橘黄色T恤的小哥哥!没有想到他也是这里的村民!阿清打心底高兴。
  “是什么人干的知道吗?”表哥看着已经被那小哥哥修补好的网眼。
  “就那天那两人。看到人来就跑了。”小哥哥道。
  “就那两人就还好。”表哥推着电瓶车调头,喊阿清和大福上车。
  “怕是还会招来别的。”小哥哥道。
  “也不怕,不是还有你们吗?”表哥对他笑笑,推着摩托,再把阿清和大福载回去。
  “表哥,那小哥哥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阿清坐在后面问。
  “谁?”
  “修电网的小哥哥啊?”阿清道。
  “止水啊!他还要去别处看看。”
  原来他叫止水。名字很有古风感啊~
  再等阿清和大福回头看去,那位小哥哥已经不见了。
  “表哥,这黑灯瞎火的,那小哥瘦瘦弱弱的,一个人儿,真遇到坏人怎么办?”大福道。
  “哈哈!坏人?他就是吃这碗饭的!”表哥道。
  “表哥,那小哥哥是干嘛的啊?”阿清更是奇怪了。
  “他是我们村儿的保安啊~”表哥笑道。
  保安?请这么个大帅哥当保安?渔场果然是富得冒油啊~
  车开到村口的总闸处,总闸是空气开关,刚才表哥和止水确认过短路的地方已经修好了。表哥便推开了开关,于是家家户户的灯又都亮了起来。
  阿花不知从哪儿跑过来,围着表哥脚边蹭了一圈。
  “你倒回得蛮快啊!”表哥笑道。
  阿花“喵”的回应了一声。
  “表哥,阿花听得懂人话哈~”阿清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它还会说人话呢!”表哥道。
  阿清和大福-_-||
  自从今夜近距离看到那个泛着自发金光的鱼塘,好奇心时不时拔动着阿清的心弦, “表哥,有句话,不知该不该问。我憋了很久了。”
  “你问吧。”表哥点了支烟。
  阿清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做了个剪刀装,找表哥要烟,被表哥一手拍回去了,“未成年人,注意一点。”
  “我十八了!我已经长大了!”阿清顶着嘴。
  “大学生行为守则就有不能抽烟。”大福也帮助表哥怼阿清,挺好玩~ 其实他也挺想知道那鱼塘里有啥,但是他一个外人,确实不好开口问。
  表哥笑了笑,阿清长大了,迟早要知道。表哥以为大福是阿清对象,也没把他当外人,知道一点儿没事,“锦鲤和乌龟。”
  “还以为是什么奇珍异宝呢!锦鲤和乌龟不哪个公园的小池塘里都有吗?”阿清还以为至少要养着海参鲍鱼这种高级海鲜,才会去重点保护。
  大福怎么想也觉得不对,指着那边池塘,那金光,幽幽的,还忽闪忽闪的,“表哥,那发光的是锦鲤,还是乌龟啊?”
  发光的是什么?表哥轻轻的咳了两声。
  阿清皱了皱眉头,刚才找表哥要烟其实纯好玩儿,他根本都不会抽烟,听到表哥咳嗽,便掐掉了他手里的烟头,“表哥,吸烟对身体不好,还影响环境。”
  “是啊,影响环境多不好。”表哥把地上还冒着火星的烟屁股踩了两脚,“发光的是乌龟和锦鲤的家。”
  表哥胖胖的圆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回家后,阿清和大福已无睡意,打开客厅的电视机,有球赛。表哥给阿清和大福切了盘西瓜,然后讲了一个漫长的故事。
  那年,东海龙宫,金碧辉煌,华丽的珠帘幔帐层层叠叠。
  “大圣,大圣,这就是定海神针!”老龙王给一个头带凤翅紫金冠的雷公脸介绍着,“有一万三千五百斤呐!”
  一群五彩斑斓的小鱼好奇的游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陌生人。
  “这是本王的子孙们。还不见过齐天大圣。”龙王道。
  “大圣,大圣”那群小鱼细声细语的叫着。
  齐天大圣对那群小鱼笑了笑,轻轻一跃便到了定海神针跟前。那神针闪闪发光,高得看不到头,粗得好几个人都无法合抱。只见齐天大圣念着,“变小,变小,变小。”
  那定海神针变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变成一个小小的金棒,落到大圣手里。他舞着手里的金棒,“从此你就叫如意金箍棒!”
  平静的龙宫卷来一阵山呼海啸,天翻地覆。
  “大圣,大圣!”老龙王扶着一块礁石怎么也站不稳。
  “俺老孙多谢了!”
  大圣浮出海面,却发现战袍的袖口里带出来一条胖乎乎的小鱼,它晕晕乎乎的,在原地打着圈圈。
  大圣用已经是竹筷长短的金箍棒戳戳小鱼,“回去吧!”
  “大圣,你要去哪里?”小鱼稍稍缓了一些。
  “花果山。”大圣道。
  “我也要去~”小鱼绕着大圣欢快的游着。
  “小家伙,等你跃了龙门再去吧。”大圣说完便乘着一片金色的云飞走了。
  ……
  故事还没有讲完。
  “进球了!C罗进球了!”阿清和大福两人被电视里的球赛吸引。虽然他俩熬夜看球不多,但是平时也爱踢球,偶像都是C罗。
  表哥摇摇头,慢慢来吧。他收拾好果盘,对阿清和大福道,“早休息。”
  阿花跟着表哥一起上楼。
  “表哥,那小鱼后来跃了龙门没有呢?”就在表哥上楼梯的时候,阿清偏过身问。
  “没有。”
  后来去看了一次,龙门那片海域,漂浮着黑乎乎厚厚的石油,还有各种塑料瓶,泡沫盒……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小鱼飞升了…… 
  “喵”阿花蹭了蹭表哥的腿。
  “止水,我们还能走多远?”阳台上,望着浩瀚的星辰,表哥叹了口气。
  阿花的影子越来越虚幻,淡淡的白烟里走出一男子,他站在表哥身边一同看着天空,“会走很远很远的。” 
  楼下传来阿清和大福沙雕般的笑声,“C罗就是超级英雄!”
  “信C罗得永生。哈哈哈!”
  止水笑了笑,“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凡人出现超级英雄呢?”随后,他又变成了橘猫,游走在各家的屋顶之上。
  今夜,结界被人破了一次,还巡一次夜吧。
  
 
  第六章
 
  看球晚了,阿清和大福睡到中午才起来。中午凑合一顿,表哥用小白菜和肉丝下了面条,下午打算带阿清和大福去后面菜地和果园转转。
  一人一大碗面条,剩下的汤,还有汤里的肉丝,表哥盛一个小碗。
  阿清知道那小碗是给阿花的,便道,“表哥,我来吧。”
  “怎么今天想起要喂猫呢?”表哥道。
  “一不留神,把阿花给得罪了,想哄哄他。”阿清不好意思的笑笑,把自己碗里的肉丝也挑了些出来放阿花碗里,然后蹲在地上磕磕碗,“阿花,来吃饭了。”
  “你哄不好的!”表哥负责任的告诉阿清。止水是什么脾气,惹毛他,玉皇大帝都哄不好……
  “好吧……”阿清装作不经意的问,“表哥,昨天那位小哥哥住哪家啊?”
  “哪个小哥哥啊?”表哥吃着面条。阿清和大福起床磨磨叽叽的,面条都有些粘了。
  “那个止水哥哥。”提到止水这个名字时,阿清的心动了动。
  “他啊!”表哥看着阿清,暧昧的笑了笑,“怎么?不怕大福吃醋?”
  大福一口面条,差点噎过去。天大的误会啊!
  阿清和大福两人异口同声,“表哥,你说什么呢!”
  他俩睡一起明明就是为了节约空调的电,在宿舍他俩也是一间,不过是上下铺。
  “开个玩笑。”表哥看他二人惊讶的表情,以及嫌弃的看着对方。呃……好像是自己误会了……
  “表哥,你还没告诉我止水哥哥住在哪里?”阿清言归正传。
  阿花已经跑过去吃碗里的东西了。
  表哥,“……” 止水,你变了。
  阿花看了一眼表哥。不,我只是吃午饭~
  “他就住在我们家。”表哥看着阿花笑道。
  啊!阿清觉得自己心跳有些加速,止水哥哥竟然住在表哥家里,“可是在家里怎么没见到他?”
  “他啊!平时在鱼塘那边的小屋。偶尔回一下。”表哥指指门外。
  小屋就在那个发光的鱼塘边上。因为那片鱼塘是保护区,难怪要安排保安。
  “表哥,可以把止水哥哥的手机号给我吗?”阿清无意识的摸了摸阿花毛绒绒的小脑袋。阿花只顾着吃,还让他摸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