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山海渔场(玄幻灵异)——啊可爱的兔牙啊

时间:2019-04-13 09:33:38  作者:啊可爱的兔牙啊
  “是要想开点,做自己擅长的事最好。你不是说要考传媒专业的研究生吗?还有两年可以准备。没问题的!”和阿清在一起,大福就像说相声里的捧哏。捧哏好啊!能把逗哏阿清说舒坦了,不挺好?
  表哥本来住在二楼,上来看看他俩好不好睡。阿清说他俩大老爷们,一个宿舍的住一起习惯了,睡两间房,还得开两个空调,多不环保啊!就睡个大床就好。
  表哥敲了敲门,阿清和大福两人在说话,没听到。门没锁,表哥推门进来,看到大福正在摸阿清的肩膀(其实是拍肩),然后两人旁边扔了一大坨卫生纸……
  艾玛!阿清也不早说,大福是他对象啊!还以为是一般同学呢!
  “那啥,你们继续,我就上来问问空调还好用不?”表哥赶紧撤。
  阿清和大福,“好用啊!”
  “好用就好!免得活动后热!”表哥啪地带上门。emmm,尊重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次日,阿清说要带大福去打狂犬疫苗。表哥竟然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奇怪,昨天他不是说不需要打疫苗吗?
  表哥心中默默表示,一切以表弟的幸福为出发点。打针好,打针好啊!满满的都是来自表弟的关爱~
  阿花也跳上电三轮跟去了。
  昨夜,阿清和大福,一人睡一边,阿花在两人中间的枕头上眯着眼睛蹲了一夜。
  表哥还是把他俩送到门口,说鱼塘有事,他就不陪他们去了,让阿花陪他们去就好。
  阿花陪他们?怎么听表哥的口气,在说一个大人呀!
  的士司机是昨天网上约好的。在渔场门口等他俩,一口气给送到镇上的卫生院。
  一针98块,大福得在不同时间打五针。阿清抢着把钱给了,说猫是他家的,本来就该他给钱。
  大福也没争什么,回去火车票,他一起在网上买好了。也不能让阿清吃亏。
  阿花乖乖的跟在两人身后,一声不吭,人是它抓的,也算跟来道歉了。
  的士司机在卫生院外边的大马路上侯着他俩,返程也给他们送回去。
  刚刚出卫生所的门,就听见后面有人嘀咕。
  “师兄,那个穿白T恤的,就是我跟你说的人妖!”
  阿清听出声音,一枚铜钱!只是四处都看不到他的人。
  附近穿白T恤的就阿清一人,大福穿的是格子衬衣,根本不是在说他。
  “谁?出来!”阿清很恼,这种恶作剧,一而再,再而三。
  大福也听见声音了,“阿清,有时候不要赌气,咱赶紧回去吧!司机就在前面!”
  “好!我们走!”阿清抱起阿花,和大福一起往司机方向走。
  只听见“啪”的一声巨响。
  “啊!”阿清的手臂上出现一道血痕,“谁他.妈拿小皮鞭抽我!再恶作剧我报警了!”
  院墙边不知何时起了一阵浓烟,烟里站着两个人。
  又一鞭从浓烟中挥出。
  阿花后腿一蹬,就跑了下去,把阿清弹开了。
  大福拿出手机准备报警,结果,手机也被那皮鞭抽掉了。
  “妖孽!还不快快受死!”烟雾里的人道。
  “你们是看玄幻小说看得脑袋抽筋了不是?!一枚铜钱,我认得你的声音,快滚出来!”阿清道。
  “这是我大兄弟,绝对不是人妖! ”大福看阿清受伤了,便挡在他前面,“长这样的人妖,老板得亏多少钱啊!是不是?”
  大福…… 你确定是来帮我的?
  “哈哈哈!愚蠢的人类!不管你的事!本天师今天就是来收那个人妖的!”浓烟渐渐褪去。正是一枚铜钱,旁边比他高一些的男子脖子上挂着两枚铜钱。
  “真会玩……哪家精神病的院墙倒了?”阿清抓抓头。
  “我们系不是有个失恋的哥们儿,得了精神分裂症,也是说天师啊!鬼神的!现在就在医院关着呢!”大福捡起手机和阿清两人聊起来。“那烟也容易,磷在空气中燃烧,就这现象。高中化学内容。”
  “大福,学霸啊!”阿清和大福边走边聊,完全无视这俩自称“天师”的傻帽。
  “不给你们一点厉害瞧瞧,不把天师放在眼里!”两枚铜钱,又在挥他的小皮鞭。
  “这还玩上SM了……”阿清和大福好无语。
  只听见“嗡嗡”的巨大声响,一辆超级酷的摩托车从那俩挂铜钱的人身后冲过来。
  在阿清和大福面前急刹住。
  摩托上的男人一抬头,一个犀利的眼神。
  一枚铜钱和两枚铜钱便手拉手跑没影了……
  男人穿着一件橘黄色的T恤,淡淡的看了阿清一眼,便开着摩托走了。
  那一眼却印在阿清心中,“好……好帅!”
  大福推推阿清,“走啦!”大福眼里那人不过是一个不守交规不戴头盔骑摩托的男的,差点撞上两个神经病。然后神经病和不守交规的摩托男都撤了……
  现在不正常的人变成阿清了,一路上都在念,“好帅!”
  他清秀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还带着古风的气质,把橘黄色的衣服驾驭的那么惊艳!以前只觉得惜羽帅,和摩托帅哥一比,惜羽只能算还可以罢了。
  大福几乎是把阿清推进的士,不知何时,阿花也跳了上来。
  车开了起来。
  阿清突然喊了一句:“我竟然没有要他电话!”
  阿花跳到他腿上,“喵”了一声。
  阿清已经沉浸在当时英雄救帅哥的那一幕中,反手将阿花推一边,阿花给他推个四脚朝天,“边上待着去……”
  阿花摇了摇身子,蹲车座的空档处。你不是想找他要电话吗?…… 哼╯^╰不给!
  “阿清!”大福道。
  “别吵我……”阿清扯头发后悔中。
  “阿清,我发现阿花是公的诶!”大福嘿嘿笑着。
  “嗯?”阿清回到现实,“哈哈!你看到了?”
  大福,“刚才你把它掀翻的时候,我看到了!”
  阿清,“公猫发情起来好麻烦啊!那不是还要给他做绝育手术?”
  “哈哈!估计你表哥不会同意的。反正农村地儿大,散养着,可以到处跑草(交.配)嘛!”大福笑道。
  阿花:你们这些坏银!坏银!太坏了!T_T
  
 
  第四章
 
  再回渔庄,大福已经是打了狂犬疫苗的人了。医生叮嘱过,打疫苗期间,不能喝酒,不能吃海鲜。
  酒还好说,都是在校学生,本来就不怎么喝酒。不能吃海鲜就尴尬了,千里迢迢过来,就是来吃海鲜的。
  两人度娘,谷哥问了半天,小龙虾是不是海鲜?
  表哥抱着一盆子虾进来,瞅瞅他两在研究个啥。原来是这啊~ “小龙虾是河里长的,还是海里长的?”
  “河里!”这点常识,再怎么书呆子,还是知道的。
  “这不结了?河里长的,能叫海鲜?”表哥找来三把刷子,一人分一把,“吃,没事的!”
  阿清纠结,万一真的是冲了药,也不好,于是站在外面给卫生院打了电话,“小龙虾算海鲜吗?能吃吗?刚打了狂犬疫苗的?”
  卫生院接电话的医生的声音没有丝毫温度,“为什么打了针还要吃小龙虾?”
  阿清,“……朋友一起……聚会……”
  医生零下二十度语气,“命重要,还是吃重要?”
  阿清还有那么一丝期盼,来渔场一路辗转,吃虾啊!多不容易的机会啊!“诶,医生,不是,如果不能吃,我们肯定不会吃,如果小龙虾不是海鲜,那就是可以吃的呀……”
  医生零下负八十度打断阿清,“要忌口。”然后啪的挂电话。
  问了半天等于没问。逻辑是这样的,如果感染了狂犬病毒,拿打针期间一定严格忌口,可疑的食物都不能吃;如果没有感染病毒,当然可以吃!不过……那打针干嘛?……可是,谁又说得好?本着对兄弟负责,即使知道猫是干净的,还是去打了针,既然打了针,医生都说不清楚的食物,那还是不能吃……
  阿花又蹦过来,在阿清的腿上蹭了蹭。阿花好像比小时候见到会儿变粘人了。阿清想着对不起大福,把他折腾来又没好好照顾他,让他被猫抓,不开心,把阿花扒开,“边上玩去!”
  阿花好像生气了,傲娇的头一偏跑了。
  阿清揉揉眼睛,没错,猫就是侧偏着头,撒气给阿清看!
  阿清都已经十八岁过了,记忆中这猫就有,养了十几年了,嘿!养成精了?
  “哎呀!”忽然脑袋被什么砸了,一看,是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
  “你们又吃虾虾!讨厌!”扔空水瓶的是夏晴。小姑娘站在隔壁二楼,正在发火。
  “小姑娘,乱扔东西是不对的!就是不要的垃圾也要分类,可回收和不可回收。这种瓶子属于可回收垃圾,所以……”阿清给小姑娘讲着道理,话没说完,又收到一个扔下来的瓶。
  “真是,怎么跟虾杠上了?”阿清蹲下身,把两空瓶子都捡起来。
  “哼!”夏晴瘪瘪嘴,真的哭了,然后跑进屋。
  来了两天,就把她惹哭两次,阿清想想,心里不是很舒坦。小姑娘好像是不喜欢看到有人吃虾,就像室友李康家里养狗就看不得人家吃狗肉,其实可以理解。那就说话收敛一点,低调吃就好~
  阿花跟着阿清进屋。
  “什么?医生说小龙虾都不能吃?”表哥和大福已经剔完虾线,都准备上锅蒸了。“哪来狂犬病毒?你看阿花像有病吗?”
  “话是这么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阿清道。
  “表哥,你还做了啥菜吗?”大福的肚子早就咕咕直叫唤了。白天在县城里打针,中午和阿清一人就只吃了一张饼。
  “凉拌黄瓜……”表哥很无奈,都说了阿花没事了,它怎么会又那啥狂犬病毒?但是阿清坚持要大福忌口,也没辙,“明天我杀只鸡,给大兄弟补补。”
  “表哥太客气了!”大福心里乐了,总算有我吃的了。这一顿,大福一盘凉拌黄瓜咽了两碗米饭。
  黄瓜和米饭并不管饱……夜里,饿得又跑下来自己煮了碗面吃,还好表哥冰箱里有火腿肠,就着火腿肠吸面条,想象明天有鸡汤,一定要吃大大的一碗鸡汤面!
  第二天一起来,表哥就把鸡杀好了,留了个字条,渔塘还有事,起来后把鸡放到电炖锅中火煮。
  电炖锅煮鸡汤特方便,个把小时鸡肉就烂了,揭开锅盖,一层黄黄的鸡油,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再加入红枣和表哥已经洗好的蘑菇,小火炖半小时,就可以吃了。
  大福舀了些鸡汤去煮面,中午等表哥回来再正式开吃。
  阿清对弄哭夏晴的事过意不去,盛了一大碗汤送去。捡了大鸡腿,大鸡翅,大红枣,嫩蘑菇,满满的一大汤碗。
  她家就在隔壁,敲了半天没回音,大门没有锁,一推就开。
  阿清一边往里走一边喊着,“夏晴”。
  院落很简单,角落里堆着小女孩的玩意儿,木马,铲沙的铲子和桶等等。
  就那么喊了一路的夏晴都没有回音,那丫头应该不在家。
  穿过院落,是个三层小洋楼。渔场家家户户都是三层起,足见这里的经济发展。表哥说,渔场的人超级有钱,根本没小偷,一来外面的人进不来,二来里面的人钱多得没处花,送东西的人很多,偷东西,那是根本见不着。
  出于礼貌敲敲屋门,还是没人应。阿清想着把汤搁在门口,回头和夏晴说说。
  就在阿清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把屋门碰开了。原来连里屋的门都没锁。鸡汤搁地上怪糟蹋东西的,进屋就有个桌子,阿清想把鸡汤搁桌子上就走。
  屋里有个巨大的鱼缸,一人多高,一个多宽,插着电的氧气咕咕的冒泡,阿清好奇的瞅瞅,我勒个去,好大一只皮皮虾窝在里面!舒张开就有鱼缸那么大!
  什么澳洲大龙虾,帝王蟹,跟这只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也就不吃虾的夏晴会这么养着,要给他们几个吃货,早就下肚子里了。
  “这么大的虾,十分之一做椒盐皮皮虾,十分之一做烧皮皮虾,十分之一煮火锅,十分之一煮粥,还有什么吃法?……” 阿清吞着口水的。
  谁知那大虾,虾尾一翘,一呼啦水掀来,阿清淋了个透湿……
  湿衣服会着凉,越是三伏天,感冒越不容易好。阿清也甭惦记吃了,赶紧回去洗澡换衣服。
  大福还在纳闷阿清怎么送汤的人湿着跑回来了,等阿清洗完澡出来,问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没什么。”阿清不说,因为大福在忌口,皮皮虾,绝对的海鲜啊!还是不要惹他馋嘴。
  大福就是好奇,“你调戏人家小姑娘,给泼水了?”
  阿清,“……”大福个书呆子,相处一年,还看不出室友取向吗?
  “夏晴还小,不过室友有当渔场女婿的理想,兄弟很支持!”大福到了下午还在拿阿清开玩笑。
  阿清忍无可忍,就把夏晴家的巨大皮皮虾和大福说了。
  “哎呀!那可扎扎实实能炒好几大锅呢!”大福兴奋得搓手,“要不咱寒假再过来,等我疫苗期过了,我们要过来开火?”
  “那夏晴可哭给你看!”阿清摇摇头。
  “你们要把她的虾怎么样了,夏晴会和你们拼命!”表哥回了,背篓里都是地里新鲜的蔬菜瓜果。
  “还拼命呢!那虾是她爹啊!”阿清嘴馋,捡起一根黄瓜,冲冲自来水就咔咔的啃。自家种的瓜,没喷农药,皮都是甜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