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何生枷锁(玄幻灵异)——软枝黄莺儿

时间:2019-03-15 12:54:09  作者:软枝黄莺儿
  他话还没说完,忽然看到眼前冷光一闪,锋利的兵刃闪着幽幽紫光直接朝他喉管割来!
  “沈昭,你——”
  杜司年忙往后退,身后却就是墙,退无可退。
  一股大力抓着他的衣裳领口把他抓到门内,沈昭抬手,木门陡然被关上,发出‘砰’地一声响。
  “是谁准你这样亵渎师尊的?”沈昭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可怕,眼神里满是凶光,像是雪夜见到猎物的狼,碧色的眸子幽幽地闪着寒光。
  杜司年被骇住,半天没说出话,莫名有了点胆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沈昭。沈昭明明修为比他低,可是……
  为什么沈昭的身法那么诡异,好像很轻松地就把他给拉了进来,而且他竟然运用全身灵力都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太可怕了,杜司年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个。
  沈昭平时默默无闻,虽说是被师尊捡来的弟子,但师尊也从未对他有过偏袒,所以大家也只把他当寻常弟子看待。沈昭入门三年已达到筑基初期,虽然说是不错的修炼速度,但是在天才云集的断情宗显得有点普通。
  断情宗的弟子,只有在达到筑基中期之后才有资格称呼自己是断情宗弟子。
  而杜司年,正是筑基中期四阶的修士,据他所知,沈昭停留在筑基一期很久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压过他的灵力。
  沈昭不理会他的疑问和惊惧,手中匕首锋芒森森,冰凉地抵在杜司年的喉咙前,神色是令人从心里打颤的冰冷和阴鸷,宛若毒蛇,将人紧紧地缠裹在一起,呼吸不了一丝空气。
  杜司年惊骇地看着这一幕,想要调动全身灵力,却发现自己的灵力似乎被什么禁锢住了,“你,你使了什么妖法?”
  “妖法?”沈昭一笑,笑容阴鸷,让人不寒而栗,“明明是师兄您学艺不精,师尊教的束缚术难道都忘了吗?”
  “……”
  杜司年被他提醒,才想起来闻清徵教他们法诀的时候曾交过束缚术,只不过束缚术十分难学,而且闻清徵也说实在学不会的话可以不学,将来用一个束缚法器就可以。
  杜司年没有束缚法器,在闻清徵教习解咒术语的时候也没认真听,不像沈昭。
  沈昭是将闻清徵每一个字都牢记于心,反复温习百遍的。
  “沈、沈师弟,有话好说,好说,你先把法器放下来。”杜司年对他的称呼都变了,脸上的表情变得谦卑讨好。
  他看出沈昭那一柄匕首是在他进入筑基之后,闻清徵赠他的碎星刃,虽只是普通的低阶法器,但却锋利异常,若要伤他这种寻常筑基的修士是完全可以的。
  杜司年仗着自己是筑基中期,没把沈昭放在眼里,殊不知他这个中期学艺不精,实战威力发挥不了多少。
  而沈昭虽是筑基初期,却心性阴冷果决,招招致命,不给对手反还的机会,就算是筑基中期修士在他手下也讨不到便宜。
  “好说?”
  少年的眉毛轻挑一下,仍带青涩的面容上浮现和年纪不符的狠毒,沉声道,“师兄刚刚亵渎师尊的时候,嘴巴可是没好好说话。”
  “我,我这就改,我这就改!”
  碎星刃在杜司年脖上留下一道血痕,他面色惨白,如同墙壁,只是不住求饶。
  沈昭心中嗤笑,他看不上这样欺软怕硬的人。
  以往他未曾表现实力,杜司年就算言语多有得罪他也不曾放在心上,但今日,他却敢用那种轻佻的语气亵渎师尊……
  沈昭想起他刚刚的话,心中掠过浓重的杀意,他的声音很轻,不知道是下了多大力气才忍耐下来的。
  “以后这种话,再敢让我听到半句,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杜司年睁大双眼,眼中满是血丝,大口呼着气,粗喘着,像是不太相信自己仍活着。
  “滚——”
  沈昭的话刚落,杜司年便觉身上束缚一轻,落荒而逃。
  沈昭重重地关上门,收回碎星刃,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便疾步去了紫华殿。
  太清紫华,飞神度命。
  太清殿是断情宗主峰首座的寝殿,而紫华殿便是在外峰之上,负责守卫断情宗安宁的清净峰首座的寝殿。
  紫华殿较之太清殿少了金碧辉煌的感觉,装饰皆由银、玉、贝壳铸造,望之清冷寥落,如广寒仙宫。
  美则美矣,少了些人味。
  闻清徵修为远在他之上,沈昭的脚步刚到殿外便听得清清楚楚。
  “沈……”
  闻清徵正想喊他名字,却觉得这样太过冷硬,临时改口,“昭儿,进来吧。”语调尤是冷冷。
  沈昭听到师尊对他改了称呼,陡然一笑,须臾间春风拂过,万里冰川消融,和方才要下狠手杀了杜司年的那个少年判若两人。
  “是,师尊,弟子这就来。”他语调轻快。
 
 
第四章 教训(上)
  紫华殿上无遮掩,当人抬头仰望时,只见漫天星河,璀璨星子点点坠落其中,如同浩渺天池中的明灯。
  沈昭很久之前就听师兄们说过,紫华殿的顶部是由一大块净华琉璃建成的,琉璃通透如水,在里面的人能将外面的一切事物都看得清清楚楚,但外面的人却无法看到里面的事情。
  故而,梁上君子在这紫华殿是不存在的。
  此时月华如练,月色如水一般静静地透过琉璃洒下来,带来一片清淡的凉意,让人心神宁静。
  沈昭放轻了步子进入殿中,转过玉雕屏风时就看到了披散着头发的闻清徵。
  闻清徵刚刚沐浴过,他一头银发湿透散在背后,还在往下滴着水珠,啪嗒一声,晶莹水珠落在他身下的青绿竹席上,他整个人似乎都沾染上了竹叶的清新气息。
  “坐吧。”闻清徵没有转身,已经觉察到他到来。
  少年喉结微动,颔首,“是。”
  他在地下的蒲团上坐着,微微抬起下巴,专注地看着玉榻上端坐的人。
  闻清徵今晚穿了一袭素色带云团暗纹道袍,银发散在雪白袍子上,像是暮色四合之即下满了雪的远山,雪色不经意间层层递染,浑然一体。
  师尊,和以往看起来不一样了。沈昭在心里想。
  师尊素日是一身玄色道袍,浑身都遮得严严实实,发冠高挽,垂着飘飘墨带,墨带上绘着太极八卦的图案,看起来道骨仙风。
  师兄弟们都私底下抱怨师尊太过严肃了,不像其他峰的首座对待弟子都是面带笑容,和蔼可亲的。
  师尊即使是在听到最好笑的笑话的时候嘴角也不会动一下,好像是冰雕成的人,不会笑。
  但只有沈昭是个怪人,他从一开始,就从不觉得师尊冷淡。
  大概,在弟子们的着重点都在师尊冷漠的态度上时,他却在意闻清徵遮得严严实实的道袍下偶尔露出的一段凝霜般的腕子,和领口白腻如脂的脖颈。
  闻清徵背对着他,静坐着,阖眸,许久没有言语,沈昭便望着他的背影,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意思,也不曾开口打破寂静的气氛。
  沈昭看到透过琉璃的月色如丝如雾一般,混成了一段长长的素缎绕在青年身前,闻清徵静坐于漫天月色中,恍若神仙人物。
  当素缎渐渐变成透明,月色也恢复如常时,闻清徵才动了动,转身,一双点漆般的黑眸寂然看着他,淡淡问,“等很久了吗?”
  “没有。”沈昭笑笑,笑容纯净温暖如鹿,眼神清澈,恍若不曾沾染任何欲念和世故,“弟子要庆祝师尊又突破桎梏了。”
  “哦?”
  闻清徵抬眸,“你怎知我突破桎梏了?”
 
 
第四章 教训(中)
  沈昭看着他寂然如水的墨色眸子,轻声道,“不知为何,总觉得师尊和以前不一样了。”
  “……”闻清徵听了他的话,一怔,转而想到,原来自己的变化连沈昭都已看出来了么。
  沈昭天性聪慧,性情体贴他是知道的,只是以前未曾在意,故而忽视了很多事情。
  他前世印象中的沈昭一直勤勉认学,是他教习剑术法诀时听的最认真的弟子,前世的闻清徵也不觉对这个自己亲手捡来的弟子心怀重望,却没想到,沈昭在一次试炼失踪之后,几年后再见之时,他却成了那个人人闻风色变魔宗宗主。
  “你原是这般聪慧。”闻清徵觉得自己前世对沈昭实在是了解得太少,关心也太少了,之前要杀他的犹豫不决不知何时转变成了些许的内疚,“只是…短了旁人的引导。”
  所以才会误入歧途……
  闻清徵扪心自问,他这个师尊是不够格的,前世的他只顾增进修为,保卫断情宗,却忘了保护身边的人。
  “我已突破金丹中期桎梏,再消几日,金丹后期的修为便能稳定了。”闻清徵静静地看着他,说,“你猜得很对。”
  “恭贺师尊。”沈昭听到确信的回答,展颜,笑容更深,好像是他自己突破桎梏修为进阶一般。他思忖着,慢慢盘算着,兴然道,“这样,师尊就不必再在外峰呆着了。如今您已经是结丹后期的真人,要搬去内峰肯定没人敢有意见!”
  而闻清徵听到他的话,微微皱眉,冷然道,“住口。”
  “……”沈昭顿时低下头来,“弟子失言,师尊恕罪。”
  闻清徵看着很快认错的少年,眸色寒冷。
  他早就知道宗内对他身为七峰首座之一,却居于外门低阶弟子聚集的外峰之事流言四起,但没意料沈昭竟也这样想。
  “我居于外峰是因身兼守护断情宗之命,外敌一旦入侵,外峰首当其中,若是没有金丹期修士,难道要将外峰拱手让人吗?”闻清徵冷冷道,“内峰的人看不起你们,难道你们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不把自己的命当成命了?”
  “……”
  沈昭低眸,看似恭谨受教,但心中却在想师尊还是专注修道,不曾在意人心龌龊之事。
  他如今是断情宗外峰弟子,也就相当于寻常宗派里的外门弟子,外门弟子身份低微,所得修炼的月例不足内门弟子十分之一,从来就是不被当人看的。
  当修为不足以进入内门的时候,就意味着可任人欺辱,只有变得更强,当自己的剑比别人更快,架在别人脖子上时才能让人客客气气地和你说话。
 
 
第四章 教训(下)
  但沈昭依旧道,“师尊教训的是,弟子受教。”
  闻清徵看他态度诚恳,声音不觉轻了些,想着自己刚刚的语气似乎太过严肃,心中掠过一丝懊悔,动了动唇,道,“以后这种话不必说了就是。”
  “是。”
  沈昭恭谨颔首,像是把他的话全都听进去了,顿了顿,才问出心中疑惑,“不知师尊为何忽然唤弟子到紫华殿同住,可是,要弟子随身照顾?”
  “……不必。”
  随身照顾这个词用的不太恰当,但闻清徵没有太计较,只是道,“你只消好好修炼便可,其余的事情不必上心。”
  尤其是,邪魔外道的事情。
  闻清徵时至今日,看到沈昭还是无法把他和魔修联系起来,他在心中轻叹一声,唤道,“昭儿,今日之后,你便去内峰换上内门弟子的玉牌吧。”
  “……”沈昭诧然抬头,“师尊?”
  “今日后,我便收你为亲传弟子,你不必再参加内门试炼了。”闻清徵慢慢道。
  在断情宗内,凡是外门弟子想要成为内门弟子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通过三年一度的内门试炼,通过试炼的弟子可以晋升内门,成为内门精英弟子。
  而内门试炼岂是那么容易的,断情宗宗内几千名修士,内门弟子却只二百出头,这和试炼的难度脱不开关系。
  内门试炼凶险重重,通过者无不具有非凡的资质,并要为之付出艰苦的努力,才能得以晋升内门。
  修仙之路渺渺,身具灵根只是具备了修行的基本,要想要一路顺畅,达到前人的高度却要求修行者具有极纯粹的灵根。
  修仙之人以单灵根为贵,单灵根分金、木、水、火、土五种,闻清徵生来就是水灵根,别无杂质,所以修行期间较旁人进展飞速。
  但是单灵根的天才毕竟太过稀少,有时候百年出不了一个,每次单灵根天才现世都会被各大宗门抢走。直接晋升为内门弟子。
  与之比较,双灵根次之,但却更为常见,双灵根是由两种灵根混在一起的,例如当今断情宗的无为峰外门大弟子柳眠迟便是金木双灵根。
  双灵根虽更常见,也很是稀缺,算是普世意义上的天才了,可以直接进入内门。
  更多的修士没有得天独厚的资质,是三灵根,或者四灵根,甚至还有被称为废灵根的五灵根。只不过五灵根灵根太过芜杂,罕见有五灵根修士能筑基的,所以大家都把五灵根当做最底层的,只是勉强有点修为的凡人。
  不巧的是,在检验灵根的时候,沈昭连五灵根都比不上。
  他没有灵根。
 
 
第五章 暧昧(上)
  闻清徵当初只是恻隐心动,不忍一个幼童身处冰天雪地,把他带入了断情宗,想着他要是有灵根的话便可修行,成为宗内弟子。却不想,他丝毫没测出沈昭的灵根。
  沈昭身上没有任何灵根存在的痕迹,他也无法看到灵气是如何在沈昭身上汇聚的,所以只把他当是凡人,从未教习过他法术,寄养他在宗内勉强过活。
  但沈昭却心羡师兄师姐们可以修行,自藏书阁借来了一卷记载低级法术的灵书,日夜琢磨,竟无师自通,真地让他修炼成了。
  在沈昭再次找到闻清徵验灵根的时候,闻清徵仍未看到他的灵根,却惊讶地发现那时候的沈昭已经自行修炼到了练气五层。
  看不出灵根,却修炼进展神速,这不得不让人诧异。
  期间断情宗的掌教真人也听说过此事,让闻清徵交了沈昭,他要亲自试验,但是闻清徵却一直坚持没有把沈昭交出去。
  因为他知道,掌教的试验是什么意思,不过是用搜魂术搜检沈昭的记忆和神识,看看他身体里到底是根据什么来修炼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