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非典型重生(穿越重生)——渔小乖乖

时间:2019-03-15 12:52:20  作者:渔小乖乖

   《非典型重生》作者:渔小乖乖

  文案:
  从孟正重生后做出第一个和前世不同的选择时,蝴蝶效应就开始了。
  因记得几天后开出的大奖号码,孟正去镇上买彩票→路上救了一位孕妇→孕妇给在外打工的丈夫打电话赞扬好心人→丈夫决定去买礼物酬谢好心人→买礼物时……中间省略N环……→这场训斥坏了某位工作人员的心情→直播开奖前,该工作人员偷偷踹了摇奖机一脚→摇奖机内的小球位置发生变动→开奖号码和孟正记忆中的号码完全不一样→电视机前的孟正愣住了。
  孟爸爸:“小正啊,早告诉过你彩票不能买了,浪费两块零花钱吧?”
  孟正:“……心有点痛。”
  因两块钱而心痛的孟正把脑海中的重生流小说清空,在纸上写下“人生在勤,不索何获”八字以自勉。
  重生只是开始,想要走上人生巅峰还需继续努力啊。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励志人生 甜文
  作者简评:
  从孟正重生后做出第一个和前世不同的选择时,蝴蝶效应就开始了。因为比重生前多了一个去买彩票的行为,于是中奖号码被蝴蝶掉了。白白浪费两块钱的孟正将脑海中的重生流小说清空,在纸上写下“人生在勤,不索何获”八字以自勉。他的全新人生将从教导父母认字开始。
  本文轻松爆笑,情节别具一格,人物生动有趣。即使彩票号码、高考题目都被主角蝴蝶掉了,但凭借着内心的正直和勤奋,主角依然走上了人生的巅峰,还在不知不觉中挽救了别人的人生。全文内容积极向上,令读者在捧腹大笑的同时也收获了别样的感动。
 
 
第1章 序章
  这天是孟正二十六岁的生日。
  临睡前,他的脑海中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世上真有重生这回事,那重生前是不是需要做一些准备?反正也睡不着,孟正就玩笑般地搜了下过去几年的热点新闻,又把自己那届的高考题找出来看了看。
  正翻着电子版试卷时,孟正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小时候曾在电视上看过某期彩票的开奖,开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号码,六个号码竟然是一串连号。当时的一等奖奖金为三百万,这对于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孟正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因此他始终记得这件事。不过,因为六个号码都是连号,这太出人意料了,当时好像无人得中大奖。
  “嗯,要是真能重生,我就去把彩票买了。”孟正自言自语道。他按照自己的记忆特意搜了下那期彩票的具体情况,尤其注意了下开奖时间。
  搜完彩票,孟正注意到手机浏览器的搜索栏下面出现了一个“重生以后要做什么”的相关搜索,他顺手就点了进去。网友们的回答大同小异,无非就是买彩票、买股票、买房子……那个“拿把刀横在脖子上,威胁我爸妈不买房就自杀”的回答把孟正看乐了。
  还有人说,要趁着大佬未发迹想办法抱住大佬大腿……不拘哪位大佬,只要赶在他发迹前和他搞好关系,之后就能躺赢了。这个回答也是很多人点赞。
  孟正琢磨了自家的情况,他小时候家里穷,一点存款都没有,根本拿不出买房子的钱。除非他能中彩票,那倒是可以把房子买了,否则买股票、买房这条路是行不通的。至于找大佬抱大腿……孟正摇了摇头。
  孟正的老家村子里出了一位同姓的大老板,比着孟正大上几岁,真正的白手起家,如今已经有上亿身家了。此人对朋友特别大方,村里当初跟着他玩得好的那两个人,如今沾着他的光,都开上了豪车、住上了豪宅。但孟正一家却和这人的关系非常疏远,在他落魄时,孟家人从来没有欺负过他,等他发迹后,孟家人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沾光。
  说孟正清高也好,说他傻也罢,哪怕孟正真的重活一次,他事先知道了这位大老板会钱途无量并且对自己人非常大方,他们俩依然成为不了好朋友。
  原因很简单,道不同不相为谋。
  孟正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脑子里出现了一连串的联想:抱大腿不如啃猪腿→猪腿好吃→姐姐单位食堂的大肘子真好吃→最近城里一直闹猪瘟,都不敢随便吃猪肉了→馋啊。
  孟正咽了下口水。他决定不再浪费时间想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先不说世上肯定没有重生这回事,就算真重生了,如果家境、交际圈、智商、性格等没有发生显著的改变,重生人士想要获得成功也不会像想象中那样轻松吧?
  孟正把手机放到一边,怀着对香喷喷的大肘子的向往,就这样睡着了。
  这一夜,孟正做了无数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见到了什么,醒来时全忘了。
  第二天早上,孟正迷迷瞪瞪地掀开被子,低头在地上找拖鞋。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孟正茫然地四下打量。
  哪里都不对啊!
  这应该是他小时候住过的屋子,屋里的摆设看上去既陌生又亲切。三十多岁的妈妈穿着早就过时的碎花衣服,举着锅铲站在门口,用一种不高兴的声音说:“懒猪!这都快中午了,还不赶紧起床?”
  孟正无辜地眨了下眼睛。
  老房子和年轻的妈妈?
  难道我重、重生了?
  这怎么可能呢!
  我肯定还在做梦!
  孟正自以为想明白了。孟妈妈眼睁睁看着本来要起床的儿子重新倒回床上,脑袋端端正正地搁在荞麦枕上,把薄毯子一路拉到脖子,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整个行为充满了挑衅!
  孟妈妈呵呵一笑,冲孟爸爸喊道:“孩他爹,把缝纫机上的尺子拿过来。”那把尺子是孟妈妈裁量布料用的,是把厚重的木头尺子,完全可以当戒尺来用。
  重生第一天,从被妈妈隔着毯子打屁股开始。
  -------------------------------------------------------
 
 
第二章 
  孟正重生了,从二十六岁的生日当天回到了十一岁的暑假。
  被孟妈妈用暴力手段叫起来的孟正全凭本能在行事,手里拿着卷了毛的牙刷,脖子里披着一块破了三个洞的旧毛巾,蹲在天井里洗漱。他就像是一个打满了气的气球,飘飘荡荡地吊在半空中下不来,没有半点脚踏实地的感觉。
  孟爸爸忧心忡忡地看了儿子一眼,跑去厨房找孟妈妈,说:“可梅啊,你刚刚打孩子时用了多大的劲儿啊?孩子不会被你打傻了吧?”
  “我能用多少力气?就是吓唬吓唬他而已……”孟妈妈一边抱怨,一边头也不抬地搅拌着猪食。厨房这边有个小门,出了小门就是猪栏。比起一觉睡到中午的儿子,孟妈妈更关心猪栏里养的那只猪。可不能让自家的宝贝猪饿到!
  全天下的妈妈在抱怨孩子时好像都很擅长夸张这个修辞手法,孟妈妈说孟正一觉睡到了中午,其实这会儿还不到九点。但对比孟奶奶五点就起床,孟爸爸孟妈妈五点半起床,孟姐姐不到七点起床,孟正因为重生后遗症睡到了八点四十七,好像确实过分了点。
  孟正刷完了牙,洗完了脸,终于觉得脑子清楚点了。
  老房子里没有专门的卫生间。孟爸爸在堂屋的一角扯了根绳子,全家人的毛巾都搭在那根绳子上。孟正挂好了毛巾,目光一转就看到了墙上挂着的日历。
  他的眼睛瞪圆了。
  后天就是彩票开奖的日子,会开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连号来!
  一瞬间,孟正脑子里那些“这好像不是梦”、“我真的重生了吗”、“我为什么会重生”、“我就这样重生了”等等的想法全部清空了,所有兴奋、疑惑、惶恐等等复杂的情绪全都被挤到了角落里去,只剩下“彩票”二字在脑海中金光闪耀。
  已经没时间纠结来纠结去的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去把彩票买了!
  他冲到厨房里,忍着激动对父母说:“爸、妈,我要去镇上!”
  “去镇上做什么?”孟爸爸问。
  “去买彩票!”
  孟妈妈眉头一皱,眼睛一瞪,说:“买什么彩票!不准买!”
  孟家很有点严母慈父的意思。一张彩票两块钱,在崇尚节俭的孟妈妈看来,两块钱买点什么不好,买包瓜子能嗑好久了,做什么要去买张没用的破纸?是,彩票要是能中奖,两块钱能换来几十万、几百万,可孟妈妈从来不指望天上掉馅饼。她没什么文化,却信奉并实践着很多朴素的道理,不劳无获就是其一。
  “妈,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下期开奖号码了。”孟正说。
  “做的是白日梦吧?”孟妈妈很是敷衍地说,“赶紧的,锅里还有粥,自己去舀一碗吃了。”
  “三百万呢!彩票中奖能得三百万!”孟正的声音都有些发飘了。
  孟爸爸和孟妈妈对视一眼。两个人没理会儿子,自顾自地聊了起来。
  孟爸爸说:“你看,傻了吧?”
  “可我真的没用什么力气啊……”孟妈妈有些奇怪。
  “别是生病了吧?”孟爸爸又说。
  孟妈妈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孟正的额头,说:“没发烧啊!”
  孟正:“……”
  哪怕是被父母怀疑了智商,孟正也不想错过那个三百万。孟家的家境直到孟正大学毕业前都不太好。虽然孟爸爸和孟妈妈是勤快人,但他们世代生活的这个小山村位于丘陵地带,耕地资源并不多,每家每户分到的田地都很有限,哪怕他们夫妻俩一年忙到头、从早忙到晚,也没法从地里赚到多少钱。等孟正上初中时,孟爸爸和孟妈妈跟着村里其他的壮年劳动力一起去城市里当了农民工,赚到的钱倒是比在家务农时多了,但那时孟正和他姐姐孟朵的念书需要的开销也多了,家里依然没什么余钱。
  如果能拿到这三百万,孟正就带着父母去镇上买房子,再做点小本生意,父母就能轻松很多了!
  开局一个三百万,人生瞬间从Hard模式转为Easy模式。
  “妈,我发誓,真的能中奖!我用自己的零花钱买,好不好?”孟正恳求道。
  “你的零花钱还不是我和你爸给的,你自己能赚到什么钱?”孟妈妈气笑了。
  母子俩正说着话,孟奶奶和孟正的姐姐孟朵从小溪里洗完衣服回来了。孟家的常住人口一共有五位,分别是孟奶奶、孟爸爸、孟妈妈、孟朵和孟正。
  猛然见到身体健康的奶奶和留着长发的姐姐,孟正又恍惚了下。孟奶奶在孟正刚参加工作那一年偏瘫了,而孟朵念书时都是长发,等到工作后就剪成了短发,孟正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奶奶正常走路的样子和姐姐长发的样子了。
  听说孟正想要去买彩票,孟朵和孟妈妈一个看法,说:“有这两块钱,买点什么不好?非要去买这不实用的!你要是嫌钱多,给我吧,我帮你存着。”
  孟奶奶则是笑眯眯的,看似在帮孟正,其实还是站在孟妈妈和孟朵那一边,说:“买,让他去买!小孩子家家的,不跌几跤就学不会走路。他既然想把钱往水里丢,叫让他去。好叫他知道,发财哪有这么容易的?”
  对于家里三个女人时常站在统一战线上的这件事,孟正已经相当习惯了。她们就是这个性格!别说孟妈妈这会儿舍不得两块钱,就是后来孟正工作了,拿着五位数的月薪,家里的情况渐渐好了起来,孟妈妈依然舍不得浪费钱。
  节俭是美德,也是贫穷留下的烙印。
  不过,孟正心里更知道,自家的三位女士都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两块钱又不是很多,只要他多坚持下,她们也就顺着他意了。
  果不其然,在孟正期待的目光中,孟奶奶对孟爸爸说:“正好家里需要买点化肥,你不是打算下个星期去镇上一趟的吗?索性就改今天去吧。我看啊,你不带着小正去把彩票买了,他能一直念叨下去!”也是孟爸爸原本就有近期去镇上的打算,要不然孟奶奶才不会这么容易被孙子说服呢。
  吃过中饭,孟爸爸从杂物间里推了一辆自行车出来。这辆车子是孟爸爸和孟妈妈结婚那年买的,那年代的东西质量好,特别经得起用。这辆年纪比孟正还大的自行车从来没有坏过。但这种自行车也有缺点,它的整体框架特别大,像孟正这种未成年,身高不够,根本没法骑。
  孟爸爸叫孟正坐后头,带着他去了镇上。他们住的村子叫后山村,要去的镇子叫彩旗镇。后山村离着彩旗镇挺远的,骑车要骑两个多小时,走路要走大半天,非常不方便。如果没有大人领着,小孩是不许独自去镇上的,怕遇上拐子。
  彩旗镇底下的村子很多。这么多村子三三两两地分布在山窝窝里,无数大大小小的路像是蜘蛛网一样把村子们连在了一起。去往彩旗镇上的岔路很多。
  孟正坐在自行车上东张西望。这不年不节的,又不是月初赶集的日子,路上很少看到行人。孟爸爸就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一样,说:“别晃来晃去的了,抓稳。”这话刚说完,车子就颠簸了一下。
  自行车轮从坑坑洼洼的黄泥路上碾过,留下了两道车辙。孟正记得很清楚,等他上了高中后,政府给他们这片地方重新修了路,新路在另一边,现在这条村民们自发压出来的黄泥路就被废弃了,以至于孟正瞧着一路上的风景都觉得陌生了。
  快要到镇上时,孟正远远瞧见左边的岔路上走着一位孕妇。他们和那孕妇离着二十几米的距离。孟正看得很清楚,那孕妇摸着一块大石头缓缓地坐了下来,一副身体非常不舒服的样子。
  孟正连忙扯了扯爸爸的衣服,说:“爸!”
  孟爸爸赶紧停下了自行车。
  这会儿的民风还是相当淳朴的,碰瓷什么根本不可能存在。见那孕妇好半天站不起来,孟爸爸连忙把自行车交给孟正,跑过去询问孕妇是否需要帮助。
  这孕妇怀着六个月的身孕。她脸色苍白地说,她丈夫外出打工了,家里还有个中风瘫痪的婆婆,她今天是要去镇上医院给婆婆拿药的,结果肚子不知道怎么就疼了起来。虽说这点痛还能忍吧,可这附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孟爸爸肯定不能把孕妇丢在这里不管。仔细问过孕妇的情况后,见她勉强能坐住,孟爸爸就把孕妇扶上了自行车后座,让孟正扶着孕妇的腰,他则推着自行车,朝镇上走去。
  到了镇医院,孟爸爸带着孟正一块儿陪着孕妇做了检查。还好,因为送医及时,孕妇的情况不是很严重。孕妇身上只带了给婆婆买药的钱,不够她自己做检查的,孟爸爸就把准备用来买肥料的钱拿了出来,给孕妇垫付了些。孕妇对着孟爸爸千恩万谢,仔细说了自己家的信息,又问过孟爸爸是哪个村的人,说是过几天就托人把钱给孟爸爸送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