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棋魂同人之十年踪迹(棋魂同人)——纳兰依然

时间:2019-03-15 12:50:15  作者:纳兰依然

   《棋魂同人之十年踪迹》作者:纳兰依然

  文案:【公告:2018年12月2日,正文完结,感谢2年多来的陪伴!】
  【P.S. 最近周末都比较忙,番外会在3月底前全部完结。大家3月底的时候来看就好啦!祝大家天天开心!by:熊 2019.3.7留】
  一个人,究竟何德何能,可以影响另一个人,乃至他一生?
  一直以来,自以为的被需要,却原来,真正需要那道光的人,是自己。
  【因为遇见你,我得以成为更好的自己。】
  CP:塔矢亮×进藤光
  结局:HE。
  特别说明:本文中所写到的棋谱,多取材于近几年日本围棋七大头衔战本战真实棋谱。
  友情提示:①深度原著向,文章较慢热+小学生文笔,可能比较难看。
  ②部分章节完整版,可微博私信:@纳兰依然bear
  ③N篇生贺小番外可以至隔壁《亮光夫夫小日常》收看。
  ④正文完结后,番外会不定期更新,大概还有一到两篇,有兴趣,可以先收藏本文。
  感谢@月里 小天使帮忙制作的封面!
 
 
第1章 chapter 1(1)
  距离北斗杯结束已过去两个月有余。
  社会各界对于北斗杯和围棋的狂热似乎也随之褪去。只余下少部分所谓的圈内人,仍对赛事的种种津津乐道。
  这日,名为“道玄坂”的围棋会所里。
  一度充斥落子声的空气里,忽然出现一瞬不同寻常的寂静。
  河合最先发现站在门口的光,几步过去,就圈住光的脖子,对他的头发一通蹂/躏:“好小子,总算还知道来啊!北斗杯结束都过去多久了!之前还说——”
  察觉四周一阵骚动,再往光身后看去,不由咽了咽嗓子:“塔、塔矢亮?!”
  ——什么?塔矢三段?
  ——就是塔矢名人的儿子,塔矢亮?
  ——谁有签名版?快拿签名版!
  偌大的会所,经河合这嗓子一吼,原本凝神对弈的众人纷纷侧目,继而向门口聚拢。
  分明自己是这里的常客,塔矢的到来却完全起了喧宾夺主的反作用。
  面对一群人的围观、簇拥,光莫名有些局促,身体都不觉有些僵硬起来。相较他的不安,被他带到会所的亮却像是习以为常般,从容淡定,脸上依旧挂着礼貌而疏远的笑容。
  “我叫塔矢亮。请多指教。”
  原来,这就是进藤之前常来的围棋会所。
  今日下午的手合赛后,忽然听进藤说要带自己去一个地方,亮也曾猜测一二。他甚至有想过,进藤是不是打算对他提及Sai的事情。当他真的站在陌生的会所门口,短暂的惊讶之余,唇角又无声地上扬几分。
  不按常理出牌,的确是进藤的风格。
  经过北斗杯与高永夏一战,进藤果然如自己所想那般,进入到更多人的视线里,他的实力也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然而,北斗杯后,自己却并没有劲敌被认可的那种喜悦。除却感觉到自己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还仿佛觉得,他人口中的进藤初段竟显得有些遥远而陌生。
  就是在这样的时候,自己的友人与劲敌竟将他带到这里,让自己踏足他的世界……
  “那个、塔矢……”一边阻止着众人的过分靠近,一边转头看向塔矢,光不免有些后悔。
  “没关系。”收敛思绪,仿佛看穿光的想法般,亮向他微微点了点头,“既然来了,就下棋吧。”
  此话一出,再度引起一片争先恐后。
  连河合也不例外。
  分明对方是比自己小许多的15岁少年,此刻会所众人的反应却都仿佛秒变少年忠实的拥趸,就差俯首膜拜……
  此情此景,光不禁抚额感叹,自己果然不该带他来这里。眼前的这个人,他在围棋界,实在是太扎眼了……
  吵吵嚷嚷间,不知是谁,忽然说了句:“难得进藤棋士来,能与他对局,也不错啊。”
  话里退而求其次的意味,立刻惹恼了光:“是是,我才初段,怎么能与塔矢三段比!”下次绝对、一定、肯定不带塔矢那家伙来这里了!
  光佯装恼怒地作势离开,脖子却又被人紧紧环住:“你小子,脾气倒是不小啊!”
  经河合这么一说,光一时没绷住,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
  等收拾好桌子,亮和光便背靠背相对而坐,各自同时与三人对弈。
  扫了眼面前的三人,光大言不惭地:“大叔,让子你们随便放。想放多少,放多少!”
  “虽然是职业棋士,也别小瞧我们啊!”
  “是你说想放多少,就放多少的!到时候输了,可别后悔!”
  光的言语立刻引来大叔的不满。
  “几个月没见,你这个混小子说话还是这么口无遮拦啊!”身后,已然坐定的河合手往桌上一拍,腾地站了起来。
  “河合先生,比起我来,你现在更应该担心自己才对吧!可别下了几分钟就投降啊!”仍旧针锋相对地。
  “你小子说什么?!这盘结束后,我们再单独来一盘!”
  “下就下!我才不会输!”
  仿佛有进藤的地方,就一定有“争执”?
  这种程度的争吵,亮并不反感,反倒觉得十分有趣。
  将棋盘上的棋盒拿到自己面前,他淡淡地说:“我们开始吧。”
  ……
  夕阳西下,待所有棋局全部结束,窗外已是日暮四合。
  就在两人即将离开会所之际,河合忽然叫住光:“对了!后来我又听说东京还有几处与本因坊有关的地方,如果你想去,改天我可以陪你!”
  本因坊?
  亮的脚步微微一滞,抬头看向光。
  光微微睁大双眼,随即笑道:“谢谢河合先生。不过,已经不需要了!”
  “欸?不需要?”河合有些大跌眼镜,“‘不需要’是什么意思?那你之前特地去广岛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我有这个!”
  “哈?”看到光握在手里的折扇,河合更加一头雾水,秀策和折扇有什么关系?“喂,你小子别走,倒是给我说清楚啊!喂!”
  任凭河合如何叫喊,会所大门一开一合间,两人已然走了出去。
  来到室外,光伸了个懒腰,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怎么样,这个地方还不错吧?”
  夕阳下,少年金色的刘海被晕染出橙黄色的光泽。日渐棱角分明的脸上,琥珀色的双眸如星辰般绽放着明亮的光芒。
  “嗯。还不错。感觉这里的气氛更加活跃。”亮想了想,认真发表自己的看法。
  听塔矢竟如此真诚地评价,光顿时玩心大发:“没错!不过,你还是趁现在好好回味吧!因为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带你来了!”说完,就仰头往前走去。
  原本正暗自思忖的亮忽然听光这么说,猛地抬头,追上前去:“进藤!”
  “干嘛!你今天又不是没看到,你一进来,所有人都围着你转,这样我很困扰欸!”
  “话虽这么说……”
  “所以啊,不管是为了你好,还是为了我好,下次都不能再带你来了!不然每次来都被要求和那些大叔下指导棋,你也会很为难吧?”
  两人并排走着。
  眼角的余光看见塔矢像被什么困扰着的样子,光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塔矢,我开玩笑的,你居然还当真了!”
  “欸?”
  “之前就想着哪天一定要带你过来看看。只是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这么有人气。”
  幼稚的行为,幼稚的话语,让亮一时竟接不上话来。
  走了一段,光忽然大叫一声:“啊!”
  “怎、怎么了?”
  “都这么晚了,我们还没吃饭!”侧脸看向亮时,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你今天回家吃饭吗?已经很晚了吧?”
  “都可以。我现在一个人住。”
  “又来?”毫不掩饰惊讶之情,“塔矢老师还没回来吗?”
  “父亲和母亲上周回来过,不过这周又去北京了。”
  “他们还真是放心啊,”光一副“败给你”的表情,“那你这几天吃饭怎么办?一个人做吗?那能吃吗?”
  想到北斗杯赛前合宿那几天,塔矢亲自做的料理。味道意外地不错,却还是忍不住吐槽。
  “嗯,自己做。市河小姐和芦原先生有时也会带些饭菜过来。”
  “啊~~~”发出不置可否的一声,正好看见前面有家拉面店,光一时兴起,“要不,今天晚餐就吃拉面吧!拉面~拉面!”说完,就加速往拉面店走去。
  几乎不用看菜单地,光就点了一份大碗牛肉拉面,加温泉蛋,加天妇罗。
  点单完毕,发现塔矢还在浏览菜单,干脆一把抢了过去,直接和服务员说:“他就和我来一样的好了。”
  服务员征询地望向亮,见他没有反驳便去下单了。
  但与其说是没有反驳,不如说当时亮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等他回过神来,一切都已成定局。虽然没办法改变什么,还是不免有些担心:“进藤,我……”
  “我懂,我懂~”光一副了然地截住劲敌的话语,“不过我还真是蛮佩服你的,从下午到现在,消耗了那么多体力,居然都不觉得饿。”
  “我本来就对食物没什么特别的兴趣……”
  “所以,你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过的啊?别告诉我,每天就是围棋、围棋。”
  “我……”
  光的话语,再次让亮无法反驳。
  自己过去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记忆里,所有的一切好像真的只与围棋有关。对于那时尚且年幼的自己来说,围棋就是玩具。下围棋就是所有娱乐活动。来府上登门拜访的棋士就是他的玩伴。成为像父亲那般顶尖棋手,就是他全部的奋斗目标。
  闲聊间,拉面很快就上桌了。
  虽然有心理准备,看见端到自己面前的满满一大碗,亮还是有些心累。
  “塔矢,你怎么不吃啊?来,筷子!还有勺子!”正把面吃得哧溜哧溜,冷不丁看见塔矢还在对着拉面发呆,光实在看不下去,“没记错的话,你之后不是还有王座战的挑战手合嘛?不多吃点怎么行!给!给!”说着,就又一筷子把一个蟹肉天妇罗,一团蔬菜天妇罗夹到了塔矢碗里。“我估计,也只有你这种性格的人,才会有兴致下完棋后,再回家做饭。”光想了想,又说。
  “我这种性格?”
  “对啊。固执、较真、爱钻牛角尖。”还有神经质、我行我素!当然,后者光是绝对不会说的。
  努力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光继续道:“如果你不介意,下次不想做饭,可以来我家吃……管饱还是没问题的。”
  “嗯?嗯……”
  模棱两可地应着,有那么几分钟时间,亮就这么一手拿着勺子,一手握着筷子,怔怔地看着对桌正飞速蚕食面拉面的少年。
  未解的疑问,不禁再度浮现他的脑海。
  他与进藤,原本是毫无交集的两条平行线。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又为什么一次次地去找寻你?
  曾经生活轨迹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竟因为围棋的羁绊,一步步走到现在……
  有一个答案隐约在塔矢心中形成。可仿佛还缺失了什么线索,让他无法厘清头绪。
  “喂,塔矢,你到底吃不吃啊!不吃我吃了!”充满责怪的语气。
  眼看进藤就要伸手把面前的碗端走,亮终于吃了今晚第一口晚餐。
  “我回来了!晚饭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在玄关脱了鞋,光往一楼厨房方向说了一句,就准备上楼。
  “阿光?”美津子听见声音,赶忙擦擦手,从厨房走出来,“刚才一个叫和谷的男生有给你电话哦!”
  “和谷?”正准备上楼的光重新退了回来,说了声“Thank you”,就给和谷拨去电话。
  “喂?”
  “和谷,我是进藤。”
  “哦,进藤。这周六正好大家都有时间,之前在我家进行的循环赛,这周继续吧!”
  “还是老时间老地方?”
  “对!”
  “没问题!我没记错的话,我现在可是3连胜哦!这次一定要拿到全胜!”
  “你这家伙!给我等着!”
  “绝对奉陪!”
  和谷的电话让光瞬间精神起来,挂了电话,进到房里把书包一扔,就一个人打起谱来。
  和谷的一句话,提醒了自己。
  自己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塔矢,还有与他同期的伙伴,和谷、越智、伊角他们。现在的自己已经由于前期数十场的不战而败而停滞不前,只有不断进步,才有机会与更多高段棋手进行对弈!
  “啪——”一颗白子清脆而稳当地落在了4之十三的位置上。
  “唔……”进藤这家伙又进步了啊……不过……
  和谷盯住棋盘,大脑快速运转着。目前的局势,进藤大约占有四块地,而自己则占领三块。虽然眼下的局势对自己稍稍不利,但左下角的黑子还有活路,中央的领地还没有实质性地归属,我还有机会!
  和谷扫了一眼光,果断地将黑子下在了2之十三上。
  ——周六在和谷家举办的第4场循环赛,按照对战表,进藤对和谷,门胁对越智,伊角对本田,冴木对中山。双方各有3小时时间。贴目:5目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