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虫族之终生逃亡(玄幻灵异)——公子燕来

时间:2019-03-15 12:46:17  作者:公子燕来
  景旭调整地很快,脸上立刻露出被当头棒喝的神色:“我,我忘了。”
  三个字说的凄凄惨惨,配上如丧考妣的神情,罗捷也忽略了那一点点关于他之前已经说了安茨是雄虫的疑问,拍了拍景旭的肩膀:“行了,去找你的同伴吧。”
  “可是,那……”景旭很犹豫,一步三回头。
  脚掌半个探出门,又整个人窜回来,拉着罗捷的袖子:“罗捷老师,能不能,您能不能不把这件事说出去。”
  误以为雄虫是雌虫这种事,的确不大好听,罗捷看着这刚到成年的少年,大手一挥点头:“放心吧。”
  景旭安了半颗心,另外半颗还悬着:“包括您的雄主?”想了想又添上几个人:“还有我大哥、二哥、大嫂,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要笑话我的。”景旭装可怜是十分有经验的,说这话时脸上又是羞恼涨红又是垂头丧气,仿佛已经预见了可怕的被嘲笑的未来。
  事关雄主,罗捷还是犹豫了一下,可是在景旭可怜兮兮的“这毕竟是我的私事嘛”的话里,还是点头答应不告诉其他人。
  景旭这才算放下心,军雌最好的优点,就是心思不多说话算话。今天的情况,罗捷只以为他是把安茨当雌虫,还算好忽悠过去。要是让他那个雄主知道,再让大哥他们知道,就没法收拾了,别人不知道,可是家里几个虫都是知道他能辨认出信息素的,甚至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他身上也会散发出比较淡的信息素。
  虽然皇家学院接纳蓝星交换生也有二三十年,现在学院里各个学科各个年级加起来的交换生也是常年保持着三千的数量,虽然和虫族比起来比较稀少,但也已经不至于引起围观和骚乱。
  除了那些新入学的虫族会去围观新入学的交换生,他们还满溢着新鲜和好奇的心理,对新环境里的一切事物都有着跃跃欲试的冲动,提前看一下他们未来可能要相处六年的外族同学是什么样子当然也在他们的好奇冲动的范围之内。
  景旭正比对着终端上的地图,自己找着和交换生汇合的路,耳尖地听见不远处有虫在讨论自己,最重要的是他们一点都不知道压低声音。
  “那不是之前被罗捷老师带走的人类交换生?”
  “你看看他手腕上,是不是迅牌最新款的终端,我怎么记得这一款还没推广到蓝星?”
  “你看错了吧?蓝星的交换生都没站稳脚,而且那一款终端那么贵,蓝星来的交换生怎么可能买得起?”
  作为一个“蓝星来的交换生”,景旭很心塞,他抬头看了一眼那边的雄虫,哪怕忽略他们身上刻意散发出的雄性信息素,光听这个无比膨胀的语气,景旭猜都能猜到是雄虫,雌虫一般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以挑三拣四的语气讨论一名雄性,哪怕是外族雄性。
  那几名雄虫显然没想到景旭会突然抬头,他们之前也没看清楚景旭的长相,在景旭抬头以后,刚刚才说过蓝星交换生买不起的雄虫突然瞪大眼,往后蹬蹬退了几步。
  “怎么了?”他的同伴都十分奇怪地看着突然怂包的雄虫,要知道这名雄虫是他们之中家世最好的,甚至还曾经跟着雄父去过虫皇的宴会。
  雄虫瑟瑟发抖地看着景旭靠近,同伴伸手去阻止的时候,他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奇怪的类似打嗝的声音。
  景旭能进入机甲作战系,哪怕身体素质测试是压着及格线进的,也不是这几个养尊处优的小雄虫拦得住的,景旭很轻易地将那名似乎认出他来历的雄虫抓出来,脸上努力模仿着他大哥那种高深莫测的笑容,手指压在雄虫嘴上:“嘘,不要说出去。”
  原来吓人是这么好玩的事情!
  景旭看着连连点头的雄虫,内心很是激动,他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大哥总喜欢耍着他们玩了。
  “同学,我要去这个地方,你认识吗?”景旭眨着眼睛,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认,认,认识。”
  直到雄虫被景旭压着上了雄虫自己的小飞艇送景旭去交换生那边,雄虫都一直不敢直视景旭,他不怕景旭,但是怕极景旭的脸。
  景旭很像他的雄父,也就是虫族如今的景宸首座,而雄虫也曾有幸见过景宸首座一面。那天景宸首座当着所有去虫皇陛下宴会的虫的面前,命令他的雌侍杀了一个雄虫的雌君,那天他回家就做噩梦,连病了好几天,那件事他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包括当时景宸脸上那浅淡温和反射在血光里的笑容,就跟现在面前的交换生一样。
  雄虫哭唧唧地驾驶着他的小飞艇,用堪称横冲直撞的技术和速度略过学院上空。
  雄父,他想回家!
  景旭笑嘻嘻地坐着,眼睛随便往下一瞥,笑嘻嘻顿时变成僵住,那紧缩眉头朝上看到的紫发雄虫不就是他的宝贝安茨?!!
  宝贝儿听我解释,这真的是第一次!
  然而飞艇快速地带走了景旭,景旭几乎绝望地看着安茨消失在视线里。
  被心上情虫看见了自己霸凌同学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作者有话要说:  我保证,这一章没上我属于单身狗的报复心,一点点都没有╭(╯^╰)╮
 
  ☆、第九章
 
  “景,景……阁下?”再往前去的交换生区域目前是不允许虫族学生进入的,那名被迫送景旭过来的雄虫将飞艇停在了边缘的地方,当着看守的军雌的面,推了推魂不附体的景旭。
  景旭双目无神地看向他,雄虫有点想撒丫子跑,哭唧唧地指着军雌身后的区域:“到,到了。”
  “哦。”景旭茫然地点点头,翻身下艇,走了两步突然回头,把刚要飞走的雄虫吓得一个踉跄差点从飞艇上摔下来,景旭只是疑惑地看了一眼这名雄虫,仿佛不知道他怎么了一样,开口依旧是毫无灵魂的空洞声音:“谢,谢。”
  雄虫冷汗从后脖子往外直冒,仿佛炸毛一样,丢下一句带着哭腔的“不用谢。”话音还没落,虫已经驾着飞艇没了影子。
  景旭叹了一口气,凭着直觉往交换生区域里走。
  格吉和杨清见到就是这样一脸神游物外的景旭,疑惑地一左一右过去,结果景旭却无视了他们继续往前走,两人这才觉得景旭怕是遇见什么事了,赶紧一人一根胳膊拉住景旭:“阿旭,怎么了?”
  “啊?”景旭如梦初醒,结果反而一脸颓丧:“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
  两人没听懂。
  “唉。”景旭长叹一声,仿佛最忧愁的男子,说着近乎咏叹的调子:“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年呢?就因为我问你知不知道一见钟情的感觉就这样报复我吗?”
  “一见钟情?”格吉别的都没有听懂,这四个字却是懂的,十分兴奋地举手表示:“我知道,我知道啊。”
  景旭和杨清都抬头盯上他。
  格吉十分自豪:“我当年刚到华国的时候,华国话还说不利索,被高年级的学长欺负的时候,兰姐从天而降,把他们打了一顿还说如果敢告老师就再打一顿,那一瞬间就仿佛心脏都要跳出来。”格吉说着十分荡漾且怀念地长长地“啊——”了一声,继续说道:“当时兰姐靠近我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紧张的话都不会说了。”
  景旭从自己的少男情怀里抽出来一些,欲言又止,这孩子确定自己不是被吓得吗?不过没想到贺兰还有这么凶悍的一面,完全无法把贺兰和“告诉老师就再打一顿”这种话联系到一起啊。
  “你们在说什么?”贺兰不知从哪里出来,景旭在听过贺兰英雄救美的事迹后,无端觉得贺兰看他们的目光都是从眼皮底下露出来的蔑视,恩,王之蔑视。
  贺兰下巴一扬:“你为什么会被单独带走?”
  王之蔑视归蔑视,问的话还是相当靠谱的,杨清和格吉也立刻看向景旭,之前被景旭神游物外魂不附体要死不活的模样吓到都忘记问这个了。
  爱情和事业,在只是一见钟情的时候,必然是事业更为重要的。
  景旭嘿嘿一笑,将情虫先放到了脑后,骄傲地扬起脑袋:“你们之前没好奇过那个报了多少年都没交换生报过的机甲作战系的人是谁吗?”
  “果然是你。”贺兰看上去没有很意外:“蓝星还没有应用上机甲作战体系,这种除了在虫族有用的学科,也只有出生在你这种家庭的人才会去了。”
  杨清眸色加深,他和景旭认识相交多年,但其实并不清楚景旭的家庭,景旭背景很深是学校里公认的,但要是问究竟多深,没有人知道,就算有那么些模模糊糊知道的也从来不会乱说,而每次他试探景旭的时候,景旭也都是插科打诨糊弄过去。
  贺兰突然看向杨清,杨清猝不及防地和贺兰对视上,心里一惊,那双黑色的眼睛仿佛要看到他内心深处,杨清有些低头避开她的视线,仓皇地退后了半步。
  格吉更是星星眼都要冒出来了,机甲作战啊,听上去就很酷!
  景旭谦虚地低头,可是嘴角高扬的笑意是完全压不下去,今天除了那最后一点点不愉快的小插曲,对他而言完全称得上是个无比完美的一天。
  这种高涨的愉悦一直保持到景旭踏进他在交换生的宿舍,交换生的宿舍分配是直接按照在飞船上时的分配情况的,也就是说景旭依旧是和格吉一个宿舍,但实际上,他从明天开始就要按照机甲作战系的课程表开始正式的学习,并不会待在这间宿舍。
  所以说,这间宿舍其实只有格吉住。
  景旭满脸“你竟然是这样的男孩子”的表情,从卫生间拎出一瓶女士的护肤品,格吉脸上嘭的涨红,一把抢过那瓶护肤品,你你我我了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景旭笑得愈发揶揄:“我知道我知道,是你自己用是吧?”
  格吉瞪了他一眼,可是无法反驳,当他准备含泪背下这个锅的时候,他们宿舍的房门被敲响,格吉紧张地看着那扇门。
  景旭摸过去,打开门,果然门外站着的是一脸冷漠的贺兰。
  贺兰十分淡定地走进屋里,先进了卫生间一下,没两秒又钻出来:“我的护肤品呢?”
  景旭无声地张大嘴,真是个无所畏惧的女子,格吉脸上更红,手里将那个小白瓶子攥得紧紧的,景旭觉得自己都看见他手心里冒出的汗了。
  “在这。”贺兰走过去将护肤品从格吉满是汗水的手里拿出来,嫌弃地扔进自己的终端空间,转头看向景旭的时候,景旭觉得自己看见了得意,他觉得贺兰可能把自己当成了情敌。
  景旭觉得有些难过,他虽然喜欢男孩子和雄虫子,可是也是有品味的好吗?谁会喜欢着这种顶着一头金毛的傻乎乎的哈士奇啊。
  他的梦中情虫一定要有一头柔然顺滑的紫色长发,秋水剪瞳般的浅灰眼眸,站立时仿佛修竹一般,傲然却不会露出让人畏惧的凌厉,彬彬有礼,翩然君子。
  景旭抹掉嘴边不存在的哈喇子,贺兰已经离开,屋里只剩一脸疑惑和嫌弃地看着他的格吉。格吉凑上来,指着他说道:“你知道你刚刚的表情就像那些狗血古装剧里,对着女主角流口水的二世祖公子哥吗?”
  景旭无法反驳,就身份上来说,他的确算是个公子哥,就刚刚的表现来说,恩……如果梦中情虫在这,没准他真的会扑上去舔一圈。
  想舔梦中情虫有错吗?当然没有错!
  这种痴汉无罪的心理,也仅仅保持到景旭站在他的另一间宿舍门口外,他在机甲作战系的宿舍门口。
  一门之隔,景旭觉得自己的心脏纠结的都要暴毙了。
  “景,景,景……阁下。”仿佛被人扼住喉咙发出的凄惨声音,瘆得景旭一口冷气抽着回头,隔壁宿舍的门口站着的雄虫十分眼熟,再仔细一看,景旭仿佛抓住救命稻草,那个被他“霸凌”的雄虫!
  “别,别,别!”被景旭抓住胳膊的雄虫几乎窒息,他果然不该再回来,他下午就该直接飞回家,拒绝上学,拒绝住校,拒绝景…,雄虫觉得自己害怕到极致仿佛疯魔了一样,竟然还有时间想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面前这个人到底是景宸的什么人,叫什么,而且更疯魔的事是他竟然还问出口了。
  景旭比他还惊讶:“你不认识我?那你还这么害怕?”
  “我我我,我曾经见过景宸、景宸首座。”景旭发现这个小雄虫说起他雄父的时候,完全不同于以往所见过的虫们的尊敬崇拜,反而仿佛是在说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大魔王,光是说出名字都会腿软那种。
  景旭好奇地贴过去问:“你见过我雄父?”
  雄虫果然腿软了,虫族都知道景宸是有三个幼崽的,前两个因为是虫族而且本身也很有名气,几乎虫尽皆知,但是第三个幼崽据说是个人类,景家瞒得特别好,没有带到过大众视线之内,没想到这就是那个景家护的很好的幼崽。
  “你好像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景旭继续贴近,雄虫只能连连点头:“我叫景旭。”
  “景,景,景旭阁下。”
  景旭好奇地戳着雄虫脑袋:“你为什么这么怕我?”他还想把雄虫带到安茨面前演个兄弟好的戏证明自己不是个会霸凌同学的好宝宝,但是这个雄虫根本带不出去啊,光是说两句话都不利索。
  雄虫嗫喏着不敢开口,说什么,说那个万众敬仰的你雄父实际上是他的噩梦,这事情别说是当着景旭的面,就是外虫的面他都不会说,哪次提起景宸首座他都是强撑着恐惧装模作样地说景宸首座是虫族的英雄。害怕英雄,太丢虫了。
  景旭的心情突然沉底,因为他听见了门开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就在他背后传来。
  景旭抱着几乎绝望的希望回头,然后绝望地看见站在打开的门后的安茨,疑惑地看着他压着雄虫的场景,景旭连忙放开雄虫,不再继续保持这个尴尬且难以解释的姿势。
  “景旭同学,君旻同学。”安茨只是平淡地点点头。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景旭恶向胆边生,一把冲过去拉住安茨的胳膊窜进宿舍里,宿舍门应声在被遗忘在地上的雄虫君旻同学面前关上。
  君旻仿佛劫后余生,擦着额头上的汗哆哆嗦嗦站起,他要回家,他不要再住校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