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虫族之终生逃亡(玄幻灵异)——公子燕来

时间:2019-03-15 12:46:17  作者:公子燕来
  他是家里最小的那个,是家里最受宠的那个,也是家里最普通的那个。
  所以在今天之前,他真的没有想到大哥和雄父会支持他的选择。
  弥亚将一份资料传输给景旭:“这是机甲作战系的一些基础学科的资料,还有老师和几名优等生的信息。”
  景旭接收了资料,眼圈突然有些发酸:“谢谢大嫂。”                        
作者有话要说:  emmmmmm,我昨天夜班,然后白天上游戏浪了一会,下午补觉就睡过头了,刚刚醒_〆(。。)
 
  ☆、第七章
 
  景旭被雄虫老师带回去的时候,也算是引起了一阵小轰动,都是一个蓝星出来的,怎么他就被带走了。
  虫族雌多雄少,而且听说历届交换生前辈里也有不少男性前辈最后跟雌虫结婚了的。
  景旭被雄虫老师一把捞到身边坐下的时候,周围的少年少女们的目光更加深长和猥琐起来,景旭的确属于长相好看的那类,会被雌虫看上也不奇怪,就是没想到虫族还是挺开放的,师生恋也这么光明正大的来。
  也有直男少年们会同情景旭,毕竟雌虫都是和男人一样,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娇柔,可是这种想法在鼓起勇气仔细去看那名他们以为的“雌虫”老师时,心里又别扭起来,这个雌虫长得也太好看了吧,说好的长得像男人呢。
  雄虫老师无视一切奇奇怪怪的模样,百无聊赖地打着呵欠,眼睛微眯像是随时会睡着一样。
  景旭坐在他身边也同样尴尬,只能点开终端来查看他大嫂之前给的资料打发时间。
  罗捷,机架作战系,实战课导师。景旭看着光屏上几分钟前才见过的雌虫,之前被他钳着的两只胳膊条件反射性地疼了一下,往旁边看了一眼,结果发现他以为要睡着的雄虫老师眯着眼盯着他和他的终端。
  “幸好你不是虫族,不然还以为你是对罗捷感兴趣呢。”雄虫老师轻声说道,可声音听上去并不像很担心的样子:“不过你这小毛崽子也勾不走罗捷。”
  景旭:之前就叫人家阁下,现在就是看一眼你雌君的资料,就变成小毛崽子了。
  但景旭不敢说,虽然没有听大哥提起过,但就冲这位和他大哥一样的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再想想他们俩之前似乎很熟络的模样……不敢动不敢动。
  在雄虫老师的轻笑(嘲笑?)声里,景旭快速地翻动资料,一目十行地略过一个个雌虫。
  没办法,一般雄虫根本不会进入机架作战系,不说能不能吃得住苦,就是身体素质一项就把不少雄虫拦在了门槛外面,直到近些年精神操作机甲的出现和推广,才有一些精神力与机甲契合度高又对机甲作战感兴趣的雄虫进入这个学科。
  景旭虽然精神力不高,身体素质也不算好,但是在他偷偷摸摸去进行检测的时候,却检测出他和目前实战应用的大多数机甲的契合度都极高,不容易出现雄虫只能操纵与自己高契合度机甲的限制,毕竟机甲一旦换代,如果雄虫与新机甲的契合度不高,那之前那么多年的辛苦训练几乎就是废了。
  景旭多半时候都是嘴上皮得很,但却是听话的,只有这件事,从他第一眼见到他的二哥驾驶着自己的机甲落在院子里的时候,他就无比向往这种自由和力量的代表。
  景旭自己也知道以他的精神力和身体素质几乎是无望驾驶机甲的,可就是始终忘不了第一眼时的悸动,十几年来,他抱着几乎渺茫的希望训练着自己,直到拿到那份检测结果,它促使他做了十八年来最任性的决定:
  拉黑所有可能劝阻自己的人,报名机甲作战系。
  景旭突然停下往后翻的手,页面上出现的是图像是一名紫发灰眸神情冷淡、身形纤细的虫,景旭觉得这只虫很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目光往人物旁边的资料栏看过去时,只看见了一个“安”字,就被旁边的雄虫老师的手盖住了。
  景旭抬头看过去。
  雄虫老师微笑说道:“到了。”
  飞艇落地时不可避免地产生轻微的震动,景旭这才发觉他们已经落地在校园的内部,雄虫老师从景旭的身前走过,走到最前面,有些懒散地喊着让交换生们依次下飞艇。
  景旭低头快速地看了一眼没有看完的资料,这一次他看见了性别栏上,标红的“雄”,还有刚刚只看了一半的名字,安茨。
  一只纤细白净的手指越过终端的主人,强行关闭了终端的能源键。
  “小阁下。”雄虫老师毫不羞愧,站在景旭面前打眼底地扫过景旭:“做学生的总不好老是迟到。”
  景旭四望,诺大的飞艇里又只剩他和雄虫老师了。
  在这次上飞艇之前,杨清那个箱子就被景旭装进终端,而格吉的箱子自然是被同样有一个终端的贺兰拿走了,两个轻装简从的人很快就在人群里找到彼此,奋力挤出人群,站在最边上时,一瞬间吹的风都是清凉的。
  好吧,是真的凉。
  杨清加入周围的同类中,在自己的箱子里艰难地翻出一件稍微厚一点的衣服,景旭蹲在一边:“我说让你多穿一点吧。”
  之所以这里格外吵闹,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对书上所说的码伊星偏凉爽的错误误解,导致了现在都在找衣服穿,还因为围在老远外面的虫族学生们,穿着笔挺的制服,一个个不同颜色的脑袋挤在一起,眼神稍微差一点的很容易看成那边是花坛。
  外族总是很容易引起好奇心,两边的学生隔着隔离线遥遥相望,都迫不及待地想近距离接触一下另一个种族的生物到底会是什么样的。
  “雄主,我带他走了。”罗捷向雄虫老师说着。
  雄虫老师点了点头:“去吧。”
  当景旭被罗捷拎走的时候,隔离线里里外外的人类/虫族学生们都是惊讶的,尤其是被当面拎走好友的杨清,简直就是目瞪口呆。其实换做任何一个人,一个一米八的男人被另一个一只手提溜起来,仿佛拎小鸡一样拎走,或许都会目瞪口呆吧。
  作为被提溜的那个,景旭十分难过自己没有生成雄虫,要是个雄虫,哪怕不是罗捷的雄主,罗捷肯定也不能就这么把自己拎小鸡一样拎着就走。
  “罗捷老师?”景旭努力试图让脚着地,失败后只能一狠心反手抱住罗捷的结实的腰肢:“你跟一个雄性这么近,不好吧?”
  罗捷几乎是把景旭扔出去,满脸黑色,景旭溜回罗捷身边特别乖巧的装着可怜。
  “哼!”罗捷一声冷哼,到底没动手,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景旭觉得自己死里逃生,回头看看已经没影了的交换生队伍,雄虫老师效率颇高,应该是带他们去封闭培训虫族语了,景旭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单他被拎出来了,他根本不用去培训虫族语啊。
  “之前你的身体素质报告符合压着我们的招生标准进来了。”罗捷终于开口,声音低沉有力:“但要正式进入我们机甲作战系,还要再体检一遍。”
  “那我们这是去体检?”景旭人没有罗捷高,腿也没有罗捷长,而罗捷也没有配合他放缓速度,景旭不得不小跑着才不至于被落下。
  罗捷脸上露出些许满意的样子:“不,我们去接个雄虫。”
  景旭:“嗯?”
  景旭不知道为什么,灵光一现,脑子里直接蹦出了一个紫发灰眸的雄虫影响,声音里透露出些许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喜悦:“是安茨吗?”
  “你知道安茨?”罗捷这才低头看了他一眼,又收回目光:“我忘了,你家里应该会告诉你,这一届机甲作战系入学两名雄性,一个是你,一个是安茨,但是安茨是以高成绩考进来的。”
  景旭吐出一口气,高材生啊,不是和他一样压着及格线进来的,难怪跟他一届入学还会出现在弥亚大嫂给他的资料里。
  “不过你们竟然不认识了。”罗捷已经看见了安静立在他办公室门口的雄虫少年:“我听雄主说,你们刚出生的时候就爱在一起待着,一分开就哭。”
  景旭: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我还有这么要好的雄虫同伴呢?
  终于景旭也看见了站的笔直的雄虫少年,紫色的头发在风中飘扬,景旭脑袋里一闪而过一些模糊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了前几天见过的那个雌虫少将身上。
  安茨,安桦……安茨就是安桦少将说的他的雄虫幼崽?那个和他在一个实验室出生住在隔壁房间的雄虫幼崽?
  那罗捷说的,他们曾经要好到一分开就哭的时间,得是他两岁以前的事了,也就是正常雄虫第一次进化前的事情,那还能记得什么啊。景旭想着想着,十分自得地摸了摸下巴,不过他还能在看见那个影像的时候就觉得眼熟,看来他的记性还是可以的。
  想通自己和安茨可能是小小幼崽时期的玩伴后,景旭突然对这个雄虫起了巨大的兴趣,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雄虫本虫和影像上有没有差距,脚步欢快,都要超到罗捷前面了。
  安茨看见他们接近,也不再等在原地,向他们来的方向走过来。
  景旭看见安茨过来,志得意满:他的小伙伴是不是还记得他,所以才过来迎接他了?
  景旭张开双臂,然后扑了个空,安茨直直地走到罗捷身边:“罗捷老师。”
  他的小伙伴声音也很好听,可是他的小伙伴不迎接他的抱抱,景旭有一点点的伤心,西子捧心一般看向安茨,突然就觉得整个世界都炸开了。
  那一刻。
  景旭想捂住自己的脸,数一数突然加快的心跳,又想张开怀抱,朝着老天宣告:你知道一见钟情的滋味吗?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也想要一见钟情,然而我连日久生情都没有——发自一只单身狗的怒号
 
  ☆、第八章
 
  一见钟情的力量很可怕,它能使矜持变得奔放,也能让放荡伪装端庄,或是如同现在的景旭一样,在奔放和矜持之间摇摆不定,在放荡和端庄之间犹豫不决。
  景旭不确定面前这个一见钟情的雄虫,会喜欢哪一种,如果现在雄虫老师站在他的面前,他甚至会怒气冲冲地冲上去踩上一脚,因为就是他害得他没有看完安茨的资料,让他面对如今对一见钟情的对象一无所知的场面。
  景旭只能偷偷地、再偷偷地打量着紫发的雄虫。
  安茨看上去就是那些曾被他的父亲和虫皇在暗地里嗤之以鼻的古老世家里教育出的雄虫,连每一步的长短都是一致的,神情淡漠却会在说话的时候认真地盯着对方,只有扬着微小弧度的下巴才能看出这个虫内心的高傲。
  骄傲的雄虫更迷人……
  景旭又发现安茨的头发长且柔软,估计安茨也会如同他所知道的那些世家的雄虫,隔一段时间就要一寸寸地进行养护,不过现在这些精心养护过的头发被高高地扎起来,景旭甚至在盯着发丝的反光发呆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发丝流过手心时的触感,而且这臆想中的瘙痒从手心传到了心里。
  一定是十分顺滑的……
  安茨奇怪地看了一眼身边一会上蹿下跳一会安安静静的人类,难道人类都是这种捉摸不定的生物吗?
  景旭突然往脸上拍了一巴掌,把安茨和罗捷都吓了一跳,人类还会没事拍自己巴掌?
  “没事,没事,你不用担心。”景旭捂着被自己拍红的半边脸,羞涩地不好意思又忍不住偷偷地看向安茨,发现安茨也在看着自己时,空着的手狠狠在大腿根掐了一把,疼得倒吸一口气,口齿不清地说道:“我就是觉得这样太痴汉了。”
  安茨灰色的眸子里闪过疑惑,却没有问出口。
  罗捷也同样不明白什么叫痴汉,他又不像他家雄主每年负责接待那些蓝星来的人类崽子,他所在的学科也基本没有深入接触到人类的可能,那些人类嘴里总是会说出一些奇怪的话,明明是用虫族的话说出来,可他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景旭嘿嘿地笑着装傻糊弄过去。
  虽然罗捷之前和景旭说的时候很凶的样子,实际上这个体检也只是走个过场,只需要人或虫钻进体检仪器,待个十分钟,系统会自动采取生物的各部分的数据,然后做个整理归纳,其实并不会影响学生之后的学习。
  罗捷手上甩着两份纸质的体检报告,塞进了终端里:“好了,宿舍位置和课表我都发给你们了。”
  景旭心里一惊,“含羞带怯”地看了一眼安茨,这发展实在太快了,他们这就要同居了。
  “我们一起……”
  “景旭!”罗捷声如洪钟,打断了景旭压着兴奋的声音:“今天晚上你还得跟着交换生那边,高年级学虫带你们逛一逛学校,集合地点我也发给你了。”
  景旭嘴巴一瘪,难受,委屈,想哭,不想去。
  “罗捷老师,那我就先走了,再见。”安茨顿住,尴尬地看着一脸期待的景旭。
  景旭嘴巴一瘪,难受,委屈,想哭,安茨宝贝不记得他的名字。
  安茨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心虚,愧疚促使他的双唇并拢合紧,很艰难地想了一会才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再见,景旭同学。”说完安茨立刻起身逃离这尴尬的场面。
  景旭刚想追过去,就被罗捷一把拉住,景旭冲冠一怒为蓝颜,怒火中烧回头瞪着罗捷,抬手就要打。
  罗捷失笑,这混血的人类小子,他只听过名字,这次见面看上去没他大哥的脑子也没他二哥的身体,还一直表现地怂怂的,偏偏混进了他们机甲作战系,就不是很喜欢,没想到这一下锤下来,小细胳膊还是蛮有力的。
  罗捷捂着被抽了一下发疼的胳膊肘:“醒醒了,人家是个雄虫,不是雌虫,之前不是说了吗?明明是从雌虫肚子里爬出来的,居然真一点感应都没有。”
  景旭原本只是被罗捷的笑脸吓了一下,雌虫都是什么毛病,非要动手了才给笑脸,下一秒就被罗捷的话真的吓着了。
  景旭觉得自己不聪明,那是跟他雄父和大哥比,景旭的脑子还是很灵活的,不然也不可能靠自己考进蓝星的交换生队伍里。
  虫族的雄虫原本数量一直是负增长,到他雄父忙了一辈子,现在才勉强达到正增长,但虫族的大环境雄虫与雌虫的数量还是完全无法对等的。不说作为虫族的掌权一方,一名出身世家前途光明的雄虫会不会想和一个男人搞基,这个社会就不会容许他们在一起的,不仅不会容许,连这个苗头都会让燃起来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