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虫族之终生逃亡(玄幻灵异)——公子燕来

时间:2019-03-15 12:46:17  作者:公子燕来
 
  ☆、第四章
 
  格吉和景旭某些方面十分相似,尤其是在于自来熟这一点上,在二人借着景旭大哥和父亲的话题迅速熟络起来以后,两人踏出房间准备觅食的时候已经勾肩搭背,在迎面看见贺兰的时候,格吉还特别兴奋地挥手拉着景旭跑过去和贺兰汇合。
  贺兰因为是混血儿,头发是浅金色,五官也出落的非常漂亮,就是对人从来都是冷冰冰的,看见格吉和景旭并肩过来,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向景旭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
  景旭会关注贺兰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小时候那个荒诞的没有成功的娃娃亲,也是因为从小到大,他们的圈子里,只有贺兰和他是唯二两个独来独往的人。
  能认识贺兰和景旭的基本也都是京城领导人各个大院小院的孩子,不能说每一个但最起码十分之七八都属于天之骄子,一个个心比天高。
  这些同龄的孩子会奉着长辈的话来和景旭套近乎,可景旭知道他们在背后也会和他的同学一样,指着他叫怪物,所以即便那些同辈的孩子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围过来和他亲昵地打招呼,他也只是装作任性的模样把所有人拒在千里之外。
  而贺兰在十三岁之前虽然有点清冷但还算是和同龄人相处良好,直到十三岁那年,她把同一个院里拿“征服那个冷冰冰的美人”打赌的孩子王一脚踹到躺了三天,从那天起冰美人变成了带刺的冰美人,心比天高的“天之骄子”们谁也不愿意再去触这个霉头,生怕被扎出一手血。
  所以其实景旭关注过贺兰很久,甚至还在小时候偶尔中二心发作觉得惆怅寂寞的时候试图勾搭这个和他一样的既是混血又是独行侠的女孩子,然而贺兰当时只是从眼皮底下瞄了他一眼,高贵冷艳抱着她的转头厚的《十四行诗》转身就走。
  “兰姐,阿旭说等到了码伊星,可以介绍我和景熠院士认识。”格吉压抑不住兴奋的心情,激动地握住贺兰的手,即便过了这么长时间,格吉的声音依旧能飙起高出八个度。
  景旭目光下垂,落在贺兰被过分激动的格吉握得有点发红的手上,然而抬起眼,嘴角的笑容还没完全展开,就碰上贺兰带着警告的冰冷视线,景旭想起五年前贺兰就能把同龄人踹到躺三天的脚功,默默把笑声咽回肚子里。
  “阿旭!”摸了半天才摸到景旭房间这边,杨清从后面只看到景旭,立刻喊了一声,然而景旭转身的时候杨清也看见了还握着手的格吉和贺兰,欣喜程度直降,有些无措推了推眼镜,小声询问景旭:“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景旭理所当然地说:“我和格吉是室友啊,当然就一起出来了。”
  杨清接近的时候,贺兰也拍开了格吉的手,格吉刚发觉他竟然把贺兰的手都握红了,着急地想检查贺兰的每一根手指头,又被贺兰拍了一下。
  无视了在旁边想呵护女神被拒绝的可怜巴巴的格吉,贺兰盯着靠近的杨清,双臂在胸前交叉抱臂,杨清没有和她打招呼,她也仿佛无视了杨清,向格吉微微仰起下巴:“格吉,走吧。”
  格吉一愣:“去哪?”
  贺兰:“你不是饿了吗?之前兰伽中校给我发了临时食堂的位置,你和我一起通知其他人。”
  格吉恋恋不舍地跟着贺兰,频频回头看向景旭。
  景旭也疑惑地看了一眼头都不回的贺兰,刚刚不还是好好的吗?
  不过景旭还是朝格吉一脸理解万岁的表情,深沉地挥手。
  都是青春期的年轻人,谁还没有一颗萌动的春心呢?
  作为朋友要互相理解啊!
  杨清看着那两个人对着原先的分组表,一个个房间敲开门通知食堂地点,语气有些发酸,小声说道:“要不是当时我站的太远,哪轮得到她一个女的。”
  “阿清,你说什么?”景旭和格吉依依不舍地互相告别,没有听清楚身后杨清的碎碎念。
  杨清低头左手在后脑勺摸了两下:“没、没什么啊。”
  “对了。”杨清岔开话题:“他们就这么走了,贺兰跟你说怎么去那个什么临时食堂了吗?”
  景旭一顿:“没有。”
  杨清:……
  景旭和杨清连忙抬头去找,然而连贺兰一点影子都没了,住宿的区域说大不大,说小也是不小的,要是运气不好,光找贺兰二人就得找上好一会。
  “还说负责呢,站那么长时间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说。”杨清气愤地踏了好几个来回,嘴里念叨着:“果然女人就是……”
  “没事。”景旭没有像杨清那么激动,无所谓地拉住杨清,大步往住宿区域的出口位置走,还不忘回头冲杨清挤了下眼睛:“你忘了我会虫族语啊。”
  出口处一左一右仿佛门神一样守着两名军雌,军雌身高平均都在一米九以上,景旭站在他们面前矮了半个头,而杨清更是又瘦又矮像个小孩子,尤其两名军雌几乎一致的正经严肃的目光投到二人身上时,杨清下意识就往景旭背后缩了一下。
  军雌们不是第一次接蓝星的交换生,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吓到蓝星的交换生,被吓到的杨清很正常,而一点没有惊吓到的样子甚至还带着笑容的景旭才是奇怪的那一个。
  蓝星上虫族语并不普及,毕竟能有机会到虫族的基本也就只是交换生们,而蓝星一年毕业的学生如过江之鲫,但能成为交换生的就五百个。所以交换生们一般都是在被定下资格后先由蓝星这边的翻译恶补两个月虫族语,到虫族后还会专门进行据说是魔鬼地狱级别的虫族语学习课程。
  而目前来说,只恶补了两个月的交换生们普遍都做不到和虫族自如交流,如果对方说的很慢,或许还能听懂一两句。
  所以,直接说出一口流利虫族话的景旭就显得更加奇怪,同时也并不奇怪。
  杨清看着景旭一句虫族话说出后,对面凶神恶煞般的虫脸上浮现了淡淡的惊讶和疑惑,紧接着这两名雌虫仿佛突然变了一个虫一样,立正的姿势都更加端正了。
  “您是!”军雌的确很激动。
  在虫族,谁不知道他们的皇族科研院的首座,那位景宸首座大人,是一手将虫族从雄虫负增长的灭族危机中拯救出来的伟人,而且终其一生只娶了一个雌侍,听说之所以没有升雌君也是因为景宸首座的雌侍本虫不愿意做雌君。
  这样一个即是拯救民族的英雄,又是虫族难得的痴心长情做到一人一虫的雄性,而且这样的雄性,生下的孩子里一位是现在空间跳跃技术的专家研究员,一位是目前最优秀的机甲操作战斗虫员。
  所以哪怕现在景宸首座已经五十二岁了,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里都不乏景宸首座的拥垒,就算不能入景宸首座的眼,可景宸首座的成年两个属于虫族的儿子一个是愿意娶雌侍的,还有一个可是单身啊!
  他们这些低级的军雌平时见不到景宸首座和那两位景家的雄虫,所以在天网上悄悄走出了景家最神秘不曾出现在虫前的最小的幼崽就在这一次蓝星的交换生里时,军部内部的虫可是找了各种机会打架斗殴比试,最终胜出者们背着一骨翅的处分抢到了今年交换生的护送任务。
  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这位景家的小幼崽,如果能博得小幼崽的好感,没准就能接近上景家,接近那三名虫族雄神了,光是想一想就激动的想去杀几个星盗庆祝一下呢。
  景旭连兰伽、兰撒两位正经的嫂子都不打算认,更何况这两个根本不熟的军雌,恨不得把手摆断:“别,别,别叫。”
  军雌眼睛发亮,声音更加洪亮:“好的,阁下。”
  景旭被这一嗓子震的耳朵疼,又被这个称呼酸的倒牙,捂着耳朵后退了好几步:“麻烦声音小一点,我就是想问一问你们知道临时食堂在哪里吗?”
  “当然!”军雌刚吼出两个字,顿了一下,把声音压低了一截:“当然知道,阁下。”
  景旭捂着牙:“你们别这么叫我。”
  “你们在这里叫什么?”透着森冷的声音,伴随一个紫发灰眸的雌虫出现。
  景旭看着雌虫身后冲他挤眼睛被兰伽一把拉回来的兰撒,欲哭无泪。
  安桦少将看了看景旭,又看了眼面对长官立刻恢复刻板面孔的两名军雌,向景旭问道:“是不知道临时食堂在哪?”
  景旭点头:“是的,安桦少将。”
  安桦沉默了一下,声音放轻了一些:“跟我走吧,我带你们过去。”
  景旭瞪大眼睛,没想到这个看着比贺兰还高冷严谨的军雌少将居然会主动给他们带路,难道是面冷心热?
  众人/虫跟着安桦少将前往那个专门给蓝星交换生设立出的临时食堂,和景旭并肩走着的兰撒看着景旭疑惑的模样,在安桦少将背后无声地张嘴大笑几下。
  看着景旭几次欲言又止,安桦终于开口解释:“当年我的雄主出了意外,是景宸首座的实验室帮助我生下了幼崽。”提起自己的幼崽,冷酷的军雌也忍不住柔和和话痨起来:“茨和您还是同一年出生的,而且你们还是相邻的两个实验室。”
 
  ☆、第五章
 
  安桦的冷酷可不仅仅是面对外族学生,实际上,哪怕是一些因为这次接送任务才划分到安桦麾下的军雌也听说过安桦冷酷疯狂的传闻。
  这位在四十岁时还只是中校,四十岁后疯了一样积攒功勋,被动分配到的,主动请缨去的,这些年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高危任务中几乎一大半都有这位的名字。凭着这股不要命的劲头,安桦成功在四十八岁的时候被授予少将职位。
  甚至听说这么多年,还没哪只虫见到这位笑过。
  所以说,刚刚安桦那似乎是想挤出笑容的抽搐嘴角,是多么难以想象的一件事情啊。
  而这样的安桦少将,却诡异地对着一个少年露出和蔼的“笑容”,压着声音轻轻缓缓地说话,还主动要为他带路,更是让虫摸不着头脑。按说,安桦少将也是嫁过虫的,也不可能和他们这种未婚雌虫抱一样的心思。
  “兰伽中校,您知道为什么安桦少将会对小阁下这么客气吗?”最终协助着兰伽检查了一半交换生房间的军雌,忍了一路还是忍不出询问。
  兰伽看了这名军雌一眼:“你很关心这件事?”
  军雌被他盯的心里一虚,脖子后面发凉,完了,忘记面前这位已经嫁给景熠院士了!
  “这你都不知道?”然而兰伽不愿意说,不代表另一个也不愿意说,甚至嗓门还很大:“当年我们少将雄主故去,他又被安家那群老不死的刁难,要不是及时进入了研究所,现在安家这一代唯一的雄虫崽子十八年前就得死在少将的肚子里。”
  军雌偷偷看了一眼兰伽的脸色,连忙低下头悄悄后退半步。
  “哥?哥!”兰撒一扭头,看见面沉如水的兰伽,整只虫差点窜上天花板。
  兰伽狠狠瞪了兰撒身边同样想跑的另一个军雌,指着两个垂头不敢说话的军雌:“你们俩,一人一份检讨。”说完一个眼刀钉在兰撒身上:“过来。”
  兰伽语带讥讽:“你知道的很多吗。”
  疑问的话用着平铺直叙的语调说出来,直把兰撒刺的臊眉耷眼,一个劲摇头:“不多,不多,我什么都不知道。”
  “还什么都不知道?”兰伽戳着自家亲弟弟的脑袋,他这个弟弟真是十足十地遗传了他们雌父的性格:“你比我更适合当军虫,你自己说说,因为这种问题你多少次能上去的机会都没了,你怎么不学雌、不学一点好的呢?”
  兰撒满脸羞愧,无言以对,喃喃好一会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我,我以后不说了。”
  “你这句话,你说过几百遍了。”兰伽冷笑,他和他的弟弟都和雌父长得相像,可兰撒不仅外貌,连性格都仿佛是和雌父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冒冒失失,大大咧咧,哪怕是进了军部,也是前脚立个大功后脚就能背上个大过。
  “我错了,我错了,哥,哥——”兰撒一见兰伽沉着脸的模样,就一阵心惊,从小他一闯祸,打的最狠的不是雄父雌父也不是雄父的雌君,而是他哥。
  当时他们雌父刚因为一次无法弥补的过错遭到了折断骨翅剥夺军衔的惩罚,他哥一边打他一边哭,还会提起雌父的事情,每每一提起来就哭的更加厉害。导致现在他每次看见他哥一冲他发火,就屁股疼还头疼,耳朵里自动无限重播起小时候他哥的哭声。
  兰伽当然没想到他弟弟竟然还记得他小时候那么丢脸的事情,他只是被他弟捏着嗓子学幼崽撒娇的模样膈应坏了,嫌弃地推开他弟:“多大的虫了,还学幼崽撒娇!”
  兰撒眨着眼睛,深情回望哥哥。
  兰伽皱着眉,愈发嫌弃地移开眼睛,梗着脖子说道:“下不为例。”
  而另一边,景旭他们也终于到了临时食堂,之所以叫临时食堂是因为虫族的飞船上基本是没有餐厅、食堂这种地方的,军雌出外作战基本都是在自己的终端以及飞船仓库里堆上满满的营养液,这个供应着不大好看但却是热乎乎的蓝星菜的食堂,是专门为护送交换生的七天特别设立的,一年下来,也只存在这七天。
  “阿旭!”景旭进门,眼前就被一个金灿灿的脑袋占据了视线,背上一重,耳边是格吉比华国人还要地道的华国话:“对不起,对不起,我和兰姐之前忘记告诉你食堂在哪了,回头找你们的时候就发现你们不在原地,兰姐跟我说你有办法找过来,我一想也是,所以就先过来等,还好你真的找对地方了。”
  “你是找军虫送你过来的吗?真是太谢谢你了……啊!”格吉抬起脑袋,一个“啊”字从蓝星跑调到虫族,拐了十七八个弯,脑袋一歪像是憋着气一样问景旭:“这,这,这不是那个之前的那个少将吗?!”
  景旭不好意思地看向安桦,也看见了就站在旁边眼神里透着嫌弃和无奈的贺兰,贺兰冲他点了点头:“格吉不放心你,一直等在门口。”
  安桦也向景旭点了下头,看向贺兰:“贺兰女士,我有点事情要找你。”
  “好的,安少将。”贺兰有些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格吉,看着格吉拉着景旭压着声音叽叽喳喳的模样,才跟着安桦到另一边安静的角落。
  杨清看着被安桦带走的贺兰,老式的黑框眼镜后面,眼镜里闪烁着不甘心和嫉妒的目光,再看向和格吉咬耳朵咬的热火朝天的景旭,余光里其他的交换生也都在嬉笑着三三俩俩在一起盛饭吃饭,心里更加烦躁地,不停地揉搓双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