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虫族之终生逃亡(玄幻灵异)——公子燕来

时间:2019-03-15 12:46:17  作者:公子燕来
  虽然已经和弥亚和好,兰伽似乎也放弃了他和兰撒一起在战场上不回来,说是要为安桦报仇,可景旭每每想到这件事还是不免愤愤:“难道您面临那种情况,能眼睁睁看着兰伽兰撒被处死?”
  “我能。”景宸回答地依旧淡定,顺便对大儿子投以鄙视:“而且我根本不会给别人对我下药的机会。”
  说完就搂着哲容要回书房。
  景熠气得还要说话,结果对上回过的哲容,哲容点了点头对他表示他雄父的话是对的。
  哲容自己也抿唇笑了,想给他家雄主下药的雌虫早年可多着呢,只不过没一个能得逞就是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个撒子!
周三把这一章放进了存稿箱,本来应该是周四发布,但是我周四去了爸妈那边,我一直以为我设置了定时发布,我还在作话里写了结局有点卡请假两天,结果一直到我今天凌晨码完结局才发现我居然一直没有设置定时发布,这一章一直寂寞地躺在我的存稿箱里。
 
  ☆、第四十七章
 
  安家的这场婚礼准备的不可谓不隆重。
  在虫族雌虫的家庭地位是远低于雄虫的,像是雌奴基本连去婚姻系统登记的都不多,雌侍也只需要办个手续就可以,但是迎娶雌君哪怕对于雄虫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仪式,尤其现在安家有意借此为安茨正名,摆脱雄雄恋的传闻。
  安茨穿着精心准备的礼服,他身边同样衣着华丽的雌虫微微抿唇带着羞怯的笑意看向安茨,而安茨却只是隔着窗户看向天空。
  “雄主。”
  安茨骤然瞪向他。
  雌虫垂首,改了口:“阁下。”
  安茨看向其他地方。
  “阁下,我想问您一个问题。”那名雌虫对着安茨的背影,并不等安茨回答或拒绝继续说道:“那段视频我看了很多次,景家的小阁下很喜欢您。”
  听见这句话,又想起很快他就能和景旭一起离开,安茨神情中终于透露出一丝放松和喜悦。
  “其实景宸阁下也找过我。”雌虫并不意外安茨突然转头握住他的肩膀,这还是他第一次与这个即将成为自己雄主的雄虫这样近距离的对视。
  雌虫默默地将脑袋扭到了一边。
  安茨也发觉自己的失态。
  “您这样激动,也是信不过景宸阁下吧。”雌虫说的很淡定:“虽说他是对虫族而言很伟大的人,但他只对虫皇陛下忠诚,也是陛下最有力的拥垒,除了陛下谁也不敢轻易地相信他,而您要是和景旭这样堂而皇之地私奔,对于景家的声誉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和后果,您肯定很清楚。”
  “就算景宸阁下爱子心切,虫皇陛下又是否愿意放弃景家这样的助力?”雌虫一句句说在了安茨心尖上。
  安茨也同样,第一次仔细地看着他的这个未婚雌虫:“你可真不像只雌虫。”
  “雌虫难道就只能做雄虫手里没有思想没有自我的武器吗?”
  “其实景宸阁下答应我可以让我嫁给景皓。”雌虫还穿着安家准备的礼服,嘴里也说着要嫁给别虫的话:“可我也信不过他,万一他改了主意,或者虫皇陛下不同意,有任何的变数我和你就骑虎难下了。”
  “你想嫁给景皓?”安茨咬牙:“那为什要同意安家这件事?”
  雌虫避而不谈:“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雌虫的。”
  “那你为什么早不说晚不说,偏偏今天说?”
  “就和您一样,越到了关键的时刻,反而越紧张不安。”雌虫抬起头,盯着安茨说道:“我上次主动试探您之后就确信了您果然是个天生的同性恋,我十分相信您,但我无法信任景宸阁下,而且比起在众目睽睽之下,现在是您最好的机会,您可以不必等到那个时间,现在就离开去找景旭小阁下,我不会阻拦您的。”
  安茨:“你可真是为我着想。”
  雌虫温顺地笑道:“毕竟您差一点就会成为我的雄主了。”顿了一下,眯起眼睛微笑道:“当然,您也可以选择不去,而让您的爱人冒更大的风险来接您。”
  见安茨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雌虫主动说道:“您放心,我劝说雌祖父多带些人布置婚礼,告诉他您已经答应了我也会陪着您,不会有问题的,雌祖父显然也觉得作为雌虫我不会放我的雄主去私会同性。”
  安茨没有再搭话,解开自己的扣子将身上贴身的礼服脱了下来,丝毫不顾忌房间里还有一个异性。
  而另一边,景旭也同样穿着便捷的衣服在自己家的飞艇里,闭着眼睛默背着路线图,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背一遍这个,闭上眼睛也都能准确地在纸上画出来,只有在看着这幅图以及想象之后他和安茨在一起后的生活时,景旭的心情才能稍安定一些,不至于心脏从身体里跳出来。
  景熠穿得衣冠楚楚,和挽着他胳膊的哲容一起站得远远的看着飞艇。
  “您还是舍不得旭的。”
  景熠:“难道我这几天表现的还不够明显?皓脑子一根筋只想着上战场,旭被一个雄虫勾得魂不守舍现在还要私奔,雄父铁了心要退下来,之前觉得一大家子住在一起闹得很,真到这个时候,又觉得舍不得了。”
  哲容想安慰自家雄主几句。
  结果就被雄主拍了拍手,听着雄主语重心长地叹息:“我现在的心情就和蓝星上要目送女儿嫁给渣男的留守孤寡老人一样。”
  哲容一时不知道是先吐槽景旭和安茨之间安茨才能算那个嫁的,还是吐槽他家雄主最近跟着雄父去见虫皇时被虫皇陛下灌输了多少本蓝星上的言情苦情小说。
  被景熠真的换成了个球形身体的管家悄无声息地弹跳着,最终滚动到了景熠脚底下。
  “小主人,我在门口捡到个很狼狈的雄虫。”
  景熠嫌弃地把管家球踢开一点:“这种时候乱捡什么雄虫,扔出去。”
  “可是他是小小主人要抢的那个雄虫。”管家球从花丛里拖出来一个衣衫褴褛的雄虫,果然是安茨,将他推到了景熠这里:“有好几个雌虫在追他,我就把那些雌虫骗走了。”
  狼狈的安茨微微抬眸看了一眼景熠。
  景熠:……
  “把他扔给旭,你们赶紧走,我去通知雄父。”景熠磨着牙忍住将安茨扔出去的冲动,满头黑线地转身离开,着急要去给他们擦屁股。
  哲容虽然查过安茨的资料,但是他们俩这都是第一次见面,对于这个能狠下心和景旭私奔的雄虫,哲容其实还是有着几分好奇的。
  然而哲容只是简简单单看了一眼就追着雄主走了。
  安茨却有些惊讶,来不及和哲容说上话,哲容就跑了,管家球也把他拖着送到了景旭的飞艇上。
  景旭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茨,茨?!我还没去抢婚呢。”
  管家球把安茨放在飞艇里,滚着圆溜溜的身体在地上一跳一跳地转述着景熠的交代,让景旭赶紧开飞艇跑。
  安茨撑起身体趴在景旭身边,颇有些不好意思:“我听信了一个雌虫的话,结果偷跑出来没多久就被雌祖父发现,只能一路奔逃到你家附近。”又提起那个坑了自己一把的雌虫,安茨这才带着疑惑低声说道:“那个雌虫和景熠阁下的雌君长得有些像。”
  景旭哪里听得进去其他的话,上来就抱住了安茨,恨不得把他现在就剥个干干净净好仔仔细细地检查一圈,在手里又揉又搓了,才带着红眼眶说道:“对不起,我当时,我当时让你伤心了,我肯定让你伤心了,而且你、安桦上将的事我不知道也没能陪在你身边,我……”
  “走吧。”安茨没让他说下去。
  景旭顿了一下,深呼吸,将安茨又抱住,斩钉截铁地说道:“雄父给我准备了好几台机甲,也准备了不少机甲作战的书,我和机甲的适配度高上手快,茨,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不让别人算计你,也绝不和你再分开。”
  安茨被他说的脸上微红,想推开又舍不得。
  管家球在地上蹦跶了两下,突然发出尖锐的警报声,吓得景旭安茨打了一个寒噤撒开手,管家球顿时变成了浑身是刺的模样,声音比之前蓝星女人外形时还要尖细:“走了,出发了,主人让你们出发了!”
  让管家球变形吓坏小情侣的罪魁祸首笑意盈盈地看着屏幕上狼狈分开的一人一虫,给身边的景熠递过去一块精致的胸针别上。
  “别担心,是我让虫怂恿了安茨提前跑来的,我们家旭儿这一走就再不能光明正大地回来团聚,他当然也得受些罪我心里才好受。”景宸对自己刻意折腾了安茨的事情相当坦然,拉着大儿子的手穿着相仿的虫族礼服一块往外走。
  只是嘴里还在说着话:“安家那个老雌虫也不是好糊弄的,一路上布置的严严实实,过分信任了别虫自己家里反而保护的最薄弱,不然就靠安茨那刚连皇家学院的课程才上了几个月的身手,能这么容易逃到我们家?”
  景熠看向自家雄父:“和安茨订婚的那个雌虫,也是雄父安排的?”
  景宸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在后面跟着的哲容,想起了当年那一场哲容的雌父发起的要为雌虫争一份权利地位的战争,当年无论是他还是虫皇都以为哲容的雌父卷入黑洞肯定已经死了,没想到反而在其他星球又生下了一个孩子。
  当年那位雌虫皇子临死前还布置下一场和他的交易用景熠的婚约保下了哲容,如今又拐着弯又坑了他一次,将小儿子也送到他面前,还盯上了他家老二。
  “雄父?”
  “跑出去了。”景宸拍了拍大儿子的手,示意他看向从自己家飞出去的那艘飞艇,横冲直撞地在几驾折返过来的飞艇中间闯出一条路来,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才进入了他事先规划好的路线。
  景旭直到强行飞离了码伊星,还有些不敢置信他们就这么容易地成功了,巴在窗户上往后张望,来追击的安家的飞艇若有若无地被同样来追击的军部飞艇巧妙地拦住,反而都离着他们越来越远。
  这样的距离足够安全启动空间跳跃,飞艇进入跳跃的启动中。
  景旭回头看向安静地看他的安茨,握着刚从兜里拿出来的小锦盒,脸上一红,将锦盒打开,里面是两枚闪着光的戒指。
  “蓝星上结婚是要交换结婚戒指的。”景旭突然半跪下来,磕磕绊绊地背着半生不熟的宣誓词:“我景旭,愿意与雄虫安茨结为伴侣,我愿意做出以下承诺,从今日起,不论是逆境还是顺境,贫穷还是富有,我都将永远爱你,把你视作最珍贵的宝贝,一生一世走下去。”
  然后又捧起安茨的右手,问道:“安茨先生,你愿意与你面前的男人结为伴侣吗?不论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疾病,一生一世忠于他,爱护他,守护他。”
  安茨不是很了解蓝星上的婚姻流程,但誓词内容的庄严却是明明白白的,他学着景旭的样子,面对面地半跪下来:“我安茨,愿意与面前的男人结为伴侣,我愿意做出以下承诺,从今日起,不论是逆境还是顺境,贫穷还是富有,我都将永远爱你,把你视作最珍贵的宝贝,一生一世走下去。”
  喜悦瞬间侵上心头,因为这样滑稽姿势而产生的笑意也瞬间被幸福占满,景旭连忙从锦盒里拿出一枚戒指,见安茨也学着他拿了剩下那个,才带着压不下去的笑容:“现在,我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这一本没有番外!
推一下接档文《千里杀一人》
正经版文案:
都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可是苏恨寒窗苦读十二年,一朝金榜题名,衣锦还乡,却得到未婚妻被闲散王爷强抢不成被逼死的消息。
十载寒窗仿佛笑柄,苏恨怒火滔天。
脱了官帽,撕了圣旨,一人一剑,千里追杀。
不正经版剧透:
“他是不是害你没了媳妇?”
“嗯。”
“他是不是应该补偿你?”
“嗯。”
“那不是正好吗?赔你一个媳妇。”
苏恨恍然大悟。
“言之有理!”
一根筋武力值超高状元攻 x 通透装傻混日子王爷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