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驿站(穿越重生)——杨翠花

时间:2019-03-14 10:45:38  作者:杨翠花
  修者鬼这时候又扑上来与后面为首的人打斗起来,丝毫不让的样子。
  这时候孙晓鸿已经被松开,手中还拿着从鬼差手中顺来的簿子,上面清楚地记载了每一个人的死因——“骠骑将军云浪,军师周从师……他们是死于壁宿小世界徐国卫城战,后面那些是他们战友,全灭,但也是为徐国反击拖延了三个月的时间。”是大功德。
  “嗯,多谢。”郑骥归对孙晓鸿轻声说到。
  孙晓鸿在地狱生活了一百多年时间后也清楚了这位嫂子的性格,不再打扰还没从自己的世界中走出来的郑骥归,转身对那些鬼差趾高气昂地说:“看见了没有!老子上面有人!”说完背着手打算去安魂殿找孙迟羽,听得那些不认识他的鬼差拳头痒痒。哪知这时候郑骥归忽然开口:“罪不可免,自己去领三鞭灼魂鞭,领完之后找你哥交代事情经过。”
  “毒妇!!!”
  郑骥归当作没听见孙晓鸿的悲嚎,叫人上前去把那修者鬼和士兵分开:“当众斗殴,划去五十年功德。”那些士兵浑不在意,他们剩下的功德足够立马投个好胎的,那修者鬼只不过百年功劳,划去五十年后也就只剩下了一半,只能得个普通人家,一时间有些丧气。却听郑骥归接下来又对他说:“扰乱秩序,一鞭灼魂鞭,之后愿意等还是立马投胎你自己看。”修者鬼的脸吓得惨白,他是看过灼魂鞭的行刑的,两鞭下去,基本上就魂飞魄散了。
  只是,一旁的鬼差却说“今天的郑大人似乎心情不错”,这样狠的叫心情不错?!
  剩下的就是士兵们了,他们每人拿到的功德都是三五百年的,五十年功德基本上不痛不痒,这时候看见那修者鬼一脸纸色、浑似魂飞魄散的样子才清楚这位也不是那种不辨黑白的人,一时间对他的脸色都好了一些,围观的众鬼也放低了声音议论。
  云浪不知为何,对郑骥归很有好感,之间这位地府的大人物拱手作揖:“将军,你们可愿意在这地府等上百年?”云浪还没有回答,后面的士兵就先闹腾起来了:“老云,这样不错,我们也好等着我们那些娘们儿下来后再看一眼!”
  “对,我还以为有头七,本想着回头去看看,谁知道这里根本没有这个制度!”这是对地府的制度有些不满的,郑骥归听了笑一声:“可以与冥君说说,正好天上的师兄弟浑身的精力没处发泄,由我们陪着你们去人间走一趟也好。”
  于是有人便问了:“这是什么意思?外面很乱?”
  “岂止是乱?这世间不止有鬼魂,还有恶意无处不在。”恶意就是那些虚空中的大眼睛。
  这么一起头,郑骥归和这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场面也变得极其和谐,到最后,干脆是郑骥归与众鬼普及起了神鬼世界与传说中的不同。
  最后散去的时候,周从师叫住郑骥归,行礼之后问到:“我二人不欲再入人间,可否能像孙小公子那般留在这鬼界寻个差事?”
  郑骥归看着这位不记前尘的故人,按下心中涌动的酸涩,笑道:“自然可以,以你二人七世的千年功德,自然可以在这里找到轻松的差事。”
  “千年功德?”云浪诧异,“我二人以前那么厉害的吗?”
  听着这人熟悉的文白相杂,郑骥归心情也不由得有些愉悦:“你怎知不是?”
  于是二人便跟着郑骥归回到了安魂殿中,这时孙晓鸿正躺在桌案边郑骥归的位置上,哎呦哎呦地叫唤着,孙迟羽原先就是有一点怜惜的心情这时候都被他给叫没了。
  孙迟羽听见动静,便抬头说到:“你怎么不直接给个三十鞭让他去了得了!”
  “哥!”
  周从师看见方才去领罚的孙小公子也在这儿,礼仪性地问了一句:“孙小公子可受得常人一半以上的罚?”
  “他习惯了。”孙迟羽顺口说到,说完才发现郑骥归后面跟进来两个人,一看那容貌,登时惊得将手中的毛笔落在文书上,洇开了一团墨。
  郑骥归伸手将那墨渍消去,道:“他二人想在这里寻个差事。”
  “可,自然可以,等冥君回来了我便同她说说。”孙迟羽从失神之中收回,深深看了眼郑骥归,只见对方摇头,也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
  修者鬼的事在一日之后水落石出,是某个急着投胎的家伙企图弄出一点乱子来乘机投个胎。对此,郑骥归亲自上阵撕去那鬼的记忆,将他丢进专门惩罚鬼魂的幻境之中,让他在里面清醒地经历人生八苦,按照其他鬼的说法,郑大人的心情真的不错,至少没让那小子去受那离乱之苦。
  而修者鬼最后算是投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家,一生百年,攒个五六十年功德,和普通人过得一样。
  而那些士兵,则是守在了投胎的河边,每日举个牌子等自家人的出现,来了也就团聚个一段时间,一起在鬼界等待投生。举牌子这个法子还是闲不住的孙晓鸿想出来的,和现代接机的样子差不多。
  而新官上任的云浪与周从师先当起了安魂殿的武官和文官,郑骥归像是很熟悉两人一般直接将两人的定位锁得很准,在树立威信之后直接委以重任,安魂殿每日的文书一下子没了积压,所有文官都松了一口气,外头维持秩序的人也是现成的,云浪先找自己的兄弟帮忙,慢慢替换安魂殿的人,等他们投生后再全部用鬼差。
  等不靠谱的冥君再去人间找人回来之后,安魂殿上下已经是井然有序的了。
  冥君又带着二人去仙界过了户,顺便将上次投胎的骚乱同大家说了一遍,仙界的人很快就把每个人对应的功德以及应得的胎排好,两三百年后那些因为这场骚乱失失去投胎机会的人就能拿到新的胎。
  孙迟羽与郑骥归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跑地府跑得更加勤了,勤到无所事事的孙小公子开始抱怨自家哥哥不是自己的,被孙迟羽用一口酒堵上了,又被塞了一大堆鬼修的功法。当然,云浪和周从师也被塞了功法,孙迟羽和郑骥归这两人终于不再捂着“公正廉明”的皮子,光明正大地把亲属列为开后门对象,虽然,后两个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亲属的。
  云浪和周从师都对郑骥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他们也很乐于与这两人接触,在后来一次有人问到他们为何留在地狱的时候,两人都是一愣神。
  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对此间的地府极为熟悉,甚至,对那河畔的位置总有一种执念,总是在恍惚中看见河畔站着两个人,像是在等谁。
  有一次郑骥归不知道从哪个世界回来,手中提了一坛酒,晃晃悠悠地走到了河边,然后打开了坛子,从里面倒出的酒水遇见了那送人往生的河水,竟一下子化成了千万桃花瓣,飘了一河,也没有多少娘气,反倒有些失神落魄。
  云浪比周从师先走上前去,拍了拍郑骥归的肩膀,笑道:“从哪里得来的好酒?便宜了这血盆大口?”
  周从师接道:“莫不是刘关张的桃园酒,替他们送上路?”
  莫不是刘关张的桃园酒?一饮下去就成了那酒中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