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驿站(穿越重生)——杨翠花

时间:2019-03-14 10:45:38  作者:杨翠花
  不用他接,郑骥归接上一条:“第二,二殿下的母家身份更拿的出手?”朝中支持力度会更大,恪守支持力度这事,朝中当然是二皇子大,可民间更亲近三皇子。如果没有猜错,接下来一段日子皇帝会适当给三皇子甜头来警醒周衣宵。
  “还有第三,二殿下在美人和江山之间会选择江山。”
  孙迟羽这句话一出,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僵硬。
  周衣宵家庭关系淡漠,对情之一字不抱希望,而他看问题比郑骥归不好多少,都是从利益角度着手。
  “这是事实。”周衣宵也算是他孙迟羽教大的半个,还有骥归这样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朋友。
  上辈子的周衣宵也不是傻的,要不然也不会除了司家这个靶子。
  只是等他从美人怀里反应过来时,司家早已把朝廷渗漏了个彻底,补也补不上了。
  “先生,我不会放弃兄弟。”
  火光映在少年的下半边的脸上,显得特别郑重。
  “当然,在尘埃落定前谁也不能说皇帝的心思一定是偏着你的。”孙迟羽可有可无地补了一句,骥归确是把这句记在心里。
  这一夜的风有些喧嚣,三名少年就没有睡得好的,孙迟羽半夜起来忽然见了骥归秉了烛在夜读,孙迟羽笑道:“难不成书里有破局的方法?”
  “自然有。”少年的目光坚定得让他不忍戳破。
  “书里有至理名言,有做人的道理,独独没有你们三个的人生,自己写。”
  “先生还真是先生。”总喜欢说些有道理却莫名其妙没大用的。
  若他知道现代的词汇,便懂得他家先生喜欢煲鸡汤。
  不过少年算是扬了下嘴角,心情好了些。
  孙迟羽披上大氅出去散心,一出门大风就往脸上砸,他顶着风同巡逻的士兵说了声,在外头逛了圈,果然二皇子和御史丞的帐子都点着一盏小油灯,他最后都没进去来个秉烛夜谈,只在门口站了会儿,叹口气便回去了。
  在围猎这种时候乱窜帐篷可不是什么好的习惯。
  他紧了紧大氅往回走,却听见脚下一步就是两道沙沙声,风声有些大,他停下理了理仪容,也正是这时候听见了接连不断的沙沙声——绝对不是军队步行而过的沙沙声,倒像是刺客连续踩了草叶的声音。
  有情况。
  “415,往什么方向?”
  “东南三十度,护军都尉。”
  慕大人?
  仇家?
  他打消了这个可能。
  周衣宵的人手在做些什么他都清楚,那么便是三皇子和第三方势力。现代思维影响下,他第一想到的是为了保守起见,三个小的必须聚在一起,互相作证。
  他神态自若,转身换了个方向,摸进衣宵的帐篷,少年还披了衣裳在写字,见他进来吓了一跳:“先生?”
  “我家公子请二殿下前往帐篷一叙。”
  孙迟羽什么时候这么正经地对他们说过这话,衣宵立即明白对方的意思,也不拿烛台,摸黑跟着他出去,二人顺路去御史丞的帐篷提溜了已经酝酿好睡意的褚赤涛,三个人浩浩荡荡进了御史大夫的帐篷,正沉迷词句的郑骥归手中书简直接翻倒在地面上。
  孙迟羽简单说了自己瞧见的情状,三人沉默。
  “慕大人同御史丞一样态度暧昧,倒也不排除自导自演的可能。”骥归谨慎道。
  只是为何挑着围猎下手?
  这时候偏偏是皇帝最谨慎的时候,按理周食昃不会那么急于求成。在周衣宵形势大好的情况下要是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周食昃迟早要完。
  周衣宵忽然皱了眉道:“如果是皇宫里有消息呢?”
  “周食昃不是个傻的。”不会跳这么明显的坑。
  孙迟羽已经有了思量,同三人说一声后出帐篷继续“散心”。
  郑骥归思忖一会儿,撩起帘子隔间,这些动静弄下来他爹也该醒了,便扯了两个小伙伴同郑御史讨教儒学。
  且说孙迟羽出了帐篷先同巡逻的卫士令打了个招呼,在空地上站着看月亮,不消多时便听见护军都尉的帐篷传来说话的声音。
  说话的是一个女子,士兵都称呼她“大小姐”。
  慕家的女儿慕起月。
  孙迟羽倒是没想到她会来,周衣宵前世的皇后。护军都尉家有一子一女,慕起尘是三皇子的伴读,慕起月则是京中有名的才女。
  慕起月挎着篮子出来。
  “小姐。”那士兵行个礼,上前来几个兵守在一旁,打算护着她回去。
  孙迟羽往前走几步,想要靠近看看,抬头却瞥见慕起月后头几个黑影闪过,他心里一惊,忙问系统黑影的动向。
  “不是冲着慕起尘去的?!”
  计划赶不上变化:“小心!”
  卫士令听见此处动静也过来检查,皱了眉查一圈并未发现有人,刚要开口斥责却听见一声“小心”伴随破空声冲过来,箭呼啸而过,一声惊叫,他的后头砰的摔了一个黑衣人在那儿。
  “全体戒严!”
  卫士令吼道,场面一时无比混乱。
  “先生!”听见动静的几个小子凑上来,衣宵手中还拿了一柄长弓,肩上和左手手腕的伤口又裂开来,不断渗血。
  这时所有帐篷都亮了。
  黑衣人显然对这种场面还是有所准备的,只是似乎没有想到周衣宵会同其它几人在一起,还伤了肩膀,血流不止。
  “他们是冲着慕起月来的。”孙迟羽压低声音道,三个小子心领神会,虚地围在慕起月四周。
  几人都习武,这时候好歹会些,也能反手砍下一二个敌人。
  慕起尘这个时候也出了帐篷,见二皇子的三人组将自家妹子围在中央,对形式已有所猜测,取下猎弓护在妹子身边。
  那黑衣人也的确是冲着慕起月来的,无人改变他们的命令自然也就遵守下去。他们还特意对着衣宵虚打,虚到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有鬼。
  孙迟羽挑了挑眉毛,在这个无魔的世界,与他人比起来,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得亏郑骥归闲暇时护他一把。
  这一批黑衣人显然人数众多,兵力又分散在各个大人处,皇帝那里这时候也出来了,三皇子一脸惊慌失措。
  孙迟羽顺手将郑骥归拉到自己身边,少年还未反应过来便抬手挡住敌人的刀子,而那边褚赤涛就惊叫起来:“衣宵!!!”
  周衣宵中刀了。
 
 
第四章 
  “祖宗你是被猪吃了脑子吗?!”
  “嘶——轻点!你还是到敌方阵营去当军医对大历更有帮助。”
  孙迟羽掀帘子进来的时候周衣宵祖宗又在哭天喊地了,看来要么是没事,要么是心情不错。
  “你小子反应够快的啊?”孙迟羽想拍拍这小子的肩膀却无处下手,这下子好了,两个肩膀都挂了彩。
  “先生把骥归拉过去,不就是为对方攻击创造机会吗?”周衣宵摊手,被满脑子火气的褚赤涛啪地打下去,理亏在他,他也只能嘿嘿一笑。
  郑骥归、褚赤涛、周衣宵、慕起尘,四个人基本上就是这么个顺序围着慕起月,孙迟羽将郑骥归拉开的时候时候缺了一角,这时候黑衣人便会攻击慕起月,这时候在郑骥归对角的周衣宵如果发现了大概只来得及将慕起月扯开而自己可能会挨两刀。
  英雄救美的剧本就成了,只要有心人稍加引导,黑衣人主子的目的也成了。
  周衣宵没有卖人情给慕家的意思。
  可与原先单纯的伪英雄救美不同的是最先知道的褚赤涛会出现一瞬间的愣神,这时候他对战的几个黑衣人便会扑上去,乘机伤了二皇子的手臂。
  可是谁规定就一定要救美呢?
  周衣宵当时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针对他的诬陷,毫不犹豫扑向褚赤涛挡了一刀,也将褚赤涛扑到在一边,乱了刺杀慕起月的人的步伐,黑衣人这一荒,慕起尘就够那个时间反应。
  “亏他想的出这么曲折迂回的法子。”一般不都是刺杀皇帝然后救下吗?
  孙迟羽表示他看的小说大概太局限了。
  现实是皇帝身边高手如云,在不能暴露实力的情况下,三皇子还是选择了帮丞相挡住攻击。
  事情的后续是黑衣人折了三四个后其余的都逃得远远的,皇帝惯例似的震怒一下,都转到了各势力的后方调查。
  “这么喜欢受伤,您老就把自己碾巴碾巴和成血泥得了。”褚赤涛大概这辈子都没见过为了拜托怀疑这么拼的一个,手中涂药的动作又重了些,周衣宵不负众望地叫得跟死了爹娘似的。
  孙迟羽觉着好笑,拍拍赤涛的肩膀道:“暂时故意英雄救美的嫌疑解除了,皇上不会怀疑衣宵为了同护军都尉联姻耍手段了就是这事情同慕家还要说一说。”
  “骥归已经去了。”赤涛解释道。
  孙迟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突然听得周衣宵不好意思笑到:“就是先生的名声不好听了些。”
  他有些哭笑不得,他是真的无所谓,在这里呆着长不过百年,走了以后在下一个世界又是一个新的身份。再者,他这一副长生的面貌也藏不住,过些日子也得换个身份继续玩了。
  “御医已经知道了前几天你伤得有多重了,这下子你就和御医分不开了,你就乐吧!”说完他撩起帘子出了帐篷,又跑去皇帝那里装惨装怂了。
  “草民大小是个没胆的,只是多念了几句诗,幸得少爷赏识,在御史大人家混口饭吃,此次围猎只是替少爷提个箭筒、捡个猎物的。”
  郑骥归站在一旁看抖得跟个筛子似的孙迟羽,不知怎的想笑。
  座下的人显然余惊未过,皇帝皱了眉头,瞥一眼依然板着一张脸的郑骥归。郑骥归心领神会,向皇帝施礼,转身对孙迟羽道:“先生勿怕,陛下只是想问清当时情形,恶人已经伏诛,先生照常答就是了。”
  孙迟羽一双眼睛又往皇帝那里溜了几圈,被皇帝紧皱的眉头一吓,往后挪了一个手指头。皇帝本就不耐烦,想拍案,却见郑大人和郑骥归都一脸坦然,忽然觉得是自己没有容人之量,便清咳几声,让孙迟羽起来。
  孙迟羽谢主隆恩之后深呼吸了一两口才起得来,还腿软了一下,被郑骥归扶了一把才站稳。
  皇帝这时候心里也有了计较,估计这人说的遇事软弱都是真的。
  百无一用是书生。
  孙迟羽陈述了事情的经过一开始还有些磕磕巴巴,后头越说越流畅,同周食昃转述的口齿伶俐还真是一模一样。却没有放肆大胆这一项,要么就是三子骗他要么就是这人在藏拙。
  皇帝做久了,谁都不信,不奇怪。
  “骥归可是想到了什么新奇玩意儿,如此迫不及待?”
  皇帝见少年勾了唇道:“臣夜观前人诗集似有所得,同二殿下和赤涛共同进取一直是臣的理想。”
  “陛下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大半夜把老小子我拉起来解惑,折腾的啊……”郑御史在一旁拍了大腿笑,他是两朝老臣,老年得子,还是个样样全能的,郑家上下将这独子捧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皇帝看了也眼馋。
  “这倒是……”
  两名父亲这就扯起家常,转头见了骥归同孙迟羽还杵在那儿碍眼,陛下大手一挥将人赶出了帐篷。
  “慕家怎么说?”等两侧没人了,他便压低了声音问骥归情况。
  “半信半疑。”
  这才是正常的,慕起尘的身份本就是一种站队,而这次可能陷害周衣宵的首当其冲又是周食昃,他们的解释相当于挑拨离间,这让他如何信得?
  “不过他应该不会傻到去质问周食昃。”郑骥归补充到,这事情来得突然,显然文臣势力中衣宵占了优势,而武将还在游移,丞相态度暧昧不清,那么周食昃最大的助力……
  “江湖?!”
  原谅他为了融入这个小团体没有看这一世的剧本,前世的剧本可没有涉及安王在江湖上是如何呼风唤雨的。而有些政斗文为了加强可看性的确会带一个江湖的背景,影卫跑来跑去,即苏又爽。
  “江湖?”骥归对这方面的知识显然是空白,他从小受的教育里一直是为国为民为天下,那里知道山旮瘩里头还有一群豪饮的江湖人吼着快意人生呢?
  孙迟羽这下子慌了神,万一哪天跑出一帮汉子提着刀枪喊着要砍了自己捧在手心的三个怎么办?!
  于是这一日回去后他恶补了剧情,415都欣慰得如同老母亲见儿子开了窍了。
  安王的母亲原来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原是江湖上杀手买卖的坠影楼主人从小丢失的女儿,在进宫三四年后才被认回,可那时她已经有了周食昃,也就一边潜伏在深宫中一边借坠影楼的势力为自己儿子铺路。
  原剧情中周食昃就是利用坠影楼炮灰掉自己的儿子一号和儿子二号的,三号后来跑去绀县幸免于难。
  这一号骥归,就是司池当年推动的。
  在司池记忆里,郑骥归是周衣宵登基的最大推手,为了实现对周衣宵的报复,他选择了将郑骥归放在坠影楼的眼皮子底下,只要云夫人知道这么一个神童的存在,就会尝试收为己用,要么就是一刀了结。
  孙迟羽这时候自刎的心都有了,他还是低估了司池的谋划,还以为他是个在深宫被脂粉糊了眼的小猫,谁知这牙齿和爪子还没剪干净!
  虽然坠影楼的存在又苏又爽,看着就是一个不带脑子的存在,也是415的职责范围,但是这世界不带脑子的永远比带脑子的有话语权。
  话语权这东西可是要人命的。
  “骥归,以后少落单……要不寸步不离好了。”
  郑骥归听到这话懵了好一会儿才从“哦”转回了“为什么”。
  “你被盯上了。”
  当年司池会带郑骥归出去第一次是巧合,第二次就是有意为之了。明知道要被抓走还跑出去,拖个小油瓶在鱼龙混杂的戏院子里,已经是成人灵魂的司池再也没了几乎装无辜。
  哪怕他打算下手的是暴君的爪牙。
  在天安寺时也是,哪怕他讽刺的是暴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