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柔情殿下,强娶冷傲倾城夫(玄幻灵异)——浔弦

时间:2019-03-11 08:16:51  作者:浔弦
    此刻,南宫旬完全把幽凝想成与当初他抓的金龙同一等阶的生物了,想着既然金龙都能言语这鸾鸟自然也会。
    可是事实却如南宫旬想得相反,当冥炎珏听到他的话时竟轻笑起来,“南宫,这鸾鸟虽是不凡的神兽可终究是兽,怎么可能跟你说话。”
    “怎么不”惯性接下冥炎珏的话南宫旬又突然断声,眼珠不自然的下瞥,“是吗?那还真是我不知道了。”
    对于南宫旬偶然的异常情绪冥炎珏也算是习惯了,所以也没有在意对方此刻的晃神。
    不多疑,冥炎珏微侧过身看向鸾鸟,“幽凝!”话落,鸾鸟竟配合的将双翅大开斜放随而蹲下身等待主人的下一步动作。
    “南宫,我们走吧。”说着,双脚已然踏入幽凝光泽的羽翼中。
    点头,南宫旬懒得去看幽凝一副幽怨的表情,毫不客气的跳上它的翅膀站在冥炎珏身边,心里也对刚刚被这一主一兽小看有了点安慰,再怎么是厉害的神兽还不是被他当坐骑。
    仿佛看透南宫旬这幼稚想法的冥炎珏倒是无奈笑笑,看着远方深处轻吟,“走吧,幽凝!”
    听话,幽凝收起南宫旬二人站立的翅膀将他们放于自己宽厚的羽背,然后再次打开双翅准备起飞。
    若是正常状态的确是该起飞,可现实却是当幽凝确认二人站好后翅膀打开的瞬间一只鸟连同两个人都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阵风将留在原地的百合吹的悉悉簌簌
    而南宫旬站在幽凝背上的一刹他只感觉像是踩在了云端一般,一眨眼的时间当他再往下看时却发现下面的景色早已不是封玄国界的物景。
    虽对这世界的奇异早就到了见怪不怪的地步,可南宫旬仍旧不太相信的揉了揉眼,就算现在是黑夜可他看见的的确是快速变幻着的景物。
    第20章
    沉默,南宫旬尽量压低心里的好奇转眼看向身侧的冥炎珏,却只见他早在不知何时坐在了幽凝背上另一边。
    静静凝视背对自己的人,南宫旬有点淡淡消沉,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这个世界了,可是当冥炎珏出现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是依旧的一无所知。
    “殿下,什么样的魔兽才能口出人言呢?”突的,南宫旬问。
    无动于衷般,冥炎珏依旧坐在侧边看着无望天际,淡淡道,“既然你要去到冥域这些问题早晚会出现,我只说一遍你可听好了。”
    只见他沉默一息接着道,“兽首先要分为几等,最低等的自然是得以人食的野兽,这种生物几乎都只拥有生存本能其余皆无,野兽过后就是魔兽,魔兽最初亦是由野兽进化而来,不过现今是见不到什么纯种进化的魔兽了,因为现在的魔兽基本都是靠祖先的血脉直接传承。”
    “那魔兽是怎么进化的?靠修炼吗?可如果野兽都是本能动物又怎么可能修炼?”打断冥炎珏的话南宫旬透着不解。
    “所以说魔兽是只比野兽高一等级的东西,它们的存在只不过是因为偶然吃食了灵物才造成的,若后期没有更大的机遇这一生也就仅止于魔兽了,然而和它们不同,在魔兽之上的妖兽却是自开天以来就存在的,像你现在乘坐的神兽鸾鸟最开始的形态就是妖兽,百经磨砺才成就今天的它,而神兽之名就已经是兽类中最高的存在,在之前还有圣兽,帝王兽,而每一种兽的等级又分别分为七阶,就算是幽凝也只不过是三阶神兽,至于你刚刚所说的能说话的魔兽别说这敖弈大陆没有,就算在冥域大陆也几不可闻,它们也并非神兽,世人都称它们作灵兽,灵兽又分普通灵兽与远古灵兽,远古灵兽可谓是盘古开天就有的存在,最后还有一种传说中的灵兽,传说它们能人言可幻化人身,它们就是天地兽群之主,名为兽灵主。”话落,冥炎珏不知何时到了南宫旬身侧并看着对方一脸深思的表情不再言语。
    无人知晓南宫旬此刻的心情是有多么的震撼,若是按照冥炎珏所说,他收服的金龙岂不是那灵兽,因为他确确实实是与它对话来着。
    想罢,南宫旬看着前方越来越无边际的天空狠下决心,冥域大陆他非去不可,因为既然金龙知道不死之魂那肯定也会有知道穿越之路怎么走的人,他坚信了那里肯定会有回去蛛丝马迹。
    “到了!”
    在南宫旬自顾晃神间冥炎珏突然看向前方一眼无垠轻声言耳。
    回神,感觉幽凝已停驻半空的南宫旬也顺着冥炎珏看的方向望去,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依旧是毫无变化的天空罢了。
    纳闷儿,南宫旬又一脸质疑的看往冥炎珏,却只见对方好笑的眼里分明出现了一句话,‘连入口都看不见看你还敢逞能!’
    然而,最让他气愤的不是冥炎珏故带轻蔑的眼神,而是像在配合着这个男人般的幽凝竟也‘吱~’的一声叫的响亮。
    感受着一主一仆完全的嘲笑南宫旬亦不是好惹的主儿,身体精神之气凝聚于眼,微不可查间金龙之眼闪现浅浅金芒,金龙之眼一出,出现在南宫旬眼里的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前方本还望不到边的天空竟出现大片浓雾般的掩体,隐隐约约的,仿佛还能看见里面有在活动的生物。
    见此,南宫旬立马收回精神之气,下一刻双眸就又变回了原色,同时,从变成金龙之眼再到收回金龙之眼不过瞬息,快的就连冥炎珏亦没有太过察觉。
    第21章
    这回变成南宫旬浅笑不语,半晌,他扬起唇角有点小孩子般骄傲起语,“殿下,既然已经到了入口处我就先进去了。”说罢,真真是在冥炎珏还未反应过来时一个垫脚跳进了刚刚用金龙之眼看到的浓雾之中,并且立刻就没了身影。
    然而对于南宫旬这一突然的行为就算是冥炎珏也被吓得不轻,心里不断嘀咕这小子到底是发什么疯。
    “幽凝,你刚刚有没有感受到南宫旬身上有其他气息?”虽没有太过察觉但依然感觉到丝异常,特别是前一刻还茫然不知入口在哪儿后一秒就奋身而入这实在有点蹊跷。
    “吱~”高昂一声表示否定,幽凝摇了摇头。
    “是么?不过那小子就这么进去不会死吧,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冰炎阴狐的诱饵,要是还没见到那狐狸之前就死了可太不划算了,幽凝,追上去。”
    语落,幽凝亦听话的冲进浓雾,可就在刚进之时它却又‘吱’的叫了一声搞得冥炎珏惆怅无限。
    “什么?你说那小子被乱流冲走了?该死的,亏他还那么信誓旦旦,连冥域的乱流都应付不了还好意思就那么跳进去,期待他别死的太惨,幽凝,感受他的气息尽量找到他。”说着,一副扶额状很是无语。
    听令,幽凝翅膀又是一挥刹那消失在原地。
    这一头,当南宫旬奋力跳入冥域入口处之后他就感觉像是在云端飞翔一般,本来想凭精神力尽快找到能着陆的地方,可是悠悠的,他竟觉得这种感觉还不赖,干脆闭上眼睛随风飘扬一般等待自然到达目的地。
    然而,南宫旬此刻俨然不知他其实已经被冥炎珏冠以被区区乱流冲走的没用的人了。
    自身不知过了多久,南宫旬像是睡醒了般睁开双眼,印入眼的却是绿意葱葱一望无际的树林。
    对于第一次到的地方他还是极度小心的,特别是看到许多地方的落叶已经散发出阵阵腐朽般的臭气让他就更知觉现在他是在丛林深处。
    缓步而行,南宫旬寻找着冥炎珏的身影,可天不遂人愿,他足足在这丛林走了近两个时辰也没见到任何人影。
    累了,他就索性找了块看上去稍显干净的石头坐下,擦了擦被炎炎夏日晒出的汗闭目休憩起来。
    闭上眼,他突然运起清歌诀,他想看看在这冥域大陆是否也能修炼这术诀。
    可以说是意料外的,南宫旬以为他最多可以像在敖弈大陆一般修炼清歌诀,可没想到当他刚开始吸收精神力就发现精神源力竟源源不绝的冲向他的身体,而且这里的精神力比之敖弈更加温和纯粹。
    “怎么回事,殿下不是说这冥域大陆灵气充裕吗?为什么精神之气会比灵气还要完美。”这就是南宫旬为什么敢无视冥炎珏所说的‘非冥域之人突然进入会导致灵气爆满而亡’自顾进入这方世界的原因了,因为他深知自己修炼的本就不是什么灵气,而是连冥炎珏也不知道的精神力。
    自他穿越到这异世他就熟知自己所修清歌诀的真相。
    清歌神诀,主精神之气,精神源力,万物万道皆存精气,万物不断精神永存。
    清歌诀最大奥义不在于排山倒海亦不在于通天之术,而是当修炼到第五层后就可拥有唤回其魂并起死回生之能,但是吸引南宫旬固执修炼这一神诀的还不是这可以随意操控人死而复生能力,而是传说中清歌诀的最终秘法,虽只是传说可南宫一族族谱却也明确记载,‘达成清歌九层者可逆天而为,乾坤再转。’
    第22章
    “若是能够修炼到清歌极致也许我就可以回去,冥域大陆的精气如此充足,简直就是我修炼的最佳场所。”
    对于自己的这个发现南宫旬简直喜极,对于清歌诀未来的修炼同样也多了一份热忱与自信。
    双腿继续盘坐修炼,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一切时间都用来修炼,他是从敖奕大陆而生,所以他的寿命不过几十年,因此他绝对要在这个身体彻底无力之前修炼到至少的清歌诀五层,不然他这一世就彻底没了回到现代的路了!
    想着,双眼轻闭,当他准备再次入定时耳边却隐约的传来了打斗声。
    听到声音,南宫旬自然坐不住了,这可是他在冥域好不容易才遇到的第一批活物,不管是人还是兽他可都不能放过。
    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打斗声也越来越大,终于,在走到几棵刚被拦腰斩断的树旁时他终于看清了打斗的场面。
    前方不足三十米处,一只长相似老鼠,体型却如大象的兽类正摇动着溜长又渗人的尾巴左右摆动,在它的全身上下,除了耳朵长得像大象的招风耳其余皆与地沟鼠无异,特别是它那毫不吝啬的流着类似唾沫般液体的尖利牙齿,与腥红的发出血腥味并茎骨分明的兽爪,更是让南宫旬光看着就觉得恶心。
    还有它闪烁着的一对邪异赤红眼珠无一不让人倒退两步。
    然而,就在这样丑陋却又不好惹的东西面前三个人类却不停的挑衅着它。
    穿着灰袍的男子手举一把大锤,身体轻盈的跃起引诱着巨大老鼠的眼球随他而动。
    就如打团队战般,灰袍男子吸引了巨鼠之后,另一个青色布衣的男子拿着把巨剑很快闪到巨鼠身后一剑刺于浃背,而三人中唯一一位身着黑色裙带的女性成员则是快速绕道巨鼠身后,利剑则是狠狠插在了它灵活的尾巴上。
    “叽~~”几人完美的配合后一声巨大的吼叫震耳山林,只见巨鼠头部仰望,不停的怒吼眼亦带着弑杀。
    “叽~”被惹怒般,巨鼠的身体左右狠狠摇晃,尾巴强忍着疼痛将还未来得及从它身上下去的青衣男子和女子狠狠甩在了地上。
    就在这一刹,南宫寻只见两个人影呈半圆弧度快速被丢在地上,同时还响起了一阵物体撞墙般的声音。
    “噗~”落地瞬间,这两人还未有任何动作,就齐齐吐出一口浊血。
    “琳依,大石,你们俩怎么样?”看到同伴受伤,刚刚还在做诱饵的灰袍男子立马跑了过来半蹲在地,眉眼皆是担心。
    “大哥,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被打到而已。”在灰袍男子的搀扶下女子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快速站起,起身的速度太快,女子脚步轻软摇晃了下,可立刻又沉住了气还随手将嘴角残留的鲜血了擦了擦。
    女子的动作不仅灰袍男子看在呀眼里,就连不远处的巨鼠也因她痛苦的表情感到兴奋,在她还未发觉时,巨鼠竟蹭的一下跳了过去。
    “小心!”比女子谨慎,受伤的男子即使是落地瞬间也都时刻注视着巨鼠的一举一动,见巨鼠冲了过来,本还未站起身的他竟利用反弹力,手肘撑地,直接一跃而起,然后对着已经到几人面前的巨鼠就是一阵慌忙的剑斩,然而几剑之后他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自己手中巨剑的嗡嗡作响。
    刚刚被偷袭过的巨鼠有了防备自然不会再大意,不过还是伸出坚硬的爪子很轻松的抵挡住了男子凌乱的攻击,似是被男子乱砍的烦了,巨鼠的鼻子一个哼气后就毫不留情的将另一只爪子拍了过去,瞬间,男子竟被甩出了十几米外,中间还连带几棵还算粗壮的大树也被折断。
    经受巨鼠如此淡然的一击,本就受伤的男子只觉得喉头腥血不断涌出,心肺亦呼吸不畅。
    第23章
    “大石”见同伴重伤,女子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一股自心底的恨意俨然而生。
    “你这可恶的畜生,我要杀了你。”咆哮中,女子转过身一举利剑就向巨鼠刺去,可还未近巨鼠身她却被灰袍男子推开。
    被推开,女子还未理解灰袍男子的用意却见这一男子的身体被巨鼠的兽爪狠狠的压在地上。
    “叽~”似在得意,巨鼠压着男子的爪子又深入的几分,也在一息间,男子口中强喷出几抹鲜血。
    “大,大哥!”被吓得不轻,女子突然腿软跪倒一旁。
    “琳依,快,快跑”被压在兽爪下,灰袍男子仍旧使力唇语。
    看懂了男子想说的话女子恍然一愣,再一眨眼竟又见男子的瞳孔与耳朵已渐渐渗出血液。
    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胆子太大,女子虽然哭泣可是却不断摇头,抽泣声夹杂着不甘,“不,我不走,我决不走,就是死我也不会放弃你们一个人活下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