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柔情殿下,强娶冷傲倾城夫(玄幻灵异)——浔弦

时间:2019-03-11 08:16:51  作者:浔弦
    另外,也由于冥域大陆的灵气充足所以那里的人们也相应的习惯于灵气修炼,所以这就是为何说自古少有人在两个大陆世界游走,因为敖弈大陆并没有灵气如果是像冥域的人到了这里不足一月就会因为灵力枯竭而亡,而这里的人则是因为完全不知晓有冥域那一方大陆,即使知道并去了那里也会因为突然吸入过多灵气窒息而亡,简言之,灵气在冥域是如空气的存在而在敖弈却如毒气,这就是导致两方世界人们互不干涉的和平基础!
    静静安座,冥炎珏听着南宫旬提的问题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细数下来我也应该算是这个地方的人吧,毕竟我也在这个大陆呆了有几千年了。”
    说着,冥炎珏纯粹的眨巴着眼将桌对面瞬间呆滞的目光看在眼里。
    ‘呵~’实在受不了南宫旬傻气的模样冥炎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不好意思,开,开玩笑的。”
    白眼一甩南宫旬也懒得理他,故自侧过脸看着桌上摆着的花瓶。
    第16章
    雅阁又安静了下来冥炎珏也识趣的掩住了笑意,只是现在在他心里却觉得无趣!
    “相传,万年阴狐存于去东方边界的极阴之地,可是如此多年来却未有人见过,殿下,我是否可以猜测那生物就是冥域大陆的东西,而去往冥域的路就在东方边界的某处?”清幽却肯定的发问,南宫旬突然扭头看过冥炎珏。
    这一刻,冥炎珏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的无比聪慧,竟然凭借短短的几句话就能猜到冥域的入口在哪儿,这非智者不可为。
    “既然你肯说出心中猜想是否说明你愿意陪我走这一趟?”普通南宫旬,冥炎珏的眼里也尽是了然。
    唇角微扬,南宫旬黑黝的瞳孔散发出不知名的光亮印得他的面容不可忽视,“即是殿下邀请我又有何不去之理?”
    被对方突然神采的样子怔愕冥炎珏倒有点疑惑,“怎么看上去你挺高兴的?”
    未答,南宫旬的笑容越发璀璨,拿着手中的茶杯就是一抿,那眼底发出的竟是希望的曙光。
    若是到了那方不可思议的地方或许就可以找到回去的路,冥炎珏不爱他没关系,帮他唤醒爱人也无谓,只要自己能够回到现世即使心痛一阵又何妨,比起现代的一切这里的所有即使到了现在对他而言也不过是场繁华梦。
    心中想罢,南宫旬言语更是激奋,“那殿下何时出发?”
    见南宫旬突然兴奋之目冥炎珏脸上的笑容反倒消失不见,虽自问对方答应他应当高兴,可现实是他确实不喜对方那不清不楚的应答,心随声而换,他不悦,“如果是我现在就可以出发,可是你呢?你就那么确定你能忍受冥域大陆的灵气?”
    刹那的思考,南宫旬神色皆是自信,“殿下安心,既然我答应了就会做好保护自己的准备,我虽是凡人,可进入那冥域的信心还是有的。”
    这一瞬,冥炎珏只见南宫旬脸上闪现出无比绝对的信念,也是这一刻他竟有了一丝枉然,这孩子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他想探究,可当他刚想接近对方神识时却被某种连他也不知道的力量弹开。
    轻皱眉,冥炎珏眼里难得出现认真的疑惑,南宫旬神识中出现的究竟是什么力量,竟然连他也无法靠近?
    暗暗想罢,冥炎珏不得不再一次正视对面的人,表情略带凝重的他微微点头,“你这么有信心那是再好不过,我原定今晚就离开,既然加上你那就明日再走吧!”
    “这么快?”南宫旬随即脱口。
    挑眉,冥炎珏嘴角似乎露出一丝嘲讽,“怎么?是舍不得还是害怕?”
    认真听着冥炎珏的话南宫旬突然一愣,心里更是止不住的冷笑,害怕?笑话,想他从千年后沦落至此都未有过害怕何况区区一冥域大陆,想着,对于冥炎珏的挑衅也不恼,南宫旬只微微一笑便站起身缓缓而出,半晌,他的声音才响彻在整个雅阁,“既然殿下急迫就不必为了我多作停留,今夜贵府见”
    封玄皇宫议事厅
    “你说什么?国师,你没跟朕开玩笑吧?”上位,封祁云突然‘蹭’的一下起身,眼里充满了震惊与愤怒。
    下方,不受对方急躁情绪的丝毫影响,南宫旬精致的脸上尽是肃然,不急不缓,“皇上,我并非玩笑,请准许我辞去国师一职让有能者居之!”
    “有能者?国师真是看好我封玄国,你真认为朕还能找到像你这样身怀异能之人?你南宫一族自古皆是单脉,能力亦是这敖弈大陆皆知的非凡,说句自毁朕身价的话,有你在朕的封玄国至少在百年内无外敌敢侵,你别现在才告诉朕你不知道朕当初为何封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少年为国师。”
    第17章
    封祁云显然怒极,他可以忍受南宫旬放肆,可以让南宫旬以他自己的调子在这封玄国叱咤,可是他却不能接受失去这一个人,南宫一族的异能从古至今每一辈都只有一人,每一辈也都在不同的国家担任非凡的官职,他们虽然异能却又忠诚,像这样的一族人他封玄千百年来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就算是让他休了皇后也比放南宫旬离去简单。
    静静凝望而上,南宫旬也不是傻子,他自然也知道这南宫家的不凡,他也没想过能很容易的就让封祁云答应辞官,只是即使不容易他这官还是非辞不可的。
    “皇上,既然你知道我南宫家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自然也明白我今天来这里向你辞官的意义,若我真心要走我相信你乃至整个封玄也找不出有谁能留下我,但是,在这封玄的许多年来我也算是受你诸多照顾,即使你是因为南宫家的能力对我好我依然感动。”
    “那你为何非要辞官?”听着南宫旬突然的软话封祁云也稍作冷静。
    眼眸轻眨,南宫旬神色露出的是认真,“不是非要,只是我要暂时离开封玄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也没必要霸占着国师这个位置。”
    听罢,封祁云却像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你只是暂时离开朕倒是同意,只是就算离开也没必要辞去国师之位,这样吧,朕准许你外出休养三个月。”
    三个月?南宫旬突然皱眉,封祁云是在命令他不成?
    明显的语气不满,南宫旬原先还算和善的神色瞬间变得不近人情,“皇上,我已经决定了辞官就不用再挽留,如果你是不放心害怕我去其他国家的话那我现在也可以承诺你,只要封玄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亦绝不伤害封玄,日后若是封玄有难我也必定相助,即使没有我在我也会保证你封玄的百年安定。这样,你可心安?”
    迎上南宫旬认真的仿佛一切皆知眼神封祁云心紧的直打鼓,没错,若是有对方这样的承诺他的确没必要拽着对方不放,最关键的是,他更怕若是现在不答应对方也肯定不会老实留下,到时候可就是人财两空。
    片刻,封祁云心中俨然有了想法,他叹气,“好,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没有继续纠缠之理,不过请你记得你今日所作的承诺。”
    “我的记性还没差到这种事也会遗忘,皇上,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还望你保重。”说着,南宫旬已拂袖转身。
    这方,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封祁云突然惆怅,一瞬,又像是想起什么般轻声呼喊,“南宫旬,你究竟是为什么要离开?”
    听到问话南宫旬却只是微微一笑,不回头,嘴里淡淡飘出几个优雅的字眼,随后,声随人动,渐渐消失
    前方早已没有了人影封祁云却依旧看着已经没有了人影的方向发愣,好一会儿,只见他眉目含怒不知是喜是气,银牙紧咬语气却透着无奈,“皇叔,你丫的回来一天就把我的国师带跑了,算你狠”
    话虽如此,可封祁云心里却没了对南宫旬的不放心!
    天很快入夜,南宫旬随意在自己房间留了张字条后就只身来到镇天王府,站在府外他稍有踌躇,毕竟对方是冥炎珏,他在想他现在若是就这样闯进去会不会太过失礼。
    “来都来了怎的还不进来!”犹如飘渺天外,就在南宫旬刹那愣神时他的脑海竟想起了轻慈之声。
    不消多想南宫旬自然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也不别扭,最后瞟了眼紧闭的王府大门轻身一跃便到了府内。
    第18章
    进府,南宫旬凭着一丝直觉与小时候在这儿呆过两个月的记忆很快来到冥炎珏的庭院外。
    与冥炎珏给人的印象不同,他的庭院显得高洁淡雅,一株株即使是晚上都显得白皙的百合都长得亭亭玉立,一袭幽幽的香气更是让人沉醉这洁白的世界。
    稍稍吃惊于这些百合的南宫旬慢步走进庭院,一进去却见正着一身雪白锦衣的冥炎珏正露出淡淡思虑之色的看着这一片比他身上之色还白的花朵。
    虽是黑夜,可眼前之人却眉目含星,殷薄的嘴唇渐渐微张,就在南宫旬正看得入迷时自那唇中传来清幽深沉的嗓音,“在想什么?”
    这句话问的纯粹,可对方那神色间难掩的愁苦却让南宫旬顿时心痛。
    “殿下是在想你爱的人吗?”
    抬眸,冥炎珏的目光终于移开那花丛看向南宫旬,与之不一样的是那一向游刃有余的笑容此刻竟有了些无奈,“南宫,我并不是多情之辈亦不是轻言爱之人。”
    南宫旬听完陷入沉默,他何尝不清楚,对方的非多情之人只是因为这大千世界只有那一人可让他生情罢了。
    不屑猜测南宫旬想法的冥炎珏微微抬头,星目望向那一轮浑浊的弯月喉音瑟瑟,“时间不早了,该走了!”
    不知是对谁说的话,南宫旬只感觉四周依旧是那夜该有的寂静,抿唇,他道,“殿下,我愿与你去冥域大陆,可是你能否告诉我真相,告诉我为何要带我去的真相。”
    闻声,冥炎珏眼角稍稍瞟向南宫旬,没有丝毫考虑再次启唇,“真相必会让你放弃前往冥域,这样你还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微愣,南宫旬嘴角轻扬,那眼底是觉悟,“不管是何种原因,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你我必然会做到。”
    “即使我是想利用你?”看着南宫旬一脸的自信冥炎珏突然觉得就算让对方知道真相似乎也是无所谓的。
    听着,南宫旬看着冥炎珏一脸的趣味竟浅显笑意,只是心底亦免不了伤痛,“殿下,我从不相信有人会无缘无故带着谁在身边,即使是你我也不会相信,所以会被利用亦是我想到最有可能的情况之一。”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吗?若是连信任都不愿给我你还何谈喜欢何谈爱?还是说你只是不愿信我而已?”
    虽只是无意的好奇之问,可冥炎珏可能不知道他此刻的问话是多么的令人遐想非非。
    南宫旬承认,当对方问出这句话时他真的以为他在冥炎珏心里其实是有一席之地的,可是,当他再仔细看清对方的表情才彻底自嘲,面前男人的眉底除了疑问还能有什么呢!
    身体不自觉微侧,南宫旬不禁低声苦笑,“我只知道不轻诺故我不负人,不信诺故人不负我!”
    此刻,看着南宫旬突然怪异的笑容冥炎珏很是疑惑,据他所知这孩子似乎没有遇到过遭人背叛过的事吧,真要说他人生中最低谷的时候也莫过于十年前的那场大火而已。
    不明白南宫旬的种种,好在,冥炎珏也并没有想太过了解对方的过往,微微仰头自他口中发出清冷之声,“幽凝!”
    话声渐落,随声便从冥炎珏身后出现的是一抹闪现着青蓝色犹如凤凰的生物,青翅大展,腋下漂亮的羽毛瞬间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不得不说南宫旬的见识非人,即使是见到这样的异兽竟然只是稍稍震惊后就观察起冥炎珏背后的‘大鸟’来,说是大鸟只因这生物足有现代五六层楼高,只看它站在这王府阁楼中就有一种他们这些人进入小人国一般。
    第19章
    除硕大的体型,大鸟的外貌更是好看的令人移不开眼,如孔雀般小巧的脑袋上长着金黄色的肉冠,囧囧发亮的眼眸闪耀着似羽毛光辉的青色蓝光,微扬的下颌,展翅的青羽,还有那视万物以蝼蚁的眼神都无一不彰显它的骨中高傲!
    “这是什么东西?”忘记刚刚还在神伤的心情,南宫旬此时如稚童一般望着眼前生物,眼里是新奇与惊讶。
    难得见到南宫旬一脸茫然与惊奇,冥炎珏倒是有了笑意,“这是神兽凤凰的另一原型,名叫鸾鸟,亦是四神兽之一。”
    “神兽?”暗自嘀咕,南宫旬淡淡撇嘴表示不屑,原来是和变成自己眼睛的金龙是同一级别。
    似乎是看到南宫旬眼里的轻蔑,冥炎珏倒是笑意满满后无奈摇头,“幽凝和你收服的神龙可不一样,不管是怎样的神兽只要还未进阶到灵兽它都只能在属于自己的世界生存,而最适合它们生存的地方就是冥域大陆,所以即使是神龙在离开冥域而在这个世界呆久了之后神力也会渐渐消失殆尽,否则它岂是你可以捕捉的,说到底虽然你在这敖弈大陆是无上存在,可在那冥域不过是最无能的人类罢了。”
    “言下之意就是说你觉得我不如这畜生?”何止气愤,这简直有伤他南宫旬的尊严,什么时候他连一只鸟都不如了?
    “吱~”南宫旬话落的瞬间就是一声尖利长啸传来,鸾鸟狠冽的双眼直瞪这个不服气的男人,神色间尽是厉色,大有一股挑衅的意味。
    可还没来得及看到鸾鸟幽凝眼神的南宫旬却只觉双耳震天般的响彻,深捂双耳眉头不由得紧皱和一丝丝的不耐烦,“你叫之前能不能说一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