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柔情殿下,强娶冷傲倾城夫(玄幻灵异)——浔弦

时间:2019-03-11 08:16:51  作者:浔弦
    似是知道了满意的答复南宫旬的语气也不那么生硬,接着道,“既然知道你就来带路吧,如果不麻烦的话你顺便把京都城比较好玩儿的地方都给排出来,这几天就你带本座和皇爷去熟悉这京都了。”
    第12章
    他话语一落,几乎是所有人立即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南宫旬,他们刚刚是没听错吧?明明是殿下叫国师带他逛逛的怎么现在演变成了他们这些侍卫带他们两位去玩儿了,最可气的还是为什么要说熟悉?国师不是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吗?
    有此疑问的不仅仅是这些侍卫,就连冥炎珏的额角也被震撼出一滴冷汗。
    “南宫,你是一直住在京都的吧?”
    不明所以,南宫旬倒是正经的点点头,言语并未有感觉到任何的不正常,“本座是住在京都,可本座去过的地方只有国师府和朝堂,若要说其他地方嘛,也就是这镇天王府和本座小时候住过的府邸以及要经过这几个地方的街道了。”
    不得不说,南宫旬带给冥炎珏的惊讶简直太多,他完全无法想象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人竟然这么的不恋世外。
    “那你还说带我去逛?”冥炎珏皱着眉,气氛瞬间变得有趣。
    不受对方影响,南宫旬的面色倒是显得理所当然,“本座可从没主动说过带殿下去逛的话。”
    对方话落这一刻冥炎珏的表情却更加丰富,他是该说眼前这个孩子胆子太大还是该说他太不怕死?心中愉悦,果然,当初救他是正确的决定,如果连反驳他这一点小事都做不到那还有什么意思!
    心情大好,冥炎珏眉毛轻佻嘴角亦扬起一抹不知名的微笑,殷唇微张,“你说的也对,不过你能不能别一直本座本座的,你看我都没有本殿本殿的叫,难道你不会用‘我’这个字吗?我记得我刚回来的时候你状态挺正常的啊,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咦,我想想!”
    说着,真的歪着头认真的思考起来,在南宫旬还未完全理解他口中的话时他恍然大悟般的紧盯对方的双眼,语气是不掩饰的暧昧,“我想起来了,好像从昨晚上我说不会喜欢男人的时候你就这幅样子了,难道你是在闹别扭吗?”
    ‘轰~’被这么一说,饶是南宫旬这样不易喜怒于表的人也忍不住退后一步,光是身体都这样就别说他的脸现在是有多绯红了,这种话他是不介意,但是让他介意的是说这种话的人。
    也许,若不是冥炎珏突然这么说可能就连南宫旬也不知道他原来做了如此幼稚的事,说他闹别扭?好吧,在他所有的人生中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对于揶揄南宫旬而对方表现出那出乎意料的反应更让冥炎珏惊喜,他刚刚是有说什么不得了的话吗?
    不知觉间,冥炎珏突然觉得回到这京都还真是个正确的决定!
    可是,此刻冥炎珏好笑且慈爱的表情对于南宫旬却是大大的打击,那一句‘闹别扭’不正是在说他是个孩子吗?
    心情由窘迫瞬间转为忧伤,或许他并不如世人所说的那么冷静与不苟言笑,若是冷静那他现在变化万千的心算什么呢?
    轻抬眼眸南宫旬努力镇定下来,瞳孔除了认真还夹杂着一丝受伤,“那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南宫叫我的名字?能不能别一直把我当孩子?我是认真的,从你救我那刻,从你毫不嫌弃抱着肮脏又丑陋的我从火场中出来那刻,如果在你看来我对你的喜欢只是崇拜那你就错了,我从未崇拜过你,因为你能做到的我未必不能,走吧,殿下,若你不嫌我知道的地方太少我是不介意带你去游玩京都的!”
    话锋突转,南宫旬已转过身走在前方,后方微愣,冥炎珏对着吃惊的侍卫们皱了皱眉见他们都惶恐的低下头后随即追上前面的人影。
    第13章
    默默跟在南宫旬身后的冥炎珏是心情复杂,前面的少年人真的只是个孩子吗?不惧怕他尊崇他也就算了,竟还该当着他的面说自己能做到的他也可以,这个曾经的孩子,已然是一个男人了!
    感觉着身后有一个人默默的跟随南宫旬有点心神恍惚,千年穿越至此他从未想过会那样就上一个不可能爱自己的人,最让他悲愤的是,为什么自己明明知道两人的可能性为零他还要勉强对方,自己做出这样类似幼童的胡闹除了给对方带来难堪还有什么?
    一路无话,南宫旬带着冥炎珏不知走了多久,太阳早已高高挂起,街道两旁的小贩也是人声鼎沸。
    “殿下,你能不能走我旁边?”突然,南宫旬停下脚步扭头看过冥炎珏眉头轻皱。
    听话,冥炎珏大踱两步到南宫旬身边嘴角又挂起那招牌似的痞子笑,“我还以为你真不理我了呢,怎么,现在我们是去哪儿?”
    忍不住白眼对方一眼,南宫旬毫无一丝敬意,“不是吃饭吗?找地方吃饭!”
    看着南宫旬这幅倔傲的样子冥炎珏强忍笑意,语气里是打趣,“可是现在都快午时了。”说着,虚眯着双眼看了看天边灿灿的太阳!
    南宫旬顺着对方的眼睛看向上方发现果然快到午时心里倒有一丝讶异,他们有走这么久吗?
    无奈,见时间不早,本还想再走一会儿的南宫旬也不管太多侧过身就走进一家离他现在最近的酒楼。
    进入酒楼南宫旬直接要了一间雅阁和食物,而两人坐在房间内却又是一片沉寂。
    ‘吱~’静默中,门被轻轻推开,小二笑口端着茶盏走进雅阁。
    “二位公子爷,这是本店最好的茶你们先品尝一下,其他饭菜一会儿就到。”说着,先将茶盏放在二人面前就退回到门口站好。
    瞥见小二恭敬的站在不远处冥炎珏却是微微一笑,“小二哥,那些饭菜等下再上,你先下去吧,待会儿我叫你你再过来!”话间,手上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块银锭子掷向了小二的方向。
    眼疾手快的接下,小二虽未反应过对方说的话倒是对银子有着执着,拿着钱就点头哈腰的退开还顺手将门关上。
    虽不解冥炎珏这一行为是何意但南宫旬也未多问,只是很悠闲的拿起手上的茶杯微微浅酌。
    “现在也无人了,你是不是也该将面具摘下来了!”
    适从,冥炎珏疑问却带有命令似的话如寒风冷冽般突然散漫在整个房间。
    他话刚落,南宫旬手上的杯子却微微一颤,盯向对面人的眼神变得诧异,“我已习惯,殿下不必在意!”
    装作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冥炎珏嘴角含笑,只是那感觉竟酷似修魔,“在外面我不在意,可是现在只与我一起我自不喜欢有人带着面具来跟我说话。”依旧温柔的语气,可是在他话落瞬间,对面南宫旬的金面居然‘嘭’的一下从中间断为两截,霎时,一张带有惊诧却仍不似人间容颜的脸暴露在了空气中。
    看着南宫旬惊讶的表情冥炎珏笑意更加浓厚,眉眼更多了些许嘲讽,“怎么?就这么惊讶这样的我?”
    努力平静心神南宫旬迎上对方眼眸毫不怯懦,“殿下这是要与我做什么游戏?若只是想显摆自己有不凡的本事就算了,我从未小看过殿下也从不想让殿下小看。”
    融合着言语,随即,南宫旬身体周围亦散发出难以接收的冰寒之气,显然是对刚刚冥炎珏的所作所为不爽。
    “好!哈,哈哈”见此,一直定座对面的冥炎珏却终是忍不住大笑起来,贝齿露出显得格外清爽。
    第14章
    “没想到当年那个怯懦的小孩儿竟然会有敢和我争执的一天,好,好!”喜悦的笑语间忍不住的露出了对对方的赞赏。
    有点疑惑他的行为,但南宫旬也没有太过在意随即收回栗寒正襟危坐,神色也只剩认真,“殿下,不知你有何用意?”
    感叹南宫旬入神般转换好情绪的速度冥炎珏也收敛起笑意不由得认真起来,优雅的声音缓缓低语,“话入正题,其实这次我回封玄纯属偶然,本来只是因为刚好路过所以想和云儿打个招呼就走的,可是现在我却改变了主意。”
    仔细聆听,南宫旬依旧不多问,眼神不改等待对方接下来要说的话。
    观察着对面人的一举一动冥炎珏眼睛虚眯越是觉得有趣,“南宫,你的心意我是不能接受,不过我希望你可以助我一臂之力,毕竟你收服了龙脉不是?”
    微愣,南宫旬有些许的顾左言他,神色却无比执着,“为何不能接受?”
    无奈,即是冥炎珏也不能无视这份用心,不纠结,只将那脑中所想缓缓叙来,“你不必太过怀疑,我并不是因为你是男人而排斥你,只不过我已经有了挚爱之人,所以无法去接受你。”
    心是疼的,可是南宫旬似是不知觉般,继而问出更让自己心神作痛的话,“那为何昨晚你不直说,我并不喜纠缠,若你直说我决计不会在你面前过多出现。”
    听着南宫旬淡漠的指控冥炎珏有那么一刹那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是否真是那个无惧于他人目光大胆向他表白的人,因为,若是真心喜爱那他的这种反应不是太过清冷了么?
    “我不是喜欢把自己的事说给别人听的人,今日会告知于你也无外乎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
    事实,冥炎珏还是不了解南宫旬的,若是稍有一丝在意或了解怎么会觉得他此刻冷静呢,他现在明明心痛的连‘殿下’二字都直接忽略了。
    尽力遗忘这心悸的难受也无视掉对方所说的刮目相看,南宫旬低了低眉,“你让我助你一臂之力是什么意思?”
    见对方有此一问冥炎珏也不含糊,像是陷入了某般回忆,眼神瞬间变得迷离,声音不由深沉,“我刚刚不是说了我有一个深爱着的人吗?就是这个我爱着的人她受了诅咒至今未醒,这些年来我四处游历各地就是为了寻找解救她的方法,然而,在两日前我在西方仵子国听闻到了一个可以救醒她的办法,那就是在东方最边界的极阴极寒之地的冰炎阴狐,只要可以得到生长过万年的冰炎阴狐的血她就可以苏醒。”
    望着冥炎珏一脸的回忆南宫旬已经不知道心还有没有知觉,前世今生这好歹也算是他的初恋,别人的初恋顶多是得不到回应,可怎么到他身上他还非得帮助喜欢的人去救自己的情敌呢?
    “所以你回京都只是因为这里是去东方边界必须经过的地方?”
    默然,冥炎珏微微点头。
    见此,南宫旬后知后觉半晌了才像是想起什么,眼睛突然瞪大了显得极其震惊,音线也差点颤抖,“等等,你刚刚说你两日前才从仵子国听说冰炎阴狐的事,可是这里离仵子何止千里,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这京都?”
    仵子国,远离这临近东方边界封玄国的最西方,若是用作比喻,封玄国在这东边都只能算是离边界近,因为在那之边还有另两个国家,而仵子国却可以确确实实说是它是莅临西方边界最近的一个国度。
    这样一东一西就算是快马加鞭的书信传达亦非几月不可达,可是冥炎珏怎么可能在前两日刚知晓冰炎阴狐的事昨日就到达封玄,这未免太匪夷所思!
    第15章
    似是早已知晓南宫旬会有这种反应,冥炎珏浅笑,“南宫,这个世界并非你想象的那般纯粹,你此刻所生活的这个地方亦不过是凡人最下等之处,你可知在这大陆的其他各处还存在着超越这些凡人所能理解的异世,龙脉对这群腐朽凡人而言是命轮,可对那边的人不过是如猫狗般的畜生,就算是你收服的神龙到如今也不过是那边世界时刻躲避人类追捕的魔兽或是妖兽罢了!”
    “你知道我收复的不是龙脉是神龙?”南宫旬不记得他有告诉过任何人金龙的事。
    看着对方眼里的质疑与不信任冥炎珏依旧含笑,“昨晚你的府邸发出那么大的龙吟声我要是还装不知道岂不是侮辱你的智商?”
    没有理会对方话语里带着的调侃南宫旬眼里带着丝防备,“你究竟是什么人?”
    回看南宫旬眉目中的固执冥炎珏倒有些自识无趣了,言语平平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极其常见的事,“我就是刚刚我所说的异世之人,这个大陆另一方的有灵者。”
    “有灵者?”除了最开始有些许惊讶之外南宫旬已然对冥炎珏此刻说得事显得不太震惊,他这种从不知是千年还是万年后穿越来的人还有什么玄幻的事是不能接受的呢。
    笑意不减,冥炎珏缓缓解释,“刚刚我不是说了在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另一方大陆吗?那一方的世界不比这边小甚至可以说比你现在呆的这个地方还要博大,事物自不必说,那边世界的人类也不是这方可比的,那里的人从出生就带着天道加身的灵气,说句冒昧的话,就算是那边最平庸的人放在这个地方也会变成至高的存在,而在那里出生的人就叫做有灵者。”
    “所以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虽疑问但南宫旬已然有了定论。
    万物之道在于灵,在距离这平凡的大陆的另一边就是这灵气最重的地方,那里凡人从不知晓也从未踏足,从古至今更是显有人能穿梭两地,那个地方叫冥域大陆。
    冥域大陆,天道选中的高寿之地,凡是在此长大的人即使一生平平也至少能达三百余岁,最高据说能达到永生,不过那也是传说,可天道也是公平的,由于这种得天独厚的恩赐冥域大陆的人通常子嗣薄弱,虽不算很难诞下婴孩但在出生就可以承受住那天道赐予的灵气的人却不多,很多孩子几乎在出生七天内就因灵气涨体而亡,能留下来的最差也会是灵者,比之南宫旬一直生活的敖弈大陆中的凡人有着天壤之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