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冤家易结(近代现代)——奶油冰淇淋

时间:2019-03-11 08:13:05  作者:奶油冰淇淋

 =================

《冤家易结》作者:奶油冰淇淋
 
简介:
 
程铭衰神附体一路开挂似的走霉运,突然被告知他这片来了一个小警察顿时来了精神焕发青春,可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初恋!兜兜转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这叫什么?天赐良缘?
错,这叫冤家易结!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铭鹿辰宇 ┃ 配角:太多 ┃ 其它:混混警察主攻
 
 
  ☆、原来是初恋
 
  程铭换了十八种姿势后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叹气,最近程铭特别倒霉,甚至手底下的人都建议他找个寺庙拜拜看他是不是冲撞了什么。他原来跟着的大哥被仇家追杀死在哪谁都不知道,刚换了新山头没两天就因为后台倒了直接栽进去了,好不容易跟了不错的人结果没两天心脏病突发也挂了!现在好了他名声在外,整个就是一行走的瘟神还真没人敢接收他,他从一个大混混变成了如今的小混混,找谁说理去啊!
  “铭哥,要我说你还不如跟着原来海航那个老板混呢,你看看当初跟着他混的人都吃香的喝辣的了!”草帽给他点了根烟在一旁给他出谋划策。
  程铭叼着烟反手就拍了他脑袋一巴掌,“吃个屁,海航的那个老板私底下干的什么买卖你不知道啊!”
  海航的老板私底下只要钱到位什么都敢干的主儿,跟着这种人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是出来混没错,可有些东西是底线也是保护自己安身立命的防线。
  虎子坐在一边也点头,“我听说他还贩毒!”
  事不关己程铭不感兴趣,一只手撑着桌子翘着二郎腿叼着烟吐烟圈,薄眼皮翻了下语带警告:“他干什么心里有数就行别出去瞎嘚吧。”
  几个人点点头,草帽早就看惯程铭这副痞子像还觉得挺帅,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钢管突然想起一件事,凑过来兴致勃勃地跟大家分享,“你们知道吗咱这片新来了个小条子!”
  程铭翻了个白眼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想踹他,“新来个条子你兴奋个什么劲儿啊又不是新来个美妞!”他们这片警察就那么几个,天天打交道谁不认识谁啊!
  钢管说话慢被程铭打断有点急,“不是,昨天我看见的,长的倍儿精神!”说完贼笑着凑近程铭,“铭哥你有兴趣没?”
  程铭刚吸了一口烟差点呛住,他身边的人都知道他喜欢男的,可他也没饥渴到是个男的就行的地步好吗!还去撩警察,是有多嫌自己命长啊。心烦的一摆手推开他,“没兴趣,你们该干嘛干嘛去,甭在这烦我!滚!”程铭一脚踹一个赶人。
  几个人赶紧站起身,钢管想起今天来的目的趴在门口不忘提醒他,“那个铭哥,那事儿你考虑考虑!”
  程铭差点没气死,考虑个鸟蛋,他要真信佛祖还不如直接出家省事呢。一掷烟头刚要开口骂人几个人一溜烟全跑没影了。抽完烟想再点一颗,可一摸烟盒居然是空的,随手把空烟盒扔地上一个人晃晃悠悠出门。
  他住的这片虽然是老房区,进进出出的都是大爷大妈,虽然环境有点乱但他住着舒服。他从小就没爹,妈跟人跑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从小是被奶奶带大的,可他高中那年奶奶也去世了,他曾经想发奋图强的心也因为这个灰飞烟灭了。
  他家不远处就是这片的派出所,派出所不大,出来进去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平时就管一些家长里短的事,东家丢个猫西家跑个狗,要不就是两口子吵架闹离婚,幸亏当初没报考警校,要不就他这德行,不被烦死也得被领导开除。他天生就不是当警察的料,可有个人倒是一门心思的想当警察,拉都拉不住。当年那二逼的想法也不知道实没实现,不过那都与他无关,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当初傻啊,还真跟他傻了吧唧的当了几年好哥们,结果最后都一样。
  刚出门没走多远锅盖给他打来电话,“铭哥你快过来一趟!”
  程铭心里烦的厉害,“什么事啊!”
  锅盖有点吞吞吐吐,“你来就知道了,电话里不好说!”
  程铭挂了电话有点懵,他现在在帮一个朋友看场子,小赌场不大,平时去基本也就是消磨时间,只负责闹事的不管要账,这阵子心里烦好几天没露面了,锅盖打电话估计是有事了。
  跑到路口打了辆车,路过派出所下意识的想看一眼钢管说的新来的那个小警察,可门口不要说人了连个鸟都看见就一闪而过了。
  程铭下车就看见锅盖一脸凝重,“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一脸便秘样啊!”
  “铭哥我跟你说你要转运了!”锅盖看了看周边拽着程铭进了小胡同。
  程铭半眯着打量他差点以为他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好好说话,你还改行当半仙儿了!到底什么事快说!”他最烦别人卖关子。
  “我说真的铭哥,昨天赌场没营业来了一堆人看场子,你知道带头的是谁吗?就是之前跟着山哥的时候见过的那个海龟!”
  海龟,还王八呢!程铭马上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现在可不比以前打打杀杀争名头,混道的早就不是以前那帮人的天下了,都所谓脚踩两边半黑半白,但争斗却从未停止过。他原来跟着那位就是因为明争暗斗成了牺牲品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只不过他不算冤枉,而策划这一切的人就是锅盖口里的那个海龟,范老的小儿子范琦,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长的人模狗样的,肚子里一肚子的坏水,是个看不透的人。“他来干什么?”
  锅盖又看了看四周声音压低了许多神秘兮兮的开口道:“他是来收地盘的,我听说他把这附近的几家已经都收了,至于干什么不太清楚,不过昨天他说了,只要愿意人他全都要。”
  程铭抬了抬眼皮一点兴趣没有,其实跟着范琦不错,至少他对手底下的人还是不错的,可他不喜欢跟着一个看不透的人。
  锅盖看出他没兴趣了赶忙又说:“铭哥你好好考虑考虑,跟着他总比你现在这样到处混要好的多,他现在要干事肯定是缺人。”锅盖有时候特想不明白程铭这种有点和自己较劲的脾气。平时什么都无所谓,但有的时候又固执的跟驴一样油盐不进。
  程铭左耳听右耳冒根本不往心里去,一抬头老远看见范琦来了,还有他那个开赌场的朋友。程铭本来不想露面,可冲着他朋友程铭也得过去打声招呼。
  “铭儿你来啦,正好!”胡彪开口喊他过来,“这位我就不介绍了你肯定认识!”
  “琦哥好!”程铭吊儿郎当的笑笑算是打了招呼,范琦倒是不介意,他手底下的人不干了,“小子怎么说话呢!”
  程铭瞄了他一眼不想搭理,范琦抬起手身边人马上闭嘴,“我知道你,程铭是吧!昨天胡彪还在跟我推荐你,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着我?”
  程铭笑笑,“琦哥您也看见了,我就是闲散惯了的人,也没什么能耐,也就跟着小人物还能勉强混口饭吃。”
  胡彪一直给他递眼色脸都快挤成包子了他都当没看见,范琦挑眉笑笑一脸斯文,“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什么时候有想法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程铭点点头,对旁边的怒目而视毫无感觉,给胡彪甩一个眼神就想走,突然范琦回头说了一句话,“你原来是跟着候奇山吧!”
  程铭耸耸肩,“我跟过很多人,他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范琦点点头不明意义的看了他一眼就走了,程铭被他看的有点不舒服,锅盖看着他是又跺脚又叹气,他该说的都说过了,在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就走了。
  一摸兜想起自己没烟了在家附近的小商店买了包烟,小铺大妈一边拿烟一边开始抱怨,“我说小铭啊,你上次的钱可还没给呢!”
  “是是是,最近不是倒霉吗,有了钱一定给您成不!”他脑门上就差刻个愁字了,简直乌云罩顶。前阵子听说一对情侣大白天让雷劈了,现在他就差出门插根筷子充当避雷针了,活的容易吗!
  正跟大妈扯皮呢门外就进来一个人,程铭没注意就从玻璃反光上看见一黑影,回头一看还是个小警察,穿着一身制服身材不错,再往上一看脸也不错,白白净净的就是看着有点眼熟。
  看了三秒越看越眼熟,突然脑袋灵光一闪有种当街被雷劈中的错觉,浑身一麻脑子里只剩下“卧槽”了,居然是他……
 
  ☆、冤家都是前世的债
 
  程铭像见了鬼一样二话不说抬脚转头就走。
  “站住!”没想到那位还追出来了。
  程铭心跳差点停摆,还不能当没听见,反正都这样了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特别无奈的回头,“警官您有事儿吗?”
  小警察上下打量他板着脸,看着像小白脸似的还挺有威严,尤其那菱形的嘴唇,每次看见就想亲他。“你干什么的?身份证给我拿出来!”
  程铭真要翻白眼了,不认识也就算了,还看他不像好人,有没有天理了。“我说这位警官您可不能冤枉好人,我就买包烟不违法吧!”
  小警官有点耐烦了,皱着眉头直接伸手,“少废话快点!”
  幸亏程铭还就今天带了身份证,还是因为换衣服忘拿出去了。从裤子口袋里翻出一大把零钱后才终于翻到了身份证,直接递过去连话都不想说了。
  小警官接过身份证第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二寸照,眼睛往左移动看见姓名:程铭!嘴角动了一下拿着他的身份证拍手掌玩,“还真是你!”
  “卧槽鹿辰宇你丫都认出我了跟这装什么大瓣蒜!”程铭都想一口喷死他,一把抢回自己的身份证气的转身就想走。
  鹿辰宇上前一把抓住他手腕义正言辞地训他,“你丫还有理是吧,当年自己不告而别,现在看见我转身就走,上学老师教你的东西都读狗肚子里去了。”几年不见脾气见长啊!
  提到当年程铭都想穿越回去拍死自己,当年怎么就那么傻了吧唧的看上他了呢,还学人家玩痴情不留名,他的事迹拿去改编改编都能出个电视连续剧了,还是带续集的那种。
  拍开他的手转过身,一脸老子就这样怎么招吧!“如果鹿警官是想找我叙旧抱歉我没空,江湖再见您!”
  鹿辰宇气的牙根都痒痒,就没见过这号熊玩意儿,看着大大咧咧的,可心里有事从来都不说,说走就走,说玩消失就玩消失,死德性估计这辈子算改不了了。
  一路闷头回到家才猛然想起钢管说的话,靠着门抱着头哀嚎就差挠墙了。
  “这日子没发过了,新来的条子居然是他!”
  蒙着被子想了一晚上,要说这事还就是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还真怪不了谁,谁让有钱难买他自己乐意呢。当老同学吧他俩上学的时候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可当哥们吧他还真没当初那个胸襟了,当陌生人吧他还真未必能做到,简直就是折磨一样的存在。
  想破头也不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定位干脆就不想了,一个人无所事事到处闲逛,到了晚上这片就变的特别灯光昏暗,除了正街基本看不见什么人。程铭有点喝多了,走路影子都跟着摇晃,被路灯一照跟鬼影一样一步一步跟着自己。程铭就看着地上的影子数着玩,走着走着突然多出来两个影子,一高一矮,差点吓的他蹦起来,仔细一看原来是胡同拐角站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背对他看不清楚样子,女的长的倒是不错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一边哭一边控诉男的,“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心里有别人?”
  男的半天才说了句话,“这话你已经问了快50遍了,咱能换个新鲜点的吗?”
  程铭喝酒喝的有点懵,听声音还挺耳熟,脚一软靠在了旁边的墙上开始想这男的是谁。
  “从我认识你那天开始你就说你忙,你工作我能理解,可我要的是男朋友不是工作机器。每次吃饭你都爽约,陪陪我的时间都没有吗?”
  “欣慧,我是真忙,下次我一定陪你行吗?”
  “你总是下次,鹿辰宇我真的受够你了,今天我和工作你选一个吧!”
  半天得不到回应女孩哭着跑了,连程铭都看不下去了,“你丫倒是去追啊,愣什么呢!”
  鹿辰宇看着女孩打车走了就收回了视线,“听墙根还听的开心吗?”
  程铭唾弃自己就不该搭理他,“就你们俩这分贝,说是女高音我都信,还用得着特意听啊!我不想听你给退钱不!”看他一脸不爽他就特开心,“不过你这样的,一百个姑娘甩你都不多余!”
  “上学的时候都没处过女朋友现在跑我这来充当大师了,谁不认识谁啊!正好,今晚你收留我一晚吧!”
  程铭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姓鹿的你丫还要脸吗?我跟你很熟吗?”
  鹿辰宇不耐烦了,刚才欣慧已经耗光了他所有耐性,此刻他看见程铭就火大,“少废话快点!”
  程铭看在他失恋加他自己头晕的份上也懒得跟他说话一步三逛的往家走。
  鹿辰宇知道他是故意气他,一边走一边看着他,几年不见他倒是变了很多,不再是记忆中的娃娃脸,变的棱角分明,五官看着都不出彩,可在他脸上就很顺眼有种特别的感觉,一身痞子像还带点戾气,看着还挺有男人味的。
  程铭走到家门口,摸了半天都没摸到钥匙,鹿辰宇看着都替他着急,“我说这到底是不是你家?行不行?”
  程铭侧身挑眉,抱着手臂看他,甩了个看好戏的眼神,“来,你行你上!”
  鹿辰宇冷哼了一声推开他低头看了看门锁,就是那种老式门锁,从钱包里抽出张卡片塞进门缝里三两下就轻松搞定了。
  门开的那一刻程铭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卧槽,你们警察现在都身兼数职了?”他身为一个国家公民还有没有点安全感了。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鹿辰宇一把拽他进屋,摸到墙上开关打开灯,等看清房间里的一切简直脑仁都要炸了,指着他鼻子就骂,“你好意思说你这住的是房子,猪窝都比你家强!”满地的烟头碎纸,吃剩的饼干,还有乱堆的脏衣服臭袜子,他实在看不下去了,顾不上骂他开始动手收拾。“一边呆着去!”
  程铭干脆坐在床上看他跟小蜜蜂似的四处忙活,突然发现自己第一次对他心动也是因为这样,他跟个小媳妇似的帮他这帮他那,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奶奶没有第二个人像这样关心他,事事对他上心。不过想到刚才他的指责,身为户主怎么也得要面子,撇嘴小声嘟囔着:“我也没请你来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