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见手青(近代现代)——funny2333

时间:2019-03-11 08:06:53  作者:funny2333

 

 
 
《见手青》作者:funny2333
 
内容简介
清纯美菇历险记。 1vN,盛世美颜蘑菇受vs蛇精病攻 主受
 
后来我想了想,我这短短一生里所有的不欢而散,都肇始于生殖隔离。
他们中有伪君子,也有真小人,有心有所属的善人,自然有目空一切的恶人,有的人我畏如蛇蝎,却避无可避,有的人我心生期许,反倒因此遥不可及。倒是这漫无尽头的人来人往,显得我尤其人尽可夫。
怪就怪他们都是人,而我——是一棵蘑菇。
弱小,无助,又可怜,趴在食物链的最底层,造化弄人,他们就来弄我。
人人都想从我身上分一杯羹,我只恨当初成精的时候,怎么就不跟了个厨子。
 
主受,np,第一人称。
三观不正预警。
世人皆爱毒蘑菇,抽筋剜骨放作汤。
 
 
第1章 
  作为一棵蘑菇,我偏爱阴暗潮湿的地方。
  眼前这位男士的发顶,显然不是上上之选。他的两鬓弥漫着一点温润的水汽,但是发茬依旧桀骜不驯,根根挺立,摸起来扎手无比。
  如果人的发质也有宜居指数之分,那他一定是片鸟不拉屎的戈壁荒野,难怪只有我一棵不长眼的蘑菇,长在了他的头上。
  我被硌得难受,勉强挑了个发旋窝着,一边歪着脑袋看镜子里的倒影。
  镜子里的小蘑菇也歪了头。
  我是一株见手青,透露得再多一点,是粉盖牛肝菌。
  用人类的眼光来看,我长得很色情。其实不是的,我是我们蘑菇中的美男子,熟红的蘑菇头,介于粉蔷薇花和红酒之间,圆厚光滑,中部鼓起,我有一层细绵绵的,薄薄的绒毛,摸起来像少女唇上半透明的软毛,透着无限明净的春情,还有圆嘟嘟的菌柄,带着滑腻的肉感。看着软,吃起来更是又鲜又软。
  ——算了,解释了半天,听起来更色情了。
  对不起。
  我有点同情这位无缘无故头顶几把的老哥了。
  也不知道他发现了没有。
  镜子里的男人有一张凶狠而英俊的脸,一看就和良善二字绝缘,眉峰桀骜斜指,双目隐隐含着煞气,此时正一手插在西装裤袋里,一手摸着下巴上短硬的胡茬。
  虽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看在我长在他头顶的份上,姑且叫他培养皿吧。
  他一身黑西装,唯领口上别一朵白花,大概是要去参加谁的葬礼。但看他周身气派,倒像是要去踢馆的。
  “砰!”
  卫生间的门被拍开了,凶器是只小巧的女式白金扣手提包。行凶者是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和这售价不菲的凶器相得益彰。
  哪怕以我蘑菇的眼光来看,这也是个足够明艳动人的女人,桃腮粉面,一身酒红色晚礼服,裸露出大片的雪背和一段细腰。
  她哭花了妆,掺了亮粉的眼影在微红的眼睑上晕开,乌檀木色的蜷曲长发落在颈窝里,标致的三庭五眼,是被无数影迷精心品评的高级脸。
  我知道她,影后嘛。
  嘘,不要问我一棵蘑菇为什么会看电影,反正我认识她。
  影后胸脯剧烈起伏,捏着手提包的手青筋凸起,我一度以为她要把包砸到培养皿的脑壳上了。
  培养皿转过身,一手扶着洗手台,冷笑着看她。
  他这个表情,看起来尤其欠打。
  影后的眼神都变了,悲愤中透着三分不可置信,苦涩中带着一丝斗志昂扬,像是怒视着东亚病夫牌匾的陈真,我都怀疑女打星出身的她,会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飞起一脚。
  但我低估了她收放自如的地步。
  她把包一扔,乳燕投林般扑进了培养皿的怀里。
  “我跟爸爸说了,你只是心里愧疚,冷静一段时间,现在做的决定都算不得数,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你不会做这种不顾颜面的事情,对吗?”
  培养皿一手按着她的肩膀,推开了她。
  影后错愕地看着他,勉强微笑道:“不要告诉我,你要为了他守身如玉了,那只是一只小玩意儿,不是吗?”
  培养皿摇头:“不。”
  “那是为什么?突然取消订婚宴,我需要一个理由。”
  “理由?”培养皿想了想,道,“我信佛了。”
  他大概已经尽力编得真实可信了,左手上缠绕的佛珠足以作为他皈依我佛佐证,但影后依旧露出了吃苍蝇的表情。
  他道:“看起来你想听实话。抱歉,若是想攀高枝的话,作为补偿,我可以将我的叔父介绍给你。”
  我差点喷出了一口蘑菇汁。这是何等的混账话,简直透着赤裸裸的轻贱,没有女人能忍受这般的侮辱,影后脸色一白,差点昏死过去。
  他却似笑非笑,仿佛自己说了个绝顶的笑话,又趁热打铁道:“叔母。”
  影后仿佛迎面挨了一耳光,这大概是她人生里谢幕得最快的一场戏,台词尚未来得及铺陈,就被人拦断了戏路。她一言不发,捡起手提包,转身就走。她去得比来时更快,竟然没有一句反驳。
  我恍然大悟,悄悄把自己变成了绿色。
  节哀,老兄。
  培养皿收敛了嘲弄的表情,两手撑着洗手台,沉默,桀骜,除却头顶上绿油油胖嘟嘟的我,大概是一尊苍白而完美的蜡像。
  他唇角还沾了点滑稽的剃须膏泡沫,和刀片割出来的一点新伤。哪怕这么邋里邋遢的模样,和影后飙戏竟能不落下风。
  我有些佩服他了。
  他突然俯下身,埋进了水池里,我吓了一跳,以为他发现了我的存在,要将我溺毙在水中。
  事实上他只是将口鼻浸没在水里,剃须膏的泡沫逸散开淡白色的一抹,他的额头紧贴着冰凉的镜面,那实在是太冷了,连我都因迫人的寒气蜷曲了起来。
  他睁着两只眼睛,紧紧凝视着自己的镜中倒影。
  我早说过他长得很凶,尤其是一双眼睛,眼睛很大,但眼睑如刀锋,眼白偏多,说不上好看,倒像是爬行动物阴冷的竖瞳。他半张脸浮在水上,一动不动,森冷的水光刺在他的眼睛里,他的瞳孔缩成一线,像丛林深处,一条悲伤到面目狰狞的鳄鱼。
  我看到了鳄鱼的眼泪,绝不坦诚,也和悲悯无关,只是悄无声息地溶解在了一池冷水里。
  看吧,再硬的男人,也会因为变绿而流泪。
  他抬起头,抹了一把面上的水,道:
  “很好笑?”
  有一瞬间,我以为他发现了我。
  但事实上,他并没有等待应答,而是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第2章 
  我尝试过,我离不开他。
  我只能在他的头顶缓慢蠕动,摊成一团蘑菇饼,或者颤颤巍巍地撑开一把小伞。我的菌丝和他的头发难舍难分,希望他不要在洗头的时候,失手把我扯掉了,阿弥陀佛。
  他一身纯黑西装,带着我下了车,直奔葬礼第一线。
  事实上葬礼现场离他还有数百米之远,但他的车队已经陷入了窘迫之中。无他,这城乡结合部的殡仪馆,局促得远超他的想象,九转十八弯的弄堂,大概只能容得下掏耳勺的搔刮。
  他显然也有些吃惊,降下车窗看了一眼,但只是下了车,披着长大衣,走出了一种千里单骑的派头。
  迷路是不可能迷路的。
  因为唢呐的声音已经来了。我被这嘹亮的声波吓了一个激灵,抱着他的头皮,东倒西歪。
  殡仪馆内,更是热闹非凡。
  两个看门的大娘,从瘪嘴唇里撇出一瓣瓜子壳,正是谈兴高涨,唾沫横飞。死者亲属虽多,奈何人缘不济,谈天者多,上香者稀。
  他甚至都没有名字,没有相片,只有孤零零一副不锈钢棺木,还没来得及移棺。也难怪没人给这无名死者上香,看来的确不成体统。
  我抱紧了培养皿,和他一起颔首致意。
  他这样的人,哪怕长得再不好惹,站在这个地方,依旧是鹤立鸡群。所有人的眼光都像是悬浮在半空中的磁粉,犹犹豫豫地被他吸附过来。
  同时漂来的,还有关于死者的片语只言。
  “年纪轻轻就……二十二……死同性恋……”
  “老爷子死后,三套别墅都留给了他,被他败得精光……”
  “别墅有什么用,股份半点没沾着,几十亿的资产,被人耍得团团转……连爹妈给他那笔遗产都没保住,这笔丧葬费谁出?”
  “听说去了国外,卖屁股,还沾了毒,上次看到面色发青,瘦得脱相,过去蛮好的相貌,人不成人,鬼不像鬼……”
  “姘头把他当鸭子弄,听说相片都流出来了,也难怪了,忒好的相貌……”
  我听说他穷且蠢,浪荡而自甘下贱,只言片语,烂到了根子里,听得我这蘑菇都想摇头。
  一个人死后能集天下骂名之大成,也算得上是奇才。
  培养皿沉着脸,从裤袋里抽出手来。我感觉到他在生气,因为过度用力的咬肌,和紧绷的太阳穴,令他本就短硬的发茬,如刺针般根根上指,到了怒发冲冠的地步。
  我被他扎得屁股疼,在他脑袋上不满地摇头晃脑起来。
  他嘴角一松,突然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挽起袖口,一拳砸在了那亲戚的脸上。
  我这才发现他不系袖扣的用心所在,方便随时随地撸袖子干架,真是一等一的野蛮行径。
  那流里流气的青年男子被他一拳揍翻在地,捂着肿胀的下颌骨痛叫出声,仿佛翻了壳的王八。
  “你他妈!”他一手撑着地,正要起来,培养皿冷笑一声,一脚踩在了他的腰腹上。
  ——咔嚓!
  那人估计被打得满眼飞蚊乱窜,嘴里更是骂出了群口相声的气派,他父母倒是好眼色,捂着他的嘴,连声向培养皿道歉。
  “犬子嘴笨,实在不会说话,打扰了周爷的雅兴……”
  得,有其子必有其父,这位更不会说话。
  培养皿笑了:“雅兴?”
  他这人毫无风度可言,一把抓住眼前这老男人的头发,把他掼在了棺木之前,又一脚,踹弯了对方的膝盖。
  他俯下身,食指和拇指比作枪,硬邦邦地顶在对方的太阳穴上,做了个有些幼稚的动作。
  食指一扣。
  “砰!”他用口型道,“我这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唯独在血里趟过几遭,今天突然来了兴致,您老可别扫我的兴,嗯?”
  他这个逼没能装得功德圆满。
  偏偏就有人敢打断他。
  骚动的源头,穿着一件铁灰色的衬衫,站在了死者的灵前。他想必也曾是个体面人,只是如今全身湿透,连头发上都在滴答淌水。
  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扭曲的水渍,像是传说中来勾魂的铁索。
  一个人身上竟然能淌下这么滂沱的雨水,仿佛整个城市的降水都将他当成了靶心。
  我忍不住回头看一眼,是不是天降暴雨。
  可外头晴云万里,不见一丝阴霾。
  大概来的路上掉沟里了。
  我们就叫他落汤鸡吧,呸,说鸡不说吧。
  他单手抽了几支香,斜着从烛台上引了火,在此期间,他的手颤抖得像帕金森患者,火星磕磕碰碰,撞熄了好几次,终于凝成了一点顽强的光。
  好端端一个青年才俊,竟然有了早衰之兆。
  他已经有点站不稳了,我看到他低头签字的时候,颈椎骨顶出锋利的棱角,好在皮相绝佳,仿佛被人锯了角的白鹿。
  他签了字,把众人推诿不及的丧葬费用一应承担。
  我从身后的窃窃私语中,闻知此人是死者的主治医生。
  我对他肃然起敬,深觉此人医者仁心,德艺双馨,治得好自然功德无量,治不好还包办丧礼,有这样送佛送到西的医生在,何愁医患关系恶化。
  若是死者泉下有灵,想必在他医院挂满了锦旗。
  虽然我旋即在只言片语中得知,这医药费乃是死者卖屁股换来的,连丧葬费也是。
  我尚未有幸见过他的脸,他的屁股已经先声夺人,出现在了每一句轻慢而猥亵的闲谈里。真是只物尽其用的好屁股,若非如此,这场丧事想必会提前到数年之前。
  这位有志青年,抓紧生命中最后一段时间,和主治医生有了一腿。
  算了,也是个感天动地好姘头了。
 
 
第3章 
  好姘头似乎不愿久留,也难怪,他那失魂落魄的模样,大概数日未眠,已然灯尽油枯。更何况这简陋的灵堂之中,既无名姓,也无照片供他寄托。
  他插了香,站在棺木前,五指虚悬在棺盖上,不敢落下,仿佛唯恐惊扰到里面沉睡的灵魂。只是袖口上凝结的水珠先他一步,跌落在棺盖上。
  ——啪嗒。
  他沉沉地闭着眼睛,面颊苍白而瘦削。
  但我听到了第二滴水珠落下的声音。
  我之前说过,培养皿这人,惯不会看眼色,在这生离死别的场合,竟然冷笑一声。
  以我对他浅薄的认知,他此番必有高论。
  但我没想到的是,未等他蓄力完毕,斜刺里又杀出来一位才俊。
  这才俊排场更大,身后两列黑衣保镖,抬手就是清场。
  他这事做得不地道,人家死者本就门庭冷落,被他这训练有素的手下一吓唬,立时作鸟兽散。
  散了就散了,他还不让人走,做派十足蛮横。
  对了,这是法治社会吧?在白事上收保护费,委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给我找,一个个找,”才俊冷冷道,“人一定在这里。姓陆的不可能放他离开身边。”
  他的声音里有种隐忍的狂热,明明是强弩之末而不自知,我本该很欣赏这冰冷质感的声线,却听出了歇斯底里的意味。
  他站在了医生的面前,两人身高相当,只是医生面色煞白,因过度疲惫而微微弓着脊背,而他肩背挺直,仿佛绷紧到极限,即将不堪重负的弓弦。
  一张一弛,对比鲜明,却又殊途同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