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这年头表哥也能有假(近代现代)_秦啃啃

时间:2019-03-10 10:09:17  作者:秦啃啃

 《这年头表哥也能有假》作者:秦啃啃

 
 
文案
 
大一新生报道什么也不懂怎么办?
 
 
天黑打不到车怎么办?
 
 
跟舍友打架一气之下离舍出走无家可归怎么办?T^T
 
 
嘿嘿,遇到困难不用怕!表哥在手,天下我有。
 
 
什么?这年头表哥也能有假!
呼~就算没有血缘不还有感情在嘛。( ̄ω ̄;)
 
 
Σ(⊙▽⊙”a,难道这年头连兄弟情也不纯粹了?
哥,你、你别过来……
 
 
怎么?某人总裁式邪笑。
 
 
娇羞一靠,悄悄告诉你:我、超凶。
 
 
 
温柔宠溺大总裁年上攻x阳光帅气小蠢萌年下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柳云、宋泽林 ┃ 配角:无 ┃ 其它:对我来说你的一切都是刚刚好
 
 
 
第1章 第一章
Y市最近闹出个大新闻,都上微博头条了。
 
当地一中的一名高二男生因与其他两名同学不和将其捅至重伤,最终两名男生均救治无效身亡。
 
做为当地最好的高中,Y市一中出现这样的极恶劣事件,不仅引起了同学和家长们的强烈不安,更遭受到社会上的不断指责,校园中几近面临停课的危机。
 
事后一个月,校园内恢复了表面的平静,学生们照常起早贪黑辛苦学习,但关于此事件的议论却很难一时消弭。
 
时近半年,一切尘埃落定,两条年轻生命的逝去,毁灭的却是三个家庭。
 
这天中午,刘柳云收到一条刘小玲发来的消息。打开一看,是一张图片。
 
图片里尽管四周光线昏暗,冰冷的铁栏杆却仍旧刺眼,而更刺眼的是栏杆后那身穿囚服的少年背影。
 
监狱,将是这少年余生的归属。
 
而生命逝去,身体安好的家人却也走不出心中的牢笼。
 
无论是被害者的家属,还是少年的家人。
 
世事无常,令人唏嘘。
 
如此悲剧,令人深思。
 
监狱,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个敬而远之的存在,光听听名字就想绕道走的程度。
 
但与众不同的是,每当回忆起一些关于监狱的过往,刘柳云的脸上总会浮现出那么些笑意。
 
当然这不是说咱们的乖乖仔以前坐过牢,而是因为他的父母都是狱警,他的大半个童年都是围绕着监狱度过的。
 
九十年代,鹅镇监狱还是Y市最大的监狱,甚至附近的州市也常会把犯人送来,在省内都算有些名气。
 
事实上鹅镇原本不是镇而是村,只因为监狱坐落,很多基础设施跟上了,后几年便改成了镇。
 
 
围绕着鹅镇监狱,有许多监狱工作人员的住房,不远处还通了高速公路,于是这里的医院、集市、饭店都有些人气。但那也是相对于那个时代而言,如果按现如今的规模去看待,说不定还会令人觉得尚显冷清呢。
 
刘柳云的爷爷当年从监狱里的帮工做到了正式狱警,又让自己的儿子好好读了几年警校,依旧回来鹅镇干狱警。后来儿子又在监狱里爱上了作为同事的儿媳妇,之后就结婚给他生下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
 
这大孙子刘柳云,于是就在这监狱内外度过了六年的童年时光。
 
小时候的记忆难免模糊,但偶尔的片段又很容易令人印象深刻。
 
刘柳云最常回忆起那时住过的小院子,红砖砌的矮房子,门前一围竹栅栏,养着几只大白鹅,整天仰着脖子嘎嘎叫。门后依山围了一个大园子,奶奶什么都往里种了个遍,芒果橘子桃子梨番茄韭菜葱姜蒜……不时还有几只老母鸡在树底下钻。
 
那时候刘柳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园子里面寻找母鸡偷下的蛋,运气好的时候一摸就是四五个,足够奶奶给他炒一海碗的剁椒鸡蛋,就着下饭吃可以多吃一碗饭。
 
因为爸妈都是狱警,小不点刘柳云也就没少进出监狱。那时的管理不算很严格,并且犯人也少有那么些个穷凶极恶的,大多数还是因为手脚不干净小偷小摸进来的。
 
监狱所辖范围很广,主体建筑周围就有几大块农田,犯人们平时劳改要不就做点手工活,要不就下田种菜种庄稼。
 
往往刘小玲说是在一边监督犯人,但大家伙还能说说笑笑完全没点犯人和警察之间类似“宿敌”的自觉。一般这个时候,小不点刘柳云就蹲在一边捉捉蚂蚱、玩玩玩具。
 
顺带一提,小不点刘柳云那时可爱得很,深得犯人“叔叔哥哥”的喜爱,往往还要两两划拳才能争得优先一抱的权利。
 
种种如此,所谓犯人,在刘柳云眼里从来就没怎么跟邪恶可怕之类的词语沾上边过。
 
想来也是奇妙的很,那么多犯人,现在回忆起来甚至会有一点亲人的意味在里边。
 
不过大多数面孔都早已褪色完全记不起长相,只有大哥哥,如今他还依稀回忆得起。
 
大哥哥也是当年鹅镇监狱里的一名犯人,年纪很轻,长相很好,不过与这些成反比的却是他的“凶恶程度”。
 
据说他是杀了人的,因为家里大有关系,竟然只判了三年有期。
 
说是劳改,不如说是度假呢。
 
因为论其凶恶程度、家世背景,监狱里一干老大哥老大爷们都认了他做老大,就盼着说不定他家里能把自己早点弄出去或者等自己出去以后能有人罩着也好。
 
田地里,其他犯人都忙着做活,也就大哥哥一个人在旁边找个阴凉处不是睡觉就是看书,一派舒适休闲的模样,不就像在度假。
 
也因得闲,他成为了刘柳云接触最多的犯人。
 
积木塌了大哥哥给搭,蟋蟀跑了大哥哥给抓,果子熟了大哥哥给摘!大哥哥玩游戏最厉害,爬树最厉害,又高又帅还教他读书写字,反正最后在小不点刘柳云的眼里,大哥哥就是无所不能的英雄存在,全身上下都好像发着光,嘴边常常挂着笑说:“六六,让哥哥来”。
 
大哥哥之所以是“大”哥哥。
 
后来刘柳云上了小学,监狱在不久后也进行了搬迁,刘小玲和刘启名都调到了市监狱上班,他便再没有见到过他。
 
一晃多年过去,成长的脚步将大哥哥的身影抛得老远。
 
直到初二那年,刘柳云跟着同学去海滩上玩。
 
人潮涌动,一路上还打打闹闹,不一会儿刘柳云就落得只剩独自一人。
 
正朝四周张望寻找同学身影之际,一双温热的手忽然从身后伸来蒙住了他的眼睛。
 
他一惊,转头就要看身后是谁,却只听见耳边一阵笑声,清清朗朗,说不出的迷人。
 
“六六都长这么大了啊。”
 
身后的人把双手撤开,于是他看见身后一张异常好看的脸。然而在脑海中搜索一圈,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无言之间,走散的同学找了回来,不明因果拽着他就要去游泳。
 
他边走边在同学的胳膊圈中转过头来,对不远处好看的陌生人回以礼貌的一笑。
 
他应该是认错人了吧,他想。
 
直到后来在父母偶然提及时,他才回忆起当初那么一段时光。
 
将角落里关于从前那个大哥哥的记忆拾掇起来,与那时海滩上的面孔一对照,原是一人。
 
不过最后,这也只是为他的童年记忆增添了一分色彩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猜大哥哥是谁?
 
 
 
 
 
第2章 第二章
寒窗苦读十二年,一夕高考搏头衔。
 
高考,就像一根独木桥,走时战战兢兢、苦痛不堪,但当你抵达彼岸回首来处,也只不过是些平常景象。
 
高考后的假期,大多数人无非干了三件事:旅游,学车,宅。
 
这时,所有的放纵似乎都是可以被理解、被纵容的。
 
高考完三个月后,就在刘柳云感觉蘑菇都要从头顶冒出来时,大学终于要开学了。
 
大学,新的篇章哪。
 
刘柳云考上的是C市的灵大。作为现代化大都市,C市自是繁华,但离家千里,终是异乡。
 
开学前几天,刘小玲给他找着一个在C市工作的远房表哥,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亲戚,老妈偏是给他联系上了,说是什么:出门在外总是亲。
 
“妈把你微信告诉你表哥了,记得加他啊。”老妈当时撂下这么句话。
 
过了一天果然有个新的好友申请,无论他怎么个无奈法,最终还是加了。
 
“听说你考上C市的大学了。”好友申请一通过,对方就发来一句。
 
“嗯。”不能把他晾一边,又实在没什么好说。
 
“恭喜。”
 
“嗯,谢谢。”
 
“无论遇上了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
 
……您老脸真大。
 
“好的。”算了,出门在外有个亲戚朋友总比没有的强。
 
说是这么说,但一直到开学报道结束将父母送走,他都以“表哥工作忙哈以后要是有事我一定找他”为借口阻止了老妈的攀亲行动。     
         
直到中秋。
 
“哥,我想问问你,那个从金门大厦到世纪中心该怎么走啊?”刘柳云发了个语音过去。
 
中秋放假他和几个也是从外地来的同学一起,准备到市中心的世纪中心玩,结果打车到了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问了几个路人妹子又都因为是游客所以说得不甚清楚,万般无奈之下他终于是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个远房表哥了。
 
“走到金门大厦背面,走地下通道过了马路就到了。”两分钟后,表哥回了消息。
 
刘柳云抬手一指,忙指挥着哥几个往对了的方向走,五分钟后眼前高大华丽的建筑物上果然挂着“世纪中心”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哥,我们找着了,谢啦!”
 
“嗯。”对方回了个总计1秒的语音。
 
明明眼前尽是琳琅满目的商品,美食更是火爆诱人,却不时的,那低沉的磁性嗓音突的在心中响起。刘柳云晃了晃脑袋,低头就是一大口。
 
又到国庆。
 
“哥,那个,你有车吗?我们今天到千古镇来玩结果太晚没车了,你方便来接接我们吗?”发完语音,刘柳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小脸臊得发红。
 
国庆放假他们宿舍的人约到三个女生出来玩,结果热血上头一玩就忘了时间。
 
千古镇是近两年才开发出来的旅游景点,景色美而且有情调,可惜距市区远,基础设施显然还没有得到完善。
 
八点天黑人散光后,既没有公交也打不到出租,方圆十里更是没个旅馆可住。冷飕飕的夜风一吹,女生们都有些焦急起来。几个男生实在想不到办法,还是得仰仗着刘柳云搬出他的当地人表哥来。
 
晚上十点,时间已经很晚,想到自己和所谓的远房表哥关系实在没那么亲,甚至连面也没见过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虽然刘小玲坚决地说他小时候过年还整天缠着跟人玩过家家呢),更何况这次不比上次那样问一句就完的事。
 
纵使刘柳云平常不算忸怩,他也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去麻烦人家。但大家伙大晚上的呆在荒郊野外也终归不是事,只好硬着头皮求助他的远房表哥了。
 
“先说好,我不确定行不行。如果不行我们就沿着公路走,总能找到住处或者打到车回市区。”他先给其他人打了支预防针,又安抚道。
 
“好,你们就在景区大门等着,半个小时后来接你们。”
 
刘柳云点开语音,低沉的磁性嗓音在安静的夜色中格外吸引人,大家都听到了。
 
女生们小小地尖叫一声,“云宝万岁,你表哥真好!我们一定会好好谢谢他的!”
 
他“嗯”了一声,挠挠头,其实自己对于表哥毫不犹豫地答应来接他们还是有点开心和小感动的。
 
半个小时后,一辆商务车停在了众人面前。
 
“上来吧。”驾驶座上的人降下车窗,笑着喊他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