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锦鲤总裁,在线求救(近代现代)——半棋

时间:2019-03-10 09:55:08  作者:半棋

 =================

《锦鲤总裁,在线求救》作者:半棋
 
文案:
有的人表面上是个冷面总裁,实际上却是锦鲤转世,比如金狮娱乐公司总裁——金醴。
听说他无论做什么,通过努力成功率可达90%,但是全靠感觉的话,成功率直奔100%!
  
然而某一天,金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成了孤魂野鬼,还回到了死前的三个月!
为了避免三个月后的死亡,金醴凭着自己的感觉找到了一个人——褚仟,一个跑龙套的。
  
金醴:帮我,我就给你大把资源,保你火遍全国!
褚仟:排队,你前面还有233个死鬼。
金醴:……
  
金醴:大佬,让我插个队吧!还有一个月我就又要死了!
褚仟:乖,只剩下120个了,很快就到你了。
金醴:QAQ
  
金醴:亲爱的!你要什么我都给,救我!
褚仟:……都给?
  
后来——
重生后的金醴:你谁啊?跑龙套的?
褚仟:始乱终弃是要挨揍的【笑~】
 
腹黑武替龙套受X偶像包袱严重锦鲤总裁攻,互宠文,甜度+++++++++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醴(li);褚仟 ┃ 配角: ┃ 其它:
 
 
  ☆、葬礼
 
   肃穆的礼堂前挤满了人群,人们脸上表情各异,或好奇或呆滞或兴奋,却少有哀痛。
  “观众朋友们,您现在看到的是金狮娱乐集团总裁——金醴的葬礼现场,据悉金总裁于前日在家中暴毙,死因不明。我们正在等待金父,也就是金狮娱乐集团董事金盛的到来,请各位观众锁定樱桃娱乐,我们将为您全程直播。”
  女记者透过乌泱泱的人群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略显兴奋的用高跟鞋点了点地面,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路的尽头缓行而来,人群突然骚动起来,女记者眼前一亮,猛地扎进眼前的人墙里。
  一个中年男人缓缓的从车上走了下来,双眼布满血丝,乌黑的发间有几根刺眼的银丝。
  媒体不管不顾的蜂拥上前,中年男人被冲撞了一下,脚下不稳的向后倒去。他旁侧一个的年轻人下意识想去扶他,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中年男人的手臂,任由他撞在车门上发出闷响。
  金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好半天才接受自己已经死了的设定。
  媒体看到金盛的状态嗡的一声更加激动了,纷纷用长|枪短炮将他撞在车上的这一幕拍了下来。
  “金先生,有传闻说金总裁是因为失恋酗酒过度暴毙是真的吗?”
  “金先生,您对于金总裁暴毙有什么想说的吗?”
  “金先生金先生,请您回答一下!”
  金盛闻言猛地抬起头,目光锐利的看向记者:“外界传言不可信,请各位媒体人谨言慎行。”
  人群有一瞬间的沉默,记者心虚的将自己的话筒往回收了收。
  一旁的金醴皱了皱眉念叨着:“哼,失恋?这个世界上有不长眼睛的人吗?”
  可惜,没人听得到。
  保镖们互看一眼,趁着记者发愣的瞬间快速用壮硕的身体将金盛围在中间组成人体防护墙,闷声闷气道:“都让一让,让一让!”
  金盛低垂下眉眼,沉默的往灵堂方向走去,瞬间没了刚刚的气势。
  金醴愣愣的看了他一眼,精致的脸上突然出现一丝怒气,他快步走到金盛旁边:“喂,老头子!你现在是什么表情!不是说宁愿没有我这个儿子吗?现在都如愿了你怎么还像要哭一样?”
  金盛毫无感觉的路过他继续前行。
  金醴愣在当场,手还尴尬的前伸着保持着要去抓握金盛胳膊的姿势,他僵硬的侧了侧头,心酸的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越走越远,老头子好像开始驼背了……
  滋啦——
  意识有一瞬间的模糊。
  金醴低下头,惊恐的看见自己的身体出现一个人形破洞,像被扯破了的蜘蛛网。
  率先反应过来的女记者穿过金醴的身体紧紧的跟上前方的目标人物,高跟鞋踩得啪嗒啪嗒响。
  紧跟着反应过来的记者们轰的往前飞奔,金醴还没来得及躲避,就被一个人接着一个的穿了过去,意识也跟着抽离。
  眼前的一切愈发模糊,金醴轻笑,不禁想着:看来自己的好运是真的到头了,死后还要尝试一下什么叫做魂飞魄散。
  -----------------------------------------------------------------
  “准备!”
  声音经过喇叭失了真,滋滋啦啦的声音刺耳的很。
  金醴烦躁的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吵!不知道他最讨厌被吵醒吗?
  他睁开眼刚想发怒,却被眼前的景象直接给噎了回去。
  宽敞的房间挤满了人,鼓风机嗡嗡作响,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前方一大块绿布处,一个身穿古代刺客装的男人身上吊着威亚,正背对着他站在三米高的假石上。
  作为娱乐集团的总裁,对这种场景再熟悉不过了,一看就是古装剧的拍摄现场,说不定还是那种小成本粗制滥造的古装剧。
  虽说如此,但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不是魂飞魄散了吗?
  金醴怔怔的愣在原地。
  “跳!”
  许是导演太过激动,喇叭发出刺啦一声响,周围的人包括金醴都耳鸣了一瞬,下意识的抬起手捂住耳朵。
  那龙套却没受什么影响,双手大张以背部着地的姿势干净利落的倒了下去,没有一丝犹豫,扑通一声掉在垫子上。
  金醴忍不住挑了挑眉,身材不错技术也挺好,怎么成了跑龙套的?
  “难道是个背影杀手?”金醴念叨两句,抻着脖子又往龙套那瞄了瞄。
  “卡!很好!”导演一拍大腿,笑眯眯的从镜头后面露出脸,“小褚啊辛苦了!”
  小猪?小楚?金醴的脖子又伸长了一分。
  龙套从垫子上起身,回过头对着导演腼腆的笑了笑,又轻轻地点了点头,快速的离开了摄影范围,紧接着一个和他穿着一模一样的人就躺在了他原先的位置上。
  金醴砸了咂嘴,五官端正,不过也仅仅是端正而已,毫无记忆点,这对于演员来说是大忌,他可惜的摇了摇头,长相和身材差距太大了,果然像他这种处处完美的人并不常见。
  金醴正得意,突然感受到一道目光,他一转头就看到那个小龙套眯着眼打量自己,金醴心下一惊,这小龙套看得见自己?
  “褚仟!工钱明天一起结!”场务忙得焦头烂额,抽空喊了一嗓子。
  只见小龙套笑眯眯的对着他挥了挥手:“好嘞!”
  金醴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小龙套叫褚仟吗?名字奇奇怪怪的。
  金醴对于褚仟究竟能不能看见自己还有些疑惑,便决定跟在人家身后,反正他死都死了,时间多的是。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褚仟,惊奇的发现这人虽然是个跑龙套的,但是人缘极好,一路上凡是遇见他的,无论多忙都会抽空和他打个招呼,实在忙不过来就笑一笑或者经过的时候轻轻拍他一下。
  褚仟是典型的的模特身材,宽肩窄腰小翘臀,身高只比金醴矮一点点,偏偏喜欢穿宽松的老头衫。
  金醴对着卸了妆换上便服的褚仟咂咂嘴,嫌弃的摇了摇头:“可惜了可惜了。”
  褚仟脚步一顿,金醴没反应过来直接用自己的身体穿了过去,意识紧跟着就是一阵收缩,恢复过来之后难受的紧。
  金醴微恼,这小龙套该不会是听见自己说话故意停下来的吧!
  结果他一转头就看见褚仟正半蹲着,规规矩矩的系着鞋带。
  金醴抿了抿唇,紧紧的盯着褚仟,下意识的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
  一人一鬼就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拍摄地。
  此时正是夏季,金醴以前来过这个拍摄地,是个郊区,一路上他就看着褚仟顶着个大太阳慢悠悠的走。
  他从第一眼就觉得小龙套奇怪,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没错,褚仟果然是个怪人。
  这么热的天,正常人一出片场肯定就找个车回家了,褚仟偏不!
  一会儿在路边念念有词,一会儿又跑去逗猫遛狗,居然还绕远路找到条河下去捉鱼,实在难懂。
  金醴皱了皱眉,第一次对自己的直觉产生了怀疑:“人死后难道会强行降智?”
  话是这么说,金醴还是紧紧的跟着小龙套。
  褚仟终于磨蹭进了市区,七拐八拐的进到一个破旧的小巷子中,最后在一个公共信箱前站定。
  一排排小盒子上带着斑驳的痕迹,告诉来往的人它经历过多少风雨。
  褚仟快速的看了看,锁定一个目标,然后将手里的东西就着扁扁的小口子扔了进去,嘭~发出金属相撞的响声。
  金醴实在好奇,走过去对着信箱左看右看。
  “钥匙。”褚仟双手合十双眼紧闭。
  金醴被他吓了一跳,这是和他说话?他拿手在褚仟眼前晃了晃,试探道:“嘿!小龙套?”
  “我是替身,连龙套都算不上。”褚仟朝着某个方向拜了拜,又喃喃道,“放心走吧,你的愿望我已经帮你完成了。”
  金醴也不是笨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褚仟能看见自己,他顿了顿沉声道:“你果然能看见我!”
  褚仟睁开眼,轻笑的看着他:“你有什么心愿?我都可以帮你完成。”
  金醴:???
  他想复活行吗?
  “你……”复活的话当然不能真的问出口,金醴自觉是个霸总,怎么能说出这么降智的话,不过看着眼前小龙套淡淡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诡异感,“不认识我?”
  褚仟奇怪的看看眼前的死鬼,他一天见到的鬼魂没有五十也有二十,还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不过经他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眼熟。
  “金狮。”金醴挑了挑眉,龙套也是娱乐圈的,居然不认识自己这个娱乐圈的领军人物?
  啊……也不对,龙套嘛,不太容易看见龙颜,金醴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看着褚仟的眼神多了一点慈祥,多可怜的小龙套啊,今儿就让你看个够!
  眼前骄傲的脸渐渐和早间娱乐上严肃清冷的男人相重合,褚仟试探道:“你是金醴总裁……”
  金醴得意的点点头。
  “的兄弟?”
  金醴一愣,脸色不太好看,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独生子,金醴。”
  褚仟皱了皱眉,不太相信似的伸手捏住金醴的胳膊,偏凉而且非常的软,是灵魂没错。
  金醴惊讶的看着他胳膊上的手,这人居然能碰到自己?那刚刚突然蹲下系鞋带果然是耍自己的嘛!
  呵!有的人表面上是个龙套,实际上是个能耍鬼玩的……
  “怎么回事?”褚仟沉吟一下,“你还活着啊,玩什么灵魂出窍?”
  金醴:……活着?他还活着?那现在的自己是谁?难道是夺舍?
  褚仟看他双眼圆瞪嘴唇紧抿,便无奈的提醒道:“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夺舍,不要想太多。”
  金醴震惊的看了他一眼,这小龙套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你……什么是时间死的?”褚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
  “19年9月27日。”金醴下意识的回答道。
  褚仟愣了一瞬,突然挑挑嘴角:“还真是。”
  “什么意思?”金醴警惕的瞄着他,为什么他觉得小龙套这个笑凉飕飕的呢?
  “今天是19年6月27日。”褚仟拿出手机在金醴面前晃了晃。
  金醴闻言顿时愣在当场,脑袋飞快的转动,他以灵魂的状态穿越了?也就是说,他只要避开三个月后的死亡就能继续活下去了?!
  哈!他果然是锦鲤本鲤!
  金醴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偏偏还要维持自己的形象,他带着扭曲的表情将褚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小龙套!帮我!我就给你大把资源!”
 
  ☆、跟随
 
  褚仟双手抱胸,笑眯眯的看着金醴,一副我就静静看着你表演的架势,金醴心里那点激动瞬间如同被浇灭的小火苗一样,只留下一撮黑漆漆的烟。 
  金醴轻咳一声,侧身避开小龙套的目光,伸手摸了两下头发将散落下来的发丝重新摆弄整齐:“咳,是这样的,我觉得我的死很蹊跷。”
  褚仟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你是演员吧。”金醴疯狂暗示,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目光中透露出一丝期待,“我呢,金狮娱乐的总裁。”
  褚仟思考状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嗯,所以呢?”
  金醴小小声的啧了一下,这小龙套怎么不按照套路来!按理说不是应该抱住他的大腿求资源吗?!
  “帮我啊,我可以让你红遍全国!”金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不好意思,总裁大人,你的前面还有233个死鬼,按照规矩,你得排队。”褚仟微笑。
  金醴一愣,排队?233个死鬼?等轮到他,他可能都死了三回了!
  “你这个小龙套怎么回事?”金醴见褚仟已经走到五米之外了,连忙跑了两步跟上他,着急的探着头继续道,“你想想啊多好的机会,总裁亲自捧你!别说火遍全国了,全世界都有可能啊!”
  褚仟好笑的瞥了他一眼:“可惜你现在是个没有肉|体的死鬼。”
  金醴心口一疼,强行挽尊道:“三个月后我就不用死了!”
  褚仟赞同的点点头,金醴嘴角还没翘起来就听他说道:“万一你翻脸不认人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