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以为我是路人甲[穿书]——凤黎九惜

时间:2019-03-09 15:29:12  作者:凤黎九惜

   《我以为我是路人甲[穿书]》作者:凤黎九惜

文案:
  我叫鬼无情,这么个中二的名字。
  我从穿越到现在已经二十一年,目前是一名暗卫。
  在我穿越之后,我本以为这是一篇种田文,结果饥荒了。
  我饿了七年时间,本以为这是一篇励志文,结果我被爹娘卖到了御南王府。
  我成为了一名暗卫,我本以为这就是我的宿命了,我压根就是个路人甲的时候,我被自己的蛇精病上司,因为一个女人,卖给了他的皇帝哥哥。
  然后我才发现,我穿越到了一篇穿越玛丽苏逆后宫嫖文里,而我,就是女主角的后宫之一。
  注:
  各种口味被女主定为攻略目标攻×万人迷毫不自知感天动地钢铁直男受
  #不写第一人称了#
  #当主角拿错剧本系列#
  ————————————————
  这边是我是我【疯狂挥舞手臂.jpg】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鬼无情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路人甲暗卫鬼无情
  鬼无情是个暗卫。
  贴身保护皇室子弟的那一种。
  他在暗卫圈子里很有名,干暗卫这行的,虽然有着不同的主子,但养得起暗卫,还能养暗卫的,统共也就权利塔顶端的一小撮人。
  大家伙儿来来去去,任务又经常有些重合方面,你帮我一把我帮你一把,彼此也就熟悉了。
  而鬼无情,就是暗卫圈子里的大佬。
  他是暗卫圈子里的顶端存在。
  鬼无情的实力,是暗卫层顶尖中的顶尖儿。他一身轻功踏雪无痕,一手剑术诡秘卓绝,能打过他的暗卫基本上掰着指头都数不出来几个,若是只论单打独斗,基本上所有暗卫,都只有被他踩在脚底摩擦的份儿。
  他的剑很快,属于那种他把人脑袋割了,对方还能毫无知觉地说几句话,等到脑袋掉到地上,血才会从脖颈处喷出来。
  但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因为暗卫在暗卫圈子里面的地位,五成看实力,五成看主子。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暗卫就是主子们的狗,主子的身份地位如何,也就说明暗卫自个儿的身份地位如何。
  要是鬼无情只是实力顶尖,主子不行,那么他在暗卫圈子里面,也是绝对要被压一压地位的。
  毕竟要是主子身份低了,行为处事便要顾及许多,实力没你好又怎么样,要是暗卫受主子宠爱,主子身份一高,所属暗卫照样可以耀武扬威把大佬踩在底下磋磨。
  所幸鬼无情的主子,也是顶尖儿的好主子。
  他主子,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弟弟御南王。
  御南王如今二十有三,他十几岁的时候,就为大褚平了南边闹得极烈的倭患。之后又征战四方,为大褚清扫了不少虎视眈眈的外敌。
  在大褚百姓眼中,御南王与如今人称小战神的武忠侯赢子临处于同等地位。
  要家世有家世,要才华有才华,文能提笔挥毫,泼墨写诗,武能提木仓上马,剑扫四方。
  且御南王有了如此赫赫功名,今上还丝毫不曾忌惮他,对他可谓极尽宠爱,当儿子疼的那种。
  可以说,当今天下地位最高的是今上,地位第二高的不是宫中太后——而是这位御南王。
  而且他还长得很好看。
  有钱有权能文能武,还长得好看。
  真是难得一见的好主子。
  御南王身份如此尊贵,鬼无情作为他的暗卫,要实力有实力,要身份有身份,还十分的受御南王宠爱,可不就是暗卫圈子里的大佬么。
  想抱大佬大腿的年轻小暗卫可多。
  眼前这位便是其中一个。
  两位在寻常人眼中神秘诡异,无所不能的暗卫,便这么在花楼的屋檐上相遇了。
  鬼无情:“………………”
  小暗卫:“………………”
  送出一份亲笔签名,打发走双眼冒光的小暗卫,鬼无情坐在花楼的屋檐,吹着冷风,感觉又寂寞又空虚。
  他对着明月抱着剑,在旁边揭开了一片瓦,面无表情地听着里面两位姑娘卿卿我我。
  在脑海中窥屏的系统还在催促他:“难得一见的场面,你不看我还要看呢,赶紧的!”
  鬼无情面无表情地抱紧了剑,更觉得从脚后跟到头发丝儿都凉透了,他默默想道:看看看,看个屁!里面可是皇帝的女人,他看了找死吗?
  系统听不到他的心声,还在催促:“快啊快啊,小姐姐脱衣裳了!”
  真龌龊!
  鬼无情在心中唾弃一声,却也不能真的看宫中嫔妃与花楼中的姑娘厮混到一起。
  他听了一会儿声音,见里边越来越黏糊,略不忍直视地从揭了瓦片的地方看了一眼,便见到花楼中的姑娘已是衣衫半褪,春光大泄地窝在了另一个白面小公子怀里。
  那白面小公子还伸手想摸她的胸,被花楼姑娘笑闹着躲开,二人打情骂俏,几乎便要滚到床上去了。
  ——没错。
  那位白面小公子,便是鬼无情此次的目标,是位前几日刚从宫中逃了出去,极受今上宠爱,传言是天下第一美人儿的玉妃。
  系统借着鬼无情的眼睛看见了屋内的情景,顿时发出满足的叹息来,还试图阻止鬼无情动手:“慢着!再让我看一眼!”
  看个屁!
  再看今上头顶都要戴上绿油油的绿帽子了,还看!
  这玉妃也当真厉害——可她若真是将人衣服扒个干净,自己却掏不出那二两肉来,事情可就要闹得大了。
  鬼无情头疼又无奈,摸索摸索,从腰间摸出同事送给他的迷香,再摸摸,摸出一支小竹管儿,把迷香粉往管儿里一塞,便从瓦片处吹进去了。
  里面的声音又持续片刻时候,便慢慢低了,又过了小半日,里面已是没声儿了。
  鬼无情看了看里面的情况,见两人都昏睡过去,再没有动静了,方才从屋檐上窜了下去,轻巧地落在屋外,推开没关严的小窗,窜到了屋里去。
  屋里正是一片春光旖旎,玉妃还搂着花楼的姑娘,两人纠缠在一块儿,可谓是一派美人春色。
  系统一见这种场面,便兴奋地在他脑海中叭叭开了,吵嚷的像是鬼无情养了一窝鸭子在脑子里。
  所幸他早就习惯了系统这幅模样,现在也丝毫不受他的影响。他麻溜地把抱紧的两人分开,给姑娘把衣服扒得更开些,又帮她盖好被子,最后还不忘从玉妃身上摸出银子,放到了她枕头旁边,权当这一夜的女票资。
  等到他收拾好现场,方才取下了自己早就带好的黑布罩子,把玉妃当头套进去,扛在肩膀上,趁着夜色掩盖,青烟一般溜走了。
 
 
第二章 御南王他沉迷找茬
  鬼无情本来是想把人扛到御南王那儿,先叫他安排安排的。
  殊料他刚刚翻墙进门,就迎面遇上了亲亲同事。同事看看他肩膀上的黑布兜袋,顿时露出不忍直视的神色来,道:“我正巧要找你………这便是那位娘娘?”
  鬼无情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用眼神示意他有话快说。
  同事道:“陛下来了,与主子一起在书房等着——你就这么把她扛进去?”
  鬼无情继续面无表情点点头,心道:若是抱进去,谁知道今上会不会吃个醋,心情不好罚他几十鞭?
  同事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他皱皱眉,看了眼周围,没发觉有其他同事,便拍拍鬼无情的肩膀,道:“我回去与无心说一声,叫她为你备些药,你受完罚,自己去她那儿上药。”
  鬼无情继续面无表情点点头,系统在他脑海中发出长叹:“怎么又是你这么惨——”
  鬼无情扛着原本轻轻巧巧,如今重若千钧的玉妃,只觉得扛的是一坨烙铁,又沉又烫手。
  他脚下步子不停,心里却是终于搭了系统一句话:“别管我多惨了,待会儿被抽鞭子的时候,记得把我痛觉给屏蔽了。”
  系统一边啧啧感叹,一边也答应下来,只叫鬼无情尽情去造作,又他顶着,总不会叫他残了死了。
  鬼无情得了保证,心头便也松快了一些。他熟门熟路地进了后院,从屋顶窜过,最后落到书房门前,还不忘记竖起耳朵听一听里面的动静——他见里面的的确确有两人声音,方才彻底掐灭了心中的最后一点侥幸,心如死灰地行了进去,把玉妃往地上一放,便乖顺地单膝跪下了。
  御南王本是与皇帝一起在书房里喝茶的。
  但一见到鬼无情,他的眉毛便下意识地蜷了起来。
  看都不看一眼鬼无情带回来的玉妃,只不虞道:“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鬼无情心道来了,一边在心里疯狂鞭打他,一边平静回应,道:“是属下无能。”
  一句辩解都不说的。
  超乖。
  御南王反而把眉头皱得更紧了,他面上神色更沉,先与皇帝道:“皇兄先看看皇嫂罢,若有什么伤处,也可先唤太医来处理一二。”
  皇帝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鬼无情,便也抖抖衣摆给了亲弟弟台阶下,道:“也好,朕先带阿玉去旁的地儿,过会儿再来与你说话。”
  他说完,便又有一位暗卫悄无声息地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扶起了昏迷玉妃的身体,又更加小心地将人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跟在皇帝身后走人了。
  ——那姿态与鬼无情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御南王送皇帝出了门,回来把门一关,终于能发脾气了,继续与鬼无情找茬道:“无能的确是无能,除了这一句,你难道便没有什么解释么?”
  鬼无情心道我能有什么解释,你这存心找茬都找了好几年了,解释什么都没用啊。
  他是今日午时被交代了这捉回玉妃的任务,如今夜色刚起,他便已经是把人寻回来了,这速度难道还不算快?
  都这么快了,你还挑刺觉得慢,除了认罪领罚我能有什么办法?
  御南王还不知道鬼无情心中正吐槽他吐槽得飞起,见到他面无表情,仍是一句话也不说,似是没有丝毫动容的模样,心中不知名的火气顿时燃得更旺了。
  他先挥了挥手,叫房梁上,床底下,屏风后面,屋檐下边躲着的一众暗卫都退下去,方才取了茶盏,狠狠往鬼无情旁边一摔,道:“好好好,出去一趟,脾气又大了!”
  鬼无情保持端正跪姿,看了一眼旁边碎了一地的茶盏碎瓷,道:“属下不敢。”
  “你还有什么不敢!”
  御南王再摔一盏,他见鬼无情脸上还是一点神色都未曾变,只觉得他所作所为,对于鬼无情来说好像都没有任何差别。
  顿时更气了,直揪住了鬼无情的领子,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又摔了一只茶盏。
  鬼无情没忍住看了一眼桌案,那上面总共也就那么几只茶盏,这么一套茶具得好几十两银子,御南王摔的痛快,他却忍不住有些心疼了。
  御南王尚不知道他的思绪都在为他摔掉的茶盏而颤抖,只怒道:“叫你解释,你一句都不解释,叫你回话,你一句话都不说。还在皇兄面前下我面子,你这么些事都做了,还说不敢?!”
  ………咦。
  这么一想好像的确是啊。
  鬼无情念头转了转,见御南王气的似乎都要头顶冒烟了,当机立断再次跪了下去。
  跪了一腿瓷片渣。
  御南王一眼没看住,便见他又跪下了,顿时想伸手将人拉起来,刚伸出手,又觉得十分没面子,硬生生又把手收回去了。
  鬼无情垂着眼没看见他的动作,只跪着等他发完脾气,御南王又憋屈又气,直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圈,见鬼无情还是一点儿表示都不给,只能咬牙挥袖子叫他下去了。
  鬼无情应了一声,毫不犹豫转身就走,御南王在后边看着,更觉得憋气了。
  鬼无情尚还不知道他顶头上司现在已经气成河豚,他自觉完成了任务还没被罚,美滋滋地去寻同事了。
  同事只有鬼无心一个在,鬼无情没回自己那儿,直接去寻了她,两人一见面,鬼无心便迎了上来,道:“这回回得这般快,应是未曾被罚了?”
  鬼无情应了一声,他自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道:“腿伤了。”
  御南王之前扯他起来,又摔了个茶盏,他原本跪着的地方,也就溅了些碎瓷片,之后又跪了下去,腿上便也扎了些伤口。
  鬼无心听他受伤,连忙取了膏药来,叫人将鞋袜脱去,一边还道:“就你倔,主子回回气成那样,不就是想听你服个软?你别光冷着脸,多与主子说些软话,也就不必遭这许多罪了。”
 
 
第三章 脆弱的塑料同事情
  鬼无情听着她一番苦口婆心,左耳进右耳出,全当三字经来听。
  他们干暗卫的,也是有职业安排的。基本上哪一家的暗卫,都会分成四个方面来进行管理:出任务的、搞情报收集的、专门管审讯的——还有贴身保护主子的。
  鬼无情本来管着的就是出任务这一块,可惜御南王不知道是看他不顺眼还是怎么着,连带着贴身保护也叫他一块儿干了。鬼无情干着两份活儿拿着一份俸禄,要不是因为干暗卫这行没有辞职的说法,他早就炒了御南王,拍拍屁股走人了。
  鬼无心自然是不知道同事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她是专管审讯这一面儿的暗卫头儿,苦口婆心的劝说说过许多回,现在一边给鬼无情包扎,一边给他叨叨暗卫人生守则,简直像是个担心儿子被上司穿小鞋的老母亲。
  ——天知道她才比鬼无情大五岁。
  鬼无心包扎的快,鬼无情等到她包扎完,便满意地蹬了蹬腿,感觉腿脚上没什么不适感,便把裤脚重新缠好,穿好鞋袜,取出了鬼无心之前给他的迷药粉。
  “用的分量有些多了,还有香气,容易被发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