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休眠火山(近代现代)——人形净琉璃

时间:2019-03-09 15:28:12  作者:人形净琉璃

 休眠火山by人形净琉璃

 
做爱吧,做到误会解开,你我坦诚相爱。像休眠火山,地壳之下的汹涌爱意。
 
容岩×安彧
 
 
1.
“啊……”
 
安彧两手撑在料理台上,衣服裤子堆在脚边,容岩贴着他光滑的背部,有力的小臂紧紧圈着他的腰,下身射完了仍不肯抽出,浅浅抽插着,放任精液顺着安彧的腿根流下。
 
“我想去洗澡……”安彧垂头看着眼前刚洗好的白菜,努力忽视腿间异样。
 
“我帮你。”容岩亲了一下他的头发,把人转过来,托着软软的臀部抱起。
 
出了厨房安彧才看到容岩的行李箱和电脑包都被随意地扔在门边。
 
刚才洗菜的时候水声开得有些大,他没注意到容岩提前到家了。等到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容岩从背后抱着,宽松的裤子也被扯掉,敌人的热兵器直攻到了腿心。
 
野蛮人,就知道做爱。
 
 
容岩把他抱进浴室便改成单手抱他,空出一只手调水温。
 
安彧看着镜子里的成像,他赤裸着身体,容岩只松了领带,穿戴整齐,不必被水打湿也能看出他身上紧实的肌肉,高大挺拔的容岩总是令安彧着迷的。
 
“想什么呢?”容岩抱着他站到花洒下,手指慢慢扣弄他后头的东西。
 
安彧摇摇头,问他:“你不是晚上才到吗?”
 
“本来那边有人安排一起吃饭,那些地方可不是吃饭的。反正事办完了就先回来了。”
 
容岩自己投资开了几家电玩城,运转得不错,临近暑假了便想再考察地点多投两家,上周去了临城出差,憋了一周没见安彧,已经想得要命。
 
安彧稍稍松开了搂在他脖子上的手,“那你累不累呀,放我下来吧……”
 
“我刚刚已经吃过一顿了。”容岩咬着他的耳朵,抽出手指,把他的屁股往下挪了一点,碰着下面滚烫的东西。
 
“我才开始准备做晚饭……”安彧反应过来,脸上红透天,“你怎么又……唔……”
 
“安安,安安。”
 
容岩大力揉着他的屁股,温热的口腔含着他的耳朵,嘴上不停地唤他的名字,声声入耳,安彧无处可逃。
 
“你看。”容岩扯了块浴巾垫在洗漱台上让安彧坐着。
 
镜子被水汽氤得朦胧,他凑上前同安彧脸贴脸,右手从过他的胳肢下穿过,描摹着镜子里的他的臀部形状,“漂亮。”
 
安彧身体微僵,也不愿意转头去看,垂下羽睫遮住了眼里的情绪,“别胡说了。”
 
“红了。”
 
容岩表情淡淡的,又很认真地用指腹擦着镜子上那一小块区域的水汽,满意地看着镜子里泛红的臀尖逐渐清晰。
 
安彧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缩着肩膀抱紧他。
 
容岩只当他害羞,摸了摸他的头,随即脱了衣服,抱着他泡进浴缸里。
 
安彧靠着瓷壁,稀疏的耻毛在水下衬着粉嫩的性器,容岩把他的两腿分得更开,用怒涨的阳物戳着他的囊袋,眼看着粉嫩的一根从半软到站立,狡猾的某人混着温水把自己送进他体内。
 
“安安,看着我,看我怎么进去的。”
 
“慢……慢一点……”安彧被他掐着腰狠命顶弄,“呜……容岩……”
 
“安安不哭。”容岩抽插得越来越快,安彧被快感席卷,什么时候流泪了也不知道。
 
“嗯啊……啊……”
 
“乖。”容岩亲亲他的眼泪,把他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
 
安彧被他顶得又重又深,叫得喉咙发哑。
 
等到容岩把他从浴室抱出来,天色已暗,安彧累得没力气说话,容岩帮他吹干了头发,把他塞进被子里,又亲了亲他的眼皮,“睡吧。”
 
2.
安彧心里记挂着容岩还没吃晚饭,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
 
房间里只有一盏小台灯亮着,容岩坐在地毯上整理文件,听到动静才走过来蹲在床边看他,“醒了?”
 
“嗯……”安彧迷迷糊糊坐起来,开了大灯开关,看清地毯上零散的文件,“台灯不够亮,怎么不去书房看。”
 
“随便整一下而已,”容岩给他倒了杯水,“还睡吗?菜已经准备好了,待会弄一下就能吃了。”
 
“你还没吃?”安彧有些惊讶,拿过床头的手机按亮,“怎么这么晚了……”
 
“等你一起吃,”容岩揉了揉他的脑袋,“我去炒菜,你再躺一会儿。”
 
“嗯……”安彧卷起被子随意地歪倒在床上,眼睛失神地看着他出去后把门虚掩着留下的小缝。
 
他们结婚一年多,除了多了做爱这件事,似乎他们的相处模式和小时候没什么区别。
 
容岩出身军政世家,只是逆了老爷子的旨意,不肯进部队,被断了经济来源也不低头。再后来……他们结婚,容岩总有自己的想法,他猜不透,只想好好陪他过日子。
 
他喜欢这样充满厨房烟火气的容岩,也喜欢大汗淋漓地操弄他的容岩。
 
可是容岩大概只喜欢和他做爱。
 
但也比容岩只把他当做普通朋友来的好。
 
这恐怕是安彧唯一的安慰。
 
……
 
吃过晚饭容岩就不停地在接电话,一大堆出差期间堆积的事等着他处理,安彧无聊地看了会新闻便撤回自己的书房,容岩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靠在沙发上看书,一节小腿搭在扶手上,偶尔晃一晃脚。
 
“你忙完啦?”安彧又晃了两下,像是很高兴的样子。
 
容岩点点头,走过去挠了挠他的脚心,安彧飞快把脚缩回,佯怒地看他一眼,后者低笑两声,坐下把他抱进怀里,“在看什么?”
 
安彧给他看了封面,然后翻了下一页继续看。
 
容岩的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安彧又看了两章内容,再侧头看他,容岩似乎已经睡着。
 
果然。
 
明明也知道是因为自己太无趣导致两人总是没什么共同语言,却还是会偷偷安慰自己也可能是因为对方工作太忙太累了。
 
总是为自己找借口。
 
总是不肯承认他们不合适。
 
还爱用沉默逃避。
 
好差劲。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一定能把他逗得开心大笑的吧。
 
安彧在心里叹了口气,合了书,刚想起身就被扣住了腰。
 
“去哪?”容岩仍然闭着眼。
 
“你这样不舒服,回房间睡吧。”安彧摸了摸他的手。
 
容岩贴着他的耳边,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
 
看他没有要挪动的意思,安彧也跟着他呆坐了一会儿才小声开口,“那,我给你按摩吧?”
 
“好。”
 
速度之快令人疑惑。
 
安彧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容岩就让他转了个身,自己主动躺倒,两条长腿搭在沙发另一端,使得安彧面对他直接坐在他的小腹上。
 
“……”
 
“这样我怎么给你按呀。”
 
容岩挑了挑眉,将他的上身压向自己,在他唇上亲了一口,两只手正兜着他的屁股,“用这里按好不好。”
 
“你怎么就想着这些……”
 
为什么只喜欢我的屁股。
 
多看看我也好啊。
 
安彧把脸埋在他的衣服领口处,努力忍着想哭的情绪。
 
“原来只有我想吗,”容岩的手游移至他光滑的脊背,又缓缓向下,探进他的睡裤里,颇为恶意地扯弄他的内裤边缘,“那,安安知不知道,为什么阳台上晾了我的内裤,我下午才刚到不是吗。”
 
安彧紧张得咬住了他的衣服,把脸藏得更严实。
 
容岩看着他红透的耳尖,心里邪念更盛。
 
“安安不乖。”容岩拨开他的臀缝。
 
“嗯……”安彧抓着他的手臂,“你不是都猜到了吗……”
 
“我要听你说,”容岩撤了手指,干脆地脱了他的睡裤,温暖的大掌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乖宝宝趁我不在干什么坏事了?”
 
安彧给他献吻,试图逃避这段羞耻情节,却被反客为主的某人吻得浑身发燥。
 
容岩看他呜呜讨饶,心软大半,轻咬着他的下唇开口,“偷偷穿我的内裤了?”
 
安彧羞得不敢睁眼看他,只用鼻音嗯了一声。
 
“穿了几次?”
 
“唔……”
 
安彧再次试图逃避。
 
容岩重重捏了一下他的屁股。
 
“三次……”
 
容岩咬着他的耳垂,“所以和我隔着视频弄之前,自己把内裤脱了是怕我看到?”
 
“嗯……”
 
“用我的给自己弄过了?”
 
安彧红着耳朵点头。
 
“乖死了。”
 
容岩抱着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左手揉捏他的臀瓣,右手在自己的阴茎上动作着,“刚才做得太厉害,这次不进去,但我要听你说全部细节。”
 
安彧犹豫着。
 
“把我说射就不闹你了。”
 
安彧心动了。
 
“就……上周二早上,我自己弄了,换上了你的,穿去上班……”
 
“到公司的时候我还在想,你会不会发现,还想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早上你可以……内射,然后我穿着你的……”
 
“妈的。”
 
安彧还没说完,下一秒容岩已经把他抱了起来。
 
“我要食言了,安彧。”
 
“我他妈怎么可能会介意。”
 
容岩粗喘着气把他压在床上。
 
“我要射进你的屁股里,喉咙里,睫毛上,嘴巴里,你要不要?”
 
3.
这一闹就入了深夜。
 
安彧半阖着眼无力地攀附在他身上,股间尽是大量的润滑液。
 
容岩看他射出些稀薄的精水,怜爱地亲亲他的脸,一边迅速抽出性器在他腿间戳刺数十下,达到顶峰后俯身一一吻过他的唇瓣,似红宝石的乳尖,疲软的阴茎顶端。
 
安彧平躺歇息,容岩重新覆身而上压着他。
 
圆满完成又一场情事。
 
这恐怕是他和容岩最贴近的时刻。
 
不用交流。
 
不会尴尬。
 
不去想其他事。
 
只继续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
 
肌肤相亲。
 
 
“疼不疼?”
 
“嗯?”
 
“这里,”容岩用指腹轻轻按在他的红穴处,“今天做太多了,我没有控制好。”
 
安彧摇摇头,“抹药就好了。”
 
“嗯。”
 
容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应声。
 
安彧摸不准他的情绪,却还是乖乖任他抱着去浴室清洗,擦药,塞进被子里。
 
后半夜安彧醒了两三回。
 
到底还是做得太激烈了,他后面没事,前头射多了有些疼。
 
难受得厉害了就看看枕边人,一根根数着他的睫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