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皇叔美如画(穿越重生)——枝子花花

时间:2019-03-09 15:27:12  作者:枝子花花

   书名:皇叔美如画

  作者:枝子花花
  文案:作为妇科医生的郭长林,轰轰烈烈的穿越了,可这魂穿的身体却长了一张娘娘腔的脸。
  郭长林表示:这不是我的画风,我来古代是为了三妻四妾的。
  某皇叔闻言,不做表示。
  次日,郭长林双腿发软:顾梓轩,你大爷的!
 
 
第1章 身负蛊毒
  “啊……”
  深夜寂静的山林中惊起无数飞鸟,扑棱着翅膀飞向远方。
  只见月光下的河水中倒映着一张娇俏清秀的面孔,正张着嘴巴,发出浑厚惊恐的尖叫声。
  这是谁?
  郭长林发疯似的摸索着自己的脸,河水中的人影也跟随他的动作亦趋亦动。
  虽是唇红齿白好看的紧,但这也不妨碍这倒影好似是个女人!
  郭长林似是想到了什么,赶紧伸手探向自己的胯下。
  “嘶!”
  幸好还在!
  郭林手心中赫然握着一大团肉,使劲一捏便疼的他眼泪直流,虽是面孔娘了些,好在还是个男人。
  不过是被车撞了一下,他堂堂二十一世纪的唯物主义妇科医生,醒来就在这荒无人烟之地浑身疼痛!
  “郭......郭长林,你若没事,可否来看看本王!”
  在他的捶胸顿足中,身后传来男人虚弱的声音,郭长林?似乎是在叫自己?
  郭林回过头去,便看到一个男人满身血迹的倚在树边,眼神诧异的看着自己。
  估计是自己捏自己老二的样子骇到了他。
  “轩王!您没事吧?”
  郭林脱口而出,恍然发觉自己竟有着这原身体的记忆,眼前这满身血污的俊美男人正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轩王顾梓轩。
  记忆犹如潮水般涌来,原主人郭长林是青城派大师兄,轩王登山来访,师父怕回京路上遇到刺客,便派他保护轩王,没想着还未出青城山的地界,就被歹人埋伏落得这步田地。
  似被郭长林炙热的眼神吓了一跳,顾梓轩皱起眉头冷漠道:“不碍事,就是腿好似摔断了。”
  捡起地上的包袱,想来已是甩开了那些刺客,郭长林便道:“我先扶您下山去医治吧!”
  “啪”的一声,手还未接触到那轩王便被拍开,郭长林被打的一愣,茫然的看着顾梓轩。
  “你身上的伤严重吗?”顾梓轩慢慢道。
  顾长林心下一热,想不到这看起来冷情的轩王还会关心人,忙道:“没事没事!”
  “那你便背着本王罢。”顾梓轩坦然道。
  自己这身上也汩汩的冒着血,这轩王有毛病不成,郭长林忙辩解道:“我也受伤了啊?”
  “和本王无关。”顾梓轩瞥了郭长林一眼,随后讥讽道:“青城派第一高手?未来的武林盟主?一身正气忠心耿耿?”
  郭长林恨得咬牙切齿,可是那轩王却说的句句属实,师父派他下山好好保护轩王,如今确实是他的失误才着了那歹人的道。
  好在这原主人底子厚,纵使一身伤痕背着轩王也不会太吃力,脚下每步都走得十分稳健。郭长林不禁怅然若失,自己是个女子的时候扛着十斤大米都直喘气,现在受了伤还能背着个男人走的虎虎生风。
  待到了山脚下,郭长林跟着原主的记忆找到了一家青城派的医馆。
  半夜砸门那医馆老板本有诸多不满,可打开门后见到来者是郭长林后马上尊敬万分,连忙请入医馆内。
  郭长林见那医馆老板的态度,心下也猜出这原主人定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不由得万分窃喜。
  医馆老板为两人治过伤后便退下准备房间,郭长林只想着赶紧回房研究研究自己的身体,起身便要离开,却不想被那轩王拦住问道:“你去哪?”
  “回房睡觉啊。”郭长林莫名其妙道。
  顾梓轩冷脸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一字一句道:“你我必须睡一间房!”
  郭长林脱口而出道:“不行!就算是两个男人,也不能同住!像什么话!”
  “万一那歹人又来袭呢?”顾梓轩冷笑一声一字一句道:“或者,你半夜跑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郭长林只觉得这人就好似是个天大的麻烦,当下也有些气极道:“那我们便就此别过,你找别人保护你吧!”
  “郭长林!你敢!”顾梓轩轻挑了小眉角,冷漠的脸上终于蕴上了怒意。
  “我有何不敢?”郭长林气极反笑,一张正气满满的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分外扎眼。
  半柱香后。
  郭长林坐在顾梓轩房间的桌前欲哭无泪,他自然是不敢的,整个青城派的命都捏在这个轩王手中,且师命在身,他虽不是原主人,但也不能做出太离经背道的事情。
  顾梓轩也不理会那坐在桌前的郭长林,自顾自的躺在床上,眼睛半眯着似是已经睡着了。
  无聊的郭长林细细打量着床上的轩王,那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似是被月光柔和的温柔了些许,一席墨发垂直腰间,单从皮相上来说,比起自己现下这幅女人般的面孔要好看得多。
  就着这么看着,郭长林便不自觉的走到了顾梓轩的床边,看着他睡得安稳,心下竟有些不服气,刚才欺压自己的种种皆是涌上心头。
  郭长林坏坏一笑,便弯腰想在他耳边大吼一声,吓他一下。
  却不想那在两张脸只有一拳距离的时候,顾梓轩的眼睛猛地睁开,一把搂住郭长林翻身便将他压在身下。
  “你......你干什么!”郭长林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只觉得心脏好似要从嗓子眼中跳了出来,结巴的话都说不完整。
  “郭兄是想偷亲本王吗?”顾梓轩将头低下看不清喜怒,发丝垂在郭长林的颈间有些痒痒的。
  “我没有啊,你别乱说!”郭长林眼睛胡乱的在顾梓轩身上扫来扫去,见他一袭中衣领口大开,露出雪白的胸膛,脑子嗡的一声就炸开了。
  “那你趴在本王床边是想做什么,爬上本王的床吗?”顾梓轩打趣的捏住他的脸道:“想不到郭大侠竟是个断袖。”
  还未来得及顶撞那轩王两句,一阵剧痛便席卷全身,郭长林一下子蜷缩起来,只觉得好似有一万只蚂蚁在撕咬他的肌肤,每一寸都如细针在扎一般,身体不停的颤栗,连张嘴叫喊都做不到。
  糟了,郭长林回忆起着师父下山前对原主人说的话:
  ‘你身上的蛊毒如今复发频繁,似与皇室有关,你且跟紧轩王混入皇宫,宫中自有接应。切记毒发时保持清醒,不可睡着,否则将死在梦中。’
  好巧不巧,竟是现下犯了蛊毒,郭长林颤抖着抚上自己脉搏,竟是虚弱的好似停止了一般,眼前逐渐迷蒙,自己这是要死了吗?
 
 
第2章 刺杀
  “长林......长林!”恍惚间竟看到轩王那张死人脸上满是关切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双手扶住像是要将他抱起。
  “啊……”
  下一秒那轩王便一匕首扎在了郭长林的腿根上,瞬间鲜血四溢,疼的郭长林瞬间清醒叫出了声。
  “你疯了啊!”郭长林挥手就给了轩王一拳,那匕首还插在腿上随着他的动作又是阵剧痛。
  许是离得太近,顾梓轩避无可避的挨了这一拳,瞬间眼眶便肿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郭长林的错觉,那轩王竟没有生气,只是将颤抖的手背于身后,仍旧冷着脸道:“看你差点睡着,帮你清醒清醒,不然谁为本王守夜。”
  郭长林含着眼泪拔出那匕首,单腿跳下床,发觉除了腿上的剧痛,便再也感觉不到别的不适了。
  这蛊毒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眼神晦暗不清的扫了那轩王一眼,心下嘀咕道,难不成他竟知晓自己身患蛊毒?
  郭长林气呼呼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一觉睡的得很不安稳,他竟是梦到原主人上山之前的事情。
  ‘隐约着这竟梦见一个稚嫩的少年抱着孩童躲避着狼狗的追撵,最后将孩童藏在山脚下自己引开了凶狠的狼狗。’
  待他醒来天已大亮,那医馆老板已为他们准备了马车和干粮,毕竟是两员伤患,马车总要稳当一些。
  那轩王顶着红肿的眼眶瞥了他一眼,冷着脸上了马车,郭长林想起昨夜被他压在身下的尴尬样子,打定主意今晚要找个地方重振雄风给他瞧瞧,便将飘逸的秀发一甩,坐在了前面驾车驶向城门。
  “快看!那不是青城派的大师兄!”
  “没错没错,天啊,他看我了!竟长得这般好看啊!”
  “胡说,明明在看我,他还对我笑了!”
  郭长林微微挑唇对着那手帕掩面的女子们眨了眨眼睛,便又引得那些女子娇笑一片,甚至有胆大者,将篮子中的桃子丢给他。
  “好姐姐,再给我一个如何,车内还有一人呢,我怕他吃味儿。”郭长林现下简直爱死了这副皮囊,他一个现代青年,调戏起小姑娘当然得心应手。
  “自是使得,就是不知,那车内的小哥儿也如你般俊俏吗?”那女子见顾长林搭话瞬间羞红了脸,忙将篮子中的桃子又掷给他一个。
  郭长林伸手便接住,回身便扔进了车厢朗声道:“这人可比我俊俏的多!”
  车厢内的轩王怒火已然烧到了眉头,正打算踢他一脚,现下闻言却愣住了。
  鬼使神差的捡起了脚边的桃子细细摩挲,嘴角微微上扬,口中却斥道:“道貌岸然登徒子。”
  “自是不如您正派。”郭长林也不恼,唇角勾笑道:“咱们可说好了,保护费一天十两银子,当天现结概不拖欠。”
  “好,”轩王将手中的桃子随手丢出窗外,嘴角勾勒出玩味的笑容,郭长林长本事了,竟是与他谈起了条件。
  马车驶出青城山的地界向北走,终是在傍晚赶到了临安城。
  而如今面前这灯火通明的阁楼,正是整个大楚叫得上名号的青楼,盘凤居。
  顾梓轩瞬间便知他要钱干嘛了,不仅嘲讽道:“郭大侠竟还有这份心思?”
  “都是男人嘛。”郭长林一手揽过顾梓轩的肩膀,这种地方在现代本来自己想也不敢想,如今竟是有机会可以合法进入,他当然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
  顾梓轩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这人将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怎么看都一副下流样,冷哼一声便甩开他的手大步迈进了青楼。
  虽是在电视上见过青楼的样子,但眼前的一切着实震惊了郭长林,美艳的女子娇若无骨逢人便往身上倚,一个媚眼过来便勾魂夺魄,仿佛生来就带着股骚气。
  “两位爷!想要什么样的姑娘?”老鸨远远的便看到这两位,眼神不自觉得上下打量,一位贵气十足人中龙凤,一位少年竟是皮相紧致,比女子还要好看上几分。
  “雨薇。”顾梓轩淡淡道。
  ‘哎呀这人,明明就是这里的常客还会点姑娘呢,跟我装禁欲!’郭长林一边排腹,一边对老鸨道:“给我找十个姑娘,开个大点的房,我和我兄弟好好乐呵乐呵。”
  老鸨眉头一跳,这少年满身正气却行为纨绔,竟有着说不出的韵味。
  待他们上了楼,便有十一位姑娘陆续的进了屋,顾梓轩看都没看那些姑娘,只是轻轻一抬手,一位抱着琵琶的姑娘施然上前坐在了他的怀中,想来便是那雨薇。
  随后两个人低头咬着耳朵,好似在说什么浓情蜜语,轩王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竟有了笑意。
  郭长林心道‘哇,这个闷骚!’,自己将余光扫过剩余的十位姑娘,燕环肥瘦各有风姿,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不合口味?”轩王闻声问道。
  “我虽是喜好美色,但是男扮女装的我可没什么兴趣啊!”
  郭长林说罢便长剑出鞘,冷笑着站了起来,中间那姑娘裙摆下的脚少说也有43码!
  轩王自是注意到了,进门起便有一位姑娘一直低着头,不似旁人般炙热的注视着他二人。
  那人闻言刚想跑,便觉得双膝一麻跪在原地,手腕好似被拧断般将袖中的刀脱了手,头被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郭长林内心兴奋不已,这原主人的武功他用起来得心应手,对着一旁仍抱着美人的轩王讥讽道:“你的命抢手的很啊。”
  轩王不理会他,将地上的刀拾起来架在刺客的脖子上问冷声道:
  “是太子派你来的吗?”
  郭长林本以为那人不会说,毕竟电视上都是那么演的,谁知那人忙不迭开口。
  “是是是!是太子派我来的”只见那刺客的眼神不自觉的瞟向雨薇,点头哈腰的样子着实没骨气。
  “又是他,这太子对你执念很深啊,”郭长林走到宣王身边打趣道,却见着那轩王轻蔑一笑,将手中的刀向前一伸。
  周围赫然尖叫四起,那轩王竟是将刺客捅了个透腔。
  鲜血顺着刀刃滴落在地。
  顾梓轩冷笑道:“你不是。”
 
 
第3章 错认
  这种蠢货,太子自是不屑于用,太子的死士皆有家人在手中作为把柄,被抓后只会自尽不会开口。
  “呕!”郭长林虽是医生,但这样杀人的场景自是从未见到,看着那尸体不由得一阵作呕,更是感觉到了与轩王的疏远,这个男人他一无所知。
  眼见那九个小姐姐惊叫着四散奔逃,转眼间屋内便只剩三人一尸。而那雨薇竟是面不改色的弯下腰扯开刺客的衣服,胸口处一只面目狰狞的狼头极其醒目。
  感受到了郭长林抵触的目光,轩王竟耐着性子道:“他若不死,雨薇的身份暴露,会死更多人。”
  不过是保护自己的情人,何必说的这样冠冕堂皇,郭长林不屑的勾了勾嘴角,当下不愿在与轩王多说一句。
  此地自是不宜久留,轩王对雨薇点了点头,随后便与郭长林翻窗而出,驾着马车,连夜赶往京城。
  三天的路程,郭长林再未与顾梓轩说过一句话,他闭眼便是那刺客死时的样子,睡醒就一身冷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