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柏里寻兰(古代架空)——LittleSweetie

时间:2019-02-11 09:50:36  作者:LittleSweetie

   《柏里寻兰》作者:LittleSweetie

 
  无责任简介:
  王爷被小皇帝包养的故事(?)
  可能的雷点:作者才疏学浅,可能这个就是最大的雷吧。本来想写一篇古风小黄蚊,结果构思着构思着剧情就复杂了起来……
  甜虐程度:整体比较甜!可能最虐的就是序章?
 
 
序章
  柏晏清闭着眼,静坐于黑暗中。
  远处传来大门被推开的声音,随即便听见了几个小狱卒诚惶诚恐地唤了几声,“陛下”。一行人的脚步声愈发靠近。
  柏晏清缓缓睁开眼。
  片刻后,火光驱散了黑暗,久不见光的地牢被照得明亮。柏晏清眯起了眼睛。少顷,视野才逐渐清晰。
  百里灏章立于光芒中。龙袍加身,尊贵无比,自有一番不怒自威的王者气度。
  百里灏章沉默着。两侧随行的人皆垂首,不敢发出一声。
  “把门打开。”
  狱卒应了一声,拿出钥匙开锁,再将门上环绕着的层层锁链取下。
  百里灏章从身旁一个狱卒手中接过油灯,再挥一挥手,示意两侧随行的人退下。他独自拿着油灯走进了牢房。
  百里灏章把油灯放在桌上,顿时狭小的牢房亮堂了起来。百里灏章来回踱步,仔仔细细把室内陈设物什都端详得明明白白。柏晏清也不说话,目光追随着百里灏章的身影而动。百里灏章的影子被打到了墙上。影子随着他的步伐,被缩短复又拉长。
  他蓦然停下脚步,也不看柏晏清,问道:“饭食如何?”
  柏晏清沉吟半晌:“……很好。”
  百里灏章:“可曾有人苛待为难于你?”
  柏晏清:“不曾。”
  百里灏章点点头:“那便好。”
  两人又再度陷入了沉默。
  柏晏清:“陛下可还好?”
  百里灏章闻言,手无法克制地微微发颤。他转过头看向柏晏清,那人清俊温润的面庞,一如初见,叫他爱极也恨极。百里灏章鼻头一酸,一时间千头万绪涌上心头。多少年来,他的城府愈发得深,已然习惯于喜怒哀乐不形于色,叫旁人猜不透。但唯独面对柏晏清……
  在百里灏章回首的霎那,柏晏清不禁蹙眉。百里灏章的眼中浓稠得化不开的悲哀让柏晏清心慌。
  百里灏章的面容因爱恨交织而扭曲,他自嘲道:“朕放在心尖上的人,与朕同榻而眠那么多年的人,为朕生养了皇太子的人,不仅通敌……还想要毒害朕。”
  柏晏清一言未发,只是咬紧了牙关,阖上了眼。
  百里灏章几步走上前去,掐住了柏晏清的下颌,强迫他不得不抬头看向自己:“现在他问朕是否安好,朕想问问你,朕该如何作答?”
  柏晏清看着百里灏章,嘴唇微微颤动,桃花眼里盛满了不忍与悲伤。
  百里灏章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朕再问你一遍,是你做的吗?”
  沉默。
  良久,百里灏章放软了语气,带了几分恳求:“……只要你说你没有做过,朕就信你。”
  柏晏清就这样定定地注视着百里灏章,任由他怎样做,哪怕下巴被捏得痛了,也连哼都不哼。
  百里灏章无可奈何,泄了气一样放开了柏晏清。神色颓唐地向后退,踉跄了几步,撞到了桌角。
  柏晏清惊呼:“陛下,小心!”上前几步就扶住了百里灏章的手肘。
  百里灏章瞥了柏晏清一眼,目光凌厉。他陡然捉住柏嘉清的手腕:“所以你一直在喝避子汤药?这就是原因?”
  柏晏清顿时脸色惨白,嗫嚅道:“你……竟然知道?你如何……”
  百里灏章笑了,笑得残忍:“是啊,朕什么都知道……”
  说完,他便不由分说地把柏晏清扯到墙边。大力的拉扯让柏晏清一时没站稳,伸手扶了一下墙。这时他感到百里灏章从身后抱住了他,单手扯开了衣襟,探入了里衣,手指捏着胸口红樱揉搓。
  “朕非要让你再给朕一个孩子。”
  柏晏清双手扶墙,身上的衣物被褪得干干净净,浑身上下不着寸缕,肤色莹白胜雪近乎透明。百里灏章立在他的身后,龙袍松松垮垮。狭小的牢室内,除了两人交错的喘息声,就只有“噗滋噗滋”的淫靡水声。
  紫红色的狰狞阳物在雌穴内浅浅戳刺。雌穴生得粉嫩小巧。那般窄小,像是根本吞不下阳具那般的庞然大物。
  但是柏晏清却快要被逼得疯魔了。他知道百里灏章一直在折磨他,所以故意只在穴口不咸不淡地插弄几下。
  “是不是忍不了了?真是淫荡。”百里灏章语气嘲讽。单手伸向了两人的交合处,在阴户处按压,淫液湿答答地沾了一手。
  百里灏章的手逐渐上移,握住了玉茎,柏晏清闷哼一声。百里灏章道:“这里也这般湿。娼妓怕是都没你这般发浪。”
  百里灏章从柏晏清的身体里退了出去。硕大的阳物一退出,一时再无他物堵住花穴。淫水外淌,白玉般的腿间尽是水光。
  百里灏章的手指在后穴抠挖。后穴窄紧,乖巧服贴地将手指包裹。
  柏晏清深感无力。他双手扒着墙壁,指尖用力之大像是要陷进去:“……求你进来……”
  百里灏章恍若未闻。
  柏晏清:“夫君,我们再添一个孩子好不好?”
  百里灏章动作一滞,手指退出了后穴。他抬起了柏晏清的一条腿:“是你说要生的!”
  百里灏章长驱直入,一改往日的温柔体贴,大开大合毫不留情。但两人的身体相熟已久,纵使是粗暴的抽插,也让柏晏清很快得了趣,连脚趾都动情得蜷缩了起来。柏晏清一向在情事上坦诚,从不掩饰自己的畅快。牢房内尽是他感到爽利,情动的呻吟。
  百里灏章抽插了百余下,娇嫩的花穴被捅得红肿软烂。到了后来,柏晏清也被硕大粗长的阳物顶弄得神志不清。在尚且清醒的记忆中,他就记得百里灏章把手掌垫在了他的额头和墙壁之间。每当他被用力一顶,他的额头都会撞上温热宽阔的手掌。
  最后,滚烫灼热的精水丢在了花径深处。一股又一股的浓精把肉壁浇灌。柏晏清胸膛起伏,长呼一口气。
  就在这时,百里灏章在柏晏清光洁的肩头用力咬了一口,柏晏清发出痛苦的低吟,百里灏章这才把他放开。肩头留下的牙印极深,还渗着血。
  百里灏章叼着柏晏清的耳垂,喃喃着,仿佛情人间的低语:“朕得尿在里面才好……是不是这样,你就能完完全全的,属于朕了?”
  柏晏清垂眼轻喘,并未反抗:“……好。”
  柏晏清此刻的顺从却让百里灏章眼眶一热。无论是逼迫他做他不愿做的事,言语羞辱,还是伤他,柏晏清都能够坦然以对。似乎什么都不会在他心底掀起什么波澜。
  那朕到底算什么呢?
  柏晏清没有等来尿水,只感到肩膀一沉。百里灏章把柏晏清禁锢在怀中,头埋在了柏晏清的脖颈间。
  不知过了多久,柏晏清觉得肩上湿热。良久才意识到那是泪水。
 
 
第一章 遥相望
  七年前。
  盛二十万精兵铁骑与黎三十万大军战于平谷原,盛大败黎,黎灭。两国拉锯数年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结束。
  盛国新帝登基不满四年,才及弱冠,却已在短短几年内,将南方大片疆域收入盛国版图。举国上下无不欢腾雀跃。
  都城,建安。
  年轻的皇帝站在城楼上,俯瞰城楼下得胜而归的将士们。
  纵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百里灏章的内心却汹涌澎湃。
  才登基时,年纪尚轻的他并不被看好。黎国皇帝又贪婪好战,屡屡出兵来犯。一时间盛国内忧外患,百里灏章更是举步维艰。能走到今日,着实不易。
  他只感觉此刻,他的内心仿佛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烧得他连流淌着的血液也热了起来。梁国的版图仿佛就在他的眼前,他看见了千里冰封万里飘雪的塞北,孤烟落日驼铃声声的大漠,烟雨朦胧船歌悠悠的江南……
  “陛下,入秋了天凉,您又站得久了,快多加件衣裳。”李福手里托着一件叠好的大氅,关切地说。年迈的宦官跟在百里灏章身边多年。虽然上了年纪,眼皮子都好几层,且眼睛常年像没睁开一样眯缝着。但是实则耳聪目明,精明能干。
  百里灏章略一颔首,示意李福为自己披上。就在这时,百里灏章突然闻到了一股幽香。像是兰花的清香。虽是幽香,却摄人心魂。
  早春怎会有兰花香气。百里灏章心道。他一蹙眉,眼睛四下一扫,便停在了城楼下的某一处。
  一少年骑在白马之上。锦衣玉带,温文华贵。长发墨黑如瀑,铺在肩上。
  似是注意到了城楼上的目光,少年抬起头。面若白玉无暇,唇若四月樱花,桃花眼含情目。一阵微风吹拂而过,散发随风而动。少年浅浅一笑,浅到让人无法分辨那究竟是不是一个笑容。
  百里灏章一时竟感到脸热,胸口如同有战鼓在擂。
  “陛下,陛下?”李福唤了几声,才听到百里灏章的回应。
  “无事。”
  李福撑开眯缝着的小眼,浑浊的眼白显露了出来。他发现百里灏章的耳根竟然泛起了红。李福诧异,便顺着百里灏章的往下看,一眼便看到了骑着白马的绝色少年。
  夜,盛国皇帝大宴群臣。宣启殿歌舞升平,灯火通明。平谷原一役中领兵得力出奇制胜的将军廖冉,被皇帝大为嘉奖,并封了骠骑大将军。同时,有功的将领也一并被封赏。一时间,宣启殿内热闹非凡,处处洋溢着欢乐。
  宴会上,武将豪迈,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文臣吟诗作赋,盛赞皇帝年轻有为。
  百里灏章喝得微醺,面上染上了一层薄红霞色。听着臣子们你一言我一语,不住地颔首,还时不时点评几句。
  大殿之上,乐坊的女子们抱着琵琶弹奏,个个水灵清秀,温婉动人。舞姬们身段窈窕,婀娜妩媚,伴随着琵琶声声,翩然起舞。她们翠绿色的儒裙外披了一件鹅黄色的纱衣,随着舞步,柳腰轻摇,裙裾翻飞。好似仙女下凡。
  一曲终了。百里灏章左右扫了一眼两侧的臣子们,有几个人的眼睛都瞪直了。百里灏章感到好笑,拍手道:“好。”
  见百里灏章像是很满意,丞相当即见缝插针,旧事重提:“陛下,眼下心头大患已除。陛下后宫无人,也是时候该考虑扩充后宫了。不如尽早命人筹备选秀。”
  百里灏章刚端起酒杯,正欲小酌一口,未曾想被丞相的话一噎,呛了几口酒,接连咳嗽了几声。
  李福连忙上前打算为百里灏章拍背顺气:“陛下。”
  百里灏章摆摆手道:“无事。”
  百里灏章看着丞相皮笑肉不笑,心道这老家伙还真是不好糊弄。从前说南方战事吃紧,无心男女间小情小爱这才堵住了他的嘴。才打完仗就又把这事提了起来。
  百里灏章道:“这是朕的家事,就不劳丞相挂心了。待南方诸多事物处理妥当后,朕自会考量。”
  丞相听出了敷衍,不依不饶地说:“陛下的家事也是国事。皇嗣为一国根本。陛下是真龙天子,英明神武。若有子嗣,定然是人中龙凤!”
  得,这老家伙看出来朕没那个心思选妃,圈圈绕绕,用子嗣之事来压朕。说来说去还是要朕选妃。
  纵然心里千万般不快,面上还得是笑嘻嘻。
  百里灏章正欲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同丞相再周旋一局。没曾想,这时御史大夫发话了,言辞诚恳眼含热泪:“陛下,正是如此!身为臣子的我们,哪个不日日期盼着皇子的降生呢?”
  瞬间,臣子们期许的目光刷刷投向了百里灏章。
  御史大夫突然打了个哆嗦:咦?为何明明陛下在朝我笑,我却仿佛觉得陛下在瞪我?
  百里灏章回到寝宫,心烦意乱。看见谁都觉得人家要催促他成婚的事,一见到有人张嘴就烦躁。摆摆手叫宫人们都退了下去。
  先皇后过世得早,先帝病重之时,本想至少要看到他这个皇儿大婚。在世家女子中挑挑选选,左右思量,才选中了前朝太尉家的外甥女李氏。李氏容貌姣好,温婉贤淑。若能嫁与百里灏章,那便是天作之合。
  没曾想,还未等到二人成婚,先皇便崩逝了。
  那时候,盛国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百里灏章一心扑在了国事上,再无其他心思去顾及其他。
  其实,除了这些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
  曾经属国为他献上过美人。美人娇艳妩媚,热情似火。他还没有做什么,美人自己就褪了衣裳,赤条条地缠着他趴在他耳旁吹气。百里灏章年轻气盛,说他无什么反应那也是不可能。下身硬挺,心里却是极为反感厌恶,本能感觉好像哪里都不对。究竟是哪里不对呢?他也说不出。美人白嫩的酥胸紧贴着自己的前胸磨蹭,软软的腰肢轻轻摆动,全身都散发着甜腻的香气……
  明明什么都很“对”。
  他想不出来个所以然,但是心头的厌烦让他也无法继续。
  他更情愿用手为自己纾解。他记得偶有几次替自己纾解,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乌发赤裸的人。这个人的身体不似女子的那般绵软,也不似男子的那般硬邦邦的。
  百里灏章一度十分疑惑:朕是否……有疾?
  思及此,百里灏章再度感到了困惑。心烦再添困惑,搅得他十分焦躁。正在这时,忽然一阵微风拂面,清香袭人。
  又是兰花的香气。
  百里灏章不记得自己曾在寝殿里种植过兰花。他猜想是不是沾上了舞女身上的味道,便嗅了嗅自己的衣袖,然而并没有闻到什么气味。
  他向里屋走去。一进屋,这才发觉里屋内竟然有人!
  那人正是队列中那个,骑白马的清俊少年!而兰花清香的源头,也正是这个少年。
  少年倚靠着雕花椅背,正在酣睡。白玉般温润的面庞上透着淡粉,大抵是才入秋,屋内炭火就烧得过旺了一些的缘故。睫羽纤长,根根分明。紧闭的双眼下一小片青黑,想必是多日赶路疲惫所致。薄唇微启,唇瓣如三月樱花,鲜艳柔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