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将军与山神(玄幻灵异)——妖怪想喝酒

时间:2019-02-11 09:49:57  作者:妖怪想喝酒

 ======================================================================

《将军与山神》妖怪想喝酒
少年战神将军vs一言不合就吐血山神。
那个将军,小将军,小侯爷,说的都是他杜衡。
那个山神,红衣小王爷,穆小王爷,小王爷,说的都是他穆胥。
短篇,不长。
应该会有第二部。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衡穆胥 ┃ 配角:陶平 ┃ 其它: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9534字
第1章 楔子
竹林环绕的湖边,有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三分之二埋在地下。
露出地面的三分之一,躺着一个男人,不,一个男神。
一个男神仙。
男神仙一身红衣,仰面躺着,双手垫在脑后,舒服地闭着眼睛。
男神仙的肚子上,一只体型很小的狸猫正在打盹儿。
“有个小鬼来了”。男神仙伸出右手摸了摸肚子上的狸猫,没有睁眼。
狸猫被摸得很享受,双眼眯了起来,往男神仙手上蹭了蹭,没有理会男神仙。
男神仙坐了起来,把狸猫捧到腿上,继续抚摸狸猫的头,声音懒懒的:“都忘了结界已经五百年了”。
狸猫张嘴打了个哈欠,又弓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我送他出去,你布结界,”纵身一跃已经跳到湖的另一侧。
男神仙右手微微动了动,狸猫再次回到了他怀中。
“说了不许抓我。”突然被拽回的狸猫不悦地伸爪在男神仙手上抓了一把。
“哎哟,”男神仙搓了搓手上的爪印,“别急嘛,让他进来。”
“别打鬼主意。”狸猫没再理他,往他怀里钻了钻,继续闭着眼睛打盹儿。
男神仙右手托腮拄在石块上,又换成了半躺的姿势,没话找话:“本仙好歹是个神,怎么会打鬼的注意呢。”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小黑影往他的方向跑了过来,发现他之后,站住了。
男神仙笑着盯着小鬼,小鬼慢慢靠近他,走近的时候,先盯着他怀里的狸猫看了会儿,又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你是仙人吗?”
这小鬼识货啊。
男神仙心情很不错,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小鬼,过来,坐这儿。”
小鬼慢慢走过去,坐到了男神仙的旁边,两只眼睛依旧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男神仙抹了抹小鬼脸上的灰,继续笑着说:“你为什么觉得我是仙人,说不定我是妖怪呢。”
“因为你很好看。”依旧是一双纯真的大眼睛。
这小鬼会说话啊。
男神仙很愉快地捏了捏小鬼的脸:“这点我赞同。”
小鬼闻言眼睛一亮,翻了翻男神仙的手,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又扯起他的衣服看了看,很是兴奋:“你真的是仙人吗?”
“真的呀,”山神任由小鬼摸着自己,语气不乏得意,“本仙是这里的山神。你是不是迷路了,小脸这么脏。”
“我没有迷路,我在找小羽。”小鬼本来还想问山神很多问题,山神一问起自己,小鬼就忘了刚刚的兴奋,乖乖回答山神的问题。
“小羽?你家人吗?”
“是我的马。”小鬼说。
“马?”山神没明白。
“嗯”,小鬼继续解释:“它把我甩了下来,自己跑走了。”
“我是说,你的马叫小羽吗?”
小鬼点了点头。
山神不理解马还能有名字,望了望怀里的狸猫,好像从来没想到要给它起个别名儿,甚至连“狸猫”都很少叫。
山神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也有名字?”
“我叫杜衡。”小鬼说完蹲在地上用手指开始划拉自己的名字,划完又站起来:“山神你有名字吗?”
山神瞬间感觉低人一等。活了几千年,不止狸猫没想过起名字,也从来没想过给自己起个名儿。
他们这些神仙,都是水神、河神、山神直接称呼,都没有取别名的。
或许是他们取了,自己不知道......
山神决定先不纠结这个问题,改日再好好为自己想个名儿。
“你叫我山神就行。”山神拍了狸猫一下,狸猫跳到一边,山神蹲到杜衡面前,又抹了抹他脸上的灰:“从马上摔了来了?摔疼没?”
“不疼,但是小羽不见了。”杜衡也跟着抹了抹脸。
“别担心,山神大人会帮你找小羽的。”山神又指了指杜衡背上挂的弓和箭,刚刚杜衡一过来他就看到了。弓比正常的小很多,蓝灰色,箭也短了些,露出的箭尾是黑色的。一看就是为杜衡这个小身板量身定做的,“你会射箭啊?”
杜衡点了点头。
山神指了指空中:“射一箭本仙看看。”
杜衡往半空中看去,一颗苹果正定在那儿,他一阵兴奋,把背上的弓握在手里,搭上短箭,顷刻间苹果就落到了山神手中,上面插着一支短箭。
“箭法不错,几岁了就会射箭啦?”山神看着手中的苹果。
“五岁。”
跟自己猜的差不多。
杜衡一身骑马装,在手腕脚腕还有前胸都有薄甲束身,估计是哪家的小公子,一块出来狩猎玩的。
感应到一只枣红色的小马驹在吃他的竹子,山神心里一阵痛,不动声色定住小马,这一定是杜衡的小羽了。
结界得重新布上了,再过会儿不知道会出现什么。
山神又捏了捏杜衡的脸:“走了,带你找小羽。”
杜衡脸上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你知道小羽在哪儿吗?”
“当然了,本仙可是山神呐。”
山神牵着杜衡的手往竹林走去,杜衡很开心地问了很多问题。
“山神,你会法术吗?”
“会呀。”小鬼难道以为刚刚的苹果自己长半空的?
......
“山神,你是不是活了很多岁了。”
“是呀,老头子啦。”
......
“山神,你一直待着这里吗?”
“对呀,”山神以为杜衡还想来找他,“这里很美吧?”
杜衡点点头,“你想去我家玩吗?”
“嗯?”山神回头,“你家?”
“我家很大,人也很多,父亲、鸣叔还有允之哥哥都对我很好,陶平哥哥也经常来找我玩。”
山神没说话,听杜衡继续说。
“我们还可以去校场看父亲带士兵训练。”杜衡边说边晃了晃握着山神的手,“出去也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不过父亲不让我总是去外面,但我们可以偷偷从后门溜出去。”
“小鬼头,生活很丰富啊,”山神笑着摸了摸杜衡的头,“怎么突然想让我去你家?”
杜衡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我怕一个人在这里会孤单。”
“嗯?”山神怔了怔。
孤单吗?好像没觉得,狸猫虽然对他爱答不理的,却很喜欢粘着他。山中的精灵在没人的时候也挺热闹。
不过,好像是少了点什么。
“外面很好玩的。”杜衡以为他没听见,又补了一句。
嗯......外面吗?
好像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山神出了神。
“啊,小羽!”杜衡开心地大叫着往枣红色的小马驹身上扑去。
山神回过神,也走了过去,不动声色解开定住小羽的法术,看着杜衡蹦蹦跳跳的样子,忘了心疼自己的竹子。
等杜衡没那么激动了,山神才开口:“还这么亲呢,摔的你一脸灰都忘了?”
“因为小羽的腿好像受伤了,它很疼才跳起来的。”
“是吗?”山神弯腰看了看,小羽的右前腿上果然有一条挺深的口子,边缘部分已经结了痂,像是箭擦过去的痕迹。
杜衡也看到了,满脸心疼:“山神,你能帮小羽治一治吗?”
山神看着杜衡,身子都没动,只一挥手说:“好啦。”
一直慢悠悠跟着的狸猫无奈地瞅了山神一眼,在小鬼面前耍帅,也就这位无聊的神做得。
杜衡又凑上去看了看,伤口已经不见了,他兴奋地抱了抱小羽的腿:“山神,你真的会法术,你好厉害!”
“什么叫真的会,本仙本来就会,”山神笑了笑,“走啦,送你出去。”
山神把杜衡抱到马上,牵着马往竹林外走。
听到有人叫喊杜衡的名字,山神停住了。
转身朝杜衡笑了笑,又捏了捏他的脸:“就送你到这里啦,小杜衡。”说完不等杜衡答话,就隐了身子。
“山神!”杜衡坐在马上朝空荡荡的四周叫了几声,没有任何回应,“我会再来找你的!”
隐了身的山神并没有离开,听到杜衡这一句轻笑一声。
这次结界法力失效了,杜衡才偶然闯进来.
下次......应该找也找不到吧。
“衡儿!”杜光看到杜衡,骑马赶了过来,身侧跟着钟鸣,身后还有一队人马,都是背弓负箭的装束。
杜光把杜衡从马上抱了下来,上下看了看杜衡。
钟鸣也下了马,关切地问:“小公子,你没受伤吧?”
“鸣叔,我没事儿。”杜衡想起来什么,又兴奋了起来:“但是小羽受伤了,不过被山神治好了。”杜衡说着走到小羽右腿处。
“哎?”看见小羽腿上又出现的深褐色的伤口,杜衡有点不敢相信,“刚刚明明被山神治好了的。”说着伸手摸了摸,伤口的确还在。
“这是箭伤吧”,钟鸣看着杜光说。
杜光看到马腿上的伤口,脸色也沉了下来。
听到杜光的叫声时,山神就把小羽的伤口又现了出来。能对一个五岁的孩子出手,还是要提醒一下杜衡身边的人。
至于自己......
“我真的遇到了山神!他穿着红色的衣服,长得很好看,还把小羽的伤治好了,我亲眼看见的!”杜衡还在解释。
杜光刚开始还耐心地听杜衡诉说,以为他口中的红衣男子,是想伤他的人,还派了一队人马去搜查。后面杜衡说红衣男子对他很好,又说他会法术,还在自己面前消失了,杜光就放弃与他沟通了。
没有人相信杜衡看到了仙人,他急的满脸通红,转向钟鸣:“鸣叔,他还有一只很漂亮的狸猫。”
钟鸣也觉得杜衡是受到了惊吓,啊啊应了几声:“小羽受伤了,小公子跟我一起回去吧,我们回去再说。”说完就把杜衡抱到了自己马上。
杜衡又朝四周扫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红色的身影,转身蔫蔫儿地坐好了。
看着一队人离去的背影,山神揉了揉怀里的狸猫:“他说你漂亮。”
狸猫没理他,淡淡地别过了头。
山神不在意地笑了笑,看了看手中的短箭,喃喃道:“外面吗......外面......”
 
 
 
 
 
第2章 01
卞南王家有位小王爷。
喜穿红衣,尤爱绿竹,琴艺一绝。
就是......有点冒傻气。
没事就喜欢满大街逛,所以冒傻气这事儿,卞南人尽皆知。
比如,下大雨了,别人都跑着躲,他自己愣站在原地,一脸不敢置信,问身边的人:“这是雨吗?竟然能把我淋湿?”
身旁的仆人知道他又犯病了,直接放弃沟通,只想把他拽走。
无奈这位小王爷力气大得很,怎么拽都纹丝不动,几个仆人只能蔫蔫儿地跟着他,看他一个人在大雨里开心地散着步。
几次下去,仆人一个接一个病倒。直到又一次暴雨后,这位小王爷病了十来天,此后才停止雨中漫步。
再比如,出去闲逛。
买了个小拨浪鼓,给了人家一锭银子。吃碗阳春面,给了人家一锭银子。买串糖葫芦,给人家的还是一锭银子。
自此,街上的小摊小贩看见红衣小王爷走过来都双眼放光,叫卖得格外起劲儿。
仆人刚开始觉得是自家小王爷出手阔绰,没怎么搭理。
慢慢发现有点不对劲。
小王爷好像对钱没什么概念,买什么都给一锭银子。
要五文给一锭,要二十文还是给一锭,看着就心疼。
仆人们后来就不让小王爷碰银子了,拿了东西直接走人,他们负责掏钱。
......
类似的事多得数不完。
其实小王爷六岁之前不是这样的。
 
六岁前的小王爷,跟着先生读书习字,谦恭乖巧,功课出色,从没捣过乱。
卞南王对小王爷的要求也很严格,亲自教他拳法。小王爷卯时起床练功,戌时就寝,作息时间很规律。
虽是个孩子,小王爷性格却很沉稳,跟卞南王很像,话并不多。
直到小王爷六岁生日时不慎落了水。
昏迷了四天,迟迟没有醒来的迹象,卞南王府已经做好了准备后事的打算。
熟料第五天,小王爷突然转醒。
全然没有大病后的虚弱表现,活蹦乱跳,性情大变。
不像是伤到了脑子,因为之前的事都记得。
只是好像变得,对生活格外地......热爱。
一只勺子都能拿着看半天。被子掀开了又盖上,盖上了又掀开。坐在木凳上也开心地晃个不停。看见一碗白粥也两眼放光。在房间里东摸西摸,走到花园也兴奋地东看西看。看见一个灯笼马上跑过去抱进怀里。
卞南王对自己杰出稳重的儿子突然变成了一只总是笑嘻嘻的好动的猴子,很是不能接受,还想按照以前的规矩严格要求他。
无奈这只猴子整天只想着出去闲逛。
先生原本一天教他半篇文章,他直接把整本书给先生背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