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末世生存法则(穿越重生)——岑蔚

时间:2019-02-11 09:48:09  作者:岑蔚

   《末世生存法则》作者:岑蔚

  文案
  二零二零年七月,一场不知名的病毒在全球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医院、学校、机场的等大型公共场合全部瘫痪。陆承撑过了末世的前几个月,在一次外出和同伴找吃的却被同伴害死。所幸的是,死后他竟重生到末世的一年前。
 
 
 
第一章 重生
  “陆承你确定这样可以么?”
  满目疮痍的街道上,有两道身影正一停一顿着僵硬的往前走着。
  两人身上布满血污,一身褴褛,脖子上更是挂着还在滴血的肠子,显得有些触目心惊,所到之处腐肉的恶臭味如影随形的伏在鼻尖。
  而叫做陆承的年轻男子走在前面,原本白净的脸上涂满了血肉渣,他的眉头可能因为恶臭紧紧地皱着,从他微微颤抖的胳膊中不难看出他此时心里到底充斥着怎么样的恐惧。
  “嘘!”陆承回头瞪了一眼亦步亦趋跟在其后的同伴一眼,而后才又谨慎的扫视一圈不远处像傀儡一般游走的丧尸,不由得握紧了手上的长棍,声音微微的有些颤抖:“白一峰,这么大声你是不要命了?!”
  白一峰一怔,也是紧张的看了一眼周围,见并没有丧尸因此靠近,才吁了一口气,嘴上依旧嘟囔道:“我就随便说一声,哪能这么容易被发现?”
  “听我说,离这里不远有一家面包店,至于还有没有吃的就看我们造化了。一会你就像现在这样慢慢的走,记住一定不要说话了,尽可能的不要发出大的声响。”
  陆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眉宇间多着一丝茫然和惊恐:“现在也没办法了,我们只能赌一把。”
  原来叫做陆承的少年是在a市上的大学,自从末世爆发之后就一直躲在学校已经荒废的宿舍楼里面,靠着以前囤在寝室的一箱方便面撑到现在。
  而白一峰则是不久之前遇到的同班同学,原先也就只是说过几句话的交情。
  两人估计都是末世之后第一次看见到活人,说了几句话之后不免就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情,当下商量一番之后就决定一起出来找吃的,两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都说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不在危急中灭亡,就是在危急中爆发。
  两人都是正好二十几岁一身热血的小青年,制定好了方案之后,果断义无反顾的就选择了爆发。
  他们先是找到一具落了单的丧尸,合力将其击杀之后,从某部丧尸片中得到灵感,先是将丧尸几斧头剖了一遍,在将肠子取出来挂在自己的身上,又往衣服抹上血渍,想要用丧尸的气味盖掉自己的气味。
  两人本来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没想到竟然成了,这一会正凭着记忆,正一步一步的朝着附近的一家面包店走去。
  眼看着面包店就在前方,陆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风觑了一眼远处店门口盘旋的丧尸,脚步一顿,学着僵尸的动作,半僵硬的回头看了白一峰一眼,没有张开嘴,只是用嗓子哼着说:“小心点。”
  白一峰心里也知道此次出来的危险,严肃的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两人就这么一直仿照丧尸走路的姿势一点一点的前进着。
  经过其中一只丧尸的时候,鬼知道陆承心里面有多慌,这种方法还是之前他追剧时候看到的,虽然就目前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怕就怕情节就跟电视剧一样突然变化,发生意外,内心狂跳不止。
  直到他们从好几具丧尸身边走过,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之后,才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这么一步拖着一步大约走了将近二十几分钟后,两人才算是能看清面包店的大概状况。
  面包店大门敞开着,透过外面的玻璃窗户不难看出里面的货架已经摔倒一地,大约是慌忙中被很多人踩踏,都成了碎渣渣,所幸的是靠中间位置的一个货架上还有好几袋面包,分量还算不少。
  白一峰一喜,估计是觉得丧尸一直没察觉到他们,心里有些膨胀,登时就忘了要注意的地方,抬步就要往店里面跑进去。
  陆承心中一惊,连忙的伸手拉住白一峰,谨慎的开口:“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丧尸,还是小心一点。一会进去你去左边我去右边,看到丧尸的话不要恐慌,也不要舍不得那几袋面包,按照我们来的时候的样子慢慢的退回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知道吗?”
  白一峰像是有些敷衍点了点头,算是应了陆承这句话,好在也是放慢了脚步,慢慢的往店里面走去。
  陆承抿了抿嘴唇,只好也尾随其后。
  两人进了店之后,先是小心翼翼的将店面大概查看了一下,到头的时候陆承用手势和白一峰比划了一下,示意自己这边没有丧尸,白一峰也用同样的手势回应。
  陆承心中暗喜,一直紧绷着的情绪委实也是到了这一刻才放松了一些,紧接着就用手势示意白一峰先将面包收集起来,自己则是去先把店门关起来,以防中途有丧尸进来。
  比划完,陆承就快速的往店门走去,好巧不巧,正好遇见了只丧尸正面游荡过来,对方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生前该是某个公司的管理层,这一会正眼神空洞的走了进来。
  陆承心中一惊,到底也是第一次和丧尸面对面,恐惧感瞬间布满了四肢百骸。
  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正准备想些法子引走这些丧尸的时候,在里间的白一峰陡然发出了一声满是恐惧的尖叫!
  一时之间,外头的几只丧尸瞬间都抬起了头,空洞的眼神中像是出现在一丝对焦,齐齐的朝着白一峰看了去,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兴奋。
  糟了!
  陆承心中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出事了,来不及多做些什么,没管三七二十一,当机立断的就先是猛地一脚将面前的那只丧尸踹翻了出去。
  这一脚也是用了十成十的力道,西装丧尸果然是被踹翻了出去,紧接着陆承就将玻璃门猛地合上,将那几只丧尸挡在了门外,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抹了抹额头一瞬间冒出来的冷汗,关上门在转身的那一刻,他听到了一声尖锐物插进血肉叫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继而视线中就看到白一峰正拿着一块尖锐的玻璃,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喉咙,面色狰狞。
  “……你”
  陆承瞪大了眼睛,满眉宇的难以置信,实在是不敢相信之前还一起合作的伙伴,在这一刻就没有任何预兆的出手杀了自己。
  他嘴唇有些艰难的翕动着,明明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不到自己声音,只是感觉有什么液体正从自己的喉咙处喷涌而出,甚至都没感觉到有多疼,意识就已经开始渐渐的涣散。
  “……你……你也不要怪我,食物就这么一点点,我们两个人根本不够啊!”
  “而且……而且我……而且我这也是为你好,反正都是要死,不如我就先送你一程,总比被丧尸吃了的好,是不是?”
  白一峰的声音有些发抖,神色古怪,像是既开心又惊恐,眼神十分的恐怖。
  猛地将陆承推了出去之后,就直接扑到了货架边,一把撕开包装袋,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面包。
  谁也没有看到,此时此刻,浓稠的血液正顺着陆承的脖子滑落到他一直贴身带着十几年的玉佩上,散发着极淡极淡的青色光芒。
 
 
第二章 麒麟
  无尽的黑暗中出现点点光明。
  冥冥中就像是有一道光线刺破了死寂的黑暗,带来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暖意。
  “啊!”
  陆承大汗淋漓的猛地睁开眼,一瞬间发懵之后,意识才渐渐的回笼,他出于本能的用手反复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没有想象中的窟窿,也没有闻到那种如影随形的腐肉恶臭的味道。
  但是从灵魂深处所散发出来的疲惫感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一场噩梦,而是真真切切所发生过的。
  怎么回事?
  我不是死了么?
  这是哪里?
  陆承有些不安,手指下意识的蜷缩,目光渐渐的转移到床头的小夜灯上面,见到空调还‘呼呼’的在制冷状态后,心中浮起了一个极度荒谬的猜测,顿时猛地一下坐了起来,难以置信的打量着四处的环境。
  长期以来的危机感让他不得不警惕的环视四周,但是一看之下又有点疑惑。
  这应该不是在做梦才对,但是他也不应该在这里啊……
  眼前这四十几平米的小卧室为什么怎么看怎么像是他的房间?
  时间就好像是停滞在了的某一刻。
  直到听见了外边客厅的时针一下一下的传来声音,陆承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难道……我真的重生了?
  这种猜测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甚至莫名的觉着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但另一方面眼前的画面又太过于真实,真实到他从心里面又莫名的认可了这种猜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陆承才试着往自己的枕头下面摸去。
  不过所料,果然有一部黑色的手机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上。
  剧烈的喜悦一下子铺天盖地的传来,他有些兴奋的揿了一下电源键,淡淡的白光在漆黑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的柔和。
  二零一九年七月一号。
  晚:二十二点十分
  他……他似乎回到末世的一年前?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个刚升大二的那年暑假。
  为了早点回家,他还特地翘课一下午的课提前坐上了火车。
  这种现象让陆承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为了再进一步确认,陆承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房门就往外面跑去,到了客厅换上鞋子就迫不及待的下楼。
  果不其然,外面是一片灯红酒绿的世界,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的行驶,三三两两的行人在面前走过,或开心或失意,或勾肩搭背的一路有说有笑。
  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与美好。
  老子……老子真的回来了!
  陆承忍不住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硬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要跳极乐净土的冲动。
  停顿了将近半分钟之后,陆承又摸了摸睡衣口袋还有几十块钱,也不管来往行人诧异的目光,抬步就往小区楼下的混沌店跑去。
  “张姨,我要一大碗混沌!”
  被陆承唤作张姨的人大约四十岁模样,眉目线条柔和,十分和蔼可亲,光是一眼看去就很给人好感。
  见了来人是陆承,张姨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有些诧异的说:“是小承啊,你之前不是才吃过吗,怎么又饿了啊?”
  陆承只是咧嘴傻笑,并没有回答什么。
  此时他委实还没有从震惊的心情中走出来,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不管怎么说,能重生都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你这孩子,被魇住了么?”张姨有些担心。
  “没有,我就是睡了一觉,醒了还是觉得好饿,就下来啦!”
  “该不会是着凉了吧?”张姨有些不放心的念叨一句:“你们这些年轻孩子,一到这种天气空调就开个不停,出来走走一冷一热的,可容易感冒了!”
  “真的没有。”陆承心中浮起一丝暖意,眼角有些酸:“张姨,我真的就只是饿了!”
  说了,又是一通笑,忍不住连连朝着外边看去。
  张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到底还是转身进了厨房,很快就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混沌走了过来,笑着:“你现在也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也好。没给你下多,就十个。”
  陆承点了点头,也顾不得烫不烫,直接就往嘴里扒拉了一口,满足感瞬间横扫了绝大部分的疲惫。
  “你爸妈这段时间应该也快出差回来了吧,上回还听他们说这次回来就要安定下来了。安定下来也好,总比一天到晚在外面四处奔波忙碌的好。”张姨在陆承的跟前坐了下来。
  听到这里,陆承的眼神却一下子暗淡下去了。
  他的父母都是考古专家,这次也是父母答应他最后一次出去参加考古,谁知道这次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算了算日子,大概明天噩耗就会传来。
  这就是有得必有失么?
  陆承渐渐的从重生之后巨大的喜悦中慢慢的跳了出来,一时之间竟然有些食不知味,好像又经历了一次上一世那些不好的事情。
  他摸了摸自从出生父母就一直给他戴在身上的玉佩,低下头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了混沌。
  浑浑噩噩的把混沌吃完之后,陆承也没和张姨多叨唠些什么,结了账就回了家。
  借着手机微光的光芒,径直走到房间倒在了床上,眼睛眨也不眨,有些干涩的难受,久久不能入眠。
  将玉佩从胸口掏了出来,陆承用力捏了捏玉佩上面的麒麟图案。
  “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的救命恩兽的吗?”
  婴儿般的声音在逼仄幽暗的小房间里飘荡出来,显得格外的诡异,陆承吓得差点没把玉佩拽下来扔出去。
  “握草?什么东西?!”
  到底是死过一次的人,陆承虽然是被吓了一跳但是基本的心理素质还是有的,或许是有在末世滚过一遭的经历,整个人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
  “本仙兽才不是东西!”
  “不是东西?”
  对方言简意赅:“仙兽!”
  陆承皱了皱眉,视线在房间里来回的游走,试图找到声音的发源地,找了许久之后,目光才渐渐的落在了手中握着的玉佩上边。
  难道说,这块玉佩和他死后重生回来的事情有关联?
  刚刚想到这里,玉佩竟突然散发出幽幽的青光。
  本打着死扣的绳子就这样凭空被解开,接着只见玉佩缓缓地浮到半空之中,本雕刻在玉佩上的麒麟竟然呈一种虚幻的景象浮在半空中,像是经过某种高科技处理,从玉佩中投影出来的一般,栩栩如生。
  “我乃是上古仙兽麒麟,奈何被奸人所害封印到这块灵玉之中,是你的血液唤醒了我,理论上来说我们已经结成了平等契约。”
  陆承有些发懵:“平等契约?”
  像是婴儿的声音一本正经,陆承面前巨大的麒麟幻影的嘴也是一张一合:“是的,所谓的平等契约就是我们结成了平等的交易伙伴关系,只要你帮我从这块灵玉之中挣脱出来,我则会助你在不久之后的末世之中永生平安,相信从你重生一次的这件事情上面,就足以看出我的诚意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