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乃见狂且(近代现代)——问心无愧0118

时间:2019-02-11 09:45:04  作者:问心无愧0118

 

 
《乃见狂且》问心无愧0118
 
 
文案
 
林敛x江存
 
中二又张扬的十七八岁,请多关照了。
 
乃见狂且的意思是,偏偏遇见你这个嚣张的冒失鬼。
一个不误正业,好好学习好好谈恋爱的故事。
 
别人在他十七岁的时候赠与他一杯解渴的水,他就愿意在二十七岁的时候打造好属于自己的城池,将整片大海都献给那人。 
他要是爱一个人,就用尽自己的所有心思保护他,不让他受欺负,也不让他知道。
 
注:文中一切关于病症、美术生等的内容均为架空,与现实有出入,感谢谅解XD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敛,江存 ┃ 配角:温明彻 ┃ 其它:
 
 
 
第1章 初来乍到
九月开学,五中高二二班班的教室里依然闹哄哄,有人在拿大屏幕放电影,有人在围在一起打游戏,甚至还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学神在一张又一张地刷着卷子,看起来和传闻中的尖子班大相径庭。
虽然说是学校的清北班,但在老师还没来之前大家依然是照样的皮,尤其是大家听说会有新来的美术生转到班上。
它像一句魔法咒语席卷了全班,不少人频频往教室外面望,想一睹新生的面孔。
江存就是这个转学生,因为文化分和特长分都特别优异的情况下,被学校强行挖来作为冲刺清华美院的苗子,强塞进了清北班之一,也就是二班。
他从来就不是个话多的人,不善交际还附带轻微面瘫属性,以至于开学都一个星期了还是形单影只,叫不出班上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大家都讨论他一个星期了,从外貌到成绩到性格,本来是该降下热度的话题,却因为又一件小事,在班上闹得沸沸扬扬。
那就是林敛。
林敛这两个字本事就是一部神话。
他们两个的相遇故事更为奇葩。
 
本来是一个数理化挺好的学生,偏偏分科的时候跑去选了文科,不顾校纪在发尾上染了些骚里骚气的粉色,浑身带着一股子横劲,嚣张得愣是谁都不敢惹他,传闻中上一个踩他凳子的人已经退学了。一副小混混儿做派的敛哥,却总能在年级前三十的红榜上找到他的名字……
很有意思的是,林敛每周雷打不动地会逃一节课或者夜不归宿,以至于每周都能风雨无阻地在广播站里听到“下面播报一则批评处分,高一二班林敛旷课一节/夜不归寝,给予全校通报批评,望全体同学予以警戒”,要是哪周没在广播站里听到他的名字才算稀奇了。
但这只是其一,他总能使出浑身解数从班主任那里要来请假条,周一晚上的自习绝对在教室里看不到他;好友温明彻问过林敛原因,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不想听英语老师上课,她讲话太啰嗦了。
所以连带着后面三节课都喜滋滋地翘掉了啊……还真是任性……
英语老师不止一次在办公室里抱怨林敛对她的意见到底是有多么大,才能这么肆无忌惮地逃课;在走廊上碰见自己了不仅不躲,反倒笑着说老师好,用一百四十分的卷子堵住她的嘴。
校方找他多次谈话,林敛深刻反思绝不悔改,照常该怎么旷课还怎么旷,谈话到最后都没有老师愿意承担这个重任了。以至于他基本算是年级的“网红”,但凡有人提及林敛二字,第一反应必然是:“林敛?不就是那个天天被通报批评的?”
 
咳,吹完敛哥言归正传,江存遇到林敛就是在开学第一天,他忘了一盒颜料在教室,把颜料拿回画室的过程中,还没走出学校大门,就被这个粉毛自大怪给拦住了。
“喂,同学,借你学生证给我用用?”
林敛眼角挑着笑意,语调懒洋洋的,半个身子倚在灯柱上,自以为不管同性异性都无懈可击的笑容在江存眼里却是毫无用处。
“不借。”
江存很漠然,眼神里满满的全是戒备和防范。捏着颜料的手握紧了些,手指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
 “我出去买药,五分钟就回来,”林敛的眼神比天上的星星都诚挚,“胃病,老毛病了,没药吃就疼。”
江存内心纠结了一番要不要给学生证,丑了吧唧的蓝色带子还没从脖子上取下来,就看见粉毛的眉头紧皱,慢慢蹲下身子捂住腹部,一副疼痛难耐的样子。
他有些不知所措,行走在这世上十六载,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情况。
江存还想回画室多画几张画,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纠缠之上。
此时有个穿着白色球服的男生走过来,笑着蹲下来拍拍粉毛的肩膀:“敛哥,学生证借到没啊?我去搞了张请假条来,外边还等着你打球呢!速度!”
表情狰狞的林敛心中暗骂一句“shit”,然后假装已经缓过来,“苍白而虚弱”地勉强笑了笑:“不好意思同学,我胃不疼了。”接着眼神暗示白球服:快假装扶我回教室啊,老子都穿帮了!
白球服佯装一惊——嗳,这不是昨儿敛哥让我打听的人嘛!他略显慌张地望向了江存:“同学,怎么办啊?我还不知道他有胃病,胃病发作了怎么办啊?“
江存呆了一秒,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愣头愣脑的样子竟然还有点可爱:“嗯……应该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你大爷?
江存和白球服合力把他送到了校外的小诊所,平时恪尽职守的保安大叔也网开一面,请假条都没要就放人了,甚至还拍照发到了朋友圈。
“新时代新青年!能为同学付出的好学生!叔叔为你们感到骄傲!国家需要你们这样的优秀人才![/赞][/赞][/赞][/图片]“
配图是三个人的背影,其中还把林敛的粉毛照得格外清晰。
白球服赶着回学校,期间还慷慨激昂道:“兄弟,你叫江存是吧?我叫温明彻,敛哥这回就拜托你了!我上课去,在年级主任那儿给你俩请假!敛哥,你安心养病,啥也别想啊”
林敛坐在诊所的凳子上,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他心中一万条弹幕闪过,头一回发现原来温明彻不仅说话啰嗦,而且还带着莫名其妙的英雄主义情结,敛哥当场就像往他额头呼一砖头。
他这会儿正烦躁呢,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背,皱着眉头看过去,发现竟然是滨江的人。
 
滨江中学,一个不像学校,倒像是约架场所的学校,升学率一向低迷,学生怀孕打胎的事早已不稀奇,操场的作用往往是用来互相打架——周围坐一堆化烟熏妆、穿小短裙的女生。
提起这所学校,甭管是老人还是小孩都只有摇头啧啧的份儿。
五中则是这穷乡僻壤贫困区县——朝临市楚州县的唯一重点中学,年年还是有两三个清华北大。两所学校的梁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结下的,总之就是我骂你是死读书的书呆子,你回我是没前途的垃圾堆。
说来也怪,朝临市是一线城市,楚州县却发展得特别烂,财政年年入不敷出,近几年才有点要发展得趋势。
而滨江这几年迁校,大门正对着五中后门,一上一下,双方看不顺眼抄家伙打架的势力数不胜数。
林敛则恰好属于势力中的一员。
因为某次七校联考的时候,他的桌椅被一个滨江的学生踩了。
你敛哥能服气吗?
服气他就不叫林敛了。
当天的战事听说是滨江惨败,自“踩桌子事件“过后,两方的怒气值达到顶峰,五中以林敛为首,滨江以杨岐程为首,各种约架就没停过。
拍他背的人就是杨岐程,脸上带着不善的表情。
 
“打球打到诊所里来了。”
林敛面带不耐烦,甩开杨岐程的手,本来想让江存先走,没想到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了,干脆起身,直接走到诊所后边的空坝上,随手捡起一截废弃的木料:“废话少说,干什么?”
“说好的一点半,两点了还在躲。”
杨岐程比林敛矮一点点,长得倒也还成,剃着干净利落的寸头,看起来还有点黑社会老大样子。就是说话好像没个情绪,字字都透着性冷淡的感觉,问句生生能问出陈述句的感觉。
“所以呢?”
好在滨江的人虽然恶心,但杨岐程是守规矩的真汉子,两个人原先定好了单挑打球,这时候是真的单刀赴会,一个人都没带。有他在的日子,两方的架没少打,但暗中阴人的事却少了很多。
排开少数个别人,其实这几所学校混的都懂,什么打架斗殴啊,社会人啊,无非只是给无趣的中二期撒点作料罢了,他们还太嫩。
 “跟你比试比试。”
“奉陪。”
林敛冷笑,径直把那条长木片向杨岐程小腿上呼过去,对方吃了一棒将他踢倒在地,狠狠踩上他的手,一拳一拳往他肋骨上打。林敛翻身,握住杨岐程的脚踝,差点没把他掀翻,忍着痛站起来,抓紧木料又是往他背上甩过去。
杨岐程吃痛,抬头的时候发现林敛已经不见了,停了数秒之后嗤笑一声。
他知道林敛肯定跑不远,但小腿的疼痛突然蔓延上来,一下子连用力都痛,只得作罢。低声咒骂了几句,一瘸一拐地走远了。
此刻的林敛正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左手撑着地,右手被江存握住——还正是那只被踩的手;江存则在他面前半跪着,另一只手捂住林敛的嘴巴,整个人将其围在自己制造的范围内,眼神很清澈:“你别动,他走了。”
两个人的姿势十分诱人。
林敛费劲地掰开江存的手,大口大口喘气:“你他妈有病吧?”
他怀疑江存就是故意来捣乱的,有哪个正常的中学生会以“人工呼吸”来应对胃疼的?有哪个正常人会带病人来到诊所之后一秒钟开溜的?不懂规矩还瞎他妈帮忙,你敛哥的面子都被丢完了还他妈“你别动”?
林敛喘不上气来,只得在心里骂娘——这几所学校混的都有个心照不宣的约定,打架点到为止,要是一方认输了就停战,而林敛在这段时间里被江存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拖到拐角的墙上,摁住不准动,相当于是□□裸地示弱,直接弃战。
啊,你让你敛哥的面子往哪儿搁?往你腿上吗?
“你别动个球啊别动,要你人的时候你不在,现在在这里瞎七八帮忙。”林敛轻轻揉了揉被打的肋骨,“嘶”地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我去给你买水了……”
江存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林敛不是“被人打了”,而是在打架,自己的插手则让事件朝着奇奇怪怪的地方开始发展,或许是因为心虚,他抿了抿嘴,没说话。
而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想着要帮林敛,明明对于任何人他都恨不能拒之千里外,却偏偏对眼前的少年,格外偏爱。
原本是那时无心一瞥,却将少年以最灿烂的诗篇写进梦里。
“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是基佬,”林敛翻个白眼,接过江存递过来的水,灌了一大口,露出小白牙微笑,“还有,你能不能别压着我了?”
江存讪讪地起开,蹲在一旁,眼神亮晶晶的,跟个小白兔似的:“好喝吗?我看你头发是粉色,买的草莓味,喜欢吗?”
“我喜欢你!”
林敛的语气比汽水里的气泡还冲,龇牙咧嘴地牵动了脸上的划伤,五官又皱成一团。
江存轻轻笑了一下——其实他看见林敛这副模样是很想笑的,可是被他一瞪,忙捂住嘴巴,浑身颤啊颤的,似乎是憋笑憋得很为难。
“行吧,算我命中注定遇上你这个傻逼,你叫什么?”
“江存。我看看你伤得怎么样。“
他后半句说得很快,林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撩起了T恤,黑色棉布下少年的身躯结实精壮,腰虽细,隐约可见的腹肌线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活色生香。
江存甚至莫名其妙地喉结滚动了一下,手指头戳了戳林敛被打的地方。
紧接着是惨绝人寰的怒吼。
“你神经病啊?!“
 
 
 
 
 
 
第2章 旗鼓相当
寝室里,温明彻正忙着跟自己的小女朋友聊得热火朝天,冷不丁听到林敛说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手机都差点掉到地上:“啥?敛哥,你说啥?”
“我说,那个江存是不是脑子有病?”林敛“啪”地一声拉开汽水拉环,心里烦得不得了,“现在全年级都开始传我们两个是gay佬了,你让我以后怎么追妹子?“
“你俩在一起得了呗,真的,给我们这些长得不帅的留条活路吧。你要是脱团了我保证上教学楼挂一大横幅给你,我说真的。”
“彻啊,你有病?”
平淡的生活跟白开水似的无滋无味,在这枯燥的地方总需要点儿东西添些趣味。
林敛这才算是切身实地地领略了一回什么叫做绯闻与谣言,开学还没多久就在年级火了一把,照这个趋势估计隔不了几天全校都知道他是个基佬了。他觉着江存可能真的有病,自诊所事件后天天给自己送草莓味儿汽水,一天三瓶,还亲自送班上放他桌子上。
这是一个正常的男生会对另一个男生做的事吗?
就算你心有歉意能不能别用这么雷人的方式补偿别人?
同桌给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有人去诊所打针的时候撞见你们俩卿卿我我,还有人在微信朋友圈看见了你们的照片,大家都觉得你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不然人家怎么天天给你送水啊?甚至好像还有你们的同人文,看吗?”
林敛甚至想拿着一把机关枪“突突突”突死自己。
完了,估计高中三年都洗不干净基佬的标签了。
 
江存走进教室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他不明白为什么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看着他,目光中甚至还带着点暧昧。全班安静了一秒钟之后又开始嗡嗡嗡地私语,弄得他很尴尬。
而自己作为美术生,直接被安排到了最后一排,旁边的桌柜里装满了卷子却没有人,想找同桌问问情况都无从下手。
他挺讨厌这样的氛围,宁可当一个班上的隐形人也不想像这样被大家注意,尤其是动机不纯的关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