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第三年的见异思迁(近代现代)——灯无荞麦

时间:2019-02-11 09:42:54  作者:灯无荞麦

 =================

《第三年的见异思迁》作者:灯无荞麦
 
文案:
     主攻,狗血短篇,HE,完结。
 
一个受作来作去终于把事情作明白、攻“我就静静看着你作”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何易 ┃ 配角:池宴、池淙 ┃ 其它:
 
==================
 
  ☆、第1章
 
  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做情侣的谁没调侃过这些感情危机,季何易没想到这问题会出现在他和池宴之间。
  “……就你看到的那样,我移情别恋了。”
  池宴拍了拍坐在他身边的男人——不,那可能只是个男孩,一脸学生气,腿上还抱了个书包,躲在他背后头都不敢抬。
  酒吧里的灯又暗又闪,但季何易确定自己看清了池宴的表情,漫不经心的,像通知他晚饭加道红烧鸡翅那样平静。
  季何易费了点神把他的话在自己脑子里过了一遍。
  移情别恋。
  前天两人才过完三周年恋爱纪念日。
  昨天这人还在嫌弃他新买的一抽屉草莓味套套,又网购了一打葡萄味。
  早上出门前,这人还缠了七八个早安吻,最后一个差点擦枪走火又导致两人双双误了正业。
  现在他讲自己移情别恋。
  季何易努力控制住自己面上的表情,再好的脾气此刻也忍不住要说些不得体的话,但他张了张嘴,又皱眉闭上。
  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应该先把脏话十八式从池宴那里全部学过来的。
  ……冷静点季何易。
  他捏了捏自己的中指骨节,至少先把情况搞得明明白白。
  季何意想他脸上的表情应该还可以,因为坐过去的时候,池宴背后的男孩总算抬起了头,眼神畏缩了点,但没有躲。
  季何易佩服自己此刻还能给男孩一个不失礼貌的笑。
  男孩下意识避开脸,又马上转回来,回了一个羞怯的笑。
  光从样貌来看,确实有让人移情别恋的资本。
  季何易给自己倒了杯酒,又按了按太阳穴,已经很久没痛过的头相当添乱地在这时候痛起来。
  “说一说?你俩怎么开始的,我要求知道个来龙去脉不过分吧。”
  池宴刚抽完一支烟,听完这话又来拿他面前的酒,相当自在地抿了一口:“当然。”
  鸽他晚饭,甩他人,搂着出轨对象喝他倒的酒,这人从头到尾就没一点心虚,到现在还端着一股从从容容的优雅范……季何易真想给这定力鼓鼓掌。
  年缜言,池宴介绍了男孩的名字。
  刚刚的几分钟里,季何易回顾了和池宴这几个月的相处。最近他确实比较忙,和池宴的相处时间不多,但两人同居,对彼此的日常行踪也了如指掌,他想不到池宴上哪去跟人看对眼。听他这么一交代,原来情况出在一个月前池宴和家人去巴拿马旅行期间,季何易工作原因没有跟着一起。
  年缜言是池宴他哥池淙女朋友的弟弟,姐弟两感情好,恰巧被带着旅游了。虽然池宴没细说,但季何易倒是可以想象池淙为了和女友二人世界,把电灯泡塞给池宴打发的情景。
  池淙可能也是高估了自己弟弟的节操,不知道他有风就起浪看脸就能撩的德行,为了自己更称心的二人世界,无意间剪了好友也算称心的红线,真是造了大孽。
  “……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当情侣的总要闹闹矛盾的嘛,小事分个床,大事分个手,好歹第三年我就给了个痛快,没拖到第七年,四舍五入算我给你省下四年青春?”
  池宴撑着脸,把玩着年缜言书包的带子,讲到最后已经露出了他惯有的笑,引得路过的酒保眼神黏在他脸上好几秒。
  季何易没有笑,他怀疑自己要是笑的话会发出一声冷哼:“这么说来,我该庆幸了。”
  池宴看向他,他之前眼神有点涣散,注意力大多都在自己身边的新欢上,此刻才直视季何易,英俊的眉眼间笑意还没散去,饶有兴趣道:“难得,你是在生气吗?阿易。”
  季何易没有理会他的话。
  酒吧换了支乐队,夜越深了,乐声也越来越喧嚣,他觉得头越来越痛,有点难以忍受。
  他再次按了下太阳穴:“一个问题,今晚之前。”也就是提出分手之前,“你和他睡过吗?”
  男孩——年缜言听到这话像吓了一跳,埋头盯着眼前的酒杯,尴尬得像是要钻进杯子里。
  “噗。”池宴的脸皮就比他厚太多了,他甚至还笑出声,差点被酒呛到,“没有哦——不是随便两个人在床上都像我们那样合拍的。在最后几顿吃惯了的鲍鱼龙虾旁,我也没必要那么急着去揭盖着的佳肴嘛。”他笑盈盈地冲季何易眨了眨眼,“哎,一想到以后吃不到了,还挺可惜的。”
  好了,这段时间他超乎寻常的兴致和见缝插针的亲密行为都有了解释。
  精神出轨。
  说实话季何易不太明白。
  他大概知道空窗期时心动的感觉,符合自己审美的外表、气质、一个表情一句话,都可能使一丝感情萌芽。但既然有了恋人,有了认定的人,行为也好情绪也好,季何易都会有条自己的线,再合他口味的人也不可能钻他这条线的空子。
  可他没有用自己的处事原则来要求别人的习惯,尤其还是像池宴那样随心所欲的人。
  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不一样。是否要去见一个人,是否要跟一个人牵手、拥抱、亲吻、做|爱都是可以自我约束和控制的;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感情是不受控的。你没法像删掉一个电话号码一样删掉一段刻在记忆里的人名和面孔,也没法像推开一个拥抱一样压下伴随记忆出现的复杂情绪。
  在季何易这里,精神出轨虽然不是他认同的行为,但也能给一两分理解。
  移情别恋,坦然告知,尽早分手。这对于感情问题上时常在道德边缘试探的池宴来说,已经算是得体的处理方式了。
  季何易再次给自己倒满酒杯,抿了一口,就停下没再喝,头痛已经在向他发出严厉的警告了。
  有点奇怪,之前满腹情绪还像一把火一样烧着,现在却彻底冷了,这让他失去了所有交谈和逗留在原地的兴趣。
  话说到这份上,似乎也已经没什么可说了。
  分手,并不是两人说个拜拜就能结束的事,同居的行李物品,合作的基金项目,共同的账户密码,绑定的银行卡,关联的手机号……三年的交往让两人的生活纠扯不断。季何易不喜欢拖拉,有心立刻解决所有分手后续问题,但他现在有点累,从脑袋到胃部都沉甸甸,很想半小时之内能回到家里泡进浴缸。
  放下酒杯,他站起来。
  靠在沙发上的池宴抬头看他,慢吞吞问:“要走了吗?”
  “不早了,这里离你家太远,西苑的钥匙你先拿着。”他将一把钥匙抛了过去。
  池宴伸手一接,没接住,从地上捡起来,又抛了抛。
  西苑是两人同居的地方,季何易从大学到现在住了有八年的房子,一点点被池宴东摆一个沙发西添一个衣柜侵占成他的地盘,但池宴从来没有带钥匙的习惯,他连钱包身份证之类都没有随身携带的习惯,出门向来一个手机顶所有。
  “这周我先住酒店,今晚你可以回西苑住。”
  又看了眼缩在一旁的年缜言,“他也可以带回去,但你们最好是睡客房。一周时间,够你收拾了,分手的事我会跟池淙讲,你那个天河居——还是天海居的房子由他操心,一周后应该已经能住人了。”
  他最后扫了眼桌上横七竖八的酒瓶,看到自己没喝完的那杯酒又被池宴端走。
  “记得找代驾。”这话是看着年缜言讲的,男孩正在小口抿酒,季何易顿了顿,“不要酒驾——你成年了吗?”
  年缜言愣了愣:“成、成了……二十了。”
  季何易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吧台买完单,离开时路过池宴所在卡座,却又被叫了声。
  “阿易。”
  他停步回头。
  背对着他的池宴脑袋靠上沙发,仰头看他,季何易看出他可能有点醉了,算了算桌上的酒瓶也是他该醉的量。但他醉意向来不上脸,除了眼角一点点红,面色如常。
  这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姿势。
  西苑客厅的沙发也是一个很适合靠脑袋的高度,池宴百无聊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总会背后长眼一样叫住去厨房或者书房的季何易,然后他会仰起脸,勾勾手,季何易就配合低头弯腰,一个自然而然的深吻。
  酒吧灯光明明暗暗打下来,此刻酒意上头的池宴像之前无数次那样朝他勾了勾手。
  季何易垂眸看了他片刻,微微弯腰。
  没听到池宴说什么,却见他突然抬脸凑近,季何易及时按住了他的肩,止住了他贴近的嘴唇。
  “池宴。”他不带情绪地喊了声。
  “分手吻都不来一个吗?”池宴将脑袋枕上原本勾向季何易脖子的双手,“多难得啊,教科书般的和平分手,我给我们两个都打一百分。”
  “分手吻会扣分,尤其在你现任面前。”
  他已经不剩多少耐心了,说出口的话与其是惯有的温和,不如说是头痛导致的轻声细气。
  池宴却仍是笑意盎然:“那送我一个在现任面前加分的机会?为了保证晚上愉快的体验,我们真的不可以睡主卧吗,客房的床很不舒服啊。”
  “过了,池宴,没必要让场面难看。”
  “啊,懂,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嘛。”他啧啧赞叹,“那些泼酒扇巴掌的,都应该过来看看我前任的修养和风度。”
  随后放下酒杯转过身来,趴在沙发上挑眉问:“那主卧的东西可以用吗,我刚订了一打葡萄味。”
  季何易再没看他一眼,抬步走人,“自便。你可以问问你的小朋友,说不定他喜欢草莓味。”
  
 
  ☆、第2章
 
  醒来的时候似乎还能感觉到昨晚头痛的余韵,咽下了客房服务送来的止痛药,季何易草草解决了早饭。昨晚在酒店登记前回了趟家,收了点简单的行李,笔记本电脑和文本资料俱全,他直接驱车去公司。
  堵车期间,抽空给池淙发了条微信。
  “我和你弟分手了。”剩下的也懒得多说,让池淙自己去问池宴。
  原本以为这个大忙人怎么也得过几个小时才回信,没想到消息立马回了过来,一连三个问号表惊疑:
  “???”
  随之而来的是一通电话,季何易双手把着方向盘,没带耳机,随手一划挂了电话。
  微信却疯狂地响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
  “开玩笑?”
  “你他妈!”
  “季何易,你甩了池宴!??”
  “你在哪!发生了什么?接电话?!”
  又一个红灯,季何易回他消息。
  “你弟甩的我。”
  顺便配了个表情包,是池影帝本人被粉丝玩坏的动图:惊不惊喜、意不意外.gif。
  “???不可能!”
  池淙最后吼了一条,季何易一路把车开到公司,也没再见他发消息,估计是去给池宴打电话了。
  多少觉得池淙的震惊有点没必要,也想问问昨天的自己,怎么一开始会觉得被甩这事难以置信,明明不管是他还是池淙,都应该对池宴再了解不过。
  当初池宴见色起意围着季何易献了一年多殷勤时,三番五次给季何易打预防针、强调池宴管撩不管娶让他别理的也是池淙。
  硬是要他来夸一下自己这个被全家宠得无法无天的弟弟,估计池淙憋个半天,找遍这纨绔全身上下所有优点,也只能憋出一句“聪明伶俐长得好,肩宽腿长个子高。”完了池淙这个自恋狂可能还要补充一句:“没我长得好,个也没我高。”
  一直到下班时候,才又一次收到了池淙的消息。
  估计他已经搞清楚状况了,只是来了串心情复杂的省略号:“……”
  没忘表达一下自己帮理不帮亲的立场:“这就断绝和那小畜生的兄弟关系,从今往后我只有你一个亲兄弟[乖巧.jpg]”
  用的还是池影帝自己的表情包。
  季何易笑了声。
  断绝关系是不可能的,他想现在的池淙估计在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帮池宴收拾行李或者置办他公寓的家具。这很合他意,有池淙的催促,池宴至少能快上几天离开他家,他不是很喜欢住酒店。
  但没想到池淙现在好像也不太有心情管池宴的闲事。
  “哎,那我说个事,来证明咱两真是亲兄弟。”
  “难兄难弟的那种兄弟。”
  这下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字里行间的沉重:“真巧,我也被甩了。”
  “同是天涯失恋人,来一杯。”
  附图是一个酒吧空座。
  池淙借酒浇愁的酒吧隐私保护不错,时不时会有公众人物光顾,季何易不用顾虑自己会和这个日常被偷拍的荧幕工作者上隔日头条。
  找到池淙的时候,他面前已经摆了个空瓶。季何易扫了眼,伏加特,浓度最高的那种。
  事情还蛮大条。
  池淙和他女朋友搞了三年地下恋,把人带出门的机会少之又少,季何易原本不太记得他女朋友的名字,但拜昨天那一出所赐,有池宴带着年缜言刷脸在前,不止名字,连那女人的长相都有了依稀印象:年锦言,一个名气没跟上美貌的小演员。
  他接过池淙倒来的酒:“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前。”
  池淙趴在桌子上,眼眶通红,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没睡好,“原本当天就想找你喝一杯的,但实在有点没脸,当初没听你劝,识人不清,还跟你闹了好几个月别扭来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